轩辕书社 网游竞技 秘术法师在艾泽拉斯 第二十五章 晚宴冲突 继续学习

第二十五章 晚宴冲突 继续学习

        “这并不是什么传奇的事情,赫敏。”哈利在旁边说着,“莫名其妙的被切断通信,然后又被诬陷在校外使用魔法,我这个假期过的真的非常非常糟糕。”

    “好在你现在也算是脱离苦海了,”塞德里克在旁边安慰道,“离开学还有半个月,你就好好在达芙妮家里住着吧,正好也了解一下我们这些传统巫师的日常生活。说起来格林格拉斯也是二十八纯血贵族之一呢!”

    “狗屁二十八纯血,”阿里斯托芬听到这个以后不屑的撇了撇嘴,端起装着白开水的玻璃杯抿了一口,“不过是一群失败者们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失败,才拜托某人写出来的《纯血指南》,还不敢署上自己的大名。韦斯莱家族为什么被称为纯血叛徒?还不是因为他们不同意这本书所秉持的理念:纯血巫师至上么。”

    几个学生从未听过这些巫师界的隐秘,立刻都放下了各自的话题,围过来聚精会神地听阿里斯托芬的讲述。

    “为了维持自己家族的血脉不外流,或者说为了维持他们所谓的‘血统的纯正’,这些家族之间进行了大量的通婚,到最后也就产生了大量的近亲结婚。这个后果,赫敏,你父母都是医生,应该跟你讲过危害吧。”

    赫敏点了点头,开始发挥自己身为“万事通”的本质:“近亲结婚特别容易引起各种遗传病,而且生下的孩子特别容易早夭,或者在智力方面产生问题。”

    “继续刚才的话题,那本书里写的二十八个纯血贵族,莱斯特兰奇家族剩下的渣滓们呆在阿兹卡班不见天日,布莱克家族的最后一人也在阿兹卡班,克劳奇家族的嫡子死在了阿兹卡班,纯血,嘿嘿,纯血。”

    阿里斯托芬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伏地魔以及他的那些纯血追随者们一直搞错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血统是天生的,但血统的高贵可不是。就像马尔福一类的前食死徒们,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所追随的伏地魔体内有一半的麻瓜血统,不知道还能否心安理得地跟着他迫害麻瓜呢?”

    “你胡说!”一个充满怒气的声音传了过来,众人抬头望去,发现是卢修斯马尔福领着他的夫人纳西莎跟德拉科,看来他们已经听了一会儿了。

    “纯血贵族的声望岂是你这个半人半兽的巫师所能理解的?还有,格林格拉斯居然邀请你这种人来参加晚宴,真的是丢尽了纯血巫师们的脸。”

    “卢修斯马尔福,我忍你很久了。”阿里斯托芬站起身,他那再次发育的身体身高接近二米,而且由于【秘术师之躯】的修炼效果,身材显得更加健壮,拿在手里的魔杖也不显得那么长了,“来决斗吧,就像我跟斯内普做的那样,我输了我给你道歉,你输了就得承认伏地魔跟我一样,也是个混血巫师,而且还是你们最看不起的麻瓜混血巫师!”

    卢修斯看着阿里斯托芬的样子,退了半步,然后——

    “野蛮人!真的是不知礼数的野蛮人!我们走,纳西莎,德拉科,跟我去问问格林格拉斯的家主,他们就是这么待客的么?”说完就领着母子俩绕开了阿里斯托芬这一桌,匆匆往庄园里走去。

    看着他们离开,阿里斯托芬收起了气势,然后扭头对着发呆的学生们说道:“看到了吧,这就是现在的纯血,欺软怕硬,还自诩为充满智慧。达芙妮,斯莱特林里这样的蠢货太多了,你可千万不要跟他们学习。”

    达芙妮点了点头,赫敏则继续双眼放光。

    “好了,宴会也差不多要开始了,达芙妮,领着我们进去吧。”

    当阿里斯托芬看到铁青着脸跟在达芙妮父亲身后的卢修斯时,笑的异常灿烂。

    众人都给阿斯托莉亚送上了礼物,埃利斯托芬也不例外,他给小姑娘送的是一枚独角兽胸针,上面附魔了初级生命,希望可以让她健康一些。

    (其实他准备了一堆各式各样的附魔饰品,特意挑了一个附了初级生命的)

    宴会结束后阿里斯托芬跟众人告别,并告知他们可以写信给他,然后就再次通过飞路网回到了尼可勒梅的住所。

    时光匆匆而逝,一眨眼距离在格林格拉斯家发生的小插曲已经又过去了一个月,阿里斯托芬沉浸在炼金术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尼可勒梅告诉他,埃及是炼金术的发源地,而且非洲跟南美有着众多的炼金术材料等待开发,如果他将来有机会,可以去瓦加度与卡斯特罗布舍看看(注释1),应该会给他有更大的启发。

    这时阿里斯托芬想到了自己的那个寻找星火碎片的任务,之前在禁林中击败伏地魔,提供的的另一块星火碎片的地点信息不在英国,而是远在南美。

    “看起来还必须要去卡斯特罗布舍走一趟了,”他心里想。

    不过魔药进阶的任务还没完成,此时还剩下15%,他仍然在艰难努力地推进中,不过单纯读书已经没有那么有效了,因此勒梅开始教他上手进行炼金术的实践操作了。

    托前世做生化实验的福,他在动手实验这方面展露出的天赋更是让勒梅夫妇不知道说什么好。往往他们夫妻说一遍,他就把实验步骤记录的清清楚楚,然后开始实验操作。

    虽说炼金术是神秘侧的技术,但在动手实验阶段阿里斯托芬并不觉得跟生化实验有什么区别,最多就是有些需要用手进行的操作可以使用魔杖代替。

    很快在勒梅的悉心教导下,阿里斯托芬迅速掌握了最基础炼金术技能,而剩下的15%也顺利完成,按照勒梅的话就是阿里斯托芬简直就是为了炼金而生。

    值得一提的是勒梅亲手摧毁了魔法石,他本想把魔法石传给阿里斯托芬,但是被阿里斯托芬给拒绝了。

    “您的知识比魔法石更加宝贵。如果您真的想给我什么东西,不如把您的手稿留给我吧,有机会我把它出版了,也不枉您的教导。”

    勒梅当时就沉默了,他没有直接回复。然而第二天一早勒梅就把自己手稿《象形符号之书》传给了阿里斯托芬,这本书里记载了他一生进行的炼金实验以及所经历的各种秘闻。

    阿里斯托芬如获至宝,他小心翼翼地收起这份手稿,打算等到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就把它刊印成册。

    三个月的学习时间到了,邓布利多准时出现在了尼可勒梅的家门口。

    此时阿里斯托芬相比于三个月前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而尼可勒梅与他的妻子佩雷纳尔则明显比三个月前老了不少。

    邓布利多看着尼可勒梅,“你确定了吗,尼可?”

    “当然,阿不思,魔法石我已经毁掉了,”尼可勒梅轻松地说,“我跟佩雷纳尔已经活的够久了,而且我的知识也已经全部传给阿里斯托芬了,遗嘱中这间屋子里的大部分东西我都托付给了你和阿里斯托芬,到时候你们自己留下也好,捐给布斯巴顿也罢,你俩商量着办吧,我就不参与了。”

    邓布利多转头看向阿里斯托芬,他立刻开口回答:“我只要了老师的书籍,教授,您知道我的,除了书,其他我都不感兴趣。”

    “好吧,尼可,”邓布利多叹了口气,“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再劝了,接下来你俩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带着佩雷纳尔再走走看看我们曾经呆过的地方,然后安静等死。放心,会通知你参加我的葬礼的。”他笑着说道。

    “小弗利维,”然后勒梅转头,温和地对着阿里斯托芬说,“你很有天赋,而且你心里明显有着牵挂,希望你秉持着这份初心,不要走上邪道,不然我跟佩雷纳尔会失望的。”

    “您请放心,老师,”阿里斯托芬说道。

    “好了,阿不思,时候不早了,你带着小弗利维走吧,有你这么个朋友,我觉得这人生最后一百年不算虚度,希望你能好好活着,毕竟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不要太累了。”

    阿里斯托芬瞧见邓布利多眼镜后的蓝色眼睛里似乎泛着光,但是很快消失不见。他吸了吸鼻子,然后对阿里斯托芬说:“走吧,小弗利维,马克西姆夫人还等着呢。”

    说完就站了起来走了出去,阿里斯托芬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身影,突然感觉邓布利多似乎佝偻了些。

    两人走到了小院的门口,勒梅夫妇站在小院内向他俩告别,邓布利多透过月牙形的眼镜注视着二人,似乎想把他们那相互搀扶的身影一直记在自己的心里。

    “永别了,亲爱的阿不思,还有小弗利维。”

    “永别了,我的老朋友。”

    随后邓布利多就带着阿里斯托芬幻影显形离开了,只留下勒梅夫妇二人孤零零地站在他们自己的花园里,他俩相视一笑,转身慢悠悠地走回了屋里。

    布斯巴顿校园门口,阿里斯托芬扶着邓布利多。

    “教授,您没事吧。”他关切地问道,刚刚的传送十分不稳定,阿里斯托芬明白这是邓布利多心情不稳定的缘故。

    “呼..没事的,阿里斯托芬,”邓布利多长出了一口气,缓了过来。

    这时布斯巴顿的大门打开,一个有着长长的银色头发,湛蓝色眼睛,身穿布斯巴顿传统丝绸校服的姑娘出现在他们面前。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