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网游竞技 秘术法师在艾泽拉斯 第二十章 战斗结束 安全返回

第二十章 战斗结束 安全返回

        阿里斯托芬却没有管奇洛,而是继续挥舞着魔杖,释放着一道道法术,奇洛无奈,只能以障碍咒进行阻挡,房间的石墙上很快被格挡的咒语击打的坑坑洼洼。

    “蠢货,用不可饶恕咒!”

    奇洛闻言在挡下咒语的间隙向阿里斯托芬释放了“钻心剜骨”,却只击破了寒冰护甲,被钻石体肤牢牢挡住。

    正当奇洛准备再释放咒语时,他的身体不自然地打了个寒颤,打断了他的施法。

    阿里斯托芬眼前一亮,立刻想到了在禁林时最后放出的那道冰霜射线,虽然奇洛化成黑雾逃跑了,但他仍然被这道寒冷射线所击伤。

    于是他迅速靠近奇洛,再次使用出冰霜新星,然后迅速站到哈利面前,开始汇聚起一股哈利都能感觉到的秘能!

    奇洛见状正要躲避,可他身体再次被寒气所冻住,并且这股寒气引动了阿里斯托芬留在他体内的秘能,内外相合,让他举步维艰!

    此时,阿里斯托芬的法术也准备完毕。这是他刚整理出的法术,也是他目前所能掌握的伤害最高的法术,以他目前的秘能量,最多也就释放三次。

    “奥术之球——电能火花!”借助魔杖的力量,他领悟电系符文总是最快的。

    哈利看到一个巨大的闪着电光的能量圆球从阿里斯托芬的面前高高跃起,刺激着他的头发,同时周边的小石子也不停地受到吸引跳动,并且他的衣服也劈里啪啦的响起静电声。

    这个巨大的电球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却以无可匹敌的势头向着奇洛压去。

    此时奇洛刚刚解决掉身体周围的碎冰,想要逃跑却已来不及,只能咬牙对着圆球打出一道道咒语试图阻挡它的降落。

    虽然第一个奥术之球在奇洛的打击下威力小了很多,但是打在他身上,仍旧使他不受控制地倒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厄里斯魔镜前,身体被麻痹的动弹不得。

    然而此时阿里斯托芬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再次聚集起秘能,打出了第二发奥术之球。

    奇洛彻底绝望了,他此时被第一个奥术之球击中,正处于麻痹的状态,完全无法调动体内的魔力。

    只见第二发奥术之球从天而降,砸在奇洛的身体上,顿时整个房间光芒大作,一道冲击波伴随着一声尖叫迎面朝着阿里斯托芬袭来,同时一股黑烟绕过阿里斯托芬直奔哈利而去。

    可是当这股黑烟刚刚缠绕到哈利的身上,还没有发动,便如同气球一样破裂,同时哈利耳边响起了那个声音:“不可能,这是什么魔法,啊!”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哈利从阿里斯托芬背后探出身,发现厄里斯墨镜已经翻到在一个大坑里,其中散落着一些布匹,这让哈利有些难以接受。

    阿里斯托芬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现场,发现伏地魔得残魂消失后,收起了自己的魔杖。

    “啊对,小弗利维先生,这是魔法石。”哈利这时想起来自己裤兜里的东西,赶紧掏了出来把它递给阿里斯托芬。

    只见他的手上平躺着一块血红色的宝石,在周围的火光映衬下显得神秘又美丽。

    “你不要它么,哈利?”阿里斯托芬笑着问道,“它可是能制作长生不老药的啊。”

    “先生您经常说炼金术是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哈利认真的说道,“那么长生不老的代价一定很高昂,我觉得我付不起。此外我有感觉伏地魔还没有死,他千方百计地想得到它,肯定会继续派他的手下继续来找的,我觉得放在其他地方会更安全。”

    阿里斯托芬看着比原著中要成熟得多的哈利,不再言语,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收下了魔法石。

    两人原路返回,在守卫那里哈利跟赫敏扶起了纳威,然后四个人穿过活动板门,此时大狗路威还在睡眠,哈利三人看了看,发现角落里放了一台奇特的留声机,正在放着音乐。赫敏一下子就听出来这是自己之前练习过的曲子: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阿里斯托芬:我明早再来取留声机!)

    阿里斯托芬把他们三个人送到了校医院,庞弗雷夫人被从睡梦中叫醒,看到三名学生狼狈的样子,赶紧让他们躺在病床上。

    哈利他们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结果被庞弗雷夫人不由分说地灌下了药剂,昏昏沉沉地就睡了过去。

    阿里斯托芬见状,小声的说了句”晚安“,就离开了校医院。

    此时邓布利多正等在门外,阿里斯托芬掏出魔法石递给了他,邓布利多惊讶的盯着阿里斯托芬。

    “教授,哈利说得对,”阿里斯托芬叹了口气,“炼金术是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的,我太贪心了,还以为魔法石可以无中生有,显然我想多了。”

    “你拿着吧,”邓布利多看了看魔法石,“我还是那句话,你到时候直接交给尼可就好,我相信你会把它保管好的。好了,回去休息吧,明早我再来看哈利。”

    “教授,你不怕我拿着它做坏事了么?”

    “已经一年了,阿里斯托芬,”邓布利多第一次这样称呼他,“我想一年的时间已经足够我看清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了。虽然你的来历不明,还刻意接触哈利,但是看着今晚学生们的行为,他们聪慧又机敏,冷静却不托大,善于保存自己但又敢于自我牺牲,不管你抱着怎样的目的,在我这里你已经通过考验了。你好好准备一下,法国的两年可不是那么容易过去的。”

    说完他摆了摆手,晃晃悠悠的走回了办公室,只留阿里斯托芬一个人在原地不知道想什么。

    -------------------分割线------------------

    一眨眼哈利他们已经在校医院的床上躺了两天了,虽然只有纳威确实有些轻微脑震荡,他跟赫敏只是看起来狼狈些,但庞弗雷夫人还是强制要求他们躺在床上。

    而他们在地牢里的冒险经历也传了出去,除了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大部分人都被他们的勇敢所震惊,其中纳威更是以自己的勇敢赢得了格兰芬多学生们的尊敬,现在幽灵们看到他都称呼他为“勇敢的隆巴顿”。

    学生们络绎不绝地送来各式各样的礼物,韦斯莱兄弟更是送来了一个马桶圈,然而被庞弗雷夫人以不卫生的原因给没收了。

    中间阿里斯托芬带着课题小组的另外三个人来看他们,并且告诉了他们他要去法国的事情,虽然他们很不舍,但是只能祝福。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晚上,三个人正躺在床上聊天,达芙妮·格林格拉斯又悄悄地一个人跑进来,红着脸给哈利送了一盒巧克力,然后在赫敏促狭的目光中仓皇而逃,而哈利只能抱着盒子对纳威跟赫敏傻笑。

    当然,邓布利多也来看过他们,他称赞了纳威的勇敢,赫敏的机智,哈利的冷静,然后哈利问了他母亲与斯内普的故事。

    “唉,”邓布利多取下他的眼镜擦了擦,又重新戴上,“这是一个十分漫长的故事,而且事关斯内普教授的隐私,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哈利。但我能告诉你的是,你的母亲非常爱你,她用她那强烈的爱在你身上释放了一道非常强大的魔咒。这道咒语使你从伏地魔的手里逃脱,并且还将继续护佑着你。”

    邓布利多看着三名学生,继续说道:“至于你的父亲,他跟斯内普教授的关系就像你和马尔福。而你父亲做了一件斯内普永远无法原谅他的事,那就是救了他的命。”

    哈利三人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的..”邓布利多幽幽地说,“人的思想确实非常奇妙,不是吗?斯内普教授无法忍受这样欠着你父亲的人情..我相信,他这一年之所以想方设法地保护你,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就能使他和你父亲扯平,谁也不欠谁的。然后他就可以心安理得地重温对你父亲的仇恨..”

    哈利思索着这段话,然后说道:“那么我父母的死对他的打击一定非常大,是吗?”

    邓布利多以及赫敏和纳威都惊讶地抬头看着哈利。

    “很好推测不是么?”哈利低沉着声音说道,“想想我要是被马尔福救了然后他死了,当我面对他的孩子时,这种感觉..”

    哈利摇了摇头,然后说:“对了教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是关于魔法石的么?”邓布利多取出了一盒比比多味豆,边吃边说,“哦,是薄荷味的。”

    “是的教授,我是怎么把石头从镜子里取出来的?”

    “啊,我很高兴你终于问我这件事了。这是我的锦囊妙计之一,牵涉到你和我之间的默契,这是很了不起的。

    你知道吗,只有那个希望找到魔法石,找到它后却不利用它的人,才能够得到它;

    其他的人呢,就只能在镜子里看到他们在捞金子发财,或者喝长生不老药延长生命。我的脑瓜真是好使,有时候我自己也感到吃惊呢..”

    说着他又吃了一颗豆子:“啊呸,真倒霉!居然是鼻屎味的!行啦,问题跟故事都够多啦,你们好好休息吧,然后准备后天的年终宴会。格兰芬多在最后一场魁地奇比赛被拉文克劳打的落花流水,但多亏你们论文的分数,今年格兰芬多可是第一啦!”

    说完邓布利多就在三人的欢呼声中站起身就离开了医院。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