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历史军事 承包大明 第四章 浪费表情

第四章 浪费表情

        “这个呆子。呵呵!”

    郭淡下去之后,周丰兀自笑个不停,只能说郭淡耿直的真是有些过分。摇着头,感慨道:“想那寇老头精明了一辈子,却在这继承人上面栽了一个这么大的跟头,可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说着,他突然看向柳承变,道:“若是当初寇老头答应与你们柳家联姻,只怕整个牙行都是你们说了算,又岂会有今日啊!”

    柳承变脸色略微一变,不答这话。

    周丰却继续说道:“贤侄此时一定非常失望吧。”

    柳承变错愕道:“周叔叔此话何意?”

    周丰哈哈笑道:“你让我约寇家前来,无非也就是想见见到那寇小姐,不曾想到那寇老头还是对那呆子抱有希望。”

    柳承变眼中闪过一抹尴尬,嘴上却道:“小侄只是希望与寇家公平竞争,要赢也要赢的光明磊落,当然,我们柳家是肯定不会输的。”

    “我就欣赏贤侄你的这份自信。”周丰又正色道:“关于陈楼一事,贤侄有何看法?”

    柳承变神色一敛,正色道:“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买下陈楼应该不是问题,因为陈楼已经撑不了多久,问题在于价钱,以梁园周边的地价来计算,整个陈楼大概值三千五百两,但是我想周叔叔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以周叔叔的财力,不会在乎这一栋酒楼的,故此小侄认为周叔叔最想得到的其实是陈楼的厨房。”

    三千五百两听着好像不多,但在如今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若按照粮价来计算,这一两银子大概相当于后世的六百元,三千五百两,也就是两百多万,但因为两个时代的产量、生产水平,以及生产力的不同,故此还得考虑当下的生活成本。

    如今寻常百姓家,一年的支出,也就二十两左右,而如今京城繁华地带的房价,差不多也就在每平米1.5两银子左右,梁园因为地段好,大概也就每平二两的样子,因为目前明朝还是小农经济,人是分散的,房子对于明朝百姓,倒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聪明。”

    周丰眼中闪过一抹赞色,道:“那你认为多少钱合适?”

    柳承变五指一张道:“一千五百两,共五千两。”

    周丰稍一沉吟,点头道:“合理。”

    其实厨房指的就是厨师或者说菜式的秘方,如今酒楼的大厨师,要么跟酒楼老板是亲戚关系,要么就是跟酒楼签订终生契约,等于跟酒楼是绑定的,因为如果是跟老板绑定,那么在买卖的话,就会非常麻烦。

    而光这些厨师,或者说菜式的秘法,就值一千五百两,可见明朝的商人已经是拥有极高的觉悟,他们知道这人才才是关键,而不是那房屋。

    而那边郭淡下得楼来还不忘将那些打包好的饭菜带走。

    当然,他并没有付钱,都没有宴请,那总得要些跑腿费,这蚊子再小也是肉,况且他一个月的零用钱可不是很多。

    出得金玉楼郭淡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慢悠悠的去到金楼后面的梁园。

    “大哥哥,大哥哥。”

    方才那个小乞丐从旁边跑了过来。

    “拿着。”郭淡将手中的小竹篮递给他。

    “好香啊!”小乞丐深深吸允了下,又吞咽一口,“这是金玉楼的菜?”

    “嗯!”

    郭淡点点头:“我也只是尝了一点。”

    “多谢大哥哥。多谢大哥哥!”小乞丐接过篮子来,小脸透着窃喜之色,他哪里会在乎有没有吃过,小声嘀咕道:“娘看到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郭淡笑了笑,又道:“如果你下午有空去陈楼的话,我就再送你一顿晚饭。”

    “真的吗?”小乞丐不敢置信道。

    郭淡点点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曹小东。”

    曹小东好奇的看着郭淡,好奇道:“大哥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郭淡只是笑了笑,道:“记住,下午有空的话,就来陈楼。”

    “我...我一定会去的。”曹小东激动的话都说不清楚。

    在他看来,可能是遇到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了。

    殊不知郭淡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他主动给的钱,都是带有利息属性的。

    小乞丐拿着饭菜美滋滋的离开后,郭淡又在梁园附近转了转,随便买了点小吃,一边吃着,一边观赏梁园美丽的风景,不禁心生感慨,以前我经常飞来飞去,心中只想着如何赚更多的钱,却从未想过停驻片刻,欣赏一下沿途的风景,唉...真不知道我究竟是得到的更多,还是失去的更多?

    游得小半天,郭淡见时辰也差不多了,于是悄悄前往陈楼。

    但他并没有直接去陈楼,而是去到陈楼后面的宅院。

    通报之后,郭淡入得堂内,只见一个须发黑白参杂,体态微胖的老者坐在里面。

    这老者正是陈楼的东主,陈方圆。

    郭淡上前一步,拱手道:“晚辈冒昧拜访,打扰之处,还请陈员外多多见谅。”

    陈方圆只是非常随意的伸了下手,目光中充斥着敌意。

    郭淡道了声谢,然后坐了下来。

    陈方圆斜目一瞥,道:“若你是受周丰小儿所托,那你就不必多费唇舌。”可见他已经收到消息,周丰已经改变策略,打算找牙行来帮忙收购他的陈楼。

    郭淡笑道:“我听说员外已有卖店之意,既然如此,卖谁不是卖呢?”

    陈方圆顿时怒目圆睁,道:“我卖谁也不会卖给周丰那卑鄙小人。”

    郭淡呵呵道:“看来员外还在记恨当初周丰以次酒陷害陈楼一事。”

    陈方圆哼道:“你知道便好。”

    郭淡道:“但若金玉楼愿意出一万两呢?”

    “一万两也别想......。”陈方圆话说一半,突然闭上嘴,又侧耳道:“你方才说多少?”

    “一万两。”

    郭淡竖起一根指头,一字一顿的说道。

    陈方圆愣的片刻,旋即笑道:“都说寇家姑爷不会做买卖,如今看来,还真是如此,那周丰卑鄙归卑鄙,但不得不说,其人是非常精明的,怎么可能愿意出一万两,你定是喝多了,没有听清楚吧。”

    陈楼值多少钱,他心里当然也有数,是肯定不值一两万,这简直翻了一番,怎么可能。

    郭淡略微一笑道:“员外何必说这些,我就问你一句,一万两,你卖还是不卖?”

    陈方圆皱眉瞧了眼郭淡,道:“若金玉楼愿意出一万两,我当然卖。”

    郭淡耸耸肩道:“这不就行了。”

    陈方圆越发疑惑道:“但是金玉楼怎么可能愿意出一万两。”

    郭淡呵呵笑道:“他愿不愿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一万两卖给他。”

    “你此话是何意?”陈方圆越听越糊涂了。

    郭淡道:“咱们简单一点,我帮你以一万两卖出去,但是我得分两千两。”

    “两千两?”

    陈方圆倏然起身,道:“你简直是白日做梦。”

    根据牙行的规矩,牙商一般就是从中抽三分利,这已经不少了,而两千两可就是两成,这在牙行是无法想象的!

    郭淡笑道:“难道员外宁可少赚几千两,也不愿意我赚这两千两?”

    这个价格叫得确实有些令陈方圆难受,瞧了眼郭淡,又坐了下去,问道:“你究竟是为谁而来?”

    他当然听过郭淡的事迹,如果郭淡是认真的,那么他认为郭淡背后肯定有人。

    哪知郭淡道:“我自己。”

    “寇家?”

    “不。”

    郭淡摇摇头,道:“我,郭淡。”

    陈方圆充满疑惑的看着郭淡。

    郭淡笑道:“员外,咱们做买卖,谈得是钱,你就说这条件,你接不接受?至于我是为谁而来,这重要吗?”

    陈方圆思索片刻,道:“话虽如此,但是我也得清楚我是在跟谁在合作。”

    郭淡无奈道:“我不是已经回答了么,你是在跟我郭淡合作。”

    陈方圆道:“说句不得当的话,你在牙行的名声可是不太好呀!”

    “那是因为钱少。”

    郭淡摇摇头,又一本正经道:“低于一千两佣金的买卖,我是没有任何兴趣。”

    陈方圆听得好气好笑,道:“你这小儿本事没本事,口气倒真是不小,你见过哪个牙人收取一千两佣金的。”

    郭淡苦笑道:“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名声不太好,因为我看到那么一点点佣金,都觉得那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唯有故意把生意搞砸,寇家才不会天天让我跑这跑那的。”

    “是吗?”

    “员外若是觉得我是在吹嘘自己,我们大可以签订一份对赌契约。”

    “对赌契约?”

    “不错,若我帮你以一万两的价钱卖出去,你就输我五百两,加上两千两佣金,一共是两千五百两,若是我没有做到,我输给你五百两。”

    陈方圆听得真想喷郭淡一脸,道:“你的胃口还真是不小,这一句话又要我拿五百两出来。”

    “但是员外你也有可能得到五百两,这份契约对于我们双方是平等的。”郭淡笑道。

    陈方圆沉默不语。

    郭淡又道:“是员外你不信我,我才这么说的。其实在这期间,我也不需要员外你多花什么钱,你只需要按我说得去做就行了,所以,若是员外你相信我,那也不需要签这对赌契约。”

    陈方圆问道:“那不知你要我做些什么?”

    郭淡道:“首先,去找寇家帮你出售酒楼。”

    陈方圆错愕的看着郭淡,脑子已经转不过来了。

    郭淡苦笑道:“我方才说了,我是为自己而来,但若是让寇家知道这事,那这佣金可就不是属于我的,故此我不能出面,那么就必须找人替我出面,既然如此,何不便宜自家人。”

    陈方圆讽刺道:“真是好一个自家人啊。”

    郭淡嘲笑道:“员外做买卖可真是浪费人才,我看员外应该去做县官,去评判谁的道德更加高尚,但也由此可见,陈楼的衰落也是有道理的。”

    陈方圆双目一瞪,怒喝道:“你小子竟敢嘲笑老夫。”

    “唉...真是浪费表情。”

    郭淡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拱手道:“告辞。”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