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历史军事 承包大明 第三章 金玉楼

第三章 金玉楼

        (新书期间,求推荐、求收藏!)

     翌日。

    郭淡早早就起来,准备去金玉楼谈判,可才刚刚出得自己的小院,就遇到管家寇义。

    “姑爷,你这是要上哪去?”

    寇义询问道。

    “去金玉楼谈买卖啊!”郭淡笑呵呵道。

    寇义忙提醒道:“姑爷,你不是谈买卖,你只是去学习经验的。”

    呵呵,这个管家还真是敬业,是个好管家。郭淡对于寇义的职业素养给出满分,而且鉴于郭淡之前的事迹,他也能够理解寇义的这种担心,笑着点点头道:“对对对,我只是去学习的。”

    寇义又道:“可如今时辰还早呀!”

    郭淡道:“我在家里闷了几日,想顺便出去走走。”

    寇义哦了一声,又有些不放心道:“姑爷,到时你......。”

    “我知道,少说多听。”

    郭淡略带安慰似得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就往大门走去。

    寇义莫名其妙的看了眼自己的肩膀,等回过神来,郭淡已经出得门去。

    这寇家的宅邸是在南城最繁华的地带,出得大门,走过两条小巷,郭淡便来到了热闹非凡的马市街,虽然如今时辰还早,但这街上那已经是车水马龙,道路两边的店铺、楼宇是鳞次栉比,看上去那可真是一派盛世,但从历史的进程来看,如今已经是到了明朝的中晚期。

    郭淡对于历史倒不是非常感兴趣,他以前只对金钱有着浓厚的兴趣,但他也读过历史书的,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他更多是觉得新奇,他非常想知道祖先们是如何生活的,他此时的心态不是来就业的,更像似来旅游的。

    结果令他感到有些惊讶,因为他发现明朝的商业是非常发达的,市集上什么都有得卖,虽然谈不上什么资本主义,但是商品经济已经算是比较发达的。

    转悠了半响,郭淡见时辰也差不多了,这才去往金玉楼。

    行得一炷香功夫,他来到一栋三层楼高,非常气派的楼宇前面。

    “是这里了。”

    郭淡抬头望着挂在二楼屋檐上的匾额,上面写着金玉楼三个大字。

    而金玉楼后面则是一片郁郁葱葱,种满了花草树木,假山林立,据说中间还有一个人工湖,在这闹市之中,更显得景色迷人,也是非常难得的。

    正准备进去时,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乞丐突然跑了过来,举着个破碗,“大哥哥,施舍一点吧,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

    “哦,你稍等下。”

    郭淡赶紧从钱袋里面拿出两分银子扔到碗内。

    银子?小乞丐顿时是睁着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

    郭淡也没有管他,这只是习惯而已,以前若有乞丐主动问他要钱,他一般也都会给点的,因为他觉得这点零钱花在乞丐身上,要更加有价值,不然的话,也是便宜了那些干洗店,径直往金玉楼大门行去,可是刚走两步,他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望去,见那小乞丐还在那里发呆,目光突然闪烁了几下,似乎在思索什么。

    而那小乞丐突然也注意到郭淡在看这自己,连忙跑过去,问道:“大哥哥,你是不是给多呢?”

    “这倒是没有。”郭淡尴尬一笑,又问道:“你前面说你一天没有吃饭?”

    小乞丐点点头。

    郭淡道:“那你去后面等着,等会我拿些饭菜给你吃。”

    “真的吗?”

    小乞丐激动道。

    “等着。”

    言罢,郭淡便举步入得金玉楼。

    “客官,里面请。”

    门前一个俊秀少年,见郭淡来了,急忙迎上去。

    方才郭淡观察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大酒楼面前都有一个样貌帅气的男子站在门前迎宾。

    “寇家姑爷?”

    楼内的掌柜见得郭淡,不禁有些诧异,道:“郭童生,你似乎来早了一些,我们东主......。”

    这郭淡没有考上秀才,但是他经过了童试,就是取得考取秀才的资格,这种人一般称之为童生,可是很少人去称呼别人为童生,因为这个太低级了一点,所以,外人不管是称呼他为寇家女婿,还是郭童生,那都是在讽刺。

    郭淡来到柜台前,打断了他的话,“我这不是想念你们金玉楼的美食,故此才早来一步,你先给我上几道你们的招牌菜,我如今早饭可都没有吃。”

    那掌柜闻之,倒也没有多言,立刻招呼一个酒保过来。

    那酒保将郭淡带上二楼,由于时辰还早,故此酒楼内没有几个客人,郭淡挑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下,趁着上菜的间隙,举目打量着内部的装潢。

    金玉楼给郭淡的感觉,不像似纯粹意义上的酒楼,更像似一种会所,因为这其中似乎包含着一种主题,这里面的餐桌可不是整齐摆放的,而是错落有致的,随处可见文案,琴桌,文房四宝,而且不管是墙壁上,还是梁柱上,都写满了诗词、文章。

    艺术感是扑面而来。

    郭淡颇为赞赏的点点头,只觉金玉楼能有此规模,绝不是靠那些旁门左道。

    很快,就上来三道菜,一道烤鹅,一道竹笋,还有一道山药羹。

    菜式都是非常精致的,要知道郭淡之前可没有点菜,但他们也没有多上几道菜,这里也就是一两个人的分量,由此可见,金玉楼真是有其独到之处,有自己的逼格。

    郭淡其实是吃过早饭的,他更多的是在品尝,只觉这些菜式虽然非常精致,但味道也没有那种让人眼前一亮,回味无穷,只能说是中规中矩。

    忽听得楼上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随后就见到一个四十来岁,腰板挺直,目光如炬的中年男人和一个比郭淡年纪稍长,风度翩翩、俊朗不凡的公子走了上来。

    这二人正是金玉楼的东主周丰和柳家大公子柳承变。

    方才那掌柜则是跟在他们身后,上得二楼,他便向伸手指向郭淡。

    柳承变见到郭淡,眼中闪过一抹失望,那周丰只是稍稍点头,然后便与柳承变往三楼走去,可见郭淡是多么的令人看不起。

    而那掌柜来到郭淡的桌旁,道:“郭童生,我家老爷邀你上去。”

    “可是我这都还没有吃过瘾啊!”

    郭淡故作郁闷道。

    那掌柜得好生郁闷,你是来谈买卖的,还是来吃饭的,不过鉴于郭淡名声在外,他倒也没有觉得非常不妥,只道:“待会谈完,我家老爷定会宴请公子的。”

    可不一定哦。郭淡故作犹豫片刻,才道:“这样吧,你将这几道菜给我包起来,我带回去吃,可别浪费了。”

    那掌柜很是无语,但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郭淡这才与他去到三楼。

    这三楼的逼格那是更高,没有椅子,只有坐垫,围成一圈,中间是空荡荡的,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想必平时都有歌妓来此表演助兴,那些骚文人可不能没有妞。

    “周员外,柳兄。”

    郭淡一板一眼的向二人拱手一礼。

    柳承变也站起身来,拱手道:“郭贤弟,别来无恙了。”

    周丰却只是伸手道:“郭童生请坐。”

    在郭淡的印象中,这柳承变表面上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一直都是称呼他为贤弟。但是郭淡知道,其实柳承变是瞧不起他,只不过两个人不在一个层面上。

    待郭淡坐下之后,周丰便道:“二位应该清楚,我今日请你们前来是为何事,那我就开门见山,你们有何办法助我买下陈楼?”

    柳承变向郭淡微笑道:“不知郭贤弟有何想法?”

    我的想法就是不赚你这跑腿钱。郭淡故作尴尬道:“柳兄先说。”

    柳承变笑道:“愚兄方才已经与员外说了一些关于我们柳家的想法,所以贤弟你但说无妨。”

    周丰点点头,看向郭淡。

    不是吧,连个学习的机会都不给我?你这不是成心要气死我岳父么。郭淡脸露郁闷之色。

    柳承变问道:“贤弟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郭淡耿直的说道:“不瞒柳兄,岳父大人曾几番叮嘱过我,让我来此,要多听少说,甚至不说话。”

    周丰、柳承变一听,顿时明白过来。

    柳承变微微露出一丝得意,寇守信让他不说话,显然就是不打算与他们柳家竞争。

    周丰却是哼得一声,“你们寇家还真是看得我们周某人啊!”

    郭淡故作听不明白,呆呆的望着周丰。

    周丰挥挥手道:“既然你无话可说,那你就先回去吧。”

    “哦。”

    郭淡立刻站起身来,拱手一礼,道:“晚辈告辞。柳兄,愚弟告辞。”

    以前的郭淡就是如此,非常呆板,人家让他走,他就真的走,作为读书人,这么做确实也没错,读书人总要有点傲气,但是作为一个商人,脸皮必须得厚,怎么都得在客户前面争取一下,面子可是没有提成的。

    “贤弟慢走。”柳承变也站起身来,拱手回得一礼,突然问道:“对了,不知弟妹近来可好?”

    “内子很好!”郭淡点点头,“柳兄有事要找内子吗?有的话,我可帮你约。”

    “啊?”

    柳承变顿时一脸错愕。

    周丰实在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柳承变尴尬了瞧了眼周丰,英俊的脸庞都红了,连连挥手道:“不不不,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哦。”

    郭淡点点头,心里只觉好笑,就你这脸皮,还敢惦记着我家的墙角,小心我反送一顶绿帽给你。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