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历史军事 最强侦察兵 第五章 一行四人(二更)

第五章 一行四人(二更)

        参谋刚走出没一会儿,武装部的大门也被打开,从外面开进来一辆面包车,没有挂什么横幅,就是路边很普通的一辆面包车。

    面包车是武装部雇的私人车辆,也是用来送周豪四人前往隔壁县城火车站的,这样可以节约一点经费。

    参谋与面包车司机交谈了几句,又从口袋中掏出两张百元大钞交给面包车司机,当做本次出车的车费。

    与面包车司机沟通完,参谋才走到周豪的跟前,将几个档案袋交到周豪的手中,上面的是关于三个新兵的档案等一些资料。

    “路上小心,保持联系,有什么事随时通知我们。”参谋对周豪郑重说道。

    “是,首长。”周豪对着参谋敬了个礼,参谋回礼。

    礼毕,周豪开始向后转,对着面前的三个新兵道:“从现在开始,由我负责将你们带到部队,我叫周豪,你们可以叫我周班长,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向我提出来。”

    “现在大家提上行李,跟我走。”周豪说着,提上行李,迈腿朝着面包车走去。

    听到班长的话,王兴华三人没有犹豫,直接拎起黑色的提包跟了上去。

    面包车司机连忙走到车前,笑嘻嘻的将车门拉开。

    这一趟不亏,去隔壁县城火车站才四十多公里,一个多小时就到了,除去人力油费,还能赚不少。

    周豪坐上副驾,三个新兵依次钻进面包车内。

    本来内心并没有太大起伏的王兴华,一只脚准备跨进车门的那一刻,突然有种酸酸的感觉涌了上来,回过头望了一眼,自己的家人都在看着自己。

    父亲和哥哥还好,对着自己笑着,自己的母亲还有几位姐姐,眼眶已经泛红了,看到自己转过头,想要说什么,不过被父亲给拉住了。

    “小五,去了部队好好干,该花的时候不要舍不得花钱,家里有男人,不用操心。”终于,父亲还是说了一句话。

    这一刻,王兴华再也忍不住,眼泪从眼角滴落,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哭鼻子,当发生在自己身上,就要分别的一刹那,原来自己同样舍不得。

    一只手放在口袋,紧攥着一叠纸币,有五百多块,是昨天晚上睡觉前塞给自己的,五百块钱不多,但那是面朝黄土背朝的父母一分一毛攒下来的。

    包里面还装着哥哥姐姐给自己买的两条烟,说到了部队给班长抽,班长可以照顾你。

    王兴华想对父母大喊一声:爸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爱你们。

    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是不习惯那么表达,说不出口吧,总觉得怪怪的。

    把这份心深藏心里,王兴华抹去眼泪,对家人笑着挥挥手,随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钻进车内,把车门重重拉起来。

    面包车缓缓驶出了武装部大门,没有鞭炮欢送,也没有鲜艳的条幅,窗户玻璃摇上去,甚至没有人知道这是送兵的车。

    车内的气氛有些古怪,没有人说话,王兴华与其他两个新兵都坐在位置上,低着头,要么玩手机,要么发呆,都没有说话。

    “解放军叔叔,要不来抽根烟?”司机烟瘾犯了,开着车,腾出一只手从挡风玻璃前拿过来一包红双喜,单手抖出一根放在嘴里,随即把烟盒子推向周豪。

    面包车司机有个习惯,在车内抽烟,要是边上还坐着自己的雇主之类的人,想抽烟的时候,都会先询问一下别人,要是别人不喜欢抽烟,也不习惯闻到烟味,他都会先忍一忍。

    “可别叫我叔叔,叫我同志就成,不好意思啊,我不抽烟,你抽就行。”周豪无奈地笑着摇摇头回绝了。

    “你们抽不抽,不要客气,自己拿。”司机将拿着烟盒的手从驾驶室中间空隙往后伸了伸,说道。

    “你们想抽就抽吧,没事。”周豪也回过头说道。

    “解放军同志,你们部队真的不允许抽烟吗?”司机问道。

    周豪笑了笑,不置可否,也没有说到底能不能抽。

    王兴华看了边上的二人,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去接。

    王兴华是不抽烟的,至于另外两个,他不太了解,可能也不会抽,可能是想给周豪留个好印象。

    “跟你们说啊,最近中央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真的太得民心了,我们周围几个县市,这段时间抓了好几个人,据说有一部分是专门拐卖孩子的,当时弄得大家人心惶惶,只要是带着孩子出门的家长啊,谁也不信任。”

    司机似乎是打开了话匣子,开始与周豪唠起嗑来。

    “小偷小摸虽可耻,但我其实并没有那么憎恶,那些拐卖妇女儿童的简直就是畜生,要挨千刀的,破坏了多少家庭啊,呸。”司机说着摇下窗户,对着窗外吐了口唾沫。

    “嗯,一个孩子对于一个家庭来说那就是天,孩子没了相当于天塌了,这个家也基本上垮了。”周豪深吸了一口气,对于司机的话深表赞同:“不过随着国家对这类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相信会慢慢好起来的。”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现在你去大街上看看,尤其是带着孩子的大人,那牵着的手是一刻也不敢松开,对任何人都是抱着警惕的眼神,谁知道还有没有人贩子没有被抓住的。”

    “唉,这种人与人的信任,建立起来很难,但是崩塌起来,却只是在一瞬间。”

    王兴华看着司机缓缓将手中夹着的烟送进嘴,一边叹气,这一刻,司机看上去更像一个悲天悯人的忧郁诗人。

    但是王兴华知道,这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该有的良知。

    织宁县隔壁县城叫毕元县,火车站叫毕元火车站,是当地有名的货运与客运枢纽,属于国家二等火车站,日均旅客吞吐量达到四千人以上,也算一个中型火车站了。

    从织宁人武部到毕元火车站直线距离四十公里左右,真正开起来,有六十多公里,因为时间不是很赶,所以司机开起来也不算快,一路上扯着天南地北,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抵达火车站。

    而这段时间,王兴华也与身旁的两位新兵相互认识了一下,毕竟坐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总不可能一直不说话。

    身高最矮的叫严晓军,今年十九岁,初中毕业去厂里干了几年的流水工,觉得生活渺茫,看不到未来,决定去部队试一试,家中托了不少的关系,弄到了一个名额。

    性格方面,有点死板,不太容易变通,平时不怎么说话,有点倔。

    另一位名为何林,今年二十一岁,在读大学生,看上去文文静静一副柔弱书生模样,学的是中文专业,同样家庭也不是很富裕。

    大学生当兵,是可以免除学费的,几年下来,也可以节省一笔不菲的开支。

    其实正常来说,按照大学生的待遇,他根本不会来这里,其中的一些缘由,心知肚明。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