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科幻灵异 位面氪金系统 003-恶向胆边生
        月黑风高,营口这座城市下不知道发生着多少犯罪事件,而步泽履就是其中之一,看着对方在没有什么动静,微微放下了手中的砖头,不过步泽履也不敢托大,对于反杀这种事情他可是很有经验的。

    把塞在裤子里面的衣服掀开,把一把麻绳拽了出来,猫着腰随时注视着躺在地上那人的动静,草草的把对方两只脚先绑了起来,然后这才拽着对方一个胳膊再次缠了起来,连接到脚上的绳子这才放下了心。

    即使对方是装晕他现在也不怕了,就对方一个胳膊还能别到天上去么?

    总算把地上的人双手双脚都捆好后,步泽履拖着对方来到杂物堆边开始摸索了起来。

    借着月光,几个口袋都翻了一下,果然翻出了不少钱,虽然不知道多少,但是很清楚这玩意是现在的钱,甚至还有几个硬币。

    把对方几个口袋都翻完后,步泽履这才摸了摸对方的鼻息确认了对方没死,心里也长出了一口气,又摸了摸后脑,没发现有血迹,这时候步泽履也有些后怕。

    把对方的东西都揣在口袋后也没管对方就顺着小巷走了,走着走着步伐不觉的就变快,最后完全是一路快跑逃离了现场。

    这是明显的初次犯罪后胆怯心理造成的本能,只想着赶紧逃离案发地,至于事发后怎么办,到时候再说。

    跑了好一段,实在是跑不动了,步泽履扶着墙大口的喘息了好一阵,这才压着飞快的心跳开始慢慢走了起来,半个小时后,步泽履总算摸回了教堂。

    毕竟这样的建筑在市区里面还是很有辨识度的,靠着教堂的墙壁,步泽履这才有时间把兜里的东西都翻出来。

    接着月光看着手里所谓的钱有些哭笑不得,最大的面值是伍元,而小的竟然还有一角的,硬币也有一元,一角,数了一下竟然才抢到了15快八毛2角。

    另外还有不到半包香烟,以及一盒洋火,也就是火柴。要知道这时候兜里能揣洋火的人可不是一般人,火柴头是用磷摩擦起火的,而华夏对于磷的使用要追述到古代宋朝以前了,但是那是白磷,白磷的燃点高,想要摩擦起火一盒火柴的话至少要十几颗才能燃烧。

    可是要从白磷到红磷的转换直到民国中期才从国外传来。

    所以火柴即使到了80年代还一直都被称为洋火,洋人带来的火。

    而这一盒洋火价值1分钱,一分钱什么概念,一元钱可以买20斤大米,这还是在物价平衡的东三省,还不是全面物价飞涨的抗战阶段。

    谁会舍得用2两大米换一盒洋火,2两大米,多吗?蒸出来也就一大碗米饭,但是这年头白面馍馍都没有,更别说大米了,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步泽履想把钱塞到裤衩里面,奈何他这是大短裤,一走就会掉出来,此时才发现内裤的重要性,哪怕是紧身的平角裤也能藏钱啊。

    最后翻出了5角钱揣在另一个兜里这才敲响了教堂的大门。

    最后步泽履还是砸着大门,才把范神父从地窖里面给砸了出来,看着范神父那一脸便秘和不情愿的表情,步泽履没办法厚着脸皮跟着范神父一起下了地窖。

    “范神父,我今天赚了点钱,这钱就当在你这里借宿了,明天就不在你吃饭了。”步泽履掏出那零零碎碎的五角钱放在了桌子上这才大口的吃着窝窝头和大碴子粥。

    “唉,那你最近就先住在这吧。”范神父看到钱这才脸色变好了不少。

    步泽履也知道,这世道艰难,范神父能吃饱自己就不错了,在多管一个人一两顿还好,要是真赖在他这,他是真负担不起。

    好在范神父也没打听步泽履今天去哪里赚钱,怎么赚到的钱,省的步泽履解释了。

    吃完饭后,步泽履和范神父聊了一会就各自躺在床上休息了。

    ‘1935年吗?’步泽履从彪哥嘴里套出来不少信息,而昭和10年也就是1935年,有了这个消息,步泽履脑海中闪过了1931年的九一八事件的印象。

    ‘那么七七事变就是37年了,还有两年么?’步泽履有些害怕自己是穿越了,不停的确定着自己的时间轴。

    如果是穿越的话,步泽履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优势,而且打家劫舍这种事情实在是高危职业,今天等了一天才等到一只肥羊,不过东北这旮沓胡子还是不少的。

    就算想去呼啸山林,凭借他这小身板恐怕还没加入胡子就要被宰了扔山里吧。

    ‘参加赤党很危险,长征是什么时候来着,也不知道太祖到了延安没有,而且从东北到延安要多久啊,这破时代出了东三省火车都只有几条线路,还坐不起。’步泽履躺在床上一阵困苦,走到延安怕是要走几个月吧。

    ‘系统大爷,前往别是穿越啊,哥们不是特种兵,也不是工科狗,连外卖小哥都不如,求您了,要不来个新手大礼包也好啊,总不能真的让我开局一裤衩吗?’步泽履心里有些发苦,虽然是穿越带系统,但是这开局也太坑了吧。

    ‘不管到没到延安,赤党现在应该在最危险的时候吧,天天被围剿,参加等于送死,蒋光头更不可能了,白受这么多年教育了,至于出国,没钱连船票都买不起,哥们又不是杰克,就算是杰克船上碰见肉丝,那不是也撞冰山么’步泽履心里很是难受,都说穿越好,不是建国就是大杀四方,要买就攀升科技树,可是在抗战这时候他一没资本,二没技术,除了脑海里那些后世的想法什么都没了。

    哪怕问他肥皂怎么造都不知道原理,这又不是古代,一硝二磺三木炭他到是记得,可这年头都是近代了,谁还用黑火药啊。

    说多了都是泪,步泽履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对于未来他是一点都没有希望。

    步泽履这么一住愣是舔着脸在范神父这里住了一个月,每天早出晚归除了那一次抢劫后,步泽履这十几块钱还是够生活的,最后兜里一毛钱都没有留下,全给了神父要他买粮食,算是他住在这里的口粮了。

    至于住,反正步泽履就厚着脸皮每天在这蹭。

    劫道这种事,步泽履不是专业的,每天除了苞谷茬子就是窝头,虽然搁在现实世界这玩意是粗粮,健康食品,但是吃上一个月步泽履也受不了啊,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

    晃荡了一个月,也就那一天一板砖撂倒了一个,接下来没有干成一次。

    现在的步泽履到是在一家酒馆应聘了小工,在后厨帮工,洗碗洗盘子不说还要打扫后厨卫生,这还是半个月后范神父帮他找的。

    一个月一元钱,管吃不管住。

    步泽履已经妥协了,对于系统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一个月以来他无数次呼唤系统,求过,骂过,甚至哭过,但是系统大佬根本没有理他的意思,仍旧是当初那么一个界面。

    步泽履觉得哪怕当初穿越到了战场也好啊,不管是哪个政权,起码那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地方,可是他却穿越到了日占区,就算想弄死个鬼子也太危险了。

    没见过猪也听过猪哼哼啊,电视小说看过那么多,再不济用现代方法训练士兵还是可以纸上谈兵的。

    此时的步泽履真的很想回到现代,只有吃过苦才知道和平的现代是多么珍贵,最起码二半夜走在大马路上不用担心被抢劫啊,这每天餐馆营业到凌晨一两点,回教堂步泽履都是心惊胆颤的,生怕遇见类似他当初干的活。

    要是遇见小鬼子喝多了,那还不知道营业到几点呢。

    这一个月来,步泽履是正儿八经面对面接触过小鬼子了,系统仍旧没有触发任务,哪怕让他干掉一个鬼子兵也好啊,至少开启了任务,有任务就有奖励,有这么一个系统他就有绝对的资本。

    但是仍旧什么都没有,步泽履发现自己瘦了,一个月下来瘦到了皮包骨的状态,以前吃一小碗米饭都觉得够了,现在他恨不得吃上一盆米饭。

    可是即使他在餐馆干活,那也是每天定量的食物,一顿俩窝头,一碗大碴子粥,一盘咸菜疙瘩。

    ‘老子银行卡里还有几万块钱呢,至少给老子换点物资吧,我要吃大碗油泼面,我要吃葫芦头泡馍,我要是凉皮肉夹馍。’步泽履下工后迈着蹒跚的步伐晃晃悠悠的走回了教堂。

    不知道今天怎么的,平常范神父都会给他留个门的,今天却锁上了,砸了半天的门,愣是没见彪哥过来给他开门。

    ‘草!’步泽履又不是不通人情,明显是看出来这老小子是不想让他在教堂借宿了。

    可是15块钱啊,就是去住旅馆也能住三个月,这老小子想黑他的钱吗?更别说步泽履去普通人家租住了,至少能租住半年。

    ‘难道今晚要露宿街头?’可是随着天气越来越冷,步泽履可不敢在冬天时候在室外睡觉,第二天不冻感冒才怪。

    越想越气的步泽履连续几脚总算把侧门给踹开了,老范这个老东西就算不想让他住,至少把钱退出来,那可是15块钱啊,在他这主了一个月也用不了那么多。

    从侧门进去后,步泽履很熟练的拉开了捐款箱翻进了地下室,本来怒气冲冲的步泽履在地下室找了一圈竟然没找到老范的身影。

    摸着黑点亮了屋里的煤油灯,这才发现煤油灯下面压着一个纸条‘我去小潮沟一趟,明天晚上回来,记得明天把门锁好。’最后落款是范神父。

    得,误会人家了,想了想,可是这家伙把门都锁了,也不想想他怎么进来,就留这么一个条子算怎么回事。

    想多了废脑细胞,吹了煤油灯,熟练的摸上了木板床裹着被子合衣就这么躺了下去。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