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一生我只爱你 第207章 智斗夜行人,乘虚而入夜

第207章 智斗夜行人,乘虚而入夜

    夜行人打量了一下她,不由惊叹道:“如此夜色,也挡不住小娘子倾城倾国之容颜,果然名不虚传!想必你就是大宋公主金语嫣了?”

语嫣冷笑一声,道:“都说大宋公主金语嫣之容貌绝代风华,武功卓绝,今夜到此,特来讨教!”

“依小娘子所言,你难道不是金语嫣?”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她美,还是我美!”

“依在下看来,小娘子和她不分伯仲,你又何必一较高低呢?”

“倘若我刮花她的脸,天底下岂不是我最美?”

“最毒妇人心,此话不假。”夜行人笑笑,道,“既然如此,你我算是同道中人。”

“请问阁下是谁?”

“江湖人称飞天狐狸。”

语嫣道:“阁下此番前来意欲何为?”

“杀人。”

语嫣道:“杀谁?金语嫣?”

“正是!”

“如此甚好!阁下虽然先来,能否让与小妹?”

“你真想杀她?”

“我绝不允许天底下任何女子的美貌胜过于我。”

“小娘子果然心狠手辣。既然如此,那就先请吧。”

“多谢。但是,听说金语嫣武功了得,如果不敌,到时候恳请大侠相助。”

“不是不可以,只是,你拿什么报答我?”说着,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语嫣。

语嫣道:“奴家身边没有多少银子。”

“在下要的不是银子。”他向前走了几步,两眼放肆的盯着语嫣的胸脯,邪邪的笑笑,“小娘子真不懂?”

“原来如此,我们一言为定。”语嫣冲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正要纵身跃下,突然身子一歪,还没等自己惊叫出声,眼前一花,夜行人已经牢牢的将她拦腰抱住。

好快的速度!

这一瞬间,两人的脸距离不到一寸。语嫣别过脸,故意装出羞涩的模样,道:“现在不行。”

“我要帮你报了仇,你反悔了怎么办?我可舍不得杀你。”

语嫣反问道:“可你要反悔了怎么办?”话音刚落,一股奇特的幽香钻入了她的鼻孔,再看“飞天狐狸”,正坏坏的冲着她笑着。

这香味……多么沁人心脾……晕晕乎乎的,她不禁陶醉其中。

这是一张多么精致的脸庞,多么柔柔细细的肌肤。她的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耀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哀愁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如此脱俗,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更让他心神陶醉的是,语嫣身上散发着淡淡的体香,每丝每缕的钻入他的鼻孔。

“小娘子,你真美。”

语嫣雪白的酥胸下,一对饱满高耸的双峰在薄纱般的衣裙下若隐若现,他几乎看的痴了。

语嫣似嗔似怒,欲语还休。心神荡漾之下,他的一只手搂住她柔软的细腰,另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掀起了她的衣衫。见她没有抗拒,他暗暗一笑,知道是药效起作用了,手随之大胆起来了,裙松衣褪,一对玉峰呼之欲出,几乎快把内衣撑破。

“粉香汗湿瑶琴轸,春逗酥融白凤膏。浴罢檀郎扪农处,露花凉沁紫葡萄。”

“飞天狐狸”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了,闯江湖这么多年,采花无数,从未曾见过如此美人,不仅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更有着令无数男人为之倾倒的傲人身材。

“软香雕成玉门关,东风一度花已残。春情到时露方浸,雨意过处涧如澜。”

看着她的胯间,这一刻,他改变了想法。虽然她的伎俩有些幼稚可笑,早已经被自己识破,但何不顺水推舟?能和这样的女人睡上一觉,便是死也值得。但是,如果能长期拥有她,人生岂不快哉?

这个女人腰之摇曳,腿之修长,体态之婀娜,无不从臀.部的曲线及弹性中衬托了出来。

他情不自禁的脱着衣服,这时候,语嫣摇摇摆摆,绵软无力的向着他身上靠去。

“美人可是等不及了么?”

话音未落,蓦地,他脸色大变。等到他有所察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已经为时已晚,原来语嫣趁他色.欲.熏心的时候,出其不意的封住了他的穴道。

“小娘子,你这是何意?”

“你占了奴家这么大的便宜,你说该怎么办呢?”

“小娘子想怎的?”

语嫣双目喷着怒火,突然一下戳中了他的“归来穴”。夜行人大吃一惊,顿觉真气犹如黄河泛滥,汹涌澎湃,倾巢而出。

“金语嫣,你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好卑鄙!”夜行人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竟然是她的美人计!

“原来你早已经认出奴家了!你这种好.色之徒,人人得而诛之!”

“飞天狐狸”长叹一声,后悔莫及:“真没想到,在下一世英名,竟然毁于你手!”

“看了不该看的,这就是你所要付出的代价!”

“小娘子若饶我性命,他日必将感恩戴德!”

“你就是一个十足的采花贼,下三滥的迷香都用上了,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不如再封了你的哑穴,让你说不了话。”

然后,她跑进屋里,将床上的方舟不由分说的一把拉起,直奔屋顶。

“二姐,这是做什么啊?”方舟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

“有人要送你功力,要不要?”

方舟惊奇的长大了嘴巴,谁这么好,平白无故的送我功力?疑惑之时,却见屋顶上站着一个人,这人是谁?难道他要送我功力?可是我与他素不相识,他为什么要送我功力呢?语嫣也不说话,一只手按在“飞天狐狸”的“归来穴”上,另外一只手贴在方舟的丹田上,大喝一声:“做好准备!”

一股暖流如同汹涌澎湃的浪潮,源源不断的涌入了他的丹田之中。看到“飞天狐狸”面部表情开始抽搐,知道他必然痛苦万分,方舟有些不情愿,可无奈丹田之中膨胀得令自己异常难受,不由自主的调息吐纳起来。

一盏茶的功夫,语嫣将他的功力吸得干干净净。方舟已经难受的直接在屋顶上闭目调息打坐起来,语嫣趁机将“飞天狐狸”那干瘪的躯体扔进了峡谷中。

等到方羽赶来,却见语嫣正在帮助方舟运功调息,一下子明白了怎么回事,心中不由得长叹一声,这个女人,真是偷窃人家都功力上瘾了。

面对方舟的追问,语嫣一笑置之,实在被逼问得急了,只好说那是个十恶不赦的江洋大盗,被制服后又恐他去祸害别人,便卸了他的功力,此刻早已经回家种田去了。

她的回答骗得了方舟,却瞒不过方羽。关起门来,她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的告诉了丈夫。

方羽气的咬牙切齿:“你怎么动不动就被别的男人脱衣服?我怎么动不动就戴上了绿帽子?”

“别生气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只脱给你一个人看。你就不要生气了嘛!”

方羽气呼呼的将她拥入怀中,愠怒道:“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在他怀中,语嫣轻轻的“嗯”了一声,道:“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只是看到弟弟被打,心里难受,一直想方设法的为他寻求一条捷径。我知道,学武功是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的,但是总归有那么一条好的方法,可以让人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可你知道吗?你这样子做对自己有多么危险?这万一要是出点什么意外,你叫我怎么办?”

“对不起,老公,我……”

方羽那滚烫灼热的嘴唇突然紧紧的压在语嫣温软薄嫩的双唇之上,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

就在一瞬间,语嫣的呼吸被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着她,辗转厮磨寻找出口。

倏地,他的右手掌猛地托住她的后脑,左手拦腰拥住,人更贴近,被他如此激烈的控住身体,这还真是头一遭。

她配合他的动作,将手绕上他的脖子,你豁出去,我也拼了,看我怎样咬掉你的舌头。

她自动张开嘴,想他闯进来咬他个措手不及,但他很狡猾,巧妙地避开了她的追逐,舌尖你来我往间谁都不相让不妥协。

好一个荡气回肠、缠绵悱恻的吻!

在唇舌来往中,她的胸口渐渐发热发烫。时间仿佛静止一般,被激起的莫名的不安与躁动,通过唇角的唾液牵扯泄露出来。

突然,她伸手一点,封住了丈夫的穴道,自己却在一旁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方羽当即僵硬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这吻的刚有感觉,怎么能停止呢?

“老婆,你这是……快解开我的穴道。”

语嫣“咯咯咯”的娇笑着,嗔怪道:“看你,都快把人家整死了。”

“我怎么舍得呢?”

“还说呢,人家都快要断气了,让人家休息一会。”

方羽只好假装求饶:“好吧,那我们到此为止吧,你放了我吧。”

对于他这一套,语嫣显然不相信,一个劲的摇着头笑着。这时候,方二海来敲门了,说有事要找二子。

方羽笑着说道:“老天爷真是帮忙。”

“好吧,看在爸爸的份上,饶了你。”语嫣做了一个鬼脸,解开了他的穴道。

“谢谢老婆。”方羽笑着,冲着门外喊了一声,“爸,有什么事啊?”

门外的方二海回应道:“我们商议一下地道的事情。”

语嫣道:“你去吧,地道的事情我不懂,也不敢兴趣,我想睡觉了。”

“好,那我去去就来。”说着,他突然出其不意的伸手一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同样的手法,封住了语嫣的穴道。

“你…好讨厌。”

“老婆,我抱你去床上,乖乖的等我喔。”他坏坏的笑着,一把将她抱起,让她侧身躺在床榻之上。

“老公,你……”

“这里是宋朝喔。”

语嫣笑笑,改口娇嗔道:“方郎,你好坏。”

“我去去就来,可别睡着了。”说着,他替她盖上被子,火速的跑去了方二海那边。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忽听门口一阵轻微的响动,接着,脚步声由远至近,停在了床边。

“方郎,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似乎愣了一下,没有说话,颤抖着手从衣服上扯下一块碎布,蹑手蹑脚的伸出手,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蒙住了她的双眼。

“你干嘛呢,别闹了行不?”听着他紧张的喘息声,语嫣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他怎么跟小孩子似的,还这么紧张呢?

方二海问道:“二子,把你喊过来,就是想问你一下我们这个地道里面究竟要放些什么东西?”

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这么简单也要来喊我?方羽苦笑了一下,道:“先把金银财宝藏进来,至于食物和水,当然必不可少,在最后考虑也不迟。不过,我们的地道入口必须更加隐蔽,历史上说,金兵入侵,能抢的就抢,能烧的就烧,万一被发现了,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陈宏子点点头,道:“你说得对,那我们来具体商讨一下。”

“你们商量吧,我走了。”说着,方羽就要往外面走。

此时的另一边,一个男人迫不及待的上了床。只见语嫣千娇百媚中,裙裤尽数被褪下,花钿皆弃。

他仍旧没有说话,这一说话,不就暴露了么?这一刻,他窥视的太久了,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不想错过。

却说铁六等了许久也不见儿子铁环回来,定然又是偷懒去了!他心中生气,放下手里的一筐泥土,独自找寻去了。

兜了一圈之后,还是没有找到。正在狐疑之时,忽听四爷的房里传出了语嫣的轻声细语,他不想听,正想快步离开的时候,突然惊愕住了。

只听语嫣柔声说道:“方郎,解开奴家的穴道好么?奴家不要蒙着眼……”

方郎可不就是方羽么?不就是四爷么?可是方羽明明在地道里商讨大事呢!那这里面的又是谁?

好奇心驱使着他轻手轻脚的走到窗口,戳破窗户纸,这么一看,顿时让他大吃一惊。只见语嫣全身赤.裸,双眼遮挡,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而对她上下摸索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儿子铁环!

“方郎……奴家都看不见你了,不要这么闹好不好?方郎……”

窗外的铁六清楚的看见儿子铁环的手指伸入到了原本不该属于他的地方。这孽子啊!丧尽天良,简直禽兽不如啊!四爷对我等这般照顾,你却乘人之危,如何对得起四爷!?

快住手啊,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再错下去那就真的晚了!铁六一遍遍的在心里默念着,嘴上却不敢发出任何响声,生怕惊扰了方夫人,铁环会遭至杀身之祸。

语嫣的脸上飞起一片红晕,眉黛羞频聚,唇朱暖更融。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

铁六顿时明白了过来,她穴道被点,自然不能动弹,双眼被蒙住,以为是方羽,故而坦然接受。

既然知道了答案,那现在该怎么办?铁六突然踌躇不决起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