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六十九章 失败

第六十九章 失败

    

    我听着他难得露出的一丝惆怅,也觉得难过,虽然我希望还能见到安大哥,可是他若是不能离开京城,不知道何时才能与箬茜堂堂正正的在一起。还有箬茜,明日他们私奔之事若是败露,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指责她这个风尘女子引诱教坏了安家公子。


    “那他们……”


    他看了看窗外,低低的声音说:“万般皆有命。”


    转天,我一直心里忐忑着,师父不在,我去了初浅的挽韵阁,打发小七去安府门口守着,一个人呆在初浅的小楼上,外面有一点风吹草动我都会探出头去看,生怕错过了什么,然而一直没有安子亦的消息,小七也一直没回来。


    我暗暗安慰自己,这个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说明安子亦和箬茜逃得极隐秘,没有人发现他们已经走了,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夕阳沉落之时,小七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趴在门缝外东张西望了半天才进来,像密探传信一样,然后悄悄的对我说:“落儿姐姐,成了,你放心吧。”


    我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刚要笑着问他要什么打赏,这小子又开口道:“天寒地冻的,安神医这么晚才回来,害得我等了一整天……”


    我一听,猛的站起身,问:“你说什么?你不是说成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可能是我的动作太突然,他正倚在我坐的椅子靠背上喘气,我一起身他猝不及防就摔在地上。


    他也被我的样子吓了一跳,爬起来揉着屁股一脸委屈道:“姐你干嘛啊……”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抓着他的领子问:“你说安子亦回来了?”


    他已经比我高出了半个头了,被我一扯,弯下腰来看着我,手上还在揉屁股,姿势颇有些奇怪。


    他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结结巴巴的说:“对……就……刚才,安大夫就回来了啊……”


    “你看清楚了吗?”


    我有点冲动,声音也大了些,小七可能觉得奇怪,反倒不敢回答了,犹犹豫豫的说:“是……安子亦安大夫没错啊,他那么帅,骑在马上一眼就认出来了……不过我见他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一直冷着脸……”


    我的心彻底凉了,看来师父这个能掐会算的手艺真不是吹的,应该马上就可以立个牌子做生意了。


    我松了手,顺手推了小七一把,“臭小子,人回来了你还说成了,害得我空欢喜一场!”


    他也有点傻,“姐,你不是让我看他回没回府吗?他回府了呀……”


    我哭笑不得,也没心情收拾他,“算了,没事了,我回去了。”


    小七很聪明,立刻反应过来,缠着我问道:“姐,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安大夫不回来是最好的?为什么啊,难道他要和那个妖精私奔?”


    “妖精?谁告诉你她是妖精?”我听他这么说箬茜,气不打一处来,抬手想揍他。


    他赶紧求饶,快着嘴为自己辩解:“大家都这么说,说安大神医被青楼里的狐狸精迷了心窍了,还说他早晚会因为这个女人……”


    “住口!”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斥责他闭嘴,“安大哥和箬茜他们……”我很想告诉他安大哥和箬茜不是像人们说的那样不堪,想想还是算了,我能讲给他一个人,又如何能堵住悠悠众口呢,只能缓了口气,对他说:“不要听那些闲言碎语。”


    他有点不放心我,又凑上来问:“姐,你没事吧,你别生气啊……”


    我摇摇头,示意他没事,他也是知趣,见我情绪低落,便关门出去了。


    趴在窗口对着初浅一院子争奇斗艳的梅花发呆,想着曾是少年的安子亦抱着小小的我从这个院子里出去见师父,想着他和初浅带着我在这里嬉戏玩闹,而今他已不再是无忧无虑的浪子,而我,也不再是那个连一把大竹伞都撑不动的小姑娘了。


    我想着安子亦和箬茜的事情,暗暗苦笑自己昨日竟然还在为别离之苦泪流满面,不想别离之后的重聚真的太快了,快的让人难过。


    在那里呆了一整天,踩着夕阳的斜影慢慢走回小院。


    院落空寂,我一个人推开门,站在那里,突然有点找不清方向,我站了很久很久,直到师父回来,把我拎回房间,我才发现身子已经被冷硬的北风吹的僵了。


    我看见他,眼泪就掉下来,“师父,安大哥他……”


    他把我放在火炉边,在我肩上搭了一条厚厚的素绒毯,然后坐在我身侧,让我靠着他。他的身体依旧清冷,我被他环抱着,却暖了很多。


    他低低的声音说:“安子亦正跪在安家的香堂思过,箬茜暂时安置在一个客栈,不得入安府。”


    “师父,你想想办法吧,你这么聪明,真的不能帮帮他们吗?”


    很长很长时间的沉默,他慢慢的说:“落儿,师父若是真的像你说的那么有本事,怎么会到现在,连你家人的旧案都查不清楚?”


    他的声音虽然依旧干净低沉,却已经比之前染上了一些风霜,我知道,安子亦说的对,师父也是人,他也会累,也会痛,也会有做不到的事情。


    “师父,对不起……”


    他又轻轻蹭了蹭我的头:“是师父的错,浑浑噩噩这许多年,却做得多为无用事,没帮上子亦,更连落儿最在乎的家事都没有查清楚。”


    “师父你怎么了……”我突然觉得他今日似乎话比平日多了些,而内容都有些沉重,平日里,他很少会提及我的家人。


    “师父有些话早就该对你说,可能是我懦弱,一直等到现在,今日既然提起了,便也不再瞒你”


    我听不懂,他竟说自己懦弱,实在是无法理解。我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


    他慢慢的说:“这么多年,我把你放在身边,不许你提起过去和家人,你可曾恨过我?”


    恨?我有点愣,也许一开始恨过吧,我想起自己当年拼了小命想要离开他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傻傻的对他说:“我知道师父是为了我好。”


    “不,是我有私心。”他环抱我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一些,“这么多年,要你隐姓埋名没错,可是你的家人……并非毫无线索,只是我想,如果我查到你家人的消息,你是不是……就会离开我了。”


    我有些没反应过来,抬起头怔怔的看着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也会有这样的想法,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师父……”


    他躲开了我的眼睛,手上却丝毫没有松开。


    这是我第一次在他眼里看见一丝愧疚,我以为这样的情绪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他的脸上。


    我好像一下子有无数的话想问他,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犹豫了好久,慢吞吞的问了一个问题:“所以,我的家人,有可能还活着吗?”


    他轻轻的摇摇头,“没有可能。”


    我早知道是这样的答案,苦笑自己太天真,缩了缩身子,他下意识的又收紧了怀抱,好像生怕我会飞走了。


    我看着他这样的举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奇怪的感觉,脱口而出:“所以,师父都对我隐瞒了什么?”


    他的眉头一下子皱的紧紧的,低头看着我,我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过分了,可是话出口就已经收不回来了,只好低头不语。


    他沉默了一会儿,放开了手,把我身上的毯子搭好,然后起身离了火炉。


    我坐在那里,盯着炉中的火,又转去看他起身的背影,脑子乱作一团。


    他在窗口站了很久,外面在下雪,却比不上他半分清濯,我看着他的背影,听他低冷的声音轻轻的说话。


    “我曾经查到一条线索,当我想继续查下去的时候,心里却犹豫了,我害怕若你知道真相,心里那份不经世事的纯净,便不复存在了。”


    我缩在毯子里默默地流泪,他继续说:“我一直以为,真相对于你不过是一种寄托,比起现实给你带来的苦,我宁愿你什么都不知道,一直做个孩子,我甚至希望你一直都这样无忧无虑的在我身边……”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言语中是难掩的愁绪,“是师父自私了。”


    “师父……”


    “落儿,无论是因为初家的名籍还是因为你是季家的女儿,你都有权利知道真相,所以,给师父一点时间,师父会让当年的事情水落石出的。”


    他高大的背影微微摇晃了一下,似乎想转过来看我,又收住了,然后低低的声音说:“可以……原谅师父吗?”


    我缩在那里泣不成声。


    他一直那样站着,不动,也不说话,像一棵挺拔清冷的竹。直到我哭的累了,剩下干巴巴的抽泣声,他才回过身来,轻轻的说:“对不起。”


    我抬眼看着他,他面容依然沉静,和我记忆里那个站在雨中俊逸出尘的少年别无二致,可是他的眼神里已经比当初多了一些难以掩饰的复杂东西,我知道,都是因为我。


    我在这样的他面前,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