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五十九章 洛鸿影的猜测

第五十九章 洛鸿影的猜测

    

    我赶紧扶住初浅,问小七到底怎么回事,奶娘也急匆匆的跑上来,跪在地上如鸡夲碎米般的磕头,“奴才有罪,没能照顾好小少爷,请王妃责罚。”


    初浅已经有点说不出话了,我让奶娘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那面貌温顺的妇人似乎也吓坏了,结结巴巴的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她今天抱着简儿在花园里看花,无意间被花上的刺割伤了手指,回房间处理一下伤口的功夫,一眼没照顾到,简儿就不见了。


    她以为简儿一个人在花园里跟她捉迷藏玩,于是在花园里找了一大圈。启彦的生活素来清谨,王府的花园也不是很大,她把花园都翻遍了也没有看到简儿的影子,心里就有点慌了。又问遍了周围所有的仆从有没有看到小少爷,奶娘彻底慌了,赶紧告诉所有的人一起去找小少爷,结果所有的人把王府上上下下翻了个底朝天都没人看见简儿。


    启彦和初浅都不在府里,奶娘不敢耽搁,又不敢打扰王爷的大事,只能跑来初府寻初浅。


    初浅听到这,手已经冰凉冰凉的,声音也微微发抖,“怎么办,简儿他去哪了……他还那么小……”


    我抓紧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其实我心里也在打鼓,但是现在初浅完全乱了阵脚,只能我来想事情。


    我问奶娘,“你和简儿一起在花园的时候有别的人在旁边吗?”


    她哆哆嗦嗦的摇头,“没……没注意啊。”


    我使劲缓住气,“你再好好想想,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哭的如丧考妣,“真的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这女人已经完全慌神了,问她也是问不出什么来,我拉起初浅,“走,我们去找师父。”


    初浅满眼都是泪水,“落儿,我都不知道启彦和师父他们在什么地方,他们谈那些大事从来都不让外人知道的。”


    “那……那安子亦总会知道吧。”


    初浅慌慌张张的说:“对,他一定知道,我们去找他。”


    小七赶紧说:“我去准备马车。”


    我急的紧了,以我现在的身体实在无法轻身带着初浅到处走,只好边拉着初浅往外跑边对他喊:“备一匹马!”


    小七很靠谱,等我和初浅跑到门口,他已经牵了一匹马在那里等,我翻身上马,把初浅拉上来,她这样的大家闺秀可能是从来没骑过马的,明显是在害怕,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使劲缓了一口气,“抓紧我。”


    她抓紧我的腰,我使劲全身的力气夹紧马背,“驾!”


    可能是我太用力了,这马被我催的哆嗦了一下,然后抬起前蹄嘶鸣一声,飞快的蹿了出去。初浅低呼一声,使劲抓紧我。


    我把马催的快要飞起来了,没一会就到了安子亦的府上,我跳下马冲到门口,门童告诉我安子亦带着箬茜一起出门了,好像是去山上拜祭求平安。


    我暗道一声倒霉,又赶紧回到马上。


    我这一去一回初浅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一直傻傻的坐在马上等我,我回身对她说:“安子亦不在府中,你还能想到谁能帮忙吗?”


    她闻言,刚刚平和一点的脸色一下子又愁云密布了,哭丧着脸说不知道,“我大哥二哥和启彦都在一起,安子亦又不在,我真的不知道谁还能帮帮我了。”


    我也有点发愁了,能帮上忙的人都扎堆的躲起来了,怎么就这么凑巧,今天简儿偏偏就不见了呢。


    初浅已经泣不成声了,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催马,不像刚才那样着急了,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她哭的伤心极了,“简儿还那么小,若是落在坏人手里,一定会害怕的……落儿,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


    我只能强装镇定,“若是有人绑架简儿,一定会主动找你们要钱或者提条件,所以简儿如果真出了事,一定会有人主动来给你传信的。别……别着急,我们等等,说不定是简儿自偷偷跑出去玩了呢,等一会儿你回府就看见他在家里等你了。”


    我胡乱说了一些话,虚伪的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了,可是我也实在是没有别的主意了,我师父不在我就是一个废物,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我只好对初浅说:“要不然我们回王府看看,说不定有线索了呢。”


    初浅泪眼婆娑的点头,事到如今她也只能愿意去相信我说的那些天真的话,心里抱着一丝希望,希望看到简儿在府里等她。


    “驾!驾”


    我加快马的速度,又冲回王府,门口正有两个家丁在转圈,看见我和初浅,赶紧跑过来,问:“王妃,您可回来了,小少爷找到没有啊?”


    “他……没回来?”


    “没有啊,我们都盼着您带小少爷回来呢,怎么,您也没找到?小少爷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我感觉到初浅扶着我后腰的手抓的紧紧的,明显是心里又揪了起来,看来我们俩的一点点希望还是破灭了。


    我对她说:“你回府等着,我去给你想办法。”


    她已经完全慌神了,糊里糊涂的点点头,几个仆人赶紧扶她下马,她走了几步路险些摔倒在台阶上,我看着心疼,对她说:“放心吧,安心等着。”


    我心里完全没有一点着落,只是不想她担心所以才这么说的,按平日里的习惯,师父该是日头将西的时候才会回来,现在还不到中午,我真担心简儿那么幼小,从小娇生惯养又没经历过什么波折,等启彦和师父他们出手的时候,简儿会不会已经出事了,就算他不是落在坏人手里,自己在外面走丢了也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我下了马,拉着它走在街上,也不敢大张旗鼓的问人家有没有见过一个小男孩,万一景王的儿子失踪的消息传了出去,说不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用眼睛扫着过往的人群,觉得每一个都像是坏人,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真是没用,跟着师父这么久了,居然一点本事都学不到,遇到事情,除了说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宽慰话来骗初浅,就再也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办法了。


    我绞尽脑汁的琢磨着,突然听见头顶上有人叫我,“易落!”


    我循声抬头看去,路边酒楼的二楼窗子上探出一个头,正对着我笑,“易落,我们又见面了。”


    我一看,是洛鸿影,我想着他身边那个凶神恶煞的翎将军,有点抵触,而且我现在也实在是没有心情和他攀谈什么,于是对他笑了一下,打算继续走自己的路。


    结果眼前一闪,他竟从楼上飞身下来,落在我面前,笑了笑,“怎么,易落姑娘现在躲着我啊,我身上有什么臭味吗?”他还假模假样的闻了两下。


    我低头道洛王子安,他赶紧拦着我,“大庭广众,就别这么折煞我了,再说你和我不必拘礼的。”


    我点点头,还是没有心思和他交谈,敷衍了事的笑了笑,抬腿欲走。


    他拦着我,“你今天怎么了,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怎么看着不太高兴啊,对了,初先生怎么没和你一起?”


    我无心理他,摇摇头,有点失神。


    他却像是较劲一样不让我走,“你忘了,我手下有很多人的,你遇到什么事情告诉我,我都能帮你解决。”他又顿了顿,“当然,如果是你师父欺负你了,我可打不过他。”


    我突然意识到,对啊,他是王子啊,他有钱有权利,而且不是中土之人,那些烦扰的党争怎么样也牵记不到他的身上,现在让他帮我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我想了想,对他说了事情的大概,然后补充道,“现在能帮我的人都不在,洛王子若是能帮忙,易落感激不尽。”


    他的眼睛闪了闪,笑了,“这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景王爷的儿子丢了,很有可能是与他有争端的人下的手,不过你又说没有人看见简儿,这就奇怪了,一个孩子,不可能从王府里飞出去,除非……王府内部有奸细,他想了办法把简儿藏起来了。”


    “……藏起来了?你的意思是说简儿其实还在王府,只是被人藏起来了吗?”


    他点点头,“我现在只能想到这些,你想,简儿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也不可能装在口袋里就带走了,想躲过那么多人的眼睛把简儿带走,也不是一件易事。”


    “所以你觉得他可能还在府里?”


    他点点头,“让大家都觉得孩子已经不在府里了,注意力转移到外面的时候,其实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很有可能……”他的眉头皱了一下,“贼喊捉贼。”


    “你是说……奶娘?”


    他抿了一下嘴唇,“我也只是猜测,但是现在你给我说的这些线索,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


    我突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好像这个说法真的行得通,最接近简儿的人,就是奶娘了。”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