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五十七章 锡戎王子

第五十七章 锡戎王子

    

    他对我笑了笑,“好看就多看一会儿。”


    我听得有点呆,他现在居然这么自然的应付我了,按照他之前的样子,难道不应该轻轻的扫我一眼,然后说“安分些”这样的话吗?


    不过我还是开心的,这样的他亲和又温柔,比之前那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我看着他眼中的微笑,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使劲儿瞪大了眼睛凑近他,“那徒儿可就不客气了。”


    他也没什么反应,一脸平平淡淡的拉着我的手继续走,我们又到了那个城外的河边,他似乎很喜欢这里,这些年我每次说要出来散步,他就会带我来这里。


    晚上天凉,城外更是空旷少人,我拉着他的手很想蹦蹦跳跳,但是似乎没什么力气,也是难得我这么安静的走路,突然觉得做大家闺秀温文尔雅的样子也是挺好的。


    今晚的河边没有河灯,只有一些顺水漂流的落叶,花自飘零水自流。我看着这些略有凄凉的景致,却丝毫影响不了心情,似乎现在只要有师父陪着我,我就是这世间最幸福的人了。


    弯月慢慢出来映着水面,我仰头看着,师父从背后伸出手抱住我,我心里偷偷的美着,可是表面上还是要矜持一些,微低着头不敢说话。


    他在我耳边轻声说:“等我们老了,每天都陪你看月亮。”


    我有点害羞,他这是要和我白头偕老吗?我以为只有我这样的傻瓜才会胡思乱想,原来像他这样的人,也会偶尔想象一下自己年迈之后的样子啊。


    “师父陪着我,看什么都是好的。”我说完,自己也觉得有点肉麻,脸微微的烧着,可是此时此刻,这就是我的肺腑之言,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无论是历遍秀美河山,还是蹲在路边看一棵枯萎的野草,都是一样的美好,那样的心情与景色无关,只要身边的人是对的就好。


    我听见他轻笑的声音,他均匀的鼻息喷在我的耳侧,我的发梢微微摇晃着,抚着我的脸,我觉得脸上更烫了。


    “师父,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这样和我相处的日子像是做梦一样,好像一不留神,我就会失去他。


    他没说话,抱着我的手臂收紧了一些。


    我有点难过,虽说世事难料,也许明天就会有无数个让我们不得不分开的理由出现,但是我还是希望他对我说“会的,师父会永远都和落儿在一起的”。哪怕是骗我,我也心甘情愿的被他骗,不过,他似乎不太擅长用花言巧语来骗我,他给我的承诺,必定是他能够做到的。


    我们都没再说话,过了好久,他把我的身子转过去面对他,低头轻轻的吻住我。


    他的吻比以往更温柔而痴缠,似有无穷无尽要的话要对我说,我闭着眼睛,靠在他怀里,脑子里竟然再没有白天时那些烦心的事情,此时的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和他在一起,那些痴执和负累的事,让它们暂时都抛在脑后吧。


    以后的几天里,师父果然还是忙了起来,我一个人在家,安大哥每日都送药膳来给我,陪我聊聊天,也都是一下逗我开心的话,我问起师父的事,他总是含含糊糊的带过,被我问急了,就说小孩子不要管那么多。


    师父也从来不告诉他最近具体在做些什么事情,不过每天晚膳之后,他都多了一项陪我散步的活计。


    他还是安安静静的不喜吵闹,每天都是在那个小河边,和我说说话,有的时候是讲一些我没听过的典故,有的时候也会说一些温暖的话。


    我沉浸在这样的日子里,偶尔觉得幸福,偶尔又觉得空寂,有的时候,看到他在书案后面眉头微锁,反反复复的推演着一些事情,也会觉得心疼。


    可是他依然不会让我参与任何事情,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身体养好,读一些他给我的书。


    半月有余,我的身体基本好了很多,晨起也能和师父一起练功了,不过练不了几套剑法还会回流虚汗。


    又过了几日,我听说四皇子的最为看重的一个大人出事了,我知道是他做的,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惆怅。我依然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小院里,看看书,写写诗,泡泡茶,偶尔去初浅的小院里坐坐,过着大家闺秀一样的日子。


    我现在就希望启彦能够早点登基,这样就再也没有人来打扰师父的生活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天真了,不过这样平静的日子在我有了这个念头的第二天就被打破了。


    那日师父照常带我去散步,我身体好多了,一个人跑在前面,把他甩下,他就这么不远不近的跟着我,脸上挂着微笑。


    我走着走着,突然有个人叫我,“易落姑娘?”


    我循声一望,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在我身侧不远处出现。大气高贵的样子让人看一眼就觉得不是寻常人家的公子。


    “影翃?”我立刻认出了他,半年不见,他比上一次看起来又精神了很多,而且这次不是布衣打扮,而是玉冠绣袍,一派贵族公子的样子。


    他露出灿烂的笑容,比以前更好看了,“还真的是易落姑娘,半年不见,你好像长高了。”


    我对他这个打招呼的方式难以理解,许久不见,竟然说长高了,这样的词好像应该用在小孩子身上吧。


    我乐呵呵的回头喊,“师父你看,是影翃。”


    师父不急不缓的走过来,微微对他点头,“洛王子。”


    影翃一笑,对师父施了一个拱手礼,“还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先生。”


    我想起师父说过,他叫洛鸿影,听师父刚才的意思,他现在应该已经是锡戎的王子了,看来我想和皇亲国戚套近乎的梦想已经实现了。


    我对他笑,“你真的叫洛鸿影啊。”


    他点点头,“如假包换。”


    我朝他做了个鬼脸,“那你之前说自己叫影翃,就是骗我们的喽,堂堂锡戎王子,居然是个骗子。”


    他身旁跟了好几个随从,我这句话一出口,一个满脸严肃的高大男人立刻握紧了刀吼道:“放肆,王子何等尊贵,尔等竟出言不逊,该死!”


    我看了他一眼,长得还挺凶的。


    洛鸿影对身侧的人摆摆手,“翎将军,有初先生在,你的刀还是收一收吧。”


    那人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我师父,眼神带了点犹疑,许是在想这么瘦的一个家伙会不会如王子说的那么厉害,不过不知道他是相信了王子的话还是被我师父不入凡俗的气场震到,轻轻的把刀放回了腰间。


    洛鸿影笑了笑:“我欺骗二位在先,的确是我的不是,不过当时是情势所迫,我游学在外,轻装简行,隐瞒自己的身份,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他说着,走近了我一步,“为表歉意,我请你去万居阁坐坐如何。”


    万居阁的吃的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我偷偷咽了咽口水,心道这个家伙还真是懂我。


    我转眼看向师父,他没什么表情。我刚要说话,突然身后一道寒光闪过,我暗道不好,不过那人出手很快,速度完全在我之上,我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我好像看见洛鸿影和师父同时出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撞在了师父怀里,他伸出两根满是伤疤的长指,夹住了刺我的刀,我偏头一看,居然又是那个翎将军。


    师父的手指轻轻一动,我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翎将军的刀就脱手飞出去了几丈远,插在旁边的一棵树上。


    我看的目瞪口呆,我这个妖怪一样的师父,到底藏了多深的功力啊,明明天凉了之后他的身体明显的虚弱下去了,单是这样,还能面不改色的用两根手指下了一个将军的刀?那个将军看起来也是身经百战十分厉害,难怪洛鸿影会说,有初先生在,刀还是收一收吧。


    也不知道他怎么会那么了解我师父,可能他们高手之间都是可以摸透对方的一些事情的吧。


    等我从刚才师父给我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翎将军已经被洛鸿影一掌拍在地上,看得出洛鸿影的功夫也不差。这位将军也是有趣,嘴角流着血,竟还在恶狠狠的瞪着我,“对王子不敬就是该死。”


    我看看洛鸿影,苦笑道:“你的将是还真是忠心呢。”


    他着人把那个还在挣扎着想要来打我的将军拖下去了,扶额道:“翎将军跟着我好多年了,忠心耿耿,只是有的时候太死脑筋了,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对他笑,“我哪有那么胆小。”


    他又转向我师父,“初先生的武艺果然深不可测,鸿影佩服。”


    师父淡淡的点了点头,我觉得他对洛鸿影的态度似乎没有上次见面的时候好了。


    洛鸿影又说:“走吧,我请二位坐一坐,一是为我上次隐瞒身份的无礼赔罪,二是我有些问题想向先生讨教。”


    我有点高兴,差点问他吃什么,却听我身后的人清冷的声音,“不必了。”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