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五十五章 纠结

第五十五章 纠结

    

    “师父,我好像很久没有给你泡过茶了。”


    他垂眸看了我一眼,用长指轻轻点我的头,“是啊,都快忘了什么味道了。”


    他的语气有点可怜,倒好像是一个被我抛弃了的孩子。


    我张嘴去咬他的手指,算作对这个可怜的被抛弃孩子的安慰,他看我这幅德行还不老实,叹了口气,展臂把我收进怀中,我靠着他,使劲表现着我温柔乖巧的一面,“师父,以后落儿每天都给你沏茶,陪你抚琴,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师父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了嘛。”


    他低头看了我一眼,没做声。


    我又使劲在他怀里蹭了蹭,“师父,你就原谅我吧。”


    就算是师父,也是扛不住甜言蜜语的,他听我撒娇,终是软下了语气,“你没事就好。”


    我靠在他怀里,心里感慨良多。他为了我,真的改变了主意,答应帮启彦夺位,其实我是没想到的。


    他说为了我改变一些事情,似乎比我想象的事情要更重要一些,我的师父,他的心里,好像真的有我。


    我想着,忍不住偷偷的笑,自然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不过他没问我,只是抱着我的手臂收得紧了一些,轻轻的说:“又瘦了。”


    “那我要吃好吃的。”我继续对他撒娇。


    其实我也纳闷,自己明明已经可以当成猪来养了,竟然还是骨瘦如柴,应该是最近事情太多了吧。我仰着脸对他笑笑,却真的没什么力气,说了几句话都觉得气息不稳,也不知道最近事怎么了,伤病一个接着一个的来,身体也总是提不起精神,不然也不会一低头就掉到水里去。


    他“嗯”了一声,抬手握住了我的手腕,刚舒展的眉又皱了起来,问我:“头疼吗?”


    我老老实实的答:“有点疼,还有点晕。”


    他把我放下来,“睡一会儿,什么都别想。”


    我拉着他的手不乐意,“可是我才刚醒没多久啊。”


    他的眼神一沉,“你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吗?”


    我赶紧闭上眼睛,要说话不算数也不能这么快啊,怎么着也得明天再不听话。


    他掖好我的被子,起身出去了。我偷偷睁眼看着外面,可是没一会儿,好像真的有些累了,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


    我做了好多乱七八糟的梦,梦到初浅突然变成了吃人的妖怪,梦到安子亦和箬茜姐姐最终还是没能在一起,梦到我儿时的家,那落英纷飞的树,美丽的院子,我爹笑着把我举过头顶,我娘端着我喜欢吃的点心唤我,我馋的快流口水了,想跑过去,娘却突然转身走了,再一回头,爹也不见了,整个院子就剩下我一个人,和那棵漂亮的树。


    我使劲的喊着,“爹,娘……你们别丢下我……”


    我正喊着,突然感觉有人拉我的手,一看竟是师父,他目露凶光,好像要把我关起来不能出门,我吓了一跳,又使劲讨饶,“师父,你饶了我吧……”


    我的头越来越疼,突然又觉得手腕一麻,猛地睁开了眼睛。


    安大哥正坐在我床边,捏着我的手腕,而且如果我感觉的不错的话,刚才那一麻应该是他偷偷掐了我。


    他笑着看我,“怎么了,什么师父饶了你?”他笑的很猥琐,肯定是以为我梦到了师父就是在做春梦。


    “没……没什么,我梦到师父又不让我出门,要把我关起来。”我赶紧解释。


    不过他显然不相信的样子,脸上的笑还是很坏,“小丫头,说谎可不好。”


    我的脸一定又红了,“没有,我说的是真的……对了,箬茜姐姐怎么样了?”我看他一直揪着我的梦不放,赶紧换了个别的话题。


    他的坏笑变成了苦笑,“她还好,心情好了一些,我在给她调理身体。丫头,安大哥要谢谢你,你救了箬茜,就是救了我的命。”


    “都是我带她出去才惹了这么多麻烦的,你还谢我……”


    他摇摇头,“麻烦一直都在,但是箬茜有你陪着的时候,她真的开心了很多,昨日她对我说,若是这些日子没有你陪着,她可能都熬不下去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就傻笑了一下,“我愿意陪着箬茜姐姐可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安大哥你太自作多情了。”


    安子亦的眼睛里全是无奈,“你怎么跟你师父一个德行,对人好也不会好好说话,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对他傻笑了一下,他又说:“不过,你的身体也不比箬茜好到哪去,丫头,心事不要总是藏着,郁积的心事可比皮肉之苦要伤身百倍。”


    我的身体和箬茜一样糟糕,不会吧,好歹我也是有功夫底子的,怎么会和一个柔弱女子一样呢。


    我有点不服气,“安大哥,不会吧,我觉得我身体挺好的啊。”


    他扶额,“挺好的?那你起来走走看。”


    我有点着急,撑着床想坐起来,可是刚一起身就觉得脑袋里有一块大石头压着,沉得厉害,挣扎了一下还是起不来。


    我也懵了,看着他:“安大哥我怎么了?”


    他笑了笑,带着一点惭愧的样子,“本来你背上的伤就很严重,你当时留了很多血,血气亏得厉害,结果又被我推了一把……”他犹豫了一下,满眼都是歉意,“而且你前几日掉到水池里,那些没愈合的伤口一下子又感染了,加上你心情一直不太好,这些东西积在一起,对你的伤害很大。”


    “我没有心情不好啊,我一直都挺开心的。”


    他白了我一眼,“你师父答应了要帮启彦夺位,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是因为你一个小丫头片子,你心里会不装着事吗?”


    我被他说中了心里所想,只好点点头,还狡辩到:“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可能是因为我见识的太少了,所以一遇到事情就会心里不舒服。”


    “丫头,其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安子亦眉眼间带了一丝小小的狡黠,那样子好像能把我看透似的,“你是不是觉得初浅有点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一惊:“安大哥何出此言?”


    他笑了笑,“以前的初浅,是不会这样为难你,让你去劝初澈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的。”


    我听着,觉得好像也有道理,可是我还是不愿意相信初浅正在离我们越来越远,“安大哥,可能初浅她是太着急了,所以才会……”


    他打断我,笑了笑,“你说的也有道理,毕竟我着急的时候也失手伤了你。害得你现在连床都起不来。”


    我觉得他说的有点严重,我哪有那么娇气啊,可是现在身体真的很不争气,就是爬不起来,我又挣扎了几下都失败了。


    “我师父呢?”我突然发现安子亦在这里坐了半天,可是没见师父的影子。


    他叹了口气,“这可都是你自己找的,他去启彦府上了,怎么样,非要让你师父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上,现在好了,他都不回家了,把你扔给我照顾。”


    “可是我不能不帮初浅,她照顾了我这么多年,就算她慢慢比以前变了些性情,她依然是那个陪我玩闹说笑的初浅,就算为了简儿和夕儿,我也要帮她啊。”


    他扫了我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要帮她,就把自己的师父往火坑里推?”


    我被他说愣了,明明知道师父不愿意涉及党政夺嫡之类的事情,却非要他去参与,安大哥说的对,我心疼初浅,可是我却反过来去让师父帮忙。我为了满足自己的怜悯之心,而让师父去奔波,自己还以为做了多大一件功德,现在想来,好像真的是过分了。


    我有点不知所措,“安大哥,我是不是做错了……”


    他抻了个懒腰,“算了,你师父都不介意,我又急个什么劲儿呢。放心吧,这些事在你师父眼里都不是事儿,他既然答应你了,就会处理好的。”


    我知道他是故意宽慰我,就算师父本事再大,夺位也不可能事他口中那么轻描淡写的小事,除非师父自己是皇帝,拟一道圣旨传位给启彦。


    我越想越纠结,不过,我还是愿意相信,初浅不会变的,她依旧是那个明媚优雅的女子,是那个宠着我,疼爱我的浅儿姐姐。


    安子亦反反复复的叮嘱我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应着,心里却依旧焦灼难耐。


    师父一心想让我远离这些纷扰,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可是他忘了,我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便是带着纷扰而来,世间太多愁绪,是我浅薄的言辞不堪负载的,我只能忍耐,日子久了,倒也越来越淡。


    可是我依然是容易不安容易害怕的孩子,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心里总是复杂而无助。


    这样浅薄经不住困苦的性子,许是待以后慢慢磨砺便能沉稳一些了吧,连师父那样的人,不也是负了两次解毒之痛才能收敛心神,才成了如今这般波澜不惊吗?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