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四十五章 太不要脸了

第四十五章 太不要脸了

    

    初浅走进去,师父竟随手关上了门,显然他们谈的内容我是不可以听的。


    初浅走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想是师父又拒绝了她。


    我看着她的背影,似乎清减了一些。


    她在门口正好撞上了初清大哥,竟只是点了个头,连招呼都没打便走了。我有些意外,她到底怎么了。


    初清大哥进了院子,看到我,笑了笑,“落姑娘恢复的不错。”


    我对他施了一礼,他伸手拦着我,“身上有伤就别那么多规矩了。”又问我,“初澈在屋中?”


    我点点头,心道今天找师父的人还真多,还好他性子淡漠,要是个喜欢热闹的人,这小院定是门庭若市了。


    初清大哥也没有多说什么,进到房间里去了。自从赵锦絮死了,我每次见到初清大哥都觉得有些心里不安,虽然赵丞相自作自受,赵锦絮也是自杀,我却总觉得赵家的事情是我惹出来的。


    我心里有些烦,胡乱的四处看着。夕阳沉落,黛色远山,美得不太真实,像极了儿时胡乱涂抹的墨彩。想着那时无忧无虑的日子,心里竟然有点酸,情乱世迁,果然不是某个人可以控制的。


    不知不觉竟在院中的石凳上睡着了,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抱我,那清瘦的骨骼让我在睡梦中也能立刻知道是谁,懒得睁眼,就继续安安心心的继续闭眼迷糊着,有他在,我好像什么都不怕。


    我感觉到自己被人放在榻上,紧接着额头微微湿腻了一下,我知道是他,心里竟莫名其妙的欢喜,然后暗骂自己是个花痴。


    我听到他的声音,“落儿,你脸红了。”


    我无地自容,只好睁开一条小缝,他正看着我。我用被子捂住脸不敢看他,他轻轻的说用手把被子拉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探出头来看他,“什么事啊?”


    他皱了皱眉,“你可记得,我们曾经遇见一个自称影翃的人。”


    我想了想,想起那把贵的吓人的扇子,脑海中闪过那张端正漂亮的少年面孔,于是说记得。


    “他叫洛鸿影,锡戎贵胄。”


    锡戎……贵胄?他竟是贵族皇亲?这样一想,他那日谈吐不俗出手大方就合理了些。


    我翻着眼睛想了半天,又看了看师父,笑了“能和师父搭上话的人,果然不是一般人。”


    他伸手替我掖了掖被角,浅浅的笑了一下,“你什么时候也这么虚伪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上次就觉得他不像是一般人家的孩子,生的俊俏,气质修养也都很好,而且他和师父说的话我都听不懂,所以我觉得他应该挺出众的。”其实我不好意思说,我觉得他厉害主要是因为我听不太懂他讲的话。


    师父点头,“洛鸿影的确胜于常人,可塑之才。”


    他说话的样子像极了一个老气横秋的教书先生,于是偷偷的笑,他拢了拢我额前的头发,压低身子凑上来,“不过他生的比我俊俏吗?”


    我立刻意识到不好,扯起被子遮头,捂在里面哼唧:“师父最俊俏了。”心道这个家伙居然也会吃醋,还会问这样的问题,真是越来越不像之前那个浮于云端的仙人了。


    他扯下我的被子,在我唇角轻轻啄了一下,低声说:“这才像话。”我的脸有点热。


    他抬起头,轻轻的说:“他很快会成为锡戎王子了。”


    我一下子从被子里钻出来,“王子?”


    “锡戎国王重病垂危,洛鸿影的父亲是国王的长子,就要继位了。”


    明明一副闲云野鹤的样子,却好像什么事请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连邻国要换国王了他都知道,莫非他还会算命卜卦吗?


    我胡思乱想着师父像街上那些江湖术士一样青衣小褂,举着招子拿着拂尘为人家看相批命的样子,不由得笑出声来。


    他看我傻笑就知道我又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捏捏我的脸问我笑什么。


    我自然不敢说实话,只好随便找个借口敷衍,“我在想影翃他……洛鸿影他当了王子,说不定以后也会做国王呢,我竟然认识一个国王,万一以后六皇子也当了皇帝,我就认识两个君王了,我简直太有面子了。”


    他看我孩子气的样子有点无奈,拍拍我的头,“贪心。”


    我拉着他的手,眼睛笑成一条缝,“其实落儿一点也不贪心,落儿认识了师父就够了,别的什么人都不重要的。”


    他的眸子闪了一下,旋即握紧了我的手,我的笑还没收,眯缝着眼睛傻傻的看他,他盯着我,久久不动,盯得我有点紧张,笑容也慢慢收了,小心翼翼的问:“师父……怎么了?”


    他握着我的手,又把另一只手覆上去,指尖难得的有一丝温度,然后他轻轻的说:“落儿,师父有你,也足够了。”


    我愣了,看着他漂亮淡然略带温柔的眸子,觉得自己已经完完全全的沦陷进去了。


    八年来,他虽寡言,对我说过的话也不少了,大部分时候是淡然无波冷言冷语,偶尔温柔一些也都是在我生病或者遇到危险的时候,而此时,他就坐在我旁边,紧紧的拉着我的手,不是俯视,不是命令,更没有让人害羞的接触,他端端正正的看着我,眼中是从未有过的深情,他在认真的告诉我,我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我的眼泪“吧嗒”一声落下来,他静静的看着我,清风朗月,容颜似月光皎洁。


    第二日醒来,发现日头已经升的老高,他竟未叫我起床读书,我心里有点甜,师父似乎对我越来越纵容了。


    我心里美滋滋的,梳洗干净,还特意给自己挽了一个百合髻,欢天喜地的跑出去找师父。


    上午的日头微暖着,他正在院中看书,映着深秋萧落的树竟不十分凄凉,他在石凳上安静的坐着,黄叶碎碎的铺了一地,绵延在他的身前身后,笼得他看起来有意思暖意。


    我拿了一件白色的披风,悄悄披在他清瘦的背上,他侧头看我,眉目清澈,好看的侧脸在阳光下闪着柔柔的光。


    我觉得自己的口水都要滴下来了,赶紧回过神来问他今天可不可以去安大哥家看箬茜姐姐。他点了点头,眼睛却并没有离开书,手下又翻了一页,轻道:“我陪你去。”


    我心里欢喜,在他身边蹦蹦跳跳,他抬了一只手拉住我,放下书,让我坐到他腿上,“伤还没好,安分些。”


    他这举动自然的要命,就像相伴多年的眷侣一样,我红了脸,又问:“那我是不是应该给箬茜姐姐带一个礼物啊。”


    他想也没想就答道:“随你。”


    “真的啊?那师父给我零花钱,我去买礼物。”


    他笑了笑,“我与你同去。”


    师父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好了,我高兴的不得了,脑袋一热,竟伸手抱上了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他显然有点意外,挑了一下眉,我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自己也傻了,天啊,我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做出这么不矜持的事情来,我呆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


    他看着我,眼里是似有似无的邪笑,轻轻的说:“落儿越来越懂师父的心思了。”


    我的脸一定比傍晚的霞光还要红,急忙用袖子遮着脸,跌跌撞撞的跑回房间。


    关上门,我觉得自己热的要死,拼命用手扇着风,还是很热,想起刚才那一幕,恨不得给自己打上一记训鞭,好好惩戒一下这个不知羞的臭丫头。


    我捂着脸在房间里转圈,越想越觉得刚才那一幕真是太丢人了,太不要脸了。


    看着镜子里满脸通红的女孩,我拼命瞪着她,“你是个姑娘家,怎么能不知道羞呢,你知道矜持两个字怎么写吗?一看见师父长得好看就丢了魂,你丢不丢人啊……”


    我对着镜子里的人胡说八道,觉得自己快要羞死了,嘴唇间还未来得及忘却他白皙精致的皮肤上那种冰凉光滑的触感,我下意识的舔了一下,觉得要疯掉了。


    过了一会,他来敲我的房门,应该是提醒我该出门了。


    我磨磨蹭蹭的去开房门,他的轮廓被阳光打在我身上,刚刚有点退烧的脸又滚烫起来,我低着头不看他,从他身边溜了出去。


    他知道我不好意思,也不说话,不紧不慢的在我后面走着。我偷眼看他,他也假装没看见,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让我在他的视线之内。


    街上很热闹,我根本不用担心被人群冲散了找不到他,因为街上的女子朝哪个方向看,他就一定在那里。


    难怪他平时极少出门,这种走在街上被人围观的感觉恐怕也不好吧。


    果然,过了一会,他又用斗篷上宽大的帽兜遮了半张脸,赶上了我。


    他遮着斗篷那样子像极了我初见他时,少年立于烟雨屋檐下,萧然出尘之姿,人间难得绝色。


    多年之后,他依然俊逸闲淡,哪怕街上熙来攘往,他也丝毫不会被影响,反而对比之下更显超世脱俗。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