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三十八章 九皇子的阴谋

第三十八章 九皇子的阴谋

    

    “景王爷是谁?”我问道。


    那人笑了,“您还不知道吧,六皇子剿灭叛军,护驾有功,被皇上封为景王了。”那人很有眼力,说完之后,又朝初浅施了大礼,“还未拜贺景王妃。”


    我打心眼里替她高兴,启彦熬了许多年,终于也有了一些声势,从一个连封号和实权都没有的六皇子,成了景王。而初浅,也不再是那个别人口中的最不受宠的六皇子的女人了,她终于成了堂堂正正的王妃。


    我欢喜着,刚才的警惕就松懈了许多,初浅也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冲昏了头,于是我们俩随着那人进了院中,简儿一直扯着我的裙摆不松手,奶妈抱着夕儿也跟在后面。


    刚进院,就听身后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我刚刚放松的心瞬间揪紧了,猛的回头,发现院门被人死死的守住了,紧接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两队人,手里都拿着兵刃。


    我赶紧想护住初浅和孩子们,怎奈初浅奶娘加上两个孩子都没有丝毫的武功,我一个人又没有兵刃,如何保护的了他们四个。


    我转身寻找那个一直跟着我们的随从,竟看见他站在那群人的最后面,依然面无表情,但是明显和我们不是一伙的。


    初浅低低的声音问我:“你一个人能打得过他们吗?”


    我苦笑一下,“一个人打退这么多,要是我师父肯定不在话下,我就……。”


    初浅有点急了,“你师父那么厉害,你怎么就不能学着点呢。”


    我叫苦,“你以为他那样的妖魔鬼怪的本事是我这种凡人能随便学来的吗,我要是那么厉害小的时候就不会挨他的打了。”


    初浅也苦笑一下,“既来之则安之,他们既然没有直接在路上杀掉我们,那么现在也不会直接动手,先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我想着,似乎也是这个道理,暗道初浅真不愧是初家的孩子,这样的情况下心智依然通透清明。


    这时,从屋中走出一个年轻的男人,身量不高,相貌还算周正,但是眼睛里闪着精光,一看就不好对付,看来引我们到此的人应该就是他了。


    那人假笑了一声,道:“六嫂,别来无恙啊。”


    我听到初浅咬牙切齿的回答,“多谢挂怀,安然无恙。”


    六嫂?那这个人应该也是皇子吧?


    我看向初浅,她轻轻的说:“九皇子。”


    果然,坐收渔翁之利的人现在就已经等不及了。我看着他们俩的对视都是一种随时可能爆炸的感觉,心里暗暗叫苦,这群人明明都是亲兄弟,怎么就这么喜欢打打杀杀呢。


    九皇子又笑了,那笑容比刚才还要虚伪,“小弟今天请六嫂来坐坐,顺便商量一些事情。”


    初浅轻轻说:“九皇子有什么话还是到朝堂上去说吧,我们这里都是妇孺之辈,您说的话我们也听不懂。”


    “六嫂太谦虚了,初家这样的书香门第出来的女儿,恐怕学识比我还要深呢,至于这位姑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该是二公子的徒弟吧,那就更知书达理了。”


    我听他说我知书达理,觉得有点惭愧,毕竟吃才是我最擅长的。


    他又说,“其实小弟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请六嫂在此安歇几日,小弟亲自去请六哥来接您,如何啊?”


    搞了半天,原来是想抓初浅做人质去和启彦谈条件。


    初浅冷笑一下,“做梦,我们死也不会留在这里的。”


    九皇子似乎有点不耐烦,“死了多不划算啊,再说了,你看看这两个孩子,这可都是我皇家的骨血。六嫂,你看我这里这么多人保护你,你就安安心心的歇着,咱们相安无事,如何?”


    初浅把吓哭的简儿抱起来,轻声安慰着,又对九皇子说:“这么多人,对付我们三个女人两个孩子,你还真是用心啊。”


    九皇子笑了笑,“没办法,落姑娘的武艺可是初澈的真传,人少了可挡不住她。”


    我听了抬举,很想偷偷笑一下,赶紧收住,冷眼看着他,初浅和我站在一起,瞪着那虚伪的人。


    九皇子的假笑收起来了,变成了凶恶,“六嫂,好言相劝你不听,那您可小心着点吧。”


    他说完,退后了一步,立刻又一大堆人冲上来。


    我看着他们,心里竟不是很乱,突然明白师父每天早上让我攻击他是什么意思,花拳绣腿练的再好,也不如招招致命的杀招管用。


    我让初浅和奶娘抱着孩子后退,抽出袖中和腰间的两把匕首甩出去,正中跑在最前面的两个人的颈嗓,二人倒在地上。我居然丝毫没觉得杀人有多可怕,飞身抽出他们俩个的佩刀,左击右挡和那群人打在一起。


    曾经,师父对我说,我不杀他,死的就是你。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杀人的时候没有一丝犹疑,那是因为有人需要你杀人才能活下来。在这样的关头,根本无法考虑人性善恶,只能拼命厮杀,每死掉一个人,自己活下来的机会才会多一分,想要保护的人才会更安全。


    我不知道这个九皇子从哪里变出来这么多人,打了很久,明明已经遍地哀嚎声了,却依然有人冲上来。


    我一边护着初浅她们,一边又要打杀,觉得自己手上没力气,出招也慢了些,好像快要支撑不住了。


    我远远的瞟到九皇子得意的笑容,心里有些不安。


    我暗暗的念叨着师父,却不防身后突然一刀砍上我的后背,那一刀真狠,我觉得我好像要被劈成两半了。


    我听到初浅撕心裂肺的喊我的名字,我疼的要死,也无力应她,只想要给砍我的人一刀,不想他竟闪身躲了,我恨得极了,抬刀继续挥,后背剧烈的疼着,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血把后背都染湿了,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手中的刀变得无比重,我再次抬起,却无法伤到他……


    突然,“噗”,是刀插进肉里的声音,我低头一看,我手中的刀正笔直的插进了那人的心脏,而我握着刀柄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只修长的满布着疤痕的手。


    “师父……”


    他伸左手扶住我,右手接过我手中的刀,轻松带起掌中气,凌厉的刀锋起落,所到之处的人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倒在地上。


    没人再敢靠近我们,剩下的那些人举着刀或者端着长矛远远的比划着,却再不敢上前。


    我听见大门被撞破的声音,紧接着又有很多人冲进来的脚步声,我看见启彦冲进来安慰他的妻子和儿女,我知道我们有救了。


    我抬眼看着他,他的额角又多了几道新的疤痕,可是眉目依然清濯,我说:“师父,你回来了,你又多了好多伤疤。”


    他皱了眉,把我抱起来,“管好你自己。”


    刚才被见到他的欣喜一激,把疼忘了,现在他这么一说,我才觉出后背真的好疼。龇牙咧嘴的对他哼唧:“师父,我疼……”


    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绕过嘈杂的人,转身抱着我离开。


    他直接冲进了安子亦的家,把桌边看书的安子亦差点撞翻了,我听见安子亦的声音,“六皇子不是说没事了吗,又怎么了这是?”


    师父把我放在安子亦的榻上,我趴在那里,感觉到后背的血还在往下流。余光看见安子亦慌手慌脚的找药,对师父说,“拿剪刀,得把她的衣服剪开。”


    师父接过药,冷冷的说,“你出去,我来。”


    “你?”安子亦愣了一下,瞬间明白过来,立刻出去了。


    我疼的喘气都发虚,心里盼着自己要是疼晕过去是不是就可以少受一点痛苦了。想着以前发烧都可以昏过去,怎么现在流这么多血还是清醒的,长大了真是不好。


    正想着,我听见自己的衣服“呲”一声被剪开,没几下,我的后背就都露在外面。事到如今,疼成这样子,我也顾不得什么羞耻,只盼着后背的伤能减轻一些。


    师父给我上的药不知道是什么,涂完之后更疼了,疼得我整个后背都麻了,汗水顺着下巴往下流。


    我哼哼唧唧的喊“师父,疼……疼死了……”


    他清清冷冷的声音难得的透出一丝焦急,“这是止血药,很快就好了,落儿听话。”


    我咬牙忍着,他又涂了一种药,这药抹上去清清凉凉的,刚才灼热的剧痛一下子轻了不少,我也稍微缓上了一口气。


    涂完药,要包扎伤口,我整个后背贯穿了那条长长的刀伤,必须用纱布把整个上半身都裹起来才好。可是我的衣服被剪破了,几乎上身赤裸,他把我扶起来包扎的时候我几乎羞得都快要把疼忘记了。


    他的眼神丝毫不乱,纱布一圈一圈的缠过我的身体,一直到最后,他都是稳稳的,然后,他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我身上,不敢用力,只让我轻轻靠在他怀里,低低的声音说:“落儿,师父来晚了。”


    我努力用自己唯一的一点力气抬眼看他,眼泪落下来,“师父,我好想你。”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