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二百六十二章 亲自安排

第二百六十二章 亲自安排

    

    逃了……


    我露出一丝笑容。


    绮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紧张的看着我,“娘娘,这可不是奴婢告诉您的,奴婢什么也不知道。”


    “我知道,这是我们的交易,我不会出卖你的。”


    “多谢娘娘。”


    我向她伸出手,“扶我去休息一下,实在是走不动了。”


    绮珊急忙紧着步子来扶我,帮我擦额头上的虚汗,“娘娘,您的身子如此,就不要过度忧思了。”


    我的目光有些飘,自己都不知道看的是哪里,轻轻的我对她说:“绮珊,你知道我为什么输给了洛寒桐?”


    “这……是陛下太过睿智?”


    “是我太不懂深思熟虑,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懂得隐忍了,以为自己的思虑已经足够了,甚至觉得我伪装的十分好,可是我要面对的人,那是洛寒桐,他是一个惯会带着虚伪面具的人,我在他面前,想的再多都不过分,我输了便输在我太浅薄,低估了他。”


    绮珊低着头不说话,她是洛寒桐的人,她知道我说的没错,洛寒桐这个人,看似放荡形骸,实则深不可测,最可怕的是,他总会有本事让人忽略他心里的阴谋,让人放松警惕,然后掉进他的圈套。


    我看着绮珊的手指头绞在一起,心下苦涩着,恐怕,就算是如今我们之间的这些话,也不会逃过洛寒桐的耳朵,可能从一开始,我以为隐秘的事情,包括月儿,包括冬叶,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下的。


    那么绮珊对我说的话,也是同样不可信的吧。


    我看着她拘谨的脸,几乎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答案,没想到绮珊突然凑过来,俯身在我耳边悄悄的说:“娘娘,绮珊没有骗你,朵大人真的逃了。”


    我心下一惊,抬头看着她,她说完这句话,迅速起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眼中的神色与刚才无异。


    这句话,是洛寒桐安排好的,还是她真的发自内心的可怜我?我现在已经被洛寒桐骗的神经兮兮,不敢再相信任何人了。


    绮珊带着微笑看我,“娘娘,陛下深谋远虑,您这样和陛下对立下去,受伤的永远都是您自己啊。”


    “你不必劝我,你知道的,就算我表面上答应,心里也必定不会答应,不要浪费唇舌了,下去吧。”


    绮珊叹了口气,“娘娘好好休息吧,有事唤奴婢就好。”然后悄悄的转身出去了。


    我靠在软枕上,好像失了魂魄一般发呆。


    如今,朵荞和无人醒都已经不在了,宫中再也无人能让我与外面有联系,我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牢笼中的困兽,唯一不同的是,困住我的牢笼是精致的雕花门窗,而困在笼中的我也不是一只野兽。


    我该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呢?就算绮珊说的是真的,朵大人真的逃走了,那么下月初二,他和洛东亭还会杀进宫来吗?朝局所向,洛寒桐已经心知肚明,他们还有打进来的本事吗?


    死刑犯的尸体丢了两具,是朵荞和无人醒吗?那师父的呢?


    师父那样一个人,死后真的就和别的死囚一样,被丢在肮脏阴晦的乱坟岗,任野兽撕咬他的躯体吗?


    看着窗外夏日的繁花盛景,果然,王室精心布置的小院,比那初府的院落纷繁旖旎了太多,只窗口小观一隅,都是眼花缭乱的。


    我若是能如雀鸟般顺着窗口飞了,那该有多好。


    只可惜我现在头重脚轻身子虚乏,当年最引以为傲的轻功也几乎废了,恐怕现在随随便便拉来两个侍卫我都敌不过的,真是可惜了师父费尽心力的教我。


    我歇了一会儿,爬下床,踉跄着搬了把椅子坐在窗口,想让这夏日明媚的风景驱一驱心中的阴霾,阳光照到外面葱茏的花上,在我眼里却丝毫没有光彩。


    到底是有阳光的地方温暖些,我身上寒意退了,觉得舒服一些,循着一个能晒到太阳的地方,趴在窗框上闭眼小憩。


    正迷迷糊糊的,突然有东西砸了一下我的头,我猛地抬起头来,四下观瞧,除了院中有一位老内监正认认真真的修剪花枝,并无他人,我叹了口气,可能是自己心里慌着,连趴一会儿都趴不安稳了。


    正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突然又有一个东西砸到了我的头,我低头一看,竟是一个小小的石子。


    我心下一惊,立刻四处张望,终于,在离我甚远的一棵高大的树上,层层叠叠密叶后面,我看见一个黑影,带着熟悉的面具,无需看清,只那灵活的像猴子一样的动作,我便知道那是谁。


    无人醒,他竟然还活着,那朵荞呢?是不是也没有死,绮珊说的那两具丢失的尸体,难道就是朵荞和无人醒吗?


    听绮珊的意思,杀手们处理的时候发现丢了两具尸体的事情并没有告诉洛寒桐,而洛寒桐以为万无一失了,也没有在乎,这才让无人醒和朵荞钻了空子,可是明明是说斩了啊,这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他们俩的躯体把自己头捡起来又装了回去?还是说我大白天撞鬼了?


    我又使劲儿揉揉眼睛,那个人影并没有消失,一种重获新生的欣喜让我差点晕过去,看到他还活着,比看到我自己的转机还要开心。


    他轻轻对我比划了一个手势,似乎是要我放心,然后飞身离去了,我站在窗口,呆呆的看着他远去的方向,莫名其妙的掉下了眼泪。


    门轻轻地响了,我回过头去,看见绮珊站在门口,手里端着大大的托盘,“娘娘,这是温补的小食,陛下特意吩咐让您一定要吃的。”


    我笑道:“有毒吗?”


    “娘娘,您别吓奴婢。”


    我抬手擦了脸上的泪,坐回桌边,绮珊问:“娘娘,您哭了?”


    “我现在的境遇,流几滴眼泪才是正常的,我若是还能开开心心的,你不会觉得我疯了吗?”


    绮珊低下头,没再说话,把托盘放在桌上,垂首而立。


    我伸手去拿,绮珊突然开口,“娘娘!”


    我被她吓了一跳,“怎么了?不会真的有毒吧?”


    绮珊的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哆哆嗦嗦的说:“奴婢是想说,娘娘应该趁热喝,凉了就不好喝了。”


    我看着她的样子,从抽屉里取了一只银针试探,果然,针尖是黑的。


    我心里暗暗有了数,轻声问她:“这是慢药还是快药,会立刻死吗?”


    “奴婢……奴婢不知道,这是……陛下亲自安排的膳食。”


    洛寒桐亲自安排的,毒死我?这个死法也太没有新意了吧?


    我对绮珊笑笑,“别怕,我喝了就是,不会让你为难的。”说完,我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绮珊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有些不忍,“娘娘,您这……其实娘娘只需要像陛下服个软就好,何苦这样为难自己?”


    “服软?傻丫头,我就是软弱了太久了,到现在才依然是个废物,从一开始。我被爹爹送到初府,后来被启彦送给洛鸿影,再后来,我忍气吞声的要在洛寒桐身边苟活,我这么多年,看似嚣张顽劣,其实别人要我做什么,我都在顺从,唯一真正想要反抗的时候,却发现伤害了真正爱我的人,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


    “娘娘……”


    我转而笑笑,“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到现在还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奴婢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


    “那好吧,我自己在这里等我的死期,你先出去吧。”


    绮珊没有动,小心翼翼的说:“娘娘,奴婢还是在这里陪您吧,奴婢实在是有些担心您。”


    “怕我死了没人收尸吗?”


    “娘娘,您……就让奴婢在这里陪您吧。”


    我点点头,“也好,万一今天真的是我的死期,好歹死的时候身边还有人陪着,不会做一个孤魂野鬼。”


    绮珊看着我,走的离我近了一步,轻轻说:“娘娘,奴婢觉得您……似乎没什么危险,或许这真的只是温补的药里加了一些以毒攻毒的方子,陛下若是不想您活,可能早就动手了,也未必会等到现在的。”


    “你说的也有理,不过平日里我的膳食陛下会亲自过问吗?”


    “偶尔也会问一问,但是,从未亲自派人送来过。”


    “那不就是了。”


    绮珊瘪瘪嘴,也知道我说的对,于是轻轻的点点头。


    我拍拍身边的凳子,“过来坐吧,老是站着不累吗?”


    “奴婢不敢。”


    我苦笑,“怕我突然死了吗?”


    “娘娘,您别乱说了,您不会有事的,陛下对您还是有情意的。”


    “那你要不要过来坐?”


    绮珊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的坐下了,我侧头靠在她单薄的肩上,不知道为何想起了箬茜,曾经那个美如画的女子,总是这样温婉的任我撒娇,只可惜红颜薄命,她这短短一生,比我还要凄苦百倍。


    绮珊一动也不敢动,我问她:“绮珊家里有兄弟姐妹吗?”


    “回娘娘,绮珊家里早年间因为一场祸事流离失散了,现今怕是只有绮珊一人在世间。”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