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二百四十八章 我不在乎死活

第二百四十八章 我不在乎死活

    

    我有太多次生离死别,太多次泪如雨下,太多次撕心裂肺,可是这些都并不能让我的下一次悲伤变得麻木,我抱着冬叶的尸体,感觉那些血从我的心口流出来,一点点把我的命掏空。


    冬叶是我在这暗无天日的日子里与我最亲近的人,她的存在不仅仅让我在苦难中有了一丝慰藉,还让我时时刻刻保持着惊醒。这个一直嘴硬说不会管我,说事不关己的丫头,竟然会为了我而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我不明白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一直以来最该死的人都是我,可是我还是这样无赖的活着,从鬼门关里走了那么多次,受了那么多伤,中了那么多毒,为什么我还活着,而冬叶这样一个好姑娘,才一刀便要了她的命。


    老天爷,你是在开玩笑吗?


    洛寒桐伸手来拉我,我拼命甩开他的手,“洛寒桐,你满意了吗?”


    他阴沉着脸,对身后匆匆赶来的容兼说:“厚葬冬叶,送贵妃娘娘回恋花凌,娘娘今晚照常离宫。”


    我的心彻底凉了下来,一条人命在他心里或许真的不算什么,就算冬叶死了,于他而言,也是没有任何作用的,果然,他洛寒桐铁了心,没有什么能改变他。


    容兼伸手来扶我,我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被他拖起来,踉跄着往外走,容兼轻声安慰着我:“娘娘节哀,奴才一定会把冬叶姑娘好好的送走的。”


    我的眼神有点发直,突然疯了一样抬脚就踹在他身上,紧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事到如今我是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不如借这个机会发泄一下,把我心里的悲伤和苦闷都发泄出来。


    容兼虽然功夫上乘,主子动手却是万万不敢还手,只能抱着头保护着自己的要害不被我打伤。


    我正发着疯,突然手被人抓住,紧接着身子一轻,被人拦腰抱起,我朦朦胧胧的抬起头,看见了洛寒桐棱角分明的下巴。


    “你干什么?”


    “这些人,没有能力送你回恋花凌,所以我亲自送你回去。”


    “洛寒桐,你放我下来。”


    “不可能。”


    我使劲儿在他怀里挣扎,“洛寒桐,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你明明要赶我走,却又不杀了我,明明要我离开你,却又来我身边,洛寒桐,你这样折磨我觉得很有趣吗?”


    他用大手捏住我的肩膀,“别乱动,你知道我送你出宫是为了你好,又何必非要闹成这个样子呢?”


    “我闹成这样……我还没有离开,你就已经在别的女人院子里歌舞升平了,我若是真的离开,你永远都不可能再回到我身边了。”


    “不会的。”


    我别过头去不看他,“你别说了,我不想听,冬叶死了,你也不要我了,为何还要让我勉强活着呢?洛寒桐求你念在我对你痴情一场的份上,杀了我吧。”


    洛寒桐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一步步朝前走着,一直把我抱回了恋花凌。


    洛寒桐把我放在榻上转身欲走,我拼劲最后一丝力气爬起来,打算再最后挣扎一次。


    我赶在他临出门前的最后一刻,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腰,“洛寒桐,你今日出了这个门,是不是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洛寒桐推门的手收了回来,轻轻的拍在我手上,“柒月,你以后要好好的,知道吗?”


    “我不想听这些,洛寒桐,你真的不要我了吗?若是我走了,你真的不会后悔……不会想起我吗?”


    “我希望我不会想起你。”


    “洛寒桐,你是在乎我的对吗?”


    洛寒桐掰开我的手,转过身来看着我,“我不想让你死,所以你必须离开我,这是我现在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柒月,你能明白吗?”


    我低着头,眼泪一起落下,“我当然明白,可是我就是不想离开你,就算你是为我好,我也不愿意接受这份好意,洛寒桐,如果我留在这里是痛苦的话,你送我离开这里,我只会更痛苦。”


    “我管不了那么多,你必须离开这里。”


    我用力摇着头,“我不走,我死都不会走的。”


    “柒月!”


    洛寒桐抓紧我的肩膀,抓得我生疼,“柒月,你不是说,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我吗?”


    “我若是答应你了,以后,还需要再听你说话吗?我还能再听到你说话吗?”我的泪一刻不停的往下掉,“洛寒桐,我想每天都能看见你,我想听你说话,哪怕是教训我的也好,你讨厌我也好,我都认了,我……只是不想活在一个没有你的地方,你把我送到外面去,就算活到一百岁,又有什么用呢?”


    这些话,我其实一直都想对师父说,我知道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见到了师父,我可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是我真的好想告诉他,活在一个没有他的地方,他的落儿,生不如死。


    洛寒桐皱着眉,认真的看着我,微微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出生,伸手抱住我,温热的吻落在我的额头上。


    良久,他轻声的说:“柒月,对不起,我还是不能让你在这里受苦。”


    我抬头看着他,突然觉我是不是因为伪装的太好了,他不是不相信我,而是太相信我了,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让我留在宫里承受着朝局的腥风血雨,从古至今,因着妖媚迷惑君主的女子被处死的并不少,或许,我留下,便会成为其中一个吧。


    我心里暗暗苦笑着,洛寒桐却好像真的有些难过,“柒月,你能原谅我吗?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


    他说着,低下头来看着我,我也抬头看着他,他的眼泪滴到了我的脸上,还真带着几分离别的味道。


    洛寒桐低下头,把薄唇陷入我的唇间,痴缠的吻着,我闭眼攀上了他的脖子,似乎也在留恋着和他最后的亲密,我们的唇齿交错在一起,带着酸涩的味道。


    许久,洛寒桐抬起头来,迷离着眼睛看着我,“柒月,不要怪我,好吗?”


    我低下头,“洛寒桐,如果你真的要我离开你,我死都会恨你的。”


    “你恨我也好,不恨我也罢,你好好活着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我对他露出一个痛苦的笑,“我不在乎死活,你知道的。”


    “可是我在乎你的死活。”


    他说着,抬手解开我脖子上包扎的丝帕,“我会寻一位太医与你随行,照顾你的身体,就算不在我身边,也不会让你受苦的。”


    我依然低着头不说话,洛寒桐的手抚上我的脖子,“疼吗?”


    我继续不理他,自顾自的掉眼泪。


    “柒月,别老是伤害自己,答应我好吗?”


    我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洛寒桐,明明一直在伤害我的人是你,让我变成今天这样生不如死的人也是你,现在你倒开始关心起我的生死来了,在你关心我是否会照顾自己的时候,难道不会想起当初你对我的伤害吗?


    “对不起,洛寒桐,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但是现在,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你的。”


    洛寒桐的漂亮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悲伤,然后他猛地转身,逃命一样夺门离去。


    外面传来他的声音,“都给我看好娘娘,有任何闪失,我要了你们恋花凌所有人的命。”


    我知道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若是我在离宫前自尽了,恋花凌的人都要死,等到离宫后,我的死活也就再和他洛寒桐没有什么关系了。


    冬叶不在,无人醒又不能堂而皇之的进来找我,我一个人在这里,好像一下子什么都被折断了。


    我坐在屋子里静静的发着呆,太医来给我上了药,包扎了伤口,又离去了。


    我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和一点点偏西的日头,等这日头彻底消失,我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了。


    我认真的问自己,季柒月,如果你真的再没有亲自向洛寒桐报仇的机会,你是该去死,还是该继续苟活呢?


    若是死了,我该如何去面对那些因我而死的人,若是活着,又如何面对自己苟延残喘的余生呢……


    我已经连眼泪都流不下来了,暗暗告诉自己,在日落之前我还有机会,我一定还有机会的。


    天渐渐暗下来,我晃着神,突然听到淅沥沥的雨声,我一下子精神起来,雨,下雨了……


    若是下雨了,我今天是不是就不用离开这里了……


    正想着,外面传来嘈杂的人声,紧接着是敲门声,容兼的声音响起来,“娘娘,奴才来送您出宫的,您可准备停当了?”


    我慢慢站起身,打开门,“容总管,天气这么差,本宫身子不适,如何出的门呢?”


    容兼低着头,“娘娘,陛下吩咐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送您出去。”


    “陛下呢?”


    “娘娘,陛下说了,他不会见您的。”


    “他不见我,我绝不离开。”


    容兼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会这样说,对身后的人挥了挥手,“来啊,请娘娘上马车!”


    话音刚落,几个身材高大的侍卫便一点点朝我靠近过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