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二百二十八章 救命恩人

第二百二十八章 救命恩人

    

    洛寒桐低头看着我,我也下意识的抬头看着他,拼命告诉自己要稳住心神,千万不要慌,可是心跳偏偏就不听我的话,砰砰乱跳个不停,这样的反应,别说是洛寒桐,就算是一个普通人在我身边,也定能感觉到我的紧张。


    怎么办……怎么办……


    我看见洛寒桐漂亮的眉目里已经微微的起了变化,我一时的确想不出法子来,情急之下,结结巴巴的问他:“那个人,是谁啊?”


    他顺着我的眼光朝芝婶看过去,“你说那个老仆吗?”


    我点点头,“为什么我觉得她看起来很眼熟?我从前认识他吗?”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知道这句话一定会给芝婶带来塌天的大祸,可是当时一时情急,我真的没有了别的办法,竟然就这样问了出来。


    我们俩说话的同时,院中的仆从们也注意到了我们,看见洛寒桐头上的金冠,便知道这是何人,都纷纷跪倒在地,“参见陛下,参见娘娘。”


    洛寒桐点点头,“平身吧。”


    仆从们纷纷站起,低头垂手立于两旁,等着听洛寒桐的吩咐。


    洛寒桐走到芝婶面前,“你,出来,其他人,都退下。”


    芝婶自然知道我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什么,看见我和洛寒桐的时候,恐怕已经意识到了大事不妙,脸上倒是十分平静。


    她曾经是个闯荡江湖的女英雄,心智定然也比一般仆从坚定些,只是不知道他是怎样从洛寒桐的屠杀中活过来的,并且竟然还在凤昭宫中做活计。


    其他人都离开了,院子里站着胖胖的芝婶,我和洛寒桐。


    洛寒桐看着芝婶,又看看我,冷冷的问:“你是何人?你可识得娘娘?”


    芝婶刚才已经看见我了,因此很淡定的抬头看了我一眼,低声回道:“回陛下,老奴识得,是从前住在凤昭宫的娘娘。”


    我走到她身边,故作好奇的拉住她的手,“你真的认识我啊?我说怎么看见你就觉得眼熟呢?”


    洛寒桐的眼睛眯了起来,他一定在想芝婶是如何从他的屠杀中活过来的,但是当着我的面,他什么都不能问,只能平平静静的问:“你从前在凤昭宫做什么?”


    “回陛下,老奴之前是娘娘小厨房里的厨娘。”


    “厨娘……”他轻轻的念叨了一句,然后竟然开口说:“娘娘从前就是个刁嘴的人,既然你能做出合她心意的膳食,那么以后,你便留在娘娘身边,照顾她的饮食。”


    我心里暗惊,洛寒桐这是怎么了,他明明在怀疑我,却又把芝婶放在了我身边,他不可能不知道芝婶的底细,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若是我真的没有失忆,把我的故人安排在身边,难道就不是对他自己的威胁吗?


    还是说,芝婶已经是洛寒桐的人了,他是故意找了时机派她来监视我的?我脑子乱的要命,一思索剧烈的疼起来,二月的天尚寒凉,我的冷汗却顺着鬓角滴滴答答的往下流,眼前发花,一时没有稳住身子,靠在了洛寒桐的肩上。


    洛寒桐伸出长臂扶住我,声音中透着一丝紧张,“柒月,怎么了?”


    我哼哼唧唧的回答他:“刚才突然很想回忆起从前的事,可是一想事情就头疼的厉害。”


    他弯腰把我抱起来,抬腿进了房门,凤昭宫内的一应摆设都和我从前在的时候一模一样,连卧榻上的被子,都是绣的我从前最爱的玉色兰花。


    我心中微微酸涩了一下,洛寒桐已经把我放在了榻上,吩咐人去找太医。


    他拉着我的手,“柒月,别胡思乱想,好好休息,你现在不能想事情,知道吗?”


    “可是我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怎么会不去想之前的事情呢?心思所想,不是我能控制的……”


    他脸上透着无奈,“本来我想着,你既然觉得那老仆熟悉,那便让她照顾你,我也可以放心些,但是你若是这样胡思乱想,我定不能让她留在你身边了。”


    我撅着嘴看他,“我一看见她就会不受控制的想从前的事情,那些片段在我脑子里乱的要命,我不想想起,可是脑袋却不听使唤。”


    他抬手摸了摸我头上涔涔的冷汗,“那我不让她跟着你了,好吗?”


    “好,若是看不见之前的人,或许还可以清净些……”我吃力的去拉洛寒桐的手,“我总觉得从前太累,我不想再想起了,我现在这样挺好的,万一我真的想起了什么,想起了从前的人,想起我爱的不是你……我该怎么办?”


    我一边说,一边哗啦哗啦的掉眼泪,头疼的更厉害了,结结巴巴的对他说:“所以……求你别让我看见从前的人,就让她安安静静的在这样荒凉的院子里安度天年,不是挺好的吗?万一以后我想起什么来,我再来看看她,找她说说话……”


    我生怕洛寒桐听我不愿意见芝婶,就随手把她杀了,于是又赶紧加上了这样一句话。


    洛寒桐顿了顿,点头对我说:“好,那就还让她留在这里吧,免得扰了你。”他一边说着,一边用修长漂亮的食指轻轻在我鼻尖上点了一下,“傻瓜,休息一会儿,太医马上就来了。”


    我真的头痛欲裂,从小到大,受过的伤也不少,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又想开口对他说话,张口却觉得一阵眩晕,直接吐了一地。


    有几个凤昭宫的小丫鬟赶紧给我拿水拿毛巾,收拾地上的狼藉,我有气无力的看着洛寒桐,露出一丝苦笑,“洛寒桐,我是不是快死了……”


    他的眉头皱起来,“别乱说,你不会死的你从前受过了那么多磨难都没事,你的命大着呢。”


    我慢慢的挤出几个字,“也许……阎王爷看我总是打个照面就跑了,觉……觉得我烦,所以这下真的派了黑白无常来拿我了。”


    洛寒桐的语气都急躁了起来,“别乱说,阎王爷才不喜欢你这样的臭丫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会容忍你胡闹,所以你只能留在我身边,知道吗?”


    你……容忍我胡闹,洛寒桐,这样的时候,你竟然还在厚颜无耻的说这样的话,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我实在没有什么力气,软软的瘫在他怀里,半睡半醒,只有头疼是清晰的,那疼真的太要人命,好像是脑袋里有几万只毒虫一起去咬我的头一样,我甚至怀疑明天一早起来,我脑袋里的血肉是不是要被吃空了,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脑壳,从此真正变成一个毫无心绪的傻子,成为洛寒桐的傀儡和玩物。


    我一边晕着一边默默的想念着那个人,师父……落儿好疼,师父,你带我走吧……


    我在此睁开眼的时候,见房间的摆设,应该是回到恋花凌了,正要说话,面前出现了一张如花似玉的俏脸,一瞬间,我以为我看到了箬茜,差点失口喊出来,然后,我意识到,这个人是朵荞。


    我勉强睁着眼看她,她见我醒了,露出一个华彩万芳的笑容,“姐姐醒了?可好些了?”


    看着她俏丽无双的脸蛋,我差点流了口水,呆呆的点了点头,“你怎么在?”


    一旁的冬叶见到我醒了,大眼睛里开始流泪,“娘娘,您可算醒了,您吓死奴婢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和朵荞一起轻手轻脚的扶我起来,在我背后垫好了软枕。


    我看着冬叶,“别哭了,我这不是醒了吗?”


    “娘娘,您知不知道,你这几天有多吓人,一直烧着,浑身冒着汗,还说胡话,太医都没有办法了……”


    说胡话!


    这三个字真的是吓到我了,我问冬叶:“我说什么胡话了?”


    朵荞看见我着样子,纤细的手轻轻拉过我,她的手又温暖又绵软,柔若无骨,让我一下子安心了一些。


    她微笑着看我,“姐姐才刚醒,要少说些话才好,在梦里就一直含含糊糊的说些大家听不懂的东西,怕是已经很累了呢……”


    她一边说着,轻轻在我手心暗暗捏了一下,我知道她在暗示我并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心里悄悄的放了下来,看来无人醒已经告诉了朵荞我的事情了。


    看着面前粉面含春的美人,我心里暗暗可惜,一场心机的争斗,怎么可能没有牺牲,可是这样纯净美好的女子,真的不忍心让她卷进其中,就像当初师父看着涉世未深的我,也不愿意我知道这个世界有多黑暗一样。


    我问她:“你怎么在这里?”


    “姐姐一连几日未曾醒来,妹妹听说了,便主动向陛下呈请,求陛下准妹妹来侍奉左右。”


    “陛下答应你了?”这倒是难得,洛寒桐会信任一个刚刚入宫的女子,难道是因为看她漂亮吗?


    冬叶接口道:“娘娘,是霁嫔娘娘救了您,所以陛下才会让霁嫔娘娘留下来照顾您的。”


    “救了我?”


    “是啊。”冬叶又抢着接口道:“您病的太严重,太医都束手无策,还是霁嫔娘娘献上良方,您才有所好转的。”


    我对朵荞笑了笑,“如此,妹妹倒是救命恩人了。”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