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二百一十七章 莲花灯的眼泪

第二百一十七章 莲花灯的眼泪

    

    我赶紧打消了自己这个不着边际的念头,那个狱中的小贼,因为我突然出现而让他的死讯提前了三天。


    其实,当年如果我不去找他,他本来是可以不死的,因为在他死后的第二天,新皇登基,天下大赦。


    这么多年,虽然我害死了很多人,可是我一直觉得死的最冤枉的人,恐怕就是他了。


    洛寒桐拍拍我的头,“发什么呆呢?”


    我赶紧回过神来,“没什么,就是觉得他这个名字蛮有趣的,我什么时候也取个有趣的名字,闯荡一下江湖。”


    “江湖?就你这样三天两头受一点伤的家伙,到时候可别哭着跑回来找我。”


    “我才不会呢……”


    他笑着走近我,眼睛里带着闪烁的光,“你确定不会?”


    我眨着眼睛看着他,弱弱的回答:“不确定……”


    洛寒桐灿然一笑,“傻瓜。”他说着,撩开我的头发,轻轻在我脖子上的伤痕处啄了一下,问我:“还疼不疼?”


    “有点疼,不过我能活过来就已经很好了。”


    洛寒桐的眉目收紧了一些,“虽然我知道他一直都不喜欢你,但是我真是想不到王叔会做这样的事情,哪怕他对我不敬,我都可以看在他三朝元老的资格原谅他,但是他想杀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他。”


    “你打算怎么办?你会杀他吗?”


    他伸手揽着我,“你就不要管这些了,我会处理好的,所有伤害你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那你呢?伤害我最多的人不就是你吗?所以,洛寒桐,你会不会有好下场?


    若是从前的我,必定会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可是而今,我都不会想到自己可以忍气吞声的面对他的虚情假意,我轻轻的靠在他身边,对他微笑,“洛寒桐,你对我真好。”


    他顿了顿,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心里觉得尴尬。我突然想起那天他在雪中,在我的背后默默地流泪,不知道实在感慨什么,还是在忏悔什么。


    整整一个正月,我洛寒桐一直陪着我,几乎是寸步不离,他并不是如洛鸿影一般温和之人,他与我的接触只是无穷无尽的霸道,这样的霸道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却又不得不装作一副天真纯净的样子来骗取他的怜爱。


    午夜惊醒时分,我看着身侧的男人,他不是我爱的人,也并不是爱我的人,他对我做的一切,也许只是一种占有欲望在作祟,一个从来得不到的东西突然被征服的快乐,若说是再多一点,那便是我或许与其他女子不一样的性格可以让他的心情好一些,还有,恐怕就是那些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的莫名其妙的牵念了吧。


    我常常在半夜一个人看着洛寒桐的睡容发呆,说实话,他睡着的样子还真是十分好看的,我突然想起之前紫淑刚见到洛寒桐的时候就在犯花痴,倒真是丝毫不夸张,有的时候月光打在他的脸上,笔挺的棱角在暗夜中皎洁流华,像一个漂亮的雕塑,只可惜,这样华丽漂亮的外表下,不知道藏着一张多么肮脏丑陋的心。


    再没有人敢用什么事情来打扰洛寒桐,我的身体稍微好起来的时候,便在王宫里慢慢的散步,洛寒桐走在我旁边,带着邪邪的笑着看我,我也对他甜甜的笑笑,假装开心的钻进他怀里,像个爱撒娇的小娘子。


    曾经某一个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累了,我想逃,却发现自己连退路都没有,现在,不是他死,就是我死,既然已经开始了,那么这件事就这能按照这这条路发展下去,我无法回头,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这样继续走下去,破釜沉舟。


    正月十五那天,我软磨硬泡了半天,他终于答应带我出去逛花灯。我来了锡戎这么多年,还从来都没出去看过花灯,也不知道这个地方和中原的是不是一样的。不过说起来,中原的我也没有见过几次,大部分时间都是被师父关在房间里闷闷的看书。


    当我真的走到锡戎最繁华的街上的时候,倒真是发自内心的开心着。


    洛寒桐一路紧紧的拉着我的手,好像生怕我丢了一样,我朝他笑笑,“我这么大人了,丢不了的,放心吧。”


    他依然不撒手,带着邪邪的笑,“那可不行,街上这么多人,我家柒月这么漂亮,万一被谁拐走了怎么办?”


    “我哪有那么容易被拐走?就算是被拐走了我也会回来找你的。”


    他对我笑笑,还伸手环住了我的肩,“那我也不会放开。”


    “可是你把我抓疼了。”


    洛寒桐靠的我极近,虽然是晚上,但是花灯璀璨,这让我在大庭广众下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向后缩了缩,他又往前凑了凑,小声的说:“我可以轻一点,但是让我放开你是不可能的。”


    我低下头,装作害羞的点点头,然后慢慢的往前走,他紧紧的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我喜欢什么就立刻买下来,过了没有多久,身后的仆从们就已经抱的满怀了。


    我们慢慢走到了长街尽头,洛寒桐看着身后的人,“你们先回去吧。”


    容兼小声的问:“陛下,您……”


    “你也回去。”


    “可是……”


    洛寒桐轻轻的瞥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没说,容兼吓得赶紧一低头,“是。”


    然后他带着仆从们离开了,洛寒桐一个人看着我笑。


    我问他:“他们都回去了,我们怎么回去啊?”


    洛寒桐闪着比花灯更漂亮的明眸,满脸暧昧的看着我:“我们今天不回去了。”


    “那我们去哪?”


    “不告诉你。”


    我苦笑,管他是什么地方呢,一个将生死都置之度外的人,他洛寒桐还能将我怎么样,大不了杀了我就好。


    我们俩正聊着天,恍惚间觉得自己的眼角瞥过一道白色的影子,那影子像极了师父当年最喜欢的白色斗篷。


    猛地一回头,然而什么都没有。


    洛寒桐愣了一下,轻轻地捏捏我的脸,“看什么呢?”


    “我刚才好像看到了一个影子,有点吓人。”


    他捏捏我的手,“哪有什么人,你知道我们周围有多少暗藏的死士在保护吗?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的人想靠近你估计也被死士拿下了。”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我心里暗暗失落,若是师父真的还活着,真的来找我,凭他这几个死士怎么可能挡得住师父呢,如果师父真的还活着,怎么会让我在别的男人身边受苦呢。


    洛寒桐在我头上敲了一下,“你呀就是爱胡思乱想。”


    我看着他:“我们周围,有很多死士吗?”


    “当然了。”


    我对他笑,“那如果我们现在打起来,他们会怎么办?会过来劝架,还是会把我当成刺杀君王的钦犯抓走?”


    他笑了笑:“我们不会打起来的,你打我,我不会还手。”


    不会还手……好久都没有听到这么可笑的笑话了,当初他把我按在地上想用匕首刺杀我腹中孩子的时候,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说出这样一句话吧。


    我对他笑笑,抬手轻轻的在他肩头砸了一下,“真的不还手吗?”


    他含着笑抓住我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蹭了一下,满脸都是宠溺的笑。我看着恶心,对他说:“我们再逛一圈吧,难得出宫来,我想多走走。”


    “走了这么久不累吗?”


    我把眼睛笑成一条缝,像小孩子一样撒娇,“不累,我还想再吃一个草花糖糕,我从来都没吃过,好好吃啊。”


    “小馋猫。”


    “求你了。”


    “好,你喜欢什么都好。”


    说真的,这满街的花灯纷繁旖旎还真的十分漂亮,洛寒桐的脸上都映着流光溢彩的影子,显得他更加邪魅好看了。


    我们两个慢慢的走着,我停在一个漂亮的莲花灯前,刚才一路上就顾着看好吃的好玩的,倒忽略了这个花灯,我停下来盯着它,好像发现了什么,心中思绪万千。


    我知道我不该想到从前,可是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一刻不停的想着过去的事。入初府的第一年,我在闹市上哭的像个疯子,师父把我带到城外河畔,看着冰水交融的河面上星星点点的莲花灯在闪烁着,那时他对我说,人之所以有愿望,就是因为活的还不够如意。


    那时的我以为我懂了,而今,我才真的明白,人还能有愿望真的是一件好事,当人已经失去希望的时候,才是真正可怕的吧。


    师父,落儿没有了你,没有了所有的亲人,叫我如何才能支撑下去呢……


    师父,落儿好想你,真的,在想你。


    我努力控制着自己流泪的冲动,生怕被洛寒桐看出了破绽,好在是晚上,晃动的灯影映在脸上,看着像戏子脸上的油彩一样,也看不出太多情绪。


    他见我出神,轻轻扶住我的肩膀,“想什么呢?”


    我赶紧缓过神来,刚要说话,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出一只手,一下子横在了我们中间。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