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二十一章 怪物

第二十一章 怪物

    

    “安大哥,你把我师父说的好可怕……”


    安子亦看看我,“你还真以为他是闲云野鹤?”


    “难道不是吗?”


    他对我的天真有些惆怅,叹了口气,“就算是,也是一只有毒的野鹤,利爪不出则已,若是出了,便是灾难。”


    我知道我对师父的了解远不如安大哥,想想他上次杀了十几个人连眼睛都不眨,说他有毒一点都不为过吧。


    我突然想起他刚说赵锦宸要找我的麻烦,连忙问,“安大哥刚刚为什么说赵锦宸会找我的麻烦,明明我从头到尾什么都没做啊?”


    他笑了,“你是什么都没做,不过都是你引起来的,小丫头长成了小妖精,也会祸国殃民了。”


    我有些听不懂,又想起了昨晚那个面红耳赤的场面,隐隐觉得不安,只能低低的反驳一句,“我没有……”


    “你呀,和你师父一样,长了一张惹是生非的脸,不过你没他的本事,他从来没人敢惊扰,可你……”


    他说到一半,我师父从房中出来,青色衣衫,收腰绑腿,黑发高束,手中拿着剑抬手丢给我。


    每日晨起练功都是如此,我刚要上前,安子亦抬手拦住我,然后看向师父,“初澈,我有事跟你说。”


    师父看了他一眼,“你来了正好,陪落儿练功。”


    说完,转身进屋了。


    他看向我,“怎么练?”


    我回了他一个甜甜的笑,“杀人。”说完,挥剑刺过去。


    他也是个练家子,不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躲过了我一剑,却闪了一个趔趄。


    我趁着他没有爬起来,又反身刺过去,他迅速起身,低头躲过,邪邪的笑了一下,“小丫头竟然下杀手啊。”


    我也回敬一个笑容,“我师父从来不怕,难道安大哥害怕了?”


    他一边躲着我的攻击,一边喊,那样子像是大声故意给师父听的,“你师父是怪物,我怎么比得了啊!”


    他话音未落,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我定睛一看,他的身侧掉着一柄竹扇,正是师父平日里用的那把。


    我紧张的看着,安子亦挣扎着爬起来,揉揉脑袋,朝师父的房间看了看,又看看自己揉脑袋的手,没有血,看来师父应该只是吓唬吓唬他。


    安子亦朝我使了一个眼色,嘀咕了一句,“我就说他是怪物。”


    我看着他狼狈的样子,他穿的漂亮整齐的湖蓝银绣彖襟长袍已经沾染了灰尘,又因为宽袍大袖的陪我练剑,现在已经甩的有些歪了。


    我偷偷的笑,撅着嘴看他,“我师父才不是,我倒是看安大哥现在不似常人呢,安大哥才是怪物。”


    他叹了口气,“你们师徒一唱一和的,我是不是该走了。”


    他又朝屋里喊了一嗓子,“初澈,我就是来告诉你,赵锦宸可能会来抢你的宝贝徒弟。”


    屋中的人没有任何动静。


    安子亦抖抖身上的土,“你昨天惹他啦?”


    我有点慌,赶紧摇头,“没有啊,我怎么会……会惹我师父呢?”


    安子亦低头靠近我,“落儿,你脸很红啊。”


    我抬头看他满脸坏笑,不知如何应对,半天答不上话。


    师父出现在门口,“落儿泡茶。”


    我如释重负的跑去泡茶,身后的安子亦依然在不怀好意的笑。我听到师父说,“若不是认识你许久,我一定把你当做流氓送给初清。”


    安子亦哈哈大笑,“我要是流氓,你还能让我陪着易落?”


    我端了茶进去,安子亦正在说昨天的事情,前面的一半我没听到,听后面的意思好像是赵锦宸回家后与赵锦絮说起我,两人互相问了几句,安大哥说我是他未婚妻的事情便立刻暴露出来。


    安子亦说,“赵锦宸前几年以读书拜师之名,一直住在江南,听说做了不少沾花惹草的事情,他的师父不愿再留他,才把他打发回京。昨天是他回京后第二天,落儿,你的命也是够好的。”


    我想不通,只有一面之缘的一个人而已,真的会像安子亦说的那么难缠吗?于是问他,“安大哥,他只见过我一次,不会像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安子亦无奈,看向师父,“你把徒弟保护的太好了,她现在这么天真,早晚有一天会被人给卖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们,师父把我保护的太好了?好像是的,自从来了初府,我就没怎么出门过,也没再见过什么人,可能真的是懂得太少了吧。


    师父放下手中的茶,轻轻的说,“不会的。”


    安子亦也不再喝茶,“那你可得保重身体,保证你能陪她到死。”


    我听得有些别扭,陪我到死,好像白头偕老的样子,我被师父昨晚奇怪的样子扰得心乱,总是胡思乱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


    安子亦又看向我,“落儿,你想想,为什么你师父昨天在酒楼会打伤他,如果他真的是一个陌生的食客,对你毫无非分之想,你师父像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吗?”


    他说的确实有道理,可能我不懂人心险恶,不过我知道我师父做的事一定是正确的,于是对安子亦点点头,“安大哥,我知道了。”


    安子亦对师父说,“赵锦絮知道落儿是你的徒弟,我看……”


    他正说着,小院的门被人轻叩了几下,我起身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小厮,看见我,行了个礼,“给落姑娘问安。”


    我还了个礼,他接着说,“小的来通传一声,老夫人请二公子过去小坐,说有要事。”


    我点了头,刚要回去,那小厮又接着说,“老夫人请落姑娘同去。”


    我愣了一下,“我?老夫人请我吗?”


    他笑笑,“是的,二公子的院落,只有您二人。”


    我送了他走,回来对师父说了。安子亦咂咂嘴里的茶,“还挺快的,都惊动了夫人了,不会是直接下了聘礼吧?”


    他刚想笑,被师父冷冷的眼神看了一下,收住了,一脸恭维的假笑了一下,“二公子,老夫人有请,你就赶快带上高徒前去吧,小生在这里给您做个门房,看看家。”


    师父不理他,起身抬手招呼我,我赶紧跟了出去。


    初府的院落虽比不上初浅自己的那个小院子精巧,倒也有花序地偏,葱茏浅淡交替,错落有致,只是我心里实在是太忐忑,没有心思看。


    师父的表情是永远看不出心绪变化的,他依然淡淡的,步履轻稳,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想事情,我不敢说话,怕打扰到他。


    走了一会,他可能觉我今日话少有些不习惯,侧头问我,“害怕了?”


    我老老实实的点点头,先别说赵锦宸,就算是单独见老夫人,我也是很紧张的。


    我来初府八年,每年老夫人的生辰和年关之际,能见到她一次,但是也只是混在一群丫鬟后面,和大家一起行礼拜安。


    师父不是十分在乎礼数,所以也从来没有让我单独拜见老夫人,我连一句师奶奶都没叫过,虽然听说她去端庄和善,但是我还是有些抗拒,而且很可能是因为赵锦宸的事情。


    师父拍拍我的头,“没事,我娘很好。”


    我笑着说,“夫人温善亲和,气质雍容,落儿一直很崇敬。”


    我当然知道她很好,看她三个漂亮又优秀的孩子,就该知道她有多好。


    倒是师父,最近对我真的和善了好多,有好多时候我靠近,他竟不抗拒我,不知道是年纪大了人也跟着柔和了,还是终于意识到这么多年对我太凶,良心发现了。


    不管怎么样,他现在的样子我真的很喜欢,原来被他稍微在乎一点就是这么幸福的事情,如果以后哪位女子能入他的心,被这样一个男人宠爱着,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


    师父笑了一下,比盛夏的光更清暖美好。


    “我教你读书,不是让你去恭维师奶奶的。”


    我也笑了,刚才的紧张也消失了。


    说着话,便到了老夫人的住处,门前两个年轻的丫头,一看就调教的很好,玲珑剔透。她们见到师父,施礼问安,“见过二公子。”


    然后一个女孩子进屋通禀,片刻就出来了,“夫人有请落姑娘。”


    我愣了一下,问她,“我?”


    “是的,请落姑娘进去,二公子请稍等。”


    抬头看师父,“师父……”


    他点点头,“去吧。”


    我离开他一步,心里那些安全感就消失了。


    我突然意识到,八年来,我几乎从来没有离开他独自面对过什么人或者什么事,难怪安大哥说他把我保护得太好了。


    我回头看看他 ,一步一步的走离,看着他在我的视线里越来越远,有一种跑回他身边的冲动,赶紧告诉自己稳住。


    走进去几步,我就发现初府真是个书香门第,气息不俗,连老夫人的房间也是简单雅致,丝毫没有那种华贵高傲的压迫感。


    我跟着那个白净好看的丫鬟,微微低头走进去,停在厅堂中间。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来,“这孩子是易落吧。”


    我赶紧行了屈膝大礼,低头叩拜,“易落拜见师奶奶。”


    她笑了,“好了好了,不要和你那个师父一样古板,在我这没那么多规矩。”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