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二百零一章 甚为般配

第二百零一章 甚为般配

    

    思忖片刻,我柔声对他说:“请你给我一些时间好吗?毕竟,我现在除了你和院中的仆从,谁都不认识。”


    洛寒桐轻轻眯了眯眼睛,“难不成,你还打算多认识一些男人,然后在我们之间做个选择?”


    我瞪了他一眼,“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洛寒桐自从我醒来之后,连恋花凌中的仆从都全部换成了女的,男仆只能在门外巡守站岗,不知道是怕我看出他们是内官,还是根本就不想我身边有任何异性,在这一点上,倒是真和他那个霸道又虚伪的哥哥有几分相似。


    “是吗?你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他挂着邪邪的笑,眼睛里带着调笑,眼不错珠的盯着我。


    我低下头,装作害羞不理他,他这幅嘴脸,无论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对我的真情流露,我都看不下去,却已经习惯了,我已经知道了怎么样才能让他开心,让他越来越离不开我,也只有这样,我才有一丝可乘之机。


    洛寒桐见我不说话,轻轻拍了拍我的头,“好了,你想考虑,那便考虑吧,我不会勉强你的。”


    我抬头看着他,他又接口了一句,“不过别考虑太久,万一等到我老了,抱不动你了,可就不好了。”


    我笑笑,假装不理他。


    他侧身看着屋中堆成山的礼盒,“东西还喜欢吗?”


    “眼花缭乱的,我一个人,哪用得着这么多礼物。”


    “反正你闲着无聊,慢慢看,权当给你打发时间了,喜欢的就自己留下两件,不喜欢的就赏给下人,她们一直服侍你,你这个当主子的也得给下人备一些年礼不是?”


    我点头应着。


    洛寒桐修长漂亮的手指挑起刚才月儿给我看的那件紫云罗的长裙,“这件不错,换上看看。”


    “啊?现在?”


    他闪烁的眸子璀璨漂亮,“我现在就想看你穿,放心吧,你去屏风后面换,我不会突然冲进去的。”


    我“哦”了一声,接过裙子,转身进了屏风后。


    褪去身上衣装,轻手搭入绵软光滑的锦缎内,烟纱束腰,流坠外饰,这衣服倒也别致。


    我整理好,慢慢的从屏风后走出来,站在洛寒桐面前,努力捏出一个娇柔轻语的软声,“我换好了。”


    洛寒桐单手负后站在桌旁,另一只手捏着小巧的七彩玉杯端详,听见我的声音,转过头来看我,一闪之际,我见到他眉间露出一抹欣喜和冲动。


    他放下手中的杯子,认真的看我,薄唇上扬,露出一个迷人的笑,“柒月这样子真美。”


    我的余光扫向屋中的铜镜,这才意识到,我们都穿着紫色的衣服,看上去竟是如此相配,难怪那大大小小的礼盒成山,他却偏偏让我换这件衣服呢,说他不是故意的,估计他自己都不会相信吧。


    我故作娇羞的低下头,他却用长指挑起我的下巴,“柒月,看着我。”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沙哑,我心中一紧,这暖帐生香的屋子,旖旎的光线随着烛光摇曳忽明忽暗,孤男寡女又穿的如此般配,他一个男人,不动心思是不太可能的。


    果然,他低下头,一点点的靠近我。


    我听见自己的心在狂跳,怎么办,虽然早就告诉自己为了复仇,我会不择手段,可是他靠近我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想起了他做的那些让我肝肠寸断的事。


    我暗暗告诉自己,季柒月,你要忍,你现在没有任何报仇的能力,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对你放心,让他对你放松警惕,他最松懈的时候,也是你最有机会的时候。


    只片刻的善念,洛寒桐的唇已经覆上了我的唇,我下意识的向后一缩,他的眸子闪了闪,又凑了过来,并伸手揽住我的腰,让我整个人都贴在他的身上。


    我的心在疯狂的跳着,他的唇齿一点点试探着,撬开我的牙关游进来,坚实的手臂环的紧紧的,一丝一毫都不肯放松。


    我呼吸困难,头晕目眩,伸手推他的肩膀,这一点点力气在他身上却没有丝毫作用,只能忍受着他火热的吞噬。


    朦胧中,我感觉有一只大手伸进了我的衣服,我浑身一震,猛地清醒过来,下意识的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


    腥甜的血味瞬间浸满了我的味蕾,然而洛寒桐却依然没有松手,甚至唇舌的动作更加猛恶,手臂也揽的更紧了,好像要吃了我的样子。


    我感觉自己的腰都快被他勒得断掉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下来,流进嘴里,和着口中的血味,沁的我的心都在发抖。


    洛寒桐也感觉到了眼泪的咸味,慢慢停下来,长指抚着我脸上的泪,半哄半笑的说:“明明你在咬我,自己却哭了,你这是贼喊捉贼?”


    我的视线已经有些黑了,只好靠在他身上,蜷缩着,喘着气,半晌答不出话。


    他见我虚弱着,软下语气,轻柔的问:“是不是我心急了?”


    我撅着嘴点头,“你刚说的不会勉强我的,你又骗我。”


    洛寒桐占了便宜,心情大好,满眼都是宠溺,“好好好,我的错……”然后他又咂了咂嘴,“不过,也不能全都怪我,谁让你这么美呢?我能忍住不对你做太过分的事,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拼命缩着自己的身体,不敢抬头看他。


    他又说:“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不让你见外面的人是对的,没有一个男人看见你会不心动的。”


    “你说的,好像我水性杨花。”


    他笑了笑,突然稍微转了语气,“女子生的貌美可人,是好事,也是坏事。你若是个平凡女子,也许,我也不会认识你……”


    他像是自言自语,倒是把我听得一愣,不知他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感慨,倒像是在为我慨叹。


    我轻轻的问他:“你不是说不知道我之前的事情吗?怎么又说什么也许?”


    他拍拍我的头,“我就是胡乱说说而已,别胡思乱想,至少现在,你还好好的在我身边,我会保护你的,之前的事情都过去了。”


    我把自己的声音压到最细最小,泪眼朦胧的看着他,那柔弱可怜的样子连我自己都想抽自己一巴掌,“会过去吗?”


    “会的,有我在,都会没事的。”


    我把头在他怀里蹭了蹭,柔柔的说:“我相信你。”


    “柒月现在好像没那么怕我了。”他又低下头凑近我,“那我是不是可以再亲近你一些?”


    我立刻从他身边抽身躲开,低头嗫嚅着,“……不是。”


    他笑了笑,倒是没有走进我,依然站在原地,“好吧,反正只要让我每天可以看见你,让我知道你在我身边,就够了。”


    “洛寒桐,谢谢你。”


    “在我身边,不用说谢谢。”


    我听他这句话,突然想起,曾经洛鸿影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那时的他含着笑,对我说着和洛寒桐相似的话,然而他们都一样,笑容的背后藏着深深的心机。


    这世间唯一一个真心待我的男人,却沉默寡言,把所有的话都藏在心里,而我,却误会了他那么久。


    想来,也是可悲的。


    我对洛寒桐笑了笑,他点点头,“累了吧?早点休息,我明日来看你。”


    “嗯。”


    长夜无眠,我窝在榻上静静的发呆,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年关这几日,应该是最好的机会了,我一定要想办法出去,以我的武功,困在这小小的院子里,难道要靠拳脚打败洛寒桐吗?


    就算他对我放了些心,但是靠他一点点信任就要了他的命,这么不现实的东西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


    第二天一早,我就爬起来,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青丝低垂,不加任何坠饰,薄施脂粉,白色襦裙,素洁如雪。


    洛寒桐见惯了花枝招展的女人,唯独我这样不修边幅不懂礼数的,反倒让他觉得与众不同,这可能也是他多年来一直对我还尚有余情的原因吧。


    我看着镜子里干净的自己,使劲咧嘴,装出一副如年少时纯净明媚的笑容,那笑容的确难得一见,估计洛寒桐会喜欢吧。


    只有我自己知道,此时的我再怎么装饰,都已经回不到那年杏花烟雨时站在小院中懵懂无害的纯净女孩了。


    月儿走进来,看见我,眼里有一丝奇怪的光,我看不太懂,却知道那并不是善意。


    她的怪异稍纵即逝,旋即转为了甜甜的笑,“姑娘今天真美,倒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呢。”


    我对她淡淡的笑了笑,“是吗?我倒是没觉得,只是平日里总是绫罗绸缎的,太过繁琐,眼看着年关将近,我便素净一些,免得到处都那么繁花惹眼,倒乱了心神。”


    “姑娘说的也是,每到年关啊,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连大户人家的小姐们也都花枝招展的,难得见到您这么素净的美人呢。”


    “女子本有最好的颜色,何苦非要用脂粉遮掩起来呢,清水芙蓉,反恰到好处。”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