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再出皇城

第一百九十八章 再出皇城

    

    然而我才刚刚醒过来两天,小七恐怕也成了满城缉拿的要犯,我们两个现在的境遇,想要再相聚,甚至要谋划复仇,谈何容易。


    也不知道小七现在身在何处,他又是如何逃出去的,凭他一己之力,怎么会离开天牢呢,难道有人暗中助他,那助他的人又是谁?他在中原只不过是一个小厮,这几年怎么一下子就进步了这么多,都可以做一个礼官了,难道是师父……


    之前事情太过烦扰,我没有考虑太多,如今想起这件事,突然觉得,从小七这边着手,一定是有大大的机会的。


    只是,我依然需要花很多时间和心思来找机会慢慢来做,事到如今,我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就算花些时日,又如何呢。


    “你出去吧,我一个人静静。”


    “是。”


    我吹了灯,把自己塞回被子里,却瞪着眼睛,对着棚顶整整发呆了一夜。直到天微微亮起来,我听到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怕是等下月儿就要进来服侍我起床了,才闭上了眼睛,半眯了一会儿。


    我暗暗告诉自己,若是想要洛寒桐死,前提条件是自己能活到他死的那一天,所以我现在要做的,首先是养好自己的身体,若是我先死了,那一切就都白费了。


    于是我早早起床,老老实实的吃了早膳,看到内官端进来的药,我突然心中一震,想起之前书静嬷嬷对我说过,洛鸿影曾经在我的饮食里下药,让我身体虚弱不得出门,不知道洛寒桐会不会也这么做。


    我支开了屋中的人,偷偷拔下头上的银簪在药碗中试探了一下,银簪光亮依旧,我放下心来,像是洛寒桐觉得我现在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身体本就虚弱,便不需要再用药来控制。


    我放心的喝了药,然后硬叫月儿又陪我在小院中走了走,若是我的身体慢慢好转起来,洛寒桐就不能用身体虚弱的理由来把我困在这密不透风的恋花凌中了。


    我在屋中闲来无事,便找了本闲书打发时间,一边看着,一边暗暗盘算着有可能从洛寒桐手下逃脱的为我可用的人,单凭我自己,连门都出不去,怎么可能杀的了洛寒桐呢。


    盘算了许久,依然没有什么思绪,洛寒桐做事实在太绝了,连曾经凤昭宫中一些我甚至不太熟识的内监宫女都处理了,只可怜了他们,无缘无故便遭了从天而降的灾祸。


    我悄悄安慰自己,没事的,没有人助我,我可以慢慢拉拢,只要我足够用心,慢慢让洛寒桐卸去防备,总会有机会的。


    正看着,一只大手伸过来抽走了我手中的书卷,“夛熙词……柒月难得如此雅致,倒被我打扰了。”


    “你不让我出去,我被困在屋中无事,总得有东西打发时间吧。”


    “说的这么委屈,好像是我欺负你一样。”


    他坐在我身边,语气自然的如同一位多年故友,“我让你在屋中休息是为你好,看把你委屈的。”


    “我说的也是实情啊,本来就是困在屋中出不去。”


    他叹了口气,“既然你真的觉得闷,我便带你出去走走。”


    我瞪大眼睛看他,差点跳起来,“真的吗?我可以出去。”


    他无奈的笑笑,“还是如同当年一样,调皮爱闹,一刻都闲不住。”


    我不理会他的揶揄,只是依然看着他,“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出去玩吗?我们要去哪啊,有没有好吃的?”


    洛寒桐的眸子闪了闪,轻轻的说:“一定是你喜欢的地方,相信我,有你从来没见过的好玩的玩意。”


    我看着他的眼神,突然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心里有些战战兢兢的,但是表面上还是表现的很欢喜,催着月儿赶紧去给我拿最厚的披风,再给手炉加上满满的炭火。


    洛寒桐见我欢喜着,眼睛里闪过一丝难以觉察的寒意,我心里更是断定他今日想做之事必不是单纯的带我出去玩,可是我却只能装作没看见,傻傻的对他笑了笑,“那我们快走吧。”


    “嗯。”他说着,伸手把我的披风系紧,“走吧。”


    一出恋花凌的门口,他便把我塞进了马车里,冬日里的马车围得严实的很,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景象,看来他依然不想被我知道他的君主身份。


    马车晃晃悠悠的驶着,我想伸手拉开帘子看一眼外面,却被洛寒桐拦住了,“外面凉,别让寒气透进来。”


    我只得作罢,估计,在出宫之前,他是不会让我看见这宫中的景象的。


    过了不知多久,我被车摇晃的有些困了,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靠在洛寒桐的肩上,他正带着邪邪的笑容看着我。


    我赶紧红着脸躲开,小声说:“对不起,车里有点闷,所以困了。”


    “你啊,明明身体并没有好转,还非要跑出来玩,你看,现在身子扛不住了吧?”


    “我其实还好啊,正好在车上的时间也无聊,睡一会儿也没什么,只要不把我闷在屋子里,怎样都好。”


    洛寒桐看着我,想伸手捏一下我的脸,我不动声色的躲开了,他的眉微蹙了一下,但是没有说什么,只轻轻的笑了一下。


    马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这时,马车突然停了,有一个声音在车外说:“公子,到了。”


    洛寒桐对我点点头,“下车吧,带你看点有意思的东西。”


    不知为什么,我看着他黑的深不可测的眼睛,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中惴惴不安。


    马车帘一挑,一个嬷嬷搀着我下了车,此处竟是一个热闹街市,虽说已是隆冬腊月,但因着年关将近,倒也是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我见了这欢庆热闹的场景,心情好了些,自嘲自己真是被吓怕了,连随便出来玩一圈都觉得是个陷阱。


    洛寒桐见我脸上带着欣喜,脸上的表情也好看了些,对身边的人说:“你们在街口等着,不必跟来。”


    “是。”


    然后他转向我,“柒月,你记不记得我对你说过,我们俩曾经偷偷跑出来玩,就是这个地方,如今几年过去了,这里还是如从前一般热闹,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如当初一般喜欢?”


    我对他笑,努力露出孩童般天真无邪的纯净脸孔,“这里看上去好有趣啊,我喜欢这里,我们去逛逛好不好?”


    “好,柒月喜欢便好,我们去逛逛吧。”


    说完,他伸手想要拉我,我装作等不及要去玩的样子,快步先行跑出去,躲开了他的手,他只好快走了几大步跟着我,“你身体还没好,慢点跑。”


    我在热闹的街市上溜达着,看着路边摆摊叫卖的形形色色的人,真想突然跑到路中间大声的喊:“你们来看看我身边的这个男人,他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恶魔,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伪君子,他杀了自己的哥哥,杀了我腹中的孩儿,他如今坐在你们锡戎最高的那把椅子上,用他的虚伪和邪恶来统治着你们,你们快来把他杀了啊!”


    然而回过神来,却只能想想而已,如此荒唐的事情,可能只有我这样一个心里怂的掉渣的家伙臆想而出的机会吧。


    我看着街上的人,看着跟在我身边面带微笑的洛寒桐,看着花花绿绿的各色街摊,收了收心,如今这个时候,我所能依靠的,只有我自己。


    不管了,既然出来了,那便权当是散散心,这街上琳琅满目的吃食玩意儿倒是深得我心。于是看见好吃的好看的就会凑上去玩一会儿,吃的风生水起,不一会儿,手上就满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只是偶尔错身之时,看到洛寒桐盯着我的眼神,总觉得有几分猜疑。我知道,论心机,十个我也斗不过他一个,我若是真真正正的要他相信我,那便是要从头到尾都让自己也相信自己是一个失去记忆的人。


    闹腾了一会儿,我还是累了,洛寒桐问我:“要不要吃些东西?”


    “好啊,这里有好吃的饭馆吗?”


    洛寒桐有些无奈的笑,“怎么一提起吃的,你的眼睛都在发光?”


    “那我们快去吃吧。”


    “跟我走。”


    我问他:“他们都在街口等着,不和我们一起吃吗?”


    “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只有我们俩才能去。”他故作神秘的一笑,却让我心里刚刚那种不安的感觉又莫名其妙的回来了。


    他微笑的面孔下难以揣测的心,谁知道在想着些什么呢。


    我跟着他走了几步,拐进了一道巷子,又绕了些路,走到一所荒废的小院,恍惚间觉得这里有些熟悉,再定睛一看,这不是当年齐琦谋害我的那个地方吗?


    我的心顿时紧了一下,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也正在看着我,我心中一惊,只好装作害怕的样子问他:“这是什么地方,怎么看上荒荒凉凉的,去不像是吃饭的所在,你不会是想把我卖了吧?还是你要杀我,好找个荒僻无人的地方抛尸?”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