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一百九十五章 草木无情,不解凡忧

第一百九十五章 草木无情,不解凡忧

    

    我也看向她,看她倒是如何回答我的问题。


    月儿踌躇片刻,还是微笑着对我说:“姑娘之前与洛公子的事情,自然是私事,我们做奴婢的怎么敢打听主子的私事呢,请姑娘原谅奴婢对您和洛公子之间的情意并不知晓,但是月儿看得出,洛公子对待姑娘是十分好的,得到如洛公子这般英伟的男子青睐,真是姑娘的福分呢。”


    她这么会说话,我倒真心是佩服的,如此机巧的心智和能言善辩的口才,不去朝堂做一个言官真是可惜了。


    我对她笑,“你说的也有理,我们俩之间的事,我还是日后慢慢问他比较好,若是问你,外人看来的寥寥只言片语也未必是事实,还是你聪明,我昏睡的多了,脑子还真的糊涂了呢。”


    “是啊,姑娘昏睡了一月有余,原本是初冬之时受的伤,如今已是腊月初了,再过些时日,就是年关了。”


    “年关?要过年了吗?我今年多少岁了?”


    “过了年,姑娘就二十二岁了。”


    “二十二岁,我已经活了二十二年,却如新生一般,想想倒也有趣。”


    “那不是更好吗?多少人觉得生活不容易,想要重新活一次呢,姑娘这应该叫做……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月儿懂得真多,看来也是读过书的人呢。”


    她眸子闪了闪,转而笑道:“之前曾经也跟着富贵人家的小姐做侍读的书婢,因此识得一些道理典故,在姑娘面前卖弄了。”


    “你懂得多是好的,怎么能算卖弄?”


    我看着镜中施了些脂粉,气色好些的自己,对她笑了笑,被她这么一夸,虽然明知是虚伪奉承,心里倒是真的有一点飘飘然,觉得自己看上去养眼些了。


    用过早膳,又喝了一大碗药,聊了半响,已经快到正午。


    艳阳高照,我看着外面暖了一些,对月儿笑了笑,“我昏睡了那么久,身子都无力了,你陪我出去活动活动筋骨吧,在房间中这样闷下去,怕是身体更要虚弱了呢。”


    “可是……洛公子吩咐了,姑娘不能随意外出,外面情形莫测,怕姑娘遇到难以应付的事情。”


    “有什么难以应付的事情?你们一直都不肯告诉我这是哪里,这个地方很危险吗?”


    月儿低眉顺眼的看着我,面露难色,“洛公子吩咐的,说姑娘身子还很虚弱,没有他的陪同,姑娘不可以随意外出的。”


    “我又不是犯人,为什么不可以随意外出啊?他想把我关起来吗?”


    “姑娘想多了,洛公子也是为姑娘好,您现在身子虚弱,天寒地冻的,若是再染上风寒,奴婢吃罪不起,请姑娘不要为难奴婢了。”


    我叹了一口气,“也罢,你只是听他的话吧,我不会为难你的。既然如此,你陪我在院中走走好吗?自从我醒来,还没有踏出这个屋子呢。”


    她低着头应道:“是,奴婢为姑娘取一条厚些的披风,再添个手炉来,然后陪姑娘在院中小走,可好?”


    “嗯,辛苦你了。”


    “都是奴婢的分内事,姑娘这样说,可就折煞奴婢了。”月儿露出谦卑温谨的脸孔,低头出去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心中阵阵悲苦,洛寒桐的眼光还真是好,选了这样一个滴水不漏的人在我身边守着,我还真是难得心中放松。


    不过这样也好,恋花凌中的每一双眼睛恐怕都不是白给的,有这样的人时时刻刻警醒着我,倒真也是对我的历练提点。


    月儿取了一件清荇残红的绣锦披风给我,大大的貂绒围巾遮在上半身倒真是暖和许多,我现在单薄怕冷的样子,倒真有几分师父当年的神韵。


    每到冬日,他穿着厚厚的素色棉袍又披着极重的白绒雪桠斗篷,里三层外三层的样子掩了清瘦的身形,那时我喜欢拦腰抱着他,把半个身子都埋进他宽大的斗篷里,冬日里的他,怀抱会比平日柔软温和很多,他会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说:“落儿长大了,还这么黏人。”


    师父,落儿错了,落儿还想再做回那个长不大的孩子,黏在你身边。


    师父,你说,落儿还有机会再见到你吗……


    不知不觉便走神了,月儿轻声叫我:“姑娘,好了,我们出去吧。”


    我赶紧醒过神来,暗怪自己一点点事情就会走神,真是不该,我现在应该是没有任何回忆没有任何顾虑之人,怎么会发呆呢?


    “姑娘,您想什么呢?”


    “哦,没什么,我只是还是很想出去看看,这漂亮的屋子院子虽然好看,却总觉得好像被困在笼子里一样,让我心里有些憋闷。”


    “姑娘且宽心,病弱之身不比常人,隆冬腊月,您才刚醒,先在着小院里散散心,以后可以出去玩的时候还多着呢。洛公子惦记您,您也不要让洛公子太过担心了。”


    我听着她嘴巴甜得像蜜一样,心里暗暗的笑着,不过表面上还是点头应着,“你说的有理,的确是我太心急了,我还没有认清小院中的景致,就想要跑出去。”


    月儿露出甜甜的笑容,伸手搀着我,“姑娘这样才好,我们出去走走吧,虽是冬日寥落清冷些,洛公子却特意移了最漂亮的梅花中在此处,姑娘看看,心境说不定会美好平顺些。”


    我点头,和她一起走出去。


    我的确是躺的太久了,走几步路几乎都是撑着月儿的手臂走出来的,此时走到门口,看见院中清扫整理的仆从们都忙碌着,他们看见我,鞠躬以示问安,我也就敷衍的点点头,本来我现在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不知这是何处,不懂这些规矩也是正常的。


    我拖着轻软无力的腿在小院里慢慢的走,清冷的冬日里,还能看到如此盛放的梅花,倒也真是极好的景致,我走进了看,那花蕊里含着薄薄的青霜,别是一番情味。


    初入恋花凌之时是晚上,看不清院中景致,在其中只住了几日,从来没有过一刻的安生,倒真是没来得及欣赏这里的颜色,而今看来,倒真是配得上恋花凌这三个字。


    景色虽美,怎奈草木无情,不解凡忧。


    我对着那朵盛放的梅花,静静的发呆,相似的花,不同的人,人情世迁之事,我这些年着实见过了太多,当年那个每一次生离都泣如死别的小女孩,也已经可以一个人,在一群饿狼的目光里,安然而立了。


    一阵轻微的冷风,我裹紧身上的披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咳了几声,果然,失了那么多血,又滑了胎,身子的确是弱了许多,好歹也是习武多年,现在都快成一个病秧子了。


    月儿见我如此,赶紧对我说:“姑娘,外面冷,快回房中暖暖吧。”


    “无妨,这花真好看,我想再看一会儿。”


    “姑娘身子单薄,别由着性子了,还是回屋中,喝杯参茶一下吧。”


    我撅了嘴,像个小孩子一样发脾气,“我才刚出来你就让我回去,那屋子闷死了,我不要回去。”


    “姑娘……”


    “我都说了不回去,我就要在这里,这花多好看啊。”


    我一边说,一边折下一枝花插在月儿的头上,“月儿生的水灵,带上这花就更好看了。”


    我玩闹着,又打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喷嚏。


    月儿的脸上明显急了,“姑娘,快别闹了,您才刚刚好转,可别再染了风寒,快回屋中去吧。”


    我皱眉看她,一脸不乐意,“洛公子说了,要你们听我的话,怎么他不在,你就这样对我,看来你说的那些尽管吩咐的话都是假的,你根本就不听我的话。”


    月儿慌了,“姑娘,奴婢都是为了姑娘好啊。”


    “我就想在这里呆着。”


    “姑娘,您若是染了风寒,吃苦受罪的是您自己啊。”


    她跪下了身子,“姑娘,若是您生病了,洛公子一定会觉得是女婢照顾不周,他会打死奴婢的,求姑娘救奴婢一条小命。”


    “只不过是我自己的意思,他为何要打死你……听你之前的意思,洛公子一直是个疏阔温和的男人,怎么现在说来,他倒是个狠厉之人了。”


    月儿已经完全慌了手脚,只好跪在地上磕头,“不是的,洛公子他……”


    “你这前前后后的话自己都是矛盾的,难道你是在欺我一无所知,所以骗我吗?”


    “奴婢不敢,求姑娘不要逼奴婢了。”


    我心道无聊,本来以为是一个极其厉害的角色,想不到几句话就漏了破绽,看着她缩成一团哆哆嗦嗦的样子,真心觉得可笑。


    缓了缓气息,伸手拉起她,“好了,我不是故意对你的,一来我只是对外物实在好奇,不愿意困在屋中,二来,我现在只认识洛寒桐一个人,我自然想了解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那你现在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突然,我身后想起了洛寒桐的声音,紧接着,一双璀璨的眸子闪在我的身边,我看见了洛寒桐的薄唇挂着淡淡的微笑,正闪着明眸看我。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