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一百八十八章 泣血之离

第一百八十八章 泣血之离

    

    “是。”


    他贴近我的耳朵,轻轻的说:“我发现,你虽然年纪轻轻,经历还真是丰富啊,两个孩子,竟然是两个男人的,而且,都有人想要这孩子的命,你说,你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


    “是我造的孽,可是这孩子是无辜的。”


    “那只能说明,他或许前世也造了什么业障,所以今世才投了这样一个还未出生便死了的胎。”


    “洛寒桐!”我终是忍不住了,对他喊:“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他只是一个无辜的孩子,你登上宝座的时候一定要踩着无辜者的血吗?”


    洛寒桐笑了,“自古登上主位的人,没有谁是干干净净的,我既然选择了权利,就不会在乎一个小儿的性命,若不是因为孩子的母亲是你,我早就下手了。”


    我已经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那我倒是要感谢你对我的偏爱了?”


    他竟伸手把我的衣服遮好,对我说:“若我们只是普通的人家的叔嫂,我就算我对你有些许伦理之外的感情,也不会如何,但是此时这样的局势下,这个孩子我必须要杀,而你,也恰好孤身一人,我会尽量不伤你,至于你是否领我的情都无所谓。”


    我对他苦笑,“你就不怕,留着我的命,我有朝一日会报复你吗?”


    “你不会有机会的,我既然敢留着你,就敢保证你不能对我如何。”


    “你就那么自信?”


    他起了身,对我轻轻的挑了挑眉,“那个礼官,我已经处理掉了,所以,你就不要再报什么希望了。”


    我心里骤然一惊,身子忍不住震了一下,“你把小七怎么了?”


    他笑了笑,“小七?原来他叫小七啊,看来,不是老的,是小的。”


    “你把他们怎么样了?你不要伤害他们,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牵连他们。”


    洛寒桐走到门口,把门开了一道缝,立刻有等在门口的人对他施礼,“王爷。”


    洛寒桐点点头,“去把祷之堂那个小礼官给我抓了。”


    “是!”


    侍卫应着,大步离去。


    我在他身后已经呆住了,他回过头来对我灿然一笑,“多谢王嫂的坦诚,让臣弟又了却了一桩心事。”


    “你诈我!”


    “自古兵不厌诈,你既然师承初澈那样的才子,你师父不会连这个都没有教你吧?”他转身走回到我面前,满脸都是漫不经心,似乎对我的心智有几分鄙薄。


    “你怎么会注意到他们?”


    “你应该知道,因为你腹中的孩子,凡是接近你的人我都要注意,那日在门口碰见二人,原本我并未太过在意,但是我与他们盘问的时候,你竟然叫我进去,恐怕你当时心中紧张,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反常吧?”


    我心中一顿,是啊,我从来都是躲着他,那日心思一紧,竟然派人唤了他进来,简直是太过大意了。


    洛寒桐接着说:“我查了查他们二人的底细,竟然无丝毫破绽,不过,我还是不放心的,于是便诈了你,没想到,还真诈出了东西。”


    “卑鄙……”


    “那又如何?”他笑着捏了捏我的脸,“我早就说过你是我的好帮手,果然,今日你又帮我除掉了一个人。”


    “不要,你不要伤害他。”


    “不伤害他?也好啊。”他又把那小瓶子拿出来,“只要你吃了,我就放了他,用你腹中孩儿的命,去换那小子一命,如何?”


    “我不吃!”我疯了一般推开他的手,那小小的瓶子落在暗褐色的地板上,滚得远了些。


    洛寒桐并不生气,依旧平静的对我说:“你要知道,你现在已经山穷水尽了,你以为你推开了这小小的一瓶药,就能逃得掉了吗?”


    我哭着对他喊:“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心知肚明,弃了你腹中这个孩子,你我相安无事,否则,你在乎的所有人,都得死!”


    我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坐在地上,放声痛哭,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


    他说的对,事到如今,我真的已经山穷水尽了,这个孩子,恐怕我真的已经保不住了。


    我哭了很久很久,眼泪却依然无法冲刷心中的苦楚,洛寒桐一直静静的站在我身边,直到最后,我哭的力竭了,只剩下微弱的喘息和默默留下的眼泪,他才走过来,捡起地上的药瓶,又抬手把我抱起来,转身进了卧寝。


    他把我放在卧榻上,又把那小小的药瓶放进我手心里,平静的说:“药放在这儿了,天亮之前,你不吃,礼官便人头落地,要不要保住那小子的命,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说完,转身打算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住了,背对着我轻轻的说:“大夫说服了药很快便会有反应,我已经备好了人,若是难受了便叫我,我今日会一直在厅堂等着。”


    说完,他关上了门,离开了。


    天已经黑下来了,我坐在屋中,呆呆的盯着手中这瓶药。


    精细的青花小瓷瓶,甚为别致漂亮,可是它漂亮的外表下所容纳的却是要我孩儿命的毒药。


    其实我也知道,就算此时我置小七的命于不顾,日后洛寒桐也会有的是方法来除掉我腹中的孩子。


    此时,那些中原派来的人恐怕已经都被他杀了吧,待启彦的得到消息再偷偷派人过来,恐怕早就已经来不及了,洛寒桐自会说是我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失掉了腹中的孩儿,启彦就算心知肚明,也没有任何出兵讨伐的理由。


    洛寒桐,真是机关算尽,一步步走过来,做的滴水不漏,而我,待到发现自己已经是他的网中之鱼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我流着泪盯着那小小的瓶子,又转而看向自己的肚子,孩子,可怜你母亲是个无用的怂人,我曾发过誓要守护着你,然而事到如今,我却仍是没有了任何办法来保你的性命。


    孩子,你会怪我吗?


    孩子,别怕,黄泉路漫漫,娘会陪着你一起走的。


    蜡烛一点一点的燃着,那滴下的一道道蜡痕就像是我脸上的泪一般苦涩。我慢慢起身坐在桌边,拿出匕首,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眼看着血一点点流出来,内心竟然有一丝解脱,我俯身在桌上,感受着血一点点流出我的身体,听着血漫过桌沿,一滴一滴滴到地上的声音。


    “嘀嗒,嘀嗒……”许久没有听过如此悦耳的声音了,洛鸿影,对不起,这个孩子,我已经尽力保全了,如今事已至此,若是在下面相见,我会当面向你认错的,还请你不要怪我。


    师父,你知道吗?落儿真的好想你,你若是活着,是否也同样思念着落儿,若是你也已经去了,许是我马上就可以与的亲人朋友们相遇了,我的家人,师父,安大哥,箬茜姐姐,还有为我而死的仆从们。


    我想着想着,我突然发现,自己熟识的人,好像已经没有几个在人世间了,不知道是不是我命中带煞,遇到我人都会薄命,我微微的笑着,是不是见到他们之后,我要一一致歉才能赎清我的罪孽呢。


    我眼前有些发黑了,身体似乎也空了些,我抚着自己的肚子,孩子,别怕,我们马上就要自由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恍恍惚惚,像是睡着了一样,也不知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但是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应该是已经死了吧,可是这阴曹地府只是一片空寂的黑暗,好像和故事里讲的不太一样,也不知道师父在哪……


    突然,我听到“砰”的一声响,紧接着听见了洛寒桐带着怒意的声音,“来人,快叫太医来。”


    我朦朦胧胧着还在暗笑,我已经死了,叫太医来也没有用了,洛寒桐,我自由了,你已经无法再伤害我了。


    然而下一刻,我感觉到有人在动我,自己的身子仿佛一下子又有了知觉,我心里一惊,难道我还活着吗?


    很快,有人搬动我,似乎要把我抬到床上去,我迷迷糊糊的怕着,难道我还有可能会被救活吗?不要,这样的世间,我真的已经丝毫没有留恋了,再活过来受苦,为何不给我一个痛快呢?


    我突然又听到洛寒桐的声音,“等一下。”


    我暗喜,他是不是已经放弃了对我的救治,打算让我就这么死了?那真的是太好了。


    然而是我想多了,洛寒桐话音刚落,我的嘴就被人掰开,紧接着,几粒苦涩的药丸被倒进了我的口中。


    洛寒桐,这样的时候,他也不会忘了杀了我的孩子,我在心中苦笑着,却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任凭那药丸顺着我的喉咙滑下去,去杀害我肚子里的骨肉。


    我又听见一个老人的声音,“王爷,娘娘本就割腕失血过多,此时服滑胎药定会再大量失血,如此两相大伤,性命难保啊。”


    洛寒桐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来,“药一定要吃,人也一定要救,我不管她流了多少血,你给我听着,只有她活着你才能活着,她若是有闪失,整个太医院的人都要死。”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