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滴一百八十七章 为了孩子,什么都能舍弃

滴一百八十七章 为了孩子,什么都能舍弃

    

    两天以后,洛寒桐又踏进了恋花凌的院子,踏着初冬地上的枯叶凉尘,面色沉静的站在我面前。


    我也同样平静的看着他,“王爷到此何事?”


    “自然是来给王嫂送礼物。”


    他说着,轻轻对身后的人挥挥手,立刻有人跑出去,片刻之后,抬进来一个人。


    那人如弃履般被丢在我面前的地上,只看那高大的身躯,我已经猜到是谁了,果然,颤抖着手拨开他凌乱遮面的头发,一张熟悉的脸进入我的视线,是羌遥。


    短短几天的功夫,他已经瘦了一大圈,浑身带着血痕,脸色铁青,双目紧闭,只尚存微弱的呼吸。


    我费力的蹲下身去,摇着他的手臂叫他:“羌遥,羌遥将军,你醒醒……”


    他的眼皮动了动,应该是听到了我的声音,但是依然没有睁眼看我。


    我发现他两手的手腕处都有一道血痕,虽然已经止血了,但是还是能看出很深的伤口。


    我抬头看着洛寒桐,“你这个畜生,他是习武之人,你挑了他的筋脉,跟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洛寒桐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对我说:“我只是答应了会留他的命,我可从来没说过不会挑了他的筋。”


    我扑上去想给他一巴掌,却被他死死的捉住手腕动弹不得。


    “洛寒桐你这个畜生!”


    他抓着我的手,轻轻的笑,“我答应的你事情,可没有食言,这莽夫的命还在,他娶的那个贱婢也还活着,我会安排人照顾,不会让他们轻易死去的。”


    他说着,使了个眼色,让人把羌遥抬了出去。


    见着羌遥要被他抬走,我急了,转身想要冲过去拦着他们,洛寒桐并不放手,带着邪邪的笑拉着我,不让我过去。


    我实在急了,大喊一声:“放肆,竟敢忤逆本宫!”


    这一声喊,屋中的人都安静了下来,那些抬着羌遥的人也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我,又看了看洛寒桐,明显在等他的指示。


    洛寒桐也顿了一下,随即歪了歪嘴巴,邪邪的一下,对抬着羌遥的人说:“愣着干什么,抬出去!”


    我也是逼得不知如何是好,又喊了一声:“本宫不让你们动,我看谁敢动!”


    洛寒桐的笑容更深了,阴阴的说:“我让你们抬出去,没听见吗?”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还是朝洛寒桐低头应道:“是。”然后,便把羌遥抬了出去。


    我还想追上去拦着他们,洛寒桐却死死的扣住我的手,又伸出另一只手捂住我的嘴,把我死死的困在他结实的手臂里,然后对屋中的其他人说:“你们都给我出去,本王有话要单独和太后娘娘说。”


    屋中仆从都是他的人,二话没说就出去了,我听见他们关门的声音,心里已经濒临崩溃了。


    洛寒桐放开了手,轻轻的在我耳边说:“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现在是不是应该做点别的了……”


    我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强撑着问他:“你还想要做什么?”


    他绕道我的身前,眼睛死死的盯着我隆起的小腹,“当然是送我的小皇侄上路了,我这个做皇叔的也没什么礼物要送给他,不知道这个他会不会喜欢。”


    他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小小的药瓶,在我面前晃了晃,“这可是我问了很多名医才求来的,听说是最好的堕胎药,比用刀什么的少了很多痛苦。”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动手,偌大的屋中只有我们两个人,就算是平日里,我也是敌不过他的,更何况现在心力交瘁,又挺着摇摇欲坠的大肚子,动起手来,恐怕连三招都过不了。


    为今之计,就只有求他,若是他能让我缓和几日,我或许还有机会让小七助我一臂之力。


    我慌着心往后退,对他说:“我已经听你的话回宫了,也把把凤印交给你了,你难道就不能放了我的孩子吗?”


    “我知道你最近很听话,但是我为了这个位置筹谋了多年,我不会让一个孩子成为我的威胁。”


    “我可以现在就拟一道诏书,把君主之位让给你,你把我贬为庶民,放我出宫去,让我带着孩子离开吧,我永远都不会让他来争你的位子,我们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世界里的,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吧。”


    洛寒桐矮身在我面前,认真的看着我,“你不想争,却有的是人像利用你腹中这块肉来夺我的江山,我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险……”他笑了笑,又说道:“而且,我也舍不得你离我而去。”


    我的泪奔涌而出,“洛寒桐,你若是真的对我有一丝情意的话,求求你放了我吧……”


    他又凑近了一些,“我记得你说过,我不配提情意,为何又突然对我提起情意呢,你现在的话,又有几分是真,有几分是假……为了肚子里这个东西,你倒是开始和我提情意了,季柒月,你这个女人,还真是虚伪啊。”


    看着他,硬着头皮,终于还是跪了下来,拉着他的袖子,“洛寒桐,你念在这个孩子和你毕竟是血亲,求求你放了他吧,求你……”


    他蹲下身,俯身看着我,“血亲?你觉得这个孩子会比洛鸿影与我更亲吗?我连他都杀了,一个尚未落地的胎儿,又如何能用血亲二字牵到我?”


    我的泪模糊了双眼,只能看见他眸中幽然的寒光,“洛寒桐,你放了我吧,万一……万一我腹中是个女孩,她是不会牵扰到你的江山的。”


    “女孩?”他顿了一下,笑道:“好像也对,是男是女还不一定,万一是个女娃娃,那我倒是伤了条无辜的性命。”


    我见他送了口,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立刻拉紧他的袖子,“是啊,你明日请个有经验的稳婆来,让她看看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若是个女孩,你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洛寒桐贴近了我,轻轻的问:“明日?你这么聪明,不会不知道夜长梦多这四个字吧,我最怕的就是这四个字。”


    “你……”


    他眼中流出更深的寒光,“只要他有可能是男孩,我就一定要除了干净,哪怕他有可能是个女孩,我也不会给自己一直留下这个威胁,这个孩子留着一日,我就一日睡不安稳。”


    他这一句话出口,我就知道我完了。


    我怔怔的看着他,抛弃了我最后的尊严,“洛寒桐,只要你答应留下我的孩子,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你,就算你……就算你要我依附于你,我也会……答应你的。”


    这样难以启齿的话说出口,我的心已经在绞痛着,洛寒桐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你为了腹中这个东西,还真是什么都能舍弃了,依附于我,是你心甘情愿的吗?”


    我木呆呆的看着他,“只要你放了我的孩子,你要江山,或是要我的身体,都可以给你。”


    他一脸玩味的看着我,“你以为你这样一个女人的身体,对我来说那么重要吗?季柒月,你现在连自己的底线都放弃了,是真的无计可施了吧?”


    我含着泪对他笑,“是啊,我无计可施了,我现在只想让我的孩子活着,只要能留下他的命,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他挑起我的下巴,露出放肆的笑容,“我向来喜欢看人无计可施时逆来顺受的样子,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这可怜楚楚的小模样,还真的让我有些欲罢不能了,既然你愿意,那便让我试试是否合得心意……”


    他说着,便伸手把我扯得近了些,凉薄的唇毫不客气的压上来,咬着牙闭眼承受,感受着他的唇舌由冰冷变成灼热,动作也越来越放肆,大手伸进我的衣服里摩挲……


    我默默的流着眼泪,想着,若是这一刻所受的耻辱真的能给我的孩子带来一线生机,那我也就也就不委屈了。


    洛寒桐扯开了我的衣服肆意蹂躏,我像一个失了魂的木偶,身体的痛苦已经不能带给我任何难过,唯独心里惦念着我的孩子……


    洛寒桐却突然停下来,瞪着眼睛看我,我也抬起头,苦笑着问他:“不知这卑贱的身子,王爷可还满意?”


    他看着我,言语中似乎有一丝无奈,“我今日若是真的要了你,你也会顺从,是吗?”


    “只要你能放了我的孩子,什么事我都会顺从你。”


    “你……”


    我已经不再顾及什么颜面了,把身子贴上去,在他耳边轻轻的说:“我已经无计可施了,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已经连羞耻之心都淡了,洛寒桐,我如今这副样子,你满意了吗?”


    “季柒月,你就这么想留下这个孩子?为了他,你连尊严都不要了吗?”


    “我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我不能再失去一个孩子了,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没有什么比失去自己的孩子更痛苦。”


    他挑了挑眉,字字刺着我心中的伤疤,“曾经失去过?哦,那是初澈的孩子吧?”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