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还是与你独处的好

第一百八十六章 还是与你独处的好

    

    小七顿住了一下,身旁的老臣立刻回到:“回王爷,微臣是祷之堂的礼官,太后娘娘腹中的龙脉足了六个月,微臣二人按礼制来为皇子祈福。”


    洛寒桐的眼神犹疑了一下,朝我这边看过来,我赶紧吩咐月儿,“去请王爷进来吧。”


    月儿紧着步子跑到门口,“王爷,娘娘请您进去叙话。”


    洛寒桐看了她一眼,又侧头看了看小七和他身边的老臣,果然,也没有多做怀疑,轻轻的说:“你们退下吧。”


    我的心稍微放了下来,看着洛寒桐慢慢走进厅中,对我拱手,“王嫂今日的祈福礼,臣弟倒是忽略了,还请王嫂恕罪。”


    我给了他一个虚情假意的笑,“自陛下驾崩,王爷一直打理朝政操劳,这样的后宫小事,无需放在心上。”


    “那怎么能行?这祈福礼,对皇子来说,意义深远……”他盯着我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笑了。


    他话中的话我又怎么会听不出来,是啊,这祈福礼自然意义深远,因为他或许是我的孩子一生中唯一受过的礼节了。


    我苦笑一下,“反正礼官都已经走了,已经祈福完的事,王爷就不需要再挂心了。”


    洛寒桐轻轻点了点头,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喝茶。


    看样子,是真的没有把小七这样不起眼的角色放在心上,我放下心来,开口问他:“王爷今日心情不错,可是拟好了稳定朝局的诏书了?”


    “多亏了王嫂深明大义,才给小弟一个稳定的局势。”


    “王爷想多了,本宫如此做,只是想给自己的孩子未来一个稳定的朝局而已。”


    洛寒桐喝茶的手顿了顿,明亮的眸子看向我,笑了,“王嫂说的没错,您腹中这个孩子,一旦出生,注定是要有一个真正天下太平的局面给他。”


    他把天下太平四个字说的极重,我心知肚明,这世上何时有过真正的太平?他这样说,几乎就是在告诉我,我的孩子,根本是无法降生的。


    我叹了口气,只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是啊,若是世上都是纷争污秽,这杂乱凡世,不走一遭也罢。”


    洛寒桐满意的点点头,如今已经有了掌控朝局的权利,和稳定朝局的筹码,锡戎的江山唾手可得,唯一一个让他依然有所顾虑的,恐怕就是我腹中这个孩子了。


    如今,他只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让我这个孩子死的与他毫无瓜葛,便是再无后顾之忧了。


    原本,我已经无力反抗,可是今日小七的出现,却突然给了我一丝希望,有他助我,又有中原的压力胁迫着洛寒桐,为了我的孩子,说不定,我真的可以搏上一搏。


    洛寒桐笑着扫了屋中仆从一眼,“都出去吧。”


    我看着屋中的人悉数退去,心里又莫名其妙的紧了,“你要怎么样?”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么多人看着不自在,还是与你独处的好。”


    “是吗?我并没有觉得好。”


    洛寒桐看着我,“当年你刚进宫,就和我偷偷跑出去玩,那个时候你与我独处,不是十分快乐吗?”


    我也看着他,“你也说了是当年,那时候你还是个不问世事的少年,我也不知你心中竟如此叵测。曾经我也觉得与你相处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但是如今物是人非,我现在看见你,就只能想到那些让人胆寒作呕的事情。”


    他并不理会我的嘲讽,又对我说:“想当年,我也是救过你的命的,按理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才是。”


    “洛寒桐,你若是真的无事可做,大可以去外面散散心,去看看你的锦绣江山,为何要在这里调笑我一个落魄之人?如今你为刀俎,我为鱼肉,你在我面前极尽压制胁迫,不觉得可耻吗?”


    “这话说的,什么刀俎鱼肉,干嘛非要把我们的关系说的如此血腥呢?在我面前,你可是一个值得赏心悦目的女人,哪怕你已经嫁过我大哥,在我心里依然是其他女子比不过的。”


    我受不了他这样没头没脑的调笑,盯着他看,“洛寒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洛寒桐猛地起身,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的双手已经撑在我的椅子两侧,把我圈在他高大的阴影里,他的眼睛里闪着莫名其妙的光,“你真的以为我有那么多心思去调笑一个早已困在笼中的鸟吗?”


    “既然不屑与我动心思,你大可直截了当的杀了我。”


    “啪!”的一声,我吓了一跳,这才发现椅子的雕花扶手竟被洛寒桐拍碎了,他的手上刺着零星的木屑,鲜红的血滴到我的衣服上,他的眼睛却一直在盯着我,额头上的青筋都已经爆出来了。


    从来,无论是什么时候,他都是一副或邪笑或阴笑的假面孔,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幅样子,心里有点慌,睁大眼睛看着他。


    “你为什么总是要把自己摆在和我针锋相对的位置上,你真的希望我杀你吗?”他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说的很重,似乎这些话压得他难以呼吸。


    我嘲笑的看着他,“你杀了我身边的人,杀了我的丈夫,又为何不杀了我,这样岂不是更干净?”


    “季柒月!”他对我低吼,眼睛都犯了红色,“你非要把我对你仅存的情意都耗尽吗?”


    “情意?你觉得杀了我的亲人朋友而不杀我是对我的情意?洛寒桐,你真的懂什么叫情意吗?你这样一个弑兄欺嫂的人,也配提情意?”


    他的手握得紧紧的,那木屑都陷进了肉里,鲜血滴滴答答的流下来,看上去十分吓人。


    他弯下腰,直直的逼近我,我却无处可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


    他用沾着血的手指捏住我的脸,“我告诉你,我就是这样一个无情无耻的人,但是现在我偏偏就不杀你,我杀了你的丈夫,还会杀了你的孩子,我会让你眼睁睁的看着我坐上王位,看着我如何把你困在我身边,成为我的女人。”


    “你不是说,你不会为了女人而做什么吗?又何苦这样折磨我?”


    洛寒桐露出一个凄凉的笑,捏着我脸的那只手又用力了一些,好像要把我的脸握在他手里,“人活着,总要有些念想,你可能不懂,男人最喜欢做有挑战的事,越是得不到的,才越让人魂牵梦绕。”


    他说着,竟俯下身来去舔舐那些粘在我脸上的他的血迹。


    我吓得拼命往里缩着头,他却不依不饶,甚至扳过我的脸,覆上我的嘴唇。


    灼热的气息合着血腥味让我阵阵眩晕,却被他逼在小小的椅子里无处可躲,只能上气不接下气的哭着。


    洛寒桐抬起头来,原本白皙漂亮的脸上沾着他的血和我的泪,看上去狼狈不堪,我知道,此时的我一定更狼狈。


    我们两个都喘着粗气凝视着彼此,良久,我从含着血的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洛寒桐,你就是个畜生。”


    他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行为有多么不正常,抬手用袖子来擦我脸上的血泪,眼神里是一丝难得的慌张。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他轻轻的说:“对不起。”


    我有点发愣,他又开口道:“别哭了,我不动你就是。”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竟发现他的眉头皱的那么紧,我对他苦笑,“洛寒桐,你这个时候你突然怜悯我,是不是太讽刺了一点?”


    “你觉得是怜悯也罢,你觉得是羞辱也罢,季柒月,你给我听着,你腹中的孩子,我是不会让他落地的,至于你……”他顿了顿,放下了手,犹豫再三,却没有再说话。


    “洛寒桐,收起你这些假惺惺的情意,你若是想杀我的孩子,最好连我也一起杀了,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是拼了我这条命,也要在你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他的眉头皱了皱,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推门离去了。


    我坐在屋中犯愣,心口阵阵憋闷,我知道洛寒桐不想杀我,但是他注定会夺了我腹中这条小命,这比杀我更要苦上一万倍。


    我坐在那里默默的流泪,也不知道羌遥和柳心现在怎么样了,还有晨曦和星儿,这些跟在我身边的人,如今都因为我而命悬一线,我却在这里任人欺辱,什么事都做不了。


    季柒月,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你都是那个废物,从来没有坚强过的废物,自己的孩子,自己身边的人,你一个都保护不了,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


    所有的仆从看见洛寒桐那样出去都吓了一跳,也不敢进来看我。我自己慢慢的爬起来,扶着肚子,绕过仆从们,走回自己的卧寝。


    我看着镜中满脸是血泪痕迹的自己,那残破的样子如同一件被人遗弃的旧衣。


    我咬着牙告诉自己,季柒月,小七来了,你还有机会,就算你保护不了任何人,至少也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也许,小七,这真的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