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一百八十四章 断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断指

    

    她乖巧的搀着我的手,我看着她温谨的样子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月儿。”


    我愣了一下,仔细看她,好像真的与星儿有几分相似,“月儿?那星儿……”


    “星儿是奴婢的妹妹。”


    我心中欢喜,“你真的是星儿的姐姐?”我一下子觉得,在这个孤寂凄冷的夜里,有了些许温暖,纵使她是洛寒桐安排的人,我也觉得亲切了半分。


    “奴婢知道妹妹曾经服侍过娘娘,她曾对奴婢说过,娘娘待她十分好,能伺候娘娘也是月儿的福分。”


    “既然如此,那本宫便那你当自己人了。”我抓着她的手也紧了半分。


    她睁着大眼睛看我,“娘娘折煞奴婢了。”


    她扶着我慢慢的走,进了卧房宽去外衣,我也是真的累了,便斜在卧榻上看着她为我端茶倒水,细看来,真的有几分像星儿,也不知道她和晨曦现在怎么样了。


    “月儿,别忙了,本宫有事要对你说。”


    月儿赶紧过来,“娘娘,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星儿跟着我已经吃了不少苦了,如今你又要来跟着我受苦,本宫心里实在是觉得对不住你们,所以,明天我便下旨遣你出宫,你出去,回乡也好,嫁人也罢,再不要和这个地方,和我这样的是非之人再有什么瓜葛。”


    月儿愣了,“娘娘,月儿是一心想要伺候娘娘的,月儿不怕苦。”


    “月儿,你们被洛寒桐安排在此伺候我,是什么样的心思,本宫心知肚明,而且,你知道,留在这里,留在本宫身边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星儿现在生死未卜,本宫不忍你们姐妹两条人命都搭在这样的阴谋里。”


    “娘娘不是说,月儿是自己人吗?”


    “正是因为拿你当自己人,才会让你离开此地,你出宫后,若是能找到星儿,你们两个便快些逃命,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


    她看着我,眼角带着一丝泪痕,“月儿多谢娘娘大恩,只是……只是……”


    她支支吾吾的似乎有话不敢说,我问她:“只是什么?”


    “娘娘,奴婢……不能离开这里。”


    我听了这话,就明白了一半,“为何,是不是洛寒桐……”


    “娘娘,其实您心里也应该知道,现在恋花凌中所有的仆从都是王爷的人,包括奴婢,也是为王爷做事的。”


    我叹了口气,“你为了帮洛寒桐做事,连自由都不想要了?”


    她本来噙在眼中的泪“吧嗒”一声落下来,“娘娘,为王爷做事,并非奴婢本意,可是王爷他……”


    “他用什么威胁你了吗?”


    月儿睁大眼睛,咬了咬下唇,犹豫半晌,还是点头了。


    “娘娘每日大事颇多,恐怕没有注意到星儿已经失踪了。”


    “失踪了!”我心里已经,仔细想来,这几日似乎一直都是柳心在陪我,的确未见到晨曦和星儿,怕是柳心怕我担心,也没有敢告诉我她们失踪之事。


    “星儿已经被王爷抓住了,奴婢只有听从于王爷,才能保住星儿的性命。”


    “洛寒桐……”我不由得握紧拳头,心里暗暗恨着。


    “娘娘,不仅是奴婢,这些安排在娘娘近身的奴才,每个人,都有不得不必须效忠于王爷的原因。”


    果然,洛寒桐这局大棋,连一个微不足道的棋子都要十足十的拿在手中才好。


    “是本宫害了你们,如此,你便暂且留在本宫身边吧,洛寒桐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必顾忌我。”


    “娘娘……”


    “本宫想静一静,你先出去吧。”


    月儿抹了抹面颊上未干的泪,躬身出去了。


    我坐在那里,就着长夜慢慢思量,可如今的局势,却已经不是我在这里但凭思绪就可以解决的了。


    绘着锦绣繁花的窗纸微微亮起来的时候,我慢慢起身,挪动着坐了一夜的酸麻的腿,推窗看着外面暗青中泛着薄红的天。


    什么时候起,我这样的人,竟已习惯了独对孤灯彻夜无眠的日子。


    外面的月儿听到屋中动静,轻轻敲门,“娘娘,您醒了吗?”


    我心笑洛寒桐寻得果然不是常人,耳朵还真是灵,于是答道:“进来吧,正好本宫要梳洗了。”


    月儿推开门,看见我衣着端正的站在窗前的样子,“娘娘,您……一夜没合眼?”


    “许是年纪大了,不那么贪睡,倒是你,既然我已经知道了洛寒桐的安排,大着肚子又跑不了,你又何必彻夜守在门口呢?”


    “娘娘,奴婢……”


    “好了我知道了,这也是洛寒桐安排的。”我对她笑笑,“没事了,帮我梳洗吧。”


    “娘娘……”


    “不要愁眉苦脸的,等下洛寒桐一定会来的,若是让他看出破绽,你和星儿的命恐怕就都保不住了。”


    “是,娘娘。”


    我轻轻的扶着肚子坐下,孩子,母亲这样的无能之人,不知道还能保你多久了……


    果然,天刚刚亮起来,洛寒桐便走了进来。


    女子的卧寝,他一个男人毫不顾忌的走进来,看来如今,倒真是肆无忌惮了。他使了个眼色,屋中仆从立刻退出去,还掩了房门。


    那关门声就像是一记重锤打在我心上,虽然表面上装作平静,心里却真的已经害怕了。


    他毫不客气的拉了一把凳子坐在我身边,凑近了我看,轻轻的说:“你脸色不好,昨晚睡得不好吗?”


    他已经不再称我为王嫂了,我心中忐忑,缓着气回答:“劳烦王爷挂心了。”


    他幽幽的说:“是不是心里记挂着羌遥将军呢,放心吧,他还活着,而且,为了让你心安,我还带了他的信物来。”


    “信物?”我转头看着他,“你会这么好心?”


    他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小的布包递给我,脸上还带着笑,“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将信将疑的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打开,布包中赫然是一根带血的手指!


    那骨节粗大的手指,我一眼便认了出来,明显就是羌遥将军。


    我猛地站起来,对洛寒桐喊道:“洛寒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他是护国将军,你断了他的手指,以后还怎样征战疆场护国安民?”


    他丝毫不介意我的激动,甚至没有抬头看我,依然坐在那里,漫不经心的摆弄自己的手指,淡淡的说:“护国安民?他是你和洛鸿影的走狗,难道会为了我的江山征战?这样的人,废了就废了,护国将军……他护得可不是我的国。”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而且,他现在连命都快保不住了,还在乎什么手指吗?”


    “你答应我会保他的命,如今出尔反尔,又要如何?”


    洛寒桐的声音依然悠然的不得了,“出尔反尔?你原本答应了我回朝下诏以平朝臣乱心,却又推脱没有凤印,到底谁才是出尔反尔的那个人?”


    “我又没有说不下诏,难道连一点缓和的时间都不给我吗?”


    “我可没说不给,但是,你每缓和一日,羌遥便会少一根手指,所以,你还有九日的时间来缓和。”


    “不要!你不要再折磨他了!”


    我含着泪看向洛寒桐,“你要的诏书,我会给你,只求你别再伤害羌遥和柳心。”


    洛寒桐露出漂亮的笑容,“果然,我就知道,你不会忍心让我多费唇舌的。”


    他说着,伸出白皙修长的漂亮手指来擦我脸上的泪,“这样才好,我们也可以相安无事了。”


    “你所谓的相安无事,只不过是满足了你自己,摧毁了别人。”


    他突然凑近了我,嘴巴贴在我耳朵上,阴阴的低语道:“那如果你还不想被摧毁,就给我乖乖听话。”


    他在我耳边的气息然我浑身都有些战栗,牙齿打着颤,挤出一句话:“洛寒桐,你会遭报应的。”


    “希望你能活到我遭报应的那一天。”


    他说着,竟然伸手拍了拍我的后背,“王嫂,人命关天,您还是少造一些杀孽的好”。


    我木呆呆的站着,也懒得再与他争辩着些什么,慢慢的吐出几个字,“凤昭宫偏厅,紫琉璃台下的玉砖里有一道暗格,凤印在里面,你想下什么诏书,自己去写吧。”


    他放开了手,用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对我说:“那我去凤昭宫看看,你乖乖的待在这里,别乱跑,我办完了事便会来看你。”


    他说着,抬腿欲走,我咬着牙叫住他,“你等等……”


    他刚走过我身侧,便停下了脚步,声音中都含着笑,“怎么,舍不得我了?”


    我不想回头看他,只背对着问:“你……什么时候放了羌遥和柳心?”


    话音刚落,就觉得身上一紧,他竟从背后伸手环住了我,大手在我凸起的小腹上摩挲,我吓得腿都软了,生怕他突然从袖中抽出匕首伤了我的孩子,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老老实实地站着,听见他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你这么听话,我自然不会要了羌遥的命,等我得到了我想要得到的,自然,也会给你你想要的。”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