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一百六十四章 放你离开

第一百六十四章 放你离开

    

    这一句话,我的眼泪立刻决堤了,噼里啪啦的往下流,流进我鬓角的发丝里,整个头都觉得冰冰凉凉的。


    洛鸿影沉声说:“出去吧。”


    容兼关门出去了,洛鸿影回过头来看着我,“柒月,别哭,你现在已经很虚弱了,不能再伤心难过了,知道吗?”


    我躲着他的目光,他却一直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柒月,柒月……”


    他一直轻轻的唤我的名字,唤的我心烦,忍无可忍,哑着嗓子对他说:“我想静一静。”


    “好,我不说话,我就在这陪你,你好好休息,不用管我。”


    我真的也无力与他争执,又奈何他在身边多多少少有些不安,昏昏沉沉的躺着,半睡半不睡,屋子里安静的吓人,我迷迷糊糊的还是昏睡了过去。


    等到一觉醒来,天已经黑了,我觉得自己好像清醒了一些,微微侧头,看见洛鸿影竟然还端端正正的坐在我的床榻边,拉着我的手,借着月关,我看见他漆黑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我,难道,他一直坐到现在吗?


    我看了看他,“你一直在这里,没有正事要做吗?”


    他依然端端正正的坐着,眼睛一刻也不离开我,“黎民不幸,本王现在已无心朝政,一心只想呆着这里。”


    “你……”


    “柒月,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说吧。”


    “你是不是,真的一点也不想留在我身边了?”


    “……”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吗?”


    我依然沉静着不说话,不是默认,而是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说到底,他对我真的一片痴心,可是他又偏偏把事情做得那么绝,让我不知如何面对他过分的爱。


    “柒月,如果我给你自由,你可不可以原谅我……”


    我愣住了,做梦也想不到这句话会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我瞪大了眼睛问他:“你说什么?”


    “刚刚你睡着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我一直想好好照顾你,想要给你幸福,可是怎么慢慢的,事情变成了这样,你那么干净,那么单纯的一个姑娘,却在我身边,一点的一点的变成了这样,可能,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带你来这里,若不是我向中原皇帝提出对你的好感,或许你现在已经和初澈先生逍遥隐世,成为了一对神仙眷侣,而不是在这深宫大院里,每天想着轻生。”


    我呆呆的看着他,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他拉着我的手又抓的紧了一些,“说到底,一直都在伤害你的人,其实是我,是我强迫你来锡戎,是我让人看着你,是我给你下药让你身体虚弱,我口口声声说爱你,似乎也没有做什么为你好的事情……”他露出了一丝艰涩的笑,“我是不是可笑了一点?”


    “洛鸿影……”


    “柒月,我放你走。”


    “真的吗?”我兴奋的一下子眼睛就亮了起来,可是当我的眼光亮起来的时候,他的眼睛却随之黯淡下去,那端正漂亮的眉目里,是深深的失落。


    我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他伤害很大,于是垂下了眸子,嗫嚅到:“洛鸿影……对不起……”


    “是我对不起你,从一开始错就在我,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肯放你离开。”


    我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什么……事?”


    他把目光投向别处,嘴角扯起一丝自嘲的笑,“不是什么为难你的事,放心吧。我只是想,你的身体太虚弱了,你答应我,安心休养一个月,等你的身体无碍了,我就放你走。”


    我呆呆的看着他,他又笑道:“保证这次的药里不会有东西的,不过,你好像已经不再信任我了。”


    我轻轻的点头,“我答应你,我会好好调理身体的。”


    他抬手想来摸我的脸,顿了顿,还是把手收了回去,“以后,我不会动你了,不过你得让我剩下来的一个月每天都来看你,冷不丁的就看不见你,我怕我会发疯。”


    我怔怔的,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好,只能点头。


    他终于起了身,向外面唤道:“来人,掌灯。”


    柳心进来点亮了烛台,光影摇曳着洛鸿影刚毅的轮廓上,他回眸对我微微笑了笑,那笑容竟然有一丝苦楚。


    我看着心里酸涩,他又拿来了药箱,轻轻的给我的脖子擦药。


    他的动作很轻,眉头紧皱着,低声说:“命是自己的,因为我这样的恶人欺负你,就想不开了,是不是太不值得了?”


    我看着他,他依然皱着眉,“以后,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伤害自己,你要知道,若是你死了,这世间是会有人心痛的。”


    “嗯。”


    他顿了顿,突然伸手拉过我的胳膊,掀开宽大的袖摆,那上边,遍布着他那一夜疯狂肆虐留下的痕迹。


    他开始在伤痕上擦药,闭口不言,一直沉默着。


    我恍惚看见他的眼角似乎有泪光,细看时,似乎又什么都没有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柳心拾掇好了水漪的东西,我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和这些东西一起,都送到了水漪的老家,我知道,无论多少钱都弥补不了女儿死了的痛苦,但至少,可以让她的父母家人过的好一些。


    太医每天来为我诊脉问药,我喝着苦药汤子,似乎又回到了之前每天在安大哥家里养伤的日子。


    唯独,每日来看我的人,不是师父,而是洛鸿影。


    洛鸿影刻意与我保持着距离,每次来,都只是用个午膳,最多再喝一杯茶便会离开,大部分时候,是呆愣愣的看着我,若是被我发现了,就把目光移开。


    半个月之后,洛鸿影突然叫羌遥将军来凤昭宫,每日陪我下棋,这可高兴坏了柳心,每天都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好茶好吃的都往羌遥的桌子边放。


    后来,洛鸿影甚至还传来几个新进宫的夫人一起陪我们说话聊天。


    我知道,他只是想慢慢习惯我不在的日子,与别人分散一下心绪,也许是好的。


    日子慢慢的过着,我的身体逐渐好起来,有的时候羌遥将军陪我过上几招,我竟然也不觉得累,还能与他打上十几个回合。


    羌遥将军不明事由,直夸我厉害,在宫中养尊处优也没有荒废了武艺。


    我也只是笑笑,闭口不答。


    洛鸿影似乎一直都没有什么事,淡然的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我们约定的一个月时间,便到了。


    这天晚上,我一个人坐在房中发呆,门轻轻的响了,我没有回头,我知道,一定是他。


    洛鸿影的声音在我身后不远处响起,“可准备好了行囊?”


    他的声音低得吓人,还是能听出一丝不快。我转头看他,“没什么可准备的,我打算,把你送我的古琴带走,其他的东西,到时候分给下人吧。”


    他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要是舍不得我,就别走了,何苦还要带着琴思念呢?”


    我也笑笑,“我是想着,万一我流落街头,还可以弹琴卖艺。”


    “是啊,就算你过的不好,宁可在街头卖艺,也不会回来找我。”


    “不是的,我……”


    他看着我,眼神有些委屈,“你若是找到了初澈,就更不要回来找我了,我怕我会吃醋。”


    他说着,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一个大包袱放在桌上。


    “这里面有一些银两和应用之物,还有你爱吃的东西,我知道你什么都不会准备,所以我帮你准备了。”


    我刚要开口说话,他又说:“你不许拒绝我,让你拿着就拿着吧。”


    我愣了愣,点点头。


    他又接着说:“你心地太好,一个人在外面,不要轻信别人,你这么好看,很容易被人盯上的,要男扮女装,知道吗?”


    还没等我点头,他又说:“你的身体还有很多旧伤,天凉的时候千万要多穿衣服,不然伤会复发的。”


    他说着,又想想起什么一样,“还有,你……你没事的时候,能不能写信给我?我怕我一个人,会熬不住……”


    “好。”


    他一刻不停的说着,我从来没见过他说这么多话,像个碎嘴的嬷嬷,我突然想起那年安大哥想要和箬茜姐姐离开之前对我没完没了的嘱托,能对我说这么多嘱托的人,应该都是真心惦念我的吧……


    我看着这个威风八面的的君主如今似个小男人一般,没完没了的说着话,转过头去偷偷的掉泪。


    他说了一箩筐的话,终于停下来了,屋子里死一般的沉静。


    我缓了缓,对他说:“对了,柳心这丫头一直倾慕羌遥将军,以后若有机会,烦请陛下成全他们。”


    “好。”


    又是好长好长时间的沉默,洛鸿影说:“明日容兼会安排你出宫,我就不来送你了,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你走。”


    “好。”


    “那……我走了。”


    “好。”


    我一直背对着门,不想看他离去。


    突然,被人从身后紧紧的环住,我听见洛鸿影的声音,“柒月……”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