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一百六十二章 洛鸿影的威胁

第一百六十二章 洛鸿影的威胁

    

    醒来之时,第一个出现在我眼前的人,是洛鸿影。


    我看到他的脸,顿时觉得浑身都在抖,瑟缩想躲开他,可是他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丝毫不肯放开。


    我看到屋中跪着两位太医,和一些仆从,水漪正端着药进来,看见我,喜到:“娘娘,您醒了?太好了!”


    洛鸿影接过她手中的药,低声说:“你们都出去,朕一个人陪着皇后就够了。”


    太医们好像如释重负的样子,灰溜溜的退了,仆从们也跑了出去,门一关,我的心里就直哆嗦,我现在看到他,只有害怕,见他在看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抓紧被子遮住自己的头。


    “唰”的一声,我的被子被人掀开了,洛鸿影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轻轻的说:“吃药。”


    他的声音很轻,却然我浑身发抖,我拼命摇头,躲到卧榻的最角落,抱紧膝盖,眼睛防备的盯着他。


    他的眉头皱的紧紧的,靠近我身边,伸手想来摸的头,“柒月,对不起,我昨天太冲动了……”


    我缩作一团,拼命躲着他,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柒月,听话,把药吃了,身体才会好起来。”


    我想着他给我下的药,此时若是再吃,会不会真的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这个药是为你好的,没……没有毒,你好好的,喝一口,再这样下去,你会出事的。”


    我满脸都是泪,小心翼翼的央求他,“洛鸿影,你放我走好不好?”


    他原本温柔的眉目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那样子和昨晚那么像,我看的心里一紧,听他沉声说:“我让你吃药。”


    我依然在坚持着:“求你了……放我走吧……”


    “你到底吃不吃药?”


    “我不……”


    他“啪”的一声把药碗摔在地上,低喝道:“你做梦!”


    我哭的像一只被遗弃的野猫,瑟缩在角落里,突然又听见他的声音,“来人!”


    容兼推门进来,“请陛下吩咐。”


    “皇后娘娘的药是谁开的?”


    “回陛下,是赵太医。”


    洛鸿影回头看了看我,轻描淡写的说:“娘娘不肯喝他的药,定是他医术不精,把他推出去斩了。”


    我心里一惊,脱口而出,“不要!”


    洛鸿影的嘴角挂了一丝得意的笑,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怎么?娘娘反悔了?”


    “你别杀人,你让我吃什么药我都会吃的。”


    “那好,容兼,再安排人熬一碗药来,那个赵太医的脑袋先留着。”


    容兼关门出去了,洛鸿影带着一丝笑容看着我,“柒月这样才乖。”


    我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卑鄙……”


    “我说过了,为了你,我会不择手段,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待在我身边,我保证大家相安无事,若是你再胡闹些什么,所有和你有关的人,都要一起受牵连。”他凑近我,“皇后娘娘宅心仁厚,恐怕不会忍心看着那么多无辜的人为了你而受到责罚吧?”


    我含着泪看他,“你一直都是这么残忍的一个人吗?你之前对我的好,都是装出来的,是不是?”


    他笑了一下,“我对你好又怎样,我恨不得把心挖出来给你玩儿,你依然会为了一封信就把我对你的好都忘了,柒月,我以为我会慢慢感动你,以我对你的好,石头都能暖出几丝温度,可是偏偏,你现在如此恨我,我是不是应该羡慕一下初澈,有这样一个对他念念不忘的好徒弟。”


    “你以为你在对我好吗?你把我扔到一个骗局里,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是在骗我,你又如何厚颜无耻的说自己在感动我?”


    洛鸿影突然揪住我的手,把我拉到他的身前,近在咫尺的眼神里是满满的痛,“是吗?你说我在骗你,那请你告诉我,如果我没有在骗你,你会爱上我吗?会像爱着初澈那样的爱着我吗?”


    我怔怔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低下了头。


    洛鸿影苦笑,“你怎么不说话了?你承认了是吗?不是我对你不够好,而是无论我如何对你,我都是错的,我错就错在我不是初澈,我永远也不可能在你心里有一丝一毫的位置。”


    我默默的流泪,听他继续说:“我知道,就算是之前你顺从与我,最多也就是感动我对你的好,甚至是有些可怜我。既然我无论如何都得不到你的心,我又何必再伪装下去呢?”


    他把我拎到和他一样的高度,强迫我看着他,“季柒月,你听着,你是我洛鸿影的女人,从今以后,你就只能呆在我身边,我不会让你有任何离开我的机会。”


    我看着他眼中的霸道,心里酸涩着,又听他继续说:“还有,不要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


    我流着泪对他笑,“我不可以伤害自己,所以你就要来拼命伤害我,是吗?”


    他沉了一下眼神,用长指去抚我的脸,“对不起,我昨天……是我太冲动了,以后不会了。”


    我继续苦笑着,“没关系啊,反正我本来就是中原皇帝送给你的礼物而已,只要你开心,可以随便处置我,你要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不敢有一句怨言。”


    “柒月,你一定要这样吗?”


    “洛鸿影,你还想要我怎样,都可以说啊,小女子一定尽力做到,就算你要我每天与你谈笑,为你歌舞,我也可以试试。”


    我逞着强,保留着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


    他叹了口气,看着我,“好端端的,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模样,柒月,我明明是想好好的守护你来着。”


    我流着泪,缩回到自己的被子里,无心再听他一句话。


    敲门门声轻轻的响起来,水漪端着药,小心翼翼的走进来,“娘娘,吃药了。”


    这次,我二话没说,端起药碗来一饮而尽,洛鸿影看着我,“你好好休息吧,我晚上来看你。”


    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水漪一声不吭的收拾了地上那摔碎的药碗,又抬头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对她笑笑,“有话就直说吧。”


    “娘娘,我们宫外加派了好多军士,把里里外外都围得严严实实的,看上去特别吓人。”


    “没事,是陛下安排的,你们跟着我,辛苦了。”


    “娘娘,您是不是和陛下吵架了?”


    我苦笑,吵架?若是寻常夫妻,倒是可以用吵架这个词,与一个君主,又是这样的事,吵架?倒是有趣了。于是对她说:“无事,是陛下……生我的气了。”


    “娘娘,其实陛下真是挺疼爱您的,以前您中毒的时候,还有您生病受伤的时候,陛下都是衣不解带的陪着您,比我们这些身边的人都要用心的照顾您。奴婢从来都不知道,一国之君,竟然也会如此细心的照顾人。”


    是吗……洛鸿影此时对我,应该是爱之深,恨之切吧。


    “水漪,你出去吧,我想睡会儿。”


    “娘娘,您不吃点东西吗?”


    “不了,我没胃口。”


    “娘娘,陛下说了,若是娘娘不吃东西,就……就……把送膳食的奴才打死。”


    我叹了口气,“那你送进来吧。”


    水漪如释重负,应了一声跑出去,然后端了一个大大的托盘回来。


    我强撑着坐起来,平日里最爱吃的一些东西,现在看来却一点胃口都没有了,吃了几口,便让水漪撤了下去。


    一个人靠在床头发呆,想着师父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安大哥说他来锡戎找我,以他的本事,哪怕是武功尽失,应该也是有法子见到我的,除非……他不想见我了。


    是啊,那时候我早就已经嫁给洛鸿影了,一个被另外一个男人碰过的女人,师父那样的清濯桀骜之人,我又如何再配得上呢?


    许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许是他本就没有来找我,他为了我付出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伤害,而我却不信任他,还恨了他那么久,他可能是真的伤心了,失落了吧……


    终究,我还是一个没人要的女子而已,师父不见踪影,洛鸿影如此对我,我苟且于世间,还有什么意思……


    我听着门外没有动静,轻轻下了床,取了自己的柳绿色的薄纱飘带,抬手搭在房梁上。


    那时箬茜最爱的颜色,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选了一对含芳的翡翠耳坠,她欢喜的样子似山间仙灵,而今,我也一并随她去了,有她伴着我,也该不会太害怕。


    什么中原的太平,什么天下黎民苍生,你们不要怪我,我真的太辛苦,已经没有力气再去顾及你们的安危了,若这天下的安泰真的要靠一个女子来维系,对于那些满口家国天下的君主来说,是不是太讽刺了一些。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又梳理了头发,虽然憔悴,倒也还端正,我对着镜子里消瘦的女人笑了笑,“柒月,你马上就要自由了,马上……就可以见到爹娘了。”


    飘带打了死结,脖颈伸进去,我闭了眼,把脚下的雕花木凳踢翻。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