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再寻不到温存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再寻不到温存

    

    “她说的都是真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她告诉你书房里有暗格的,而你对我将信将疑,想着如果暗格里发现了秘密,那就选择相信那个老东西,如果没有发现,那就继续相信我,是吗?”他伸出长指抬起我的下巴,就好像在斟酌着一件玩物,“你现在看到了这些信,所以相信了那个老家伙,而不相信我?”


    “那你回答我,她说的是真的吗?”我迎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想让自己坚强一点,但是却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噼里啪啦的往他手上掉。


    他低头看着我,又看着自己手上的泪,眉头又皱了起来,“她还对你说了什么?”


    “你先回答我,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倔强的问。


    他把手放下,负在身后,顿了顿,然后轻轻的说:“是。”


    我的腿一下子就软了,踉跄了两步向后跌去。


    他眼疾手快一把捞住我,直接把我按在他怀里,我抽身想要挣脱,却被他牢牢禁锢住,我狠了心,张口咬在他的肩头,他高大的身子顿了一下,却纹丝不动,手上圈着我的力道也丝毫不松。


    我听见他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都是我做的,是我派人监视你,是我安排人在你的饮食里下了慢药,是我把你和中原的一切联系都切断了,我就是要你留在我身边,为了你,我可以不择手段。”


    我的嘴角渗进了一丝丝血腥味,听着他的话,泪水却更汹涌了,一丝一毫的力气都提不起来,松了口,木呆呆的哭。


    那样的温柔,竟然全都是伪装的,如今,我又该如何面对他。


    他松开了手,认真的看着我,眼里的东西却是我再也看不懂的,“柒月,你若是乖一点,我又何苦要费这么多心思呢?”


    我被他陌生的样子吓到了,哆嗦着后退,他却步步紧逼,一直把我逼到墙角,“柒月,你总是在躲着我,如今你知道了那个家伙没有抛弃你,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出去找他是不是?”


    我听他说起此事,突然想起了什么,“信上说他来锡戎找我,我为什么没有见到他?你把他怎么样了?”


    他嘴角挂起了一丝含恨的笑,“他……你要不要猜猜,我把他怎么样了?”


    “你杀了他?”


    洛鸿影“啧”了一声,“你一个女人家,怎么老是想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呢,那是你的救命恩人,是你的师父,我怎么忍心呢?”


    “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我知道他在故意吊我的胃口,可是我已经快要疯了,哭着喊着问他,“洛鸿影你告诉我,他是不是死了?”


    洛鸿影直勾勾的看着我,沉静了好一会儿,“如果我告诉你他还活着,你是不是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


    我已经快站不稳了,拉着他的手臂跪了下来,“洛鸿影我求你,你告诉我好吗?求你告诉我……他是不是已经死了……求你……”


    洛鸿影慢慢的蹲下身,怜悯的看着我,“你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果然,只要你知道真相,你我之间的情份就荡然无存了,是吗?”


    我已经没有别的思绪了,只是扯着他的衣服死不放手,“求你……”


    他用大手捏住我的脸,“季柒月,你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真心实意的对过我,哪怕一天,哪怕一刻也好。”


    我朦胧着泪眼,却不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木呆呆的看着他。


    “柒月,你果真对我一刻都没有爱过我吗?”


    我也愣住了,呆呆的问我自己,我对他的心意,到底是如何,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了。


    他突然一甩手,把我甩在一边,我不及防备,重重的摔在地上,他低喝着:“我不会让你有机会离开我的,你是我锡戎的皇后,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休要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人。”


    说完,他竟伸手来扯我,修长有力的手臂把我瘦骨嶙峋的身子拎起来,回身扔到榻上,我被摔得头晕眼花,转眼间他已经扑上来,不由分说噙住我的嘴唇,舌头用力撬开我的牙关探了进去,动作间丝毫不见平日的温存,一寸一寸的攻城略地,我呼吸困难,用力躲着他,他却一丝一毫都没有放松,继续侵占着我,一双大手也毫不留情拉扯着我的衣服。


    我的舌头被他咬破,腥甜的血混合着黏腻的味道,让我觉得发晕,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捶打他,哭喊着:“洛鸿影你放开我……”


    “你答应我不再想他,我就放开你。”


    我依然拼了小命的挣扎,但是也不知道他这两年给我下的药到底有多厉害,我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力气,只好央求着:“洛鸿影,求你,放开我……求求你……”


    我听见他带着怒意的声音,“季柒月,我早就说过,我不会放开你的,你就是我的,那个姓初的,你一辈子都休想见到他。”


    “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的眼里满是通红的血丝,“我不想怎么样,我只要你,就算你会恨我,我也不会放了你,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可以不择手段。”


    他说着,宽去自己的衣服,结实高大的身躯紧紧的压着我,平日里让我充满安全感的身躯,如今看上去却只有压迫和恐惧。


    我的衣服被他扯得凌乱不堪,他的眼神里带着凶狠和占有,好像要把我的血都吸干一样,看着他像变了个人一样,我失了魂魄,像一具木偶一样躺在那里,仍凭他的大手故意弄疼我,那力道一抓就是一块淤青,我咬紧牙关,闭上眼睛不去看他,只是默默的流泪。


    他急了,哑着嗓子对我吼:“告诉我,你是爱我的对吗?”


    我闭着眼睛默不作声,他又低吼了一句:“你倒是说话啊!”


    我像一个木头,死气沉沉的躺在那里,洛鸿影发了狠,在我肩膀用力咬了一口,我痛的浑身一抖,眼泪更加汹涌。


    我的嘴唇都咬破了,汗水浸湿了枕头,他却一言不发,牢牢把我困在他的掌控中。


    我已经连喘息的力气都没有了,瘫软着,麻木着,只有身体清晰的痛告诉我,我不是个死人。


    我垂在晕厥和清醒的边缘迷离着,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这个曾经待我如至宝的男人,而今,我与他而言,也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用来发泄的工具而已。


    过了不知多久,洛鸿影沉默着起身,穿好衣服,回头看我。


    我已经被泪水浸透了,躺在那里,呆呆的望着棚顶,连恨他的力气都没有。


    他沉着声音说:“以后你就好好的待在宫里,哪儿都不要去,我会加派人手保护你。”


    “你要把我关起来,做你的玩物吗?”


    “你好好休息,外面危险。”


    “危险……”我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比你还要危险吗?”


    他怔了怔,回头看着我,眼中露出一丝心疼,“总之,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可以踏出凤昭宫一步,我会告诉所有的人,说娘娘病了,不见任何人。”他说完,头也没回,转身离去了。


    过了一会儿,柳心把门推开一条小缝,探头进来看我,看见床上气若游丝的我,吓得捂嘴轻叫,然后赶紧跑到我身边拉着我的手,“娘娘,您怎么了?您没事吧?”


    她慌手慌脚的用被子把我赤裸的满是青紫和血痕的身子裹起来,哭着说:“娘娘,您怎么了,陛下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向来最疼爱您吗?”


    我奋力挤出一丝苦笑,“给我准备点水吧,我好脏,想洗洗。”


    她赶紧点头,抹着眼泪跑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跑回来,扶我去沐浴。


    我靠在水汽氤氲的木桶里,默默地流着泪,身上的伤痕一见了水疼的更厉害了,那灼热的痛让我觉得很痛快,恨不得再拿刀给自己捅上几刀才好。


    柳心一直服侍在我身边,默默的流眼泪。


    我抬头看她,“你怎么了?”


    她带着哭腔,“娘娘,陛下素来宠爱您,怎么会如此不爱惜娘娘呢?奴婢看着心疼。”


    我看着她,缓缓的开口,“陛下要你们来监视我的时候,你也看出了爱惜吗?”


    柳心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娘娘,陛下下令让我们看着娘娘的一举一动,奴婢以为陛下是太在乎您了,所以才会时时刻刻都要知道您在做什么。”


    “在乎,所以把我关进笼子里养着……”


    “娘娘,奴婢知罪,做您的奴才,又反过来走漏娘娘的行程,您责罚奴婢吧,要打要罚,奴婢都认了。”


    “起来吧,你一个小小的女子,又怎么敢违逆君主的命令,是我自己太傻,一直以为他是真心待我。”


    “娘娘,您别难过了,养好身子要紧,奴婢去给您拿药来擦。”


    我点点头,起身出了浴桶,刚走一步,就觉得头重脚轻,一头栽倒在地上。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