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一百六十章 爱上你,让我措手不及

第一百六十章 爱上你,让我措手不及

    

    我的眼泪已经把衣襟全都打湿了,下面长长的话,我一个字也读不下去,心里好像被一把刀狠狠的剜着。


    我使劲揪着自己的衣襟,把手抓成青紫色,浑身都在哆嗦着,终于忍不住,将藏在心里已久的两个字说出了口,“师父……”


    对不起,是我错怪了你,是我误会了你,我不知道你受了那么多苦……师父,你现在还好吗?


    想到这,我发了疯一样的去拆其他的信,去看关于师父的消息,手哆嗦着,连拿一张纸都不利索,终于,在一封信里看到了关于他的消息。


    启彦本意直接夺了他的性命,而他毕竟是初浅的哥哥,在初浅的百般苦求下,我离开中原的第二个月,他被启彦从天牢中放了出来,武功尽失,整个人颓废消瘦,奄奄一息。


    安子亦和安千叶用了自己毕生所学,又请遍了倾世名医为他诊病,都无法让他恢复半点。


    他每日做的,就是苍白着面色,坐在安府里我曾经最喜欢的小花厅,一发呆便是一整天。


    终有一日,他留下一张字条,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安子亦撒下人去寻找,却毫无踪迹。


    那字条,只说要来锡戎找我,再无其他。


    我看到这里,已经傻掉了,他说要来锡戎找我,什么时候,我怎么没有见到他?难道他病的太重死在路上了?还是他来此之后被洛鸿影发现已经秘密的除掉了,再或者,他被洛鸿影抓住,像是书静嬷嬷一样吊起来饱受着折磨?


    我不敢想下去,怕自己会疯掉,又强忍着心慌看了其他两封信,却再也没有提到他,只是些关心或歉意的话。


    在最新的一封信里,安子亦说他成亲了,无奈与父母亲和整个安家的压力,娶了那位一直在等他的肇小姐。


    我心里暗暗的希望他幸福,可是却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


    心好像已经疼的要停止跳动了,师父……你在哪?原来李淮柳说的辞官而去,竟是如此这般的辞官方式。


    初浅,你好狠的心啊。


    到最后,我和师父都还是输给了善良,输给了那些我们一手扶持起来,坐上这个位置的人,而他们反过头来,连一张假笑的面具都不愿意带,就把我们推向了万丈深渊。


    师父……你还活着吗?你在哪里,为什么聪明如你,武艺超群如你,却敌不过那些阴险奸佞之人的算计,是我们真的太傻了,还是太容易相信别人。


    我抱着那些信,泣不成声,好像这两年来所有的眼泪都找到了宣泄的地方,悲伤毫无保留的冲击着我,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哭着些什么,只是觉得身心俱疲,生无可恋。


    不知过了多久,我隐隐约约听到了有人唤我的声音,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我挣扎着站起身,远远的有人举着火把,高呼低喊,“皇后娘娘。”


    我愣了一下,才注意到天已经漆黑,而我,依然穿着内监的衣服,躲在花园的小角落里,脸哭的像个铴锣。


    火把正朝我的方向慢慢过来,我偷偷把信塞回衣襟里,压低身子向后退,只两步,便撞到什么东西上。


    我心里一沉,我知道身后阻挡我的是个人,听呼吸声,该是洛鸿影。


    我不知所措,怔在那里一动不敢动,一双大手把我扳过来,我被迫转过身,看到那张眉目端正的熟悉的脸。


    他低沉的声音明显带着怒意,“你在这儿干什么,我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


    我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好默不作声。


    他继续说:“你回答我。”说着竟抓起我的胳膊,那力道几乎要把我提起来,“我让你回答我,你在这干什么?”


    他满是怒火的眼睛让我心里慌了神,人一怂,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他见我怂的像个闷瓜一样,使劲缓了口气,似乎在压抑着心里的火,然后轻轻放开手,对我说:“你没事就好。”


    然后他转身想要离开,走了两步,回头看我还呆呆的站在那,皱着眉头对我说:“回去。”


    我想要迈步,腿却已经痛麻了,在地上蹭了一下,就挪不了步子。洛鸿影转身回来,矮身把我扛在他的肩头,一言不发的走了。


    他走过那群打着火把的人,沉声说:“都回去吧,找到了。”


    我听见人群里有人小声议论着,“陛下不是找皇后娘娘吗?怎么会带了一个内监回去?陛下不会是……”


    “你小声点,别胡说……”


    我被他搭在肩上,他结实的肩膀把我的肋骨硌得生疼,他却大步流星的走着,一句话都不跟我说。


    进了凤昭宫,他依然没有把我放下来,而是直接进了房间。


    水漪迎上来,“娘娘您还好吗?”


    洛鸿影低喝一声,“滚!”吓得屋中所有的宫女内监都跑了出来。洛鸿影回头对门外说,“今天若是谁敢进来,格杀勿论。”


    然后,他推开内间卧房的门,走进去,又“砰”的一声关上。


    那关门声一响,我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


    他把我放下来,我被他扛得气血倒流,头晕眼花,扶着桌边缓着气,等我能看清一些事物,才发现他的面容近在咫尺,带着毫无掩饰的怒意。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明显是强忍着保持平静,“你堂堂一个皇后娘娘,偷跑出去,扮成内监,深夜都不回来,难道不需要对我解释一下吗?”


    我的身躯笼罩在他高大的阴影里,整个人都有些慌张了,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他似乎再也压制不住怒火,声音大了些,“你说话啊,你别以为你哭了我就舍不得训斥你,是不是我太疼你了,让你这样胡闹!”他说着伸手去扯我头上的帽子,胡乱丢在地上,“穿着内监的衣帽,像是什么样子,你今天必须给我解释清楚!”


    他边说,边抬手撕扯我的衣服,似乎是不想让我穿着内监的衣服。


    然而这一扯不要紧,我藏在衣服里的信一下子掉了出来。


    洛鸿影停了手,低头看着地上的信,眉头立刻皱成一个疙瘩,“今天在御书房的内监,果然是你。”


    看来容兼还是认出了我,我已经无法再瞒下去了,鼓起勇气直视他的眼睛,“所以,这些书信,果真是你有意在瞒着我的?”


    我以为他会掩饰或否认,没想到他丝毫没有闪躲,直截了当的回答:“是。”


    只这一个字,我的眼泪汹涌得像决堤的河,一下子朦胧了所有的视线,“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骗我?”


    他沉着声音,慢慢的说:“很简单,我不想让你知道真相,如果你心里对初澈含着恨,那么我就有机会在你身边,如果你还在惦记着他,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你心里有一丝一毫的位置。”


    “我本可以毁掉这些信,可是我又想,如果有一天,你真的放下了之前的事,真的愿意和我真心实意的在一起,我也应该让你知道当年的真相,但是我害怕,如果你真的知道了,说不定会离开我。”


    他苦笑了一下,“我本来还在想着,若是有一天你知道了真相,一定会生我的气,我该怎样请你原谅我,可是我还没想好,你就已经知道了。”


    他伸出长指来擦我的泪,“柒月,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做事未雨绸缪的人,任何事情都井井有条,可是在我遇见你之后,我发现我越来越措手不及了。知道现在我才明白,爱上你,才是我最大的措手不及。”


    他的眼眶也有些红,眼里满是心酸,可我却有些听不进去了,“洛鸿影,我那么信任你,你竟然骗我……你一直瞒着我,看我像是个傻子一样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你很得意是吗?”


    “信任?”他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眼神凶了一些,“季柒月,我对你那么好,不是让你信任我的,我要你爱我,我要你心里有我!”


    他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抓着我的肩膀拼命摇晃着,“柒月,我为你做这么多,只能换来你一句信任吗?”


    “对我好,所以在我的饮食里下药,让我没力气出门是吗?对我好,所以让身边所有的人都来监视我是吗?对我好,所以连我哥哥写给我的信都要藏起来,还要伪造一张假的来哄骗我是吗?洛鸿影,曾经在某一刻,我真的想过要和你共度余生,可是现在,我对你连信任都没有了。”


    我的眼泪在脸上交织成弯曲的溪流,对洛鸿影说出这些话,几乎已经心碎的要吐血了,为什么我才刚刚开始爱上你,你就跟我开了这么大的玩笑,为什么你对我说的一切竟然都是你有心安排的一场幻境而已,现在梦破了,回到现实的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依然是和我记忆中的一样残忍,甚至,比之前更加令人心惊胆寒。


    “所以……书静那个老家伙果然什么都告诉你了?”


    我一惊,看向洛鸿影,那熟悉的脸上是我从未见过的陌生的神情。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