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等到烟暖雨收 第十章 带你出去玩

第十章 带你出去玩

    

    师父听到他的话,轻轻的瞟了我一眼,“这是我的徒弟,易落。”


    我赶紧假装乖巧,深深的施了个礼,“易落见过六皇子,愿六皇子福安宏达。”


    启彦赶紧说:“免礼免礼,刚才在门口不是已经施过礼了吗?别跟你师父一样,那么古板。”他从腰间抽出一块小玉佩,递给我,“给你的岁礼,拿着吧。”


    我看向师父,他没什么表情,于是轻轻的接过来,又行了谢恩礼,把启彦谢的都有些烦了。


    我奉完了茶,便轻轻从房间中退出来,跑到有阳光的地方对着光照刚才他给我的玉佩。


    我虽然看不太懂,但是也能知道那样通透的颜色,那样圆润的触感,肯定是极好的佳品。在宫里的人就是不一样,连最不受宠的皇子随便出手打发一个孩子就可以是这样贵重的礼物。


    我对屋中的实在过于好奇,于是靠在窗角偷偷听他们的谈话。


    大部分内容是我听不懂的,看来我学的寥寥几本书实在不该沾沾自喜。


    我暗暗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跟师父学,这时一句话飘到我耳朵里。


    “皇上已经决定过了年关之后,便让初清来接替京鼎官的位置。”


    京鼎官,那不是我爹的官职吗?难道我爹真的回不来了,才找人接替了他?


    里面的声音继续传来,“季大人失踪已久,初清一直暂代京鼎官的职位等季大人回来,如此说来,看来这次季家人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凶多吉少……凶多吉少……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我想着父亲送我来此的那个雨天,为什么他连马车都没坐,为什么会收走我身上所有的东西,为什么会不厌其烦的叮嘱我,为什么他让我自己跑过去自己却未靠近初府一步,为什么他最后会有那么悲戚那么复杂的表情,现在,我似乎都懂了。


    只是太晚了。


    我怕自己惊动了六皇子,于是赶紧跑回自己的房间,胡乱抓了一本书翻着,心里却怎么可能读的进去哪怕一个字。


    我用书遮着脸,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以前我很少哭,但是好像最近这段日子,快要把我下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


    等我缓过神来,师父正站在我面前,目光中带着一丝无奈。


    “皇子走了?”


    他点点头。


    我又把头埋进书里。


    我现在的身体好了很多,所以他给我的书也多了起来,我知道他不会安慰我的,于是擦擦眼泪继续读书,我可不想他又说我笨。


    不想他突然说,“你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


    “什么?”我不知道他突然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又嫌弃我读书不用功吗?


    “你哭得我烦。”他说的毫不客气,果然无论经历了什么,他这样的脾性都不会改变。


    “我……”被他这样一说,我的委屈更甚,“我现在才知道临行前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太晚了,我对不起他……”


    “你听到我们说话了?”他问我。


    我老老实实的点点头,“初清大哥好像要接替我爹的官职了,那是不是说明我爹他再也回不来了。”


    他蹲下身,视线和我停在同样的高度,看着我,轻轻的说,“如果你早知道,可能你现在也下落不明了。有些事情,是你无能为力的。”


    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无力反驳,只好狠狠的咬自己的嘴唇。


    他又说,“你什么都改变不了,所以,不要再想了。”


    “还有,以后不准偷听人讲话。”


    我使劲点头,眼泪都甩在他身上了。


    他轻轻勾了勾嘴角,给了我一个难得的微笑,“再哭,就去院子里扎马步,天寒地冻,正好清清你的心火。”


    那笑容真好看。


    我赶紧擦了泪,刚想说话,外面的院门响了,几个仆从搬着一些东西在门口,“大小姐送来的年礼。”


    他出了房间,轻轻的对他们挥手,那些仆从便一股脑的把东西都搬到我房间里来了。


    我打开一个盒子,里面满满的装着我喜欢的桃花酥,杏仁饼,居然还有用梅花做的糖。


    再打开一个,入眼又是我喜欢吃的东西,等我把所有的盒子都打开,我真的被初浅的老实给惊呆了,师父让多送一些我爱吃的,于是除了那包衣服之外,其余的都是大食盒,不知道她怎么会这么听她哥哥的话,估计也是和我一样吧。


    我一直觉得师父身上有一种和别人不一样的气息,就算他不说话,也会让人难以忽略,而他一旦说了什么话,旁人似乎只有按他说的做这一条出路。


    显然初浅非常听话。


    他退了那些仆从,回过头来对我说:“年关将至,想要什么就对我讲。”


    我受宠若惊,连忙说:“不用,初浅姐姐已经都为我准备的很好了。”


    他点点头,“那继续读书吧。”


    我应着,又翻开了那本被我眼泪浸湿的书。


    他转身欲走,我忍不住叫他,“师父,我爹娘还会回来么?”


    他停了一下,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说什么,抬腿出去了。


    没过多久,外面又传来了说话声,我偷偷往外看,来人竟是初清。


    上次撞到他,但是没来得及细看,拜寿宴会上更是不可能仔细观察谁,今日他站在院中,我偷偷看来,这位初家大少爷的盛名绝对不是虚的,面如美玉身如青松,虽然与师父一样都是难得一见的人间绝色,但是他的气息与师父的淡然冰冷不同,初清站在那里,给人一种正气凛然的样子,倒真的与我爹有几分相似。


    我们这个小院平日里清净的连鸟都不愿意落进来,今日客人倒是多了,不知道这个一天都不爱说几句话的师父会不会觉得烦。


    他们进了师父的房间,不知道在聊什么,我一想到初清是接替我爹做京鼎官的人,就觉得我爹娘可能是真的回不来了,虽然我已经接受了这个悲惨的事实,但是心里还是很难愈合。


    我端了两杯茶进去,想趁机探听一下他们在聊什么,是不是与我家人有关,不过从进去到出门好像都没有听到任何我想听到的东西,只好捧着托盘灰溜溜的回来了。


    天色将暗,夕阳西沉的时候,初清初澈两兄弟从屋中走出来,两个颀长的身影被将落未落的夕阳的光投射在地上,轮廓锐利伟岸。


    初清,初澈,初浅,不知道初家老夫人看着自己生养的三个尤物,该有多开心。


    送走了初清,师父转头看向我,“吃些东西,晚上带你出去玩。”


    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他居然说要带我出去玩,我愣愣的看着他,他走进来打开一个食盒,取了一碟栗子糕放在我桌上,“这盘吃光才能出去。”


    我反应过来,立刻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塞,师父带我出去玩,这样的机会可能比我被选进宫里当娘娘还要小,我恨不得一下子把一盘栗子糕都倒进我嘴巴里。


    他一直坐在旁边看我吃,轻轻擦了一下我的嘴角,“慢点。”


    我吓得呛到了,又赶快喝水压下去,整个人都是傻傻的。


    自从安子亦给他安排了药膳,我似乎都没有和他一起吃过什么,他现在看到我吃东西这样的状态,不知道会不会把我扔出去断绝关系。


    不过,他一直都十分平静的看我吃完,然后说,“走吧。”


    我在后面一溜小跑的跟着他,满心欢喜。


    暮色四合之时,京城的街却一点也没有因为黑暗而暗下去。


    临街商铺都挂起了灯笼,路边的商贩都没有回家休息,反而摆着许多福禄年画或是年关用到的一些精致玩意,河中薄冰和流水交映,河岸两旁年轻的女子结伴放河灯许愿,颇有一些过年的味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处在这样热闹的环境里,虽然当着师父的面不敢乱跑,但是也在东张西望,觉得自己的眼睛已经完全不够用了。


    我小小的个子,好多东西都看不到,他低头看看忙的满眼生花的我,伸手把我抱起来。


    我的被他的手臂揽在怀里,隔着厚厚的棉袍,感觉不似春暖微雨时那样冷硬,反而很舒服。近距离的看着他漂亮的脸,刀裁斧劈的棱角,如诗如画的眉目,我觉得这流华的夜与他相比也黯然失色了。


    我越来越搞不懂,我的师父,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当年发生了什么让他变得如此寡淡,如此难以接近,而此刻他抱我在臂弯中,给一个失去家人的小女孩温暖,是在疼爱他的徒弟吗?


    我正想着,前面有一群人围成一个圈,鼓掌声喝彩声起哄声连成一片十分热闹。


    我以前在家的时候就很少外出,现在出门机会更少了,看到热闹的地方心里有点痒痒,便问师父那是什么。


    “卖艺。”他回答的很简单。


    我的好奇心都被勾起来了,知道他不喜欢人群,只好我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去看吗?”


    他扫了一眼面前的人群,皱了皱眉,最终还是点了头。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