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其他 我的绝色女友 第两千章 状元及第

第两千章 状元及第

    天桥的烈日照的那边算命摊上的年轻人形象莫名其妙地高大了许多,苏凡感觉旁边的布帆上“一字测天下”仿佛也并没有那么刺眼了。
这也是个奇人!苏凡心里想到,带着身后的两人直奔天桥而去,而阿牛只是深深地看了那个天桥上的身影一眼,阿牛突然想起十多年前江湖上曾经有一个招摇撞骗的老瞎子,他的身边常常跟着一个十岁便通晓易经八卦的小孩,算起来年龄好像也差不多……
阿牛不禁又想起算命先生曾经茶余饭后说起的一个闲话,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华夏大地曾经出现了一位奇人,据说是从深山老林中走出,号称能够断人生死,看破人的前世今生,说是能断人三世,而这个算命的却是只有三十多岁,但也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算命中年人说自己是从大山后面来的,自己的家族是一支流传了几千年的古老家族,堪舆卜卦之术可以说是奇准无比,当时国难当头,国家很多高层都想盗墓来解决当时的灾难危机。
而这个中年人也是当时声名大噪,一时之间在上流人群当中声名鹊起,凡是找他算命卜卦的就没有说不准的,是当时公认的活神仙。
当时的华夏刚刚经过一个反旧破除迷信的运动,当世的玄学高人也都销声匿迹,只有这个年轻人,愣是让当时对于这等玄学之术视为要害的高层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反而是趋之若鹜地跑去问询之类的。
中年人自号清秋,市井之间有好事者封了个“清秋仙人”的称号。直到有一次,一个意外的一天,清秋仙人在给一个高官卜卦的时候连卜了三次都失败了,其实也不怪清秋仙人,因为那个人本就是存心刁难,给的生辰八字,甚至连性命年龄全都是错的,看相摸骨全都是错的。
高官冷冷地看着清秋仙人说道:“你连测三次都没有测出来我的身份,看来你也只是个徒有虚名之人!”
清秋仙人不急不恼只是淡淡地看着高官说道:“阁下找我批命,这命虽不出,但我见阁下面色,三年之内必然继断香火,长不过十载。”
高官恼羞成怒便狠厉对对着清秋仙人道:“都说算命瞎子,算命瞎子,我看你这眼睛倒是没什么用,不如我帮帮你,帮你摘了这眼睛也好让你名副其实。”说完便哈哈大笑而去。
清秋仙人听到这句话竟然笑了:“在下自知遗漏天机,命不久矣,你却自愿帮我挡灾,既然如此舍这眼珠有如何,天意如此,留我贱命。”说完便自剜双目。
高官一看清秋仙人如此决绝,便拂袖而去,而后清秋仙人也淡淡地销声匿迹,江湖上从此便没有再出现过这个人,而那个高官果然不出清秋仙人所言,第二年自己的三个儿子便一一离奇死亡,皆是天灾人祸,看似蹊跷却是冥冥之中天命所归,而高官也不久便突发恶疾离开人世。
清秋仙人的传说也戛然而止,江湖上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好多人都以为是天神下凡而已,黄粱一梦,便淡淡忘去。
直到十多年前,一个老瞎子再次出现,一个茶馆之中有眼尖之人认出了清秋仙人那独特的手,清秋子的左手天生只有三根手指,由于是天生的,所以长相奇特,非常好辨认。
但此时的清秋仙人只是残灯晚烛命不久矣,只是他身旁的小孩,伶俐聪明,天灵盖上隐隐透着一丝仙气……
阿牛回忆起这算命先生曾经的闲话来还是记忆深刻,但阿牛并没有告诉苏凡这件事情,便让它隐没在这漫漫历史长河当中吧。
苏凡好像觉得那小平头似乎是在等着自己,走过去玩味的看着小平头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平头哈哈大笑两声道:“在下山野村夫一个,不足挂齿,苏兄的事情办得可还顺利?”苏凡可能没注意到,小平头自称三野村夫,而这个称呼最早便是东汉末年乱世时期一个复姓诸葛的人用过的。
苏凡愣了愣下意识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姓苏?”
小平头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脑袋上面。
苏凡也往上面看了看旋即反应过来:“阁下连我要做什么事都能猜到,更何况是我的姓名了,唉,我真是糊涂!”
小平头也笑了笑道:“是你自己告诉我的,你忘了?你从天桥走来,你那穿黑西服的兄弟先是走在你前面,之后是走在你之后,便是应了古文里面曹操捉刀的典故,匈奴使者拜见曹操先见美髯公崔琰,又见那霸气侧漏的曹操言道‘捉刀之人乃真英雄’。便是说明你才是那正主曹操,去曹字之头,刀字在古文里形同办字,而且你来此不是寻人而是办事,两相照应,不是告诉我你姓苏吗?”
苏凡愣了一下,想到之前阿牛走在前面是给自己带路,当自己知道目的地之后阿牛便习惯性的退到自己身后,这样说来莫不真是自己告诉他的?
苏凡当然不会这么认为,苏凡知道这个年轻人虽然看起来平淡无奇,但却是有着真本事,苏凡并不是傻子,这样的人自己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自己哪能轻易放过?
苏凡正愁怎么开口,以为贸然问别人愿不愿意跟着自己实在是太唐突了,这样的人才想必极是心高气傲,自己可不能太过莽撞,冲撞了别人事小,放走了人才事大啊。
小平头看着苏凡思索的样子又大笑两声道:“我还没恭喜苏兄双喜临门呢!”
苏凡诧异地看着小平头问道:“什么双喜临门?”自己收服这孙胜确实算得上是一大喜,可是第二喜呢?从何而来?
小平头不急不缓地解释道:“苏兄此番下来,身边又多了一个人,看来是寻到了要寻之人,而后又对在下以礼相待,并没有说在下信口雌黄砸了在下的招牌,说明在下言中,所以苏兄心里是不是正在想怎么招揽在下呢?”
苏凡的吃惊程度无以言表,这个小平头给自己的惊讶实在是太大了,神,此人通神!苏凡心里想到,更加坚定了心中招揽之意。
然后小平头继续说道:“如此,在下便先恭喜苏兄双喜临门咯!”
说着小平头对着苏凡深深地鞠了一躬,苏凡愣了愣但马上过去扶起小平头,小平头这个意思在明显不过了,这是在向自己投诚啊,这么说来,确实是双喜临门,大大的喜啊!
苏凡现在的感觉就跟那刘备刘皇叔得到了诸葛亮一样,心情大好啊,由于一辆车实在坐不下,所以便分为两辆车回酒店,阿牛跟孙胜坐一辆方便保护孙胜,而自己则跟小平头一辆车。
苏凡喜上眉梢掩饰不住地对着小平头道:“从今往后,你我便是亲兄弟,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小平头笑了笑道:“那我便谢谢大哥了!”
苏凡哈哈笑道:“哪里的话,我苏凡对兄弟什么样子你日后便知道了,哦对了,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兄弟高姓大名呢,我可不像兄弟一身的本事,能掐会算的。”
小平头微笑道:“兄弟我哪算得上能掐会算,只是一个见识短浅的癞蛤蟆罢了,哈哈,我姓王,名甲第,你以后叫我甲第吧,或者叫我小甲小第什么的都可以。”
皇榜三甲,状元及第!
好一个王甲第,苏凡心里暗暗地赞叹,果然是名副其实的甲第之人,随即说道:“甲第兄弟这名字真是大有来头啊!”
王甲第也不谦虚,点了点头道:“说不得什么大名头,天生的八字硬,名字取得不好容易死,小时候体弱多病,老瞎子说我是什么七绝孤命,天为父地为母什么的,所以给我取了这个名字说是能压得住我头上的星宿。”
随后王甲第又摆了摆手道:“你别听我吹啊,我就是听别人说的,老瞎子一辈子神神叨叨的没个正形儿,我才不信他的鬼话嘞!”说完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苏凡觉得这个王甲第真是对自己的胃口,刚刚才正经了一会儿,转眼间便像个小流氓似的,这样的兄弟交起来才是舒心!
苏凡知道王甲第绝不是虚言,虽然自己此前不怎么相信这些玄学易理的,就像王甲第说的,神神叨叨的,不可信,但今天自己可是亲眼所见,也不得不信,看来江湖之大远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至于王甲第口中的老瞎子,苏凡猜测应该是他的师傅,今后还是查一查,想必也不是个简单人物,一来是留个心眼,二来呢,苏凡觉得有必要知道自己的人的背景,这样也会省去很多不小的麻烦。
不过苏凡现在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过来,孙胜的事情暂且不说,这个王甲第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一样,看来还真是自己的命好啊,不得不信啊,这到处都是主动送上门来的人才!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