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其他 桃运仕途:我的美女领导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长辈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长辈

    许颂,南水省洛云市许县人,退伍军人,曾任洛云市许县公安局刑侦队队长,局长,洛云市公安局局长。
后因为一些原因,被调任西山省公安厅、纪委工作,后于两年前担任南水省纪委监察委书记。
说起来这位许书记也是名声在外的人,尤其是在西山省纪委任职期间,联合中纪委巡视组,查了一大批西山派系的干部,从而名声大噪。
凌正道虽然和因为许书记之前并没有过什么交集,不过凌正道的生父,西山众德集团的原董事长吴荣发,当年却和时任西山省纪委副书记的许颂颇有交集。
据说西山众德集团,主动放弃一些相关利益,就与这位许书记有很大的关系。甚至可以说也正是吴荣发的配合,才让许颂在铁板一块的西山省干出了几件大事。
后来许颂被调离西山省,吴荣发却也因为一些事情被人杀害。总之许颂和吴荣发的关系,据说还是很密切的,毕竟这位许书记,也曾在西山省待了十年之久。
很显然许颂是认识吴大龙的,似乎他也从吴大龙口中,了解了一些关于凌正道的事情,知道这位也是旧友的儿子。
说到这里,就不难理解许颂为什么对凌正道如此谦和了。毕竟身为一位省领导,一回来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见凌正道,要知道平时省级领导是没有这么闲的。
凌正道来找许颂许书记的目的,就是为原群芳酒业的一些事情来的。上次丁振明等人的事情,也是让他很是信任这位领导,所以这次自然还是来找这位领导。
听完凌正道把情况大致地说了一遍,许颂也是不由点头。尤其是他得知凌正道收购群芳酒业的一些想法后,更是对这个晚辈很是认可。
“说真的,你的一些想法,让我想起了你的父亲。”
“我的父亲?”凌正道愣了一下,他还真不知道自己那位凌家村的村支书父亲,既然还与这位南水省的省领导相识。
“哦,对了,我说的是你的生父吴荣发,也就是原西山众德集团的董事长,我们也算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这……您知道我的身世?”凌正道更是惊讶,毕竟这件事他并没有对外人提及过。
“昨天大龙过来找我了,把你们兄弟的事,都告诉了我。上次见到你,我就差点把你当做是大龙,没想到你却是小龙。”
“这么说,您和吴……我的生父私交应该很好了。”
其实凌正道根本就是多次一问,如果不是因为私交非常好,以吴大龙的性格,又怎么会把凌正道的身世说于这位许书记。
“没错,我在西山省任职的时候,与你的父亲算是至交了。这一点,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凌正道不由点头,许颂以前是在西山省公安部门,以及纪检部门相继任职的。自己的生父吴荣发,却是西山省赫赫有名的黑势力团伙大哥,虽然后来洗白成了企业家,但那也绝对是西山省的王朝军而已。
如果从这个角度上来看,这位许书记与自己的生父,应该是相互对立的,即便没有正面发生冲突,却也不应该成为至交的。
凌正道对于自己生父吴荣发,也就是吴瘸子是非常不认同的,因为自己的生父,所做的一些事情,与东岭省王朝军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多区别。
黑势力团伙,是凌正道最为敌视的。所以一想到生父是依靠黑势力团伙,利用暴力手段抢占金矿起家,凌正道就有些无法接受。
西山省吴瘸子名号前些年一直被叫的很响,其黑势力团伙性质那也是确确实实存在的,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
想到这里,凌正道忍不住又看了眼前的许书记一眼,他真的有些怀疑这位曾与西山省黑势力是朋友的领导,到底是不是一个好领导。
许颂似乎已经猜到了凌正道在想什么,不过他并没有解释什么,而且摇头笑着说:“那些年的一些事,你是无法体会的。”
凌正道跟着点了点头,他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不孝,生父那都是自己埋进黄土里的人了,自己又何必为他做的一些事情耿耿于怀呢?
这些只能说明一点,就是凌正道不希望看到,普通的人民群众被强权恶势所欺压!因为在他心里,始终都没有忘记是谁养育了自己,是谁让自己走进了燕京大学的校门。
相比之下,那位从未谋面过的父亲,在凌正道心里真的并没有什么认同感。
“也许我真的是一个不孝子孙吧。”凌正道暗自苦笑。
“其实你也不必多想什么,毕竟你的父亲到死也不知道,他的另一个儿子还活着。为此他也是自责了一辈子,自从你母亲去世后,他也再没碰过别的女人。”
凌正道听到这里,脸色随之黯然。想想自己还没有见过他,他就已经离开了,心里也是有一些很复杂的感觉。
“当然能看到旧友有如此出色儿子,我心里也是非常高兴的。虽然现在你也遇到了一些挫折,不过这些没什么,官场沉浮这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许颂的这一番话,让凌正道感受到一种来自长辈的关。他认真地点了点头,“许书记的教诲,我会牢记于心的。”
“这里也没有外人,你还是叫我许叔叔吧。”许颂显然不希望凌正道跟自己太见外。
“哦……许叔叔。”凌正道有些不太习惯这个称呼。
“再说原群芳酒业的事情吧,一些事你应该也了解,洛云市和省里的一些领导,都是主张群芳酒业拆迁的,对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其实我并不反对拆迁,毕竟也是适应城市发展规划需求的。可是如果因为拆迁,就让群芳酒业负债倒闭,这种事我无法认同。”
“看来你了解的情况也不少了。”
许颂看了凌正道一会儿,才又说:“目前,我能做的就是为长兴白酒洛云分公司,争取到省重点扶持企业名额,这个应该不是难事。”
凌正道同样看中省重点扶持企业的名额,有了这个前提,对长兴白酒洛云市分公司来说,无疑就是排除一些后顾之忧。
最起码不用担心洛云市银行那边,通过相关司法程序,查封现在的长兴白酒洛云分公司。
“如果真的可以继承原群芳酒业的省重点企业扶持名额,那我真是太感谢许书……叔叔了。”
“哈哈~都说了不用这么客气,好好的干,过段时间我想办法给你挂名个职位,也算为你重返仕途做个提前准备。”
许颂的这些话真的没有丝毫的见外话,言语中也尽是对凌正道的关怀与帮助。
此时此刻,凌正道才发现原来自己在南水省并非是孤立无援,反倒是还有着很是不错的人脉关系。
不过凌正道似乎没有意识到,许颂要帮其重返仕途,似乎并不是想让他再回东岭省成州市,或者是那个中平县,而是有意将其留在南水省。
说起来,许颂并不是第一个想留住凌正道的人,之前东岭省原临山市委书记田光明,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
只是凌正道太有自己的主意了,他并不喜欢别人为自己铺路。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帅哥,美女,领个红包支持下小站的发展,手机打开支付宝搜索:522446002,每天可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