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都市言情 极品小农民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又扎上了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又扎上了

    这会,首都航空宾馆,陈西所在房间的浴室之内,只见陈西小心翼翼的将木桶里的中和了大罗轻烟之毒的水倒进了马桶里面,而随着水的流入,响起一阵阵下水的声音!
片刻后,水尽,陈西又再度将马桶冲了好几遍!
然后将木桶放在一旁,这个木桶是一定要销毁掉的,不然害了别人就非他所愿了!
而在料理完了木桶之后,陈西的目光有看向了棚顶上的那根跗骨针!
之前陈西为了救治丁颖,只是粗略的一瞥,还当真没好好好看看这枚跗骨针!
而现在一看,陈西顿时看出了一点门道来,这跗骨针极为细长,跟一般的绣花针并不一样,足有十里面之长,不过这会却是蜷缩着的,形成了一个环状!
但是这种暗器歹毒之处便在于如此,即便没有淬毒的情况下,这种跗骨针打入人的体内也足以令人苦不堪言!
固然这种跗骨针没有那种坚硬感,但是人身乃是皮肉,就算这种针不坚硬,但是藏于肉里也是让人痛不欲生!
甚至于,这种针都不如正常的针能够给人一种干脆的感觉!
因为只从这种针蜷缩起来的模样,便知道这种针一旦入体,就如同小刀割肉一般,动也不敢动,取也取不出来!
不得不说是很歹毒的了!
陈西小心翼翼的包了一块卫生纸将其从棚顶上拽下来,只觉柔软的很,当真跟人的头发丝没有太多的区别,最多也就比人的头发坚硬那么一点点而已!
这让陈西有些好奇,他很疑惑这种程度的跗骨针到底是以什么手法打入人的体内的!
因为,陈西仔细的试了一下,发现即便是以他现在的功力也不可能将这种程度的针,轻而易举的打入人的体内,即便是他也可以凭借罡劲中期的修为做到这一点,但是也不可能无声无息,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发觉出来,必定会第一时间便被发现!
因为这针实在是太软了,完全找不到受力点,陈西若想要发针唯有一种办法,那就是以罡劲包裹针的针体,成直线穿入体内,但是那样的话,入体之后,针不会弯曲,根本达不到跗骨针该有的效果!
又琢磨了一小会,陈西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不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过,这跗骨针他没有扔,而是包了起来,揣进了兜里!因为他对这东西产生了点兴趣!
这种针未必会致命,但是却一定会令人痛不欲生,尤其是一旦人中了这种针,动一下都是痛不欲生的,倘若他要是能掌握这种暗器,在对敌的时候,将跗骨针打入对方的体内,那么对方就一定会实力受损!
而敌人的衰弱,就相当于自己的强大,这对陈西现在而言,相当有诱惑力!
因为他现在陷入了人身天堑牢不可破的怪圈之中,实力已经几近无可增长,所以他现在的变强路子就只有从各个方面着手,在自己主体实力不变的情况下,横向增强综合实力,以达到面动成体的效果!
而这种跗骨针则让陈西看到了希望。
“我去!大罗轻烟,我怎么给倒了呢?”忽然间,就在陈西琢磨跗骨针的时候,陈西顿时一拍脑袋,懊悔不已!
他刚刚光想着琢磨跗骨针了,却忘记了,这大罗轻烟的毒也是可以琢磨一下的!
浸泡了大罗轻烟的跗骨针,更加具有威慑力,他有灵植世界,完全可以分解出大罗轻烟的成分构成,但是现在都让他给倒马桶里面了,还分解个屁了!
瞅着马桶眼边缘处还残留的一丝紫色液体,陈西翻了翻白眼,决定算了,虽然他挺想得到大罗轻烟的构成的,但是让他抠马桶,陈西还是觉得有些接受不了!
而且转念一想,既然青云道人知晓怎么破解大罗轻烟的办法,那么也未必不知道大罗轻烟的制作方法!
如果他抠完了马桶之后,发现其实青云道人知道怎么制作大罗轻烟的话,那么他会恶心的不行的!
因此,陈西毫不犹豫的扭头,出了浴室!
浴室外,客厅内,并不见丁颖的踪影,倒是在卧室之中陈西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知道就是丁颖!
因而陈西也不在意,坐在了沙发上面,喝了一口水,等丁颖出来,送丁颖回家!
而在丁颖不出来的这个时间段里,陈西则又将跗骨针取了出来,灌注罡劲,弹射出去,最终直接没入了床垫子之中!
不过,陈西并不满意,因为被他罡劲灌注的跗骨针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便蜷缩起来,而是在灌注的罡劲消失之后,才蜷缩起来!
这显然是不行的,因为在这个劲道之下,这跟跗骨针,早就已经射穿人体透出去了!
“等等,我要是减缓一点力道呢?会不会好一点!”陈西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这般想到,因此,陈西紧忙将跗骨针从垫子里面取了出来,重新运转罡劲,将其绷直,但是这一次,陈西灌注的力量却要比之前那一次小了很多!
不过依旧还是失败,结果和之前一模一样,尾端依旧再很长一段时间处于绷直的状态!
但是陈西的眼睛却是微微一亮,因为虽然结果是趋同的,但是效果却是不同的,这一次的实验要比之前的效果好了很多,尾端虽然处于绷直的状态,但是绷直的时间却短了很多!
而这对陈西来说是一个好现象!
因为他并不需要施展跗骨针向之前对丁颖出手的人一样,入肉短时间内无反应,他要的效果恰恰相反,他需要的是,在瞬间就能够形同剧痛!
所以,只要他能够出针达到一个极为平衡的点,使得跗骨针入肉而不穿透,瞬间形成扭曲,便可以!
当下,陈西再度将跗骨针从垫子上抽了下来重新实验了起来!
一连实验了数十次,最后一次的时候,陈西兴奋的几乎要跳起脚来,因为他终于能够成功的将跗骨针的出针方式拿捏出来了!
虽然他自己摸索出来的出针方式,肯定是不如之前对丁颖出手的那人一般精妙!
但是无所谓,他需要的根本就不是精妙,而是简单粗暴,只要能够给对手实现最直接的打击就行!
相比起来,对丁颖出手那人的出针方式还未必能够适合他!
因为以他如今的功力,只要罡劲化甲密布体外的话,这种针未必能够突破的了他的防御!
除非对手的实力超过他太多,但是如果对手的实力超过他太多的话,那对方也根本就没有比要用这种方式来对付他了!
“你干什么呢?在屋里就听到你蹦跶来蹦跶去的!我想睡一会都睡不消停!”不过,便在陈西为了琢磨出合适自己的出针方式而感到欣喜的时候,卧室里,丁颖有些不高兴的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
这会,丁颖的脸色已经不紫了,一颦一蹙表情都特别的到位,而这会的表情就是不爽的样子!
不过陈西因为琢磨出了合适的出针方式的缘故,也不恼怒只是呵呵一笑,目光玩味的看着丁颖!
见得陈西如此,丁颖不由有些心虚了起来,想到自己已经被陈西看的光光的了,不由有些脸红,羞恼道:“你看我干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怎么不好看,你挺好看的,哪都挺好看的!皮肤白皙,胸也不小,小腰盈盈一握,滑溜溜的,哈哈......!”
“你还说,不许乱说!”丁颖羞怒交加,知道陈西是再挤兑她,但是知道归知道,她还是压制不住心中的火气,心情不能淡定的朝陈西打了过来!
陈西也不反抗,任凭丁颖使劲的锤了好几拳,不痛不痒!
而见自己的攻击对陈西一点作用也没有,丁颖不由泄了气,有气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面,嘤嘤抽泣了起来!
“我去!”见得这一幕,陈西也有些蒙了,暗暗后悔自己贱嘴,尴尬的看着丁颖,讪讪的道:“丁小姐,你别哭啊!要不你再打我两下吧!”
“打你有什么用,你又不疼!”
“瞎说,我很疼的,我肚子疼的不得了!”
“我刚刚打的是你胳膊,你肚子疼关我什么事啊?”
“额......那个劲道转移了!”陈西越发的尴尬了起来!
丁颖听了眼睛狠狠瞪了陈西一眼,然后自觉委屈的很又低头哭泣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模样,着实让人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陈西苦笑连连,忽然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轻轻拍了拍丁颖的肩膀!
丁颖闹性子道,“别碰我,我不用你哄!”
“那个我并不是要哄你!你能抬下屁股吗?你屁股底下有根针,刚刚我在练习飞针,还没抽出来呢,我担心扎你屁股上!”陈西弱弱的道,刚刚他还没注意,但是这会突然间却反映了过来,丁颖做的位置就是他刚刚最后一次练习出针成功的地方,这会跗骨针已经在沙发垫内形成了,跗骨针该有的状态!
但是保不齐,也有可能扎到丁颖的屁股上!
虽然理论上来说,跗骨针的毒性已经没有了,但是丁颖毕竟之前中过大罗轻烟的毒,万一一个不小心再扎屁股上引起什么不良反应,那乐子可就大了!
“你说什么?什么针啊?”丁颖顿时蒙了,惊慌的从沙发上窜了起来!
“就是你胳膊上逼出来的那根针!”
“你有病啊不扔了还玩!啊.......!”丁颖先是一阵斥责,但是下一刻,丁颖却又一声惨叫!
“我去,不会吧!”见的丁颖如此,陈西也蒙了,因为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觉得可能是,大概是,又扎上了!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