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071章 荣棠说,她想我知道

第071章 荣棠说,她想我知道

    虽然荣棠的命令是,搜查明燕的往所,平日里经常会去的地方,但秦三少想着,一个女人住在府里,还是一个连当家主母都不能管的得宠女人,冯小都统府哪儿不是她能藏东西的地方?所以秦三少干脆带着人,将挺大的一座冯小都统府,翻了一个底朝天。
秦涵在冯府翻的时候,周明山已经将冯氏一族的庄子翻了一个底朝天了,在粮仓的地下又发现了两个粮仓。看着放满了米面的粮仓,周将军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其实荣棠是真的很难。
带兵在沧澜江以北跟北原军血战的时候,荣棠不止一次上书朝廷,要求粮草,药品还有援军。结果没有援军,粮草运来不但数量少得可怜,还有很多都是霉变的,至于药品,不是品种不对,就是数量不对,能真正用在伤兵身上的少之又少。
现在看看冯氏家族的粮仓,装米面的木桶都陈朽了,很多米面吃不掉就发了霉味,就是这样了,冯家也不愿将粮食拿出来,支援一下在沙场之上搏命的将士。
冯氏家族是这样,崇宁又有多少个冯氏家族?
天下兴亡啊,难不成只是他们这些当兵的事?周明山虽然心不在崇宁这里,但这不妨碍他生出这样的感叹来。
“将军?”有亲兵在身后问。
“你去城里的车马行找人手,将人和马车都找来,”周明山冲自己的这个亲兵下令道:“将这些粮食都装车,要往哪里送,等太子殿下示下。”
“是!”亲兵两眼放光,转身就往外跑。
“你带着人在这里清点,”周明山又交待自己手下一个老实本分的亲兵道:“记住,不可错了数目。”
亲兵看看满满当当的粮仓,方才这位小哥有多欣喜,这会儿他就有多头大,这么多,他得清点到什么时候去?
周明山出了粮仓,看见冯氏族人都远远地站着看着这里,便冲带队的一个百夫长下令道:“冯家的人要是不老实,你就不要跟他们客气。”
“是!”
有周明山的这句话,百夫长心里就底气了,冯家人敢闹事,那他就动刀子!
周明山离开冯家庄往县衙走的时候,周冶已经回到了县衙,跟荣棠肯定道:“殿下,那琉璃中所装之物是蛇毒没错,就是那日殿下所中的蛇毒。”
周冶的语音刚落,秦涵抱着一个木匣子跑进了院子,一头就冲进了书房,跟荣棠说:“殿下你看末将找到了什么!”
木匣里装着几张银票,还有一套放在桌上可供人把赏的屏风。
秦涵将八幅联在一起的屏风小心翼翼地拿出,摆在了荣棠的面前,让荣棠看屏风上的画,说:“殿下您看。”
屏风上画着山水。
荣棠凝神细看。
周大夫看了几眼后,道:“这不是山水吗?有何不对之处?”
荣棠开口冷声道:“这是沧澜江南岸的地形图。”
“还有这个,”秦涵指着最后一幅屏风,说:“我仔细看过了,这是晋阳的城防图。”
周大夫倒吸了一口冷气。
“看成色是刚做好不久的,”秦涵拍一下屏风,“殿下,我们要不回来,这屏风估计过了不了多久就到了北原了。还有啊,幸亏我爹刚开始在南岸驻防,不然我爹那儿的驻防图,是不是也得被刻成屏风,送到北原去?”
莫小豆站在院中看着明燕,因为挺着个大肚子,看着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所以兵卒们没把明燕给绑上,明燕不时还走上两步,让自己手脚暖和一点,看不出这位有害怕。
这位还是个双面间谍呢!
莫小豆瞅着明燕,有些难以置信,这么一个看着特需要人保护的女人,竟然这么牛逼?
明燕突然抬头看向了莫小豆,冲莫小豆笑了笑。
莫小豆说:“你还笑得出来呢?”
“姑娘,”明燕说:“你是太子殿下的什么人?”
莫小豆说:“这个保密。”
“你过来一些,我想跟你说几句话,”明燕冲莫小豆招了招手。
莫小豆摇头,说:“你想劫持我当人质,让太子殿下放过你?这个主意你就不要用了,我没那么重要。”
明燕笑道:“我打不过你。”
“也许你是用毒的高手呢?”莫小豆说:“有话你就说好了,我听着。”
“我所做的事都是身不由己的,”明燕说道。
“看得出来,”莫小豆点一下头,“你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不过,我对你的故事不感兴趣。对了,你是崇宁人,还有北原人?”
“家父是北原人,家母是崇宁人。”
“哦,”莫小豆说:“那你帮哪儿头都不算错。”
明燕有些讶异了,“你这么想?”
“是啊,”莫小豆把手一摊,“哪怕你是个崇宁人,你跑去北原,这也不关我的事对不?”
明燕看着莫小豆。
“对北原人来说你是英雄,”莫小豆说:“可是对崇宁人来说你就是个坏人了,做坏事呢就别被抓到,被抓到了那你就得认罪伏法,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明燕愣了半天,喃喃低语了一句:“原来就这么简单。”
“死了很多人呢,”莫小豆看着明燕说:“被你这么一出卖,以后会死更多的人。”
“所以你想说什么?”明燕问。
“所以我不原谅你啊,”莫小豆耸一下肩膀。
明燕又愣住了。
“我又操心不了国家的事,我只能操心操心自己的事啊,”莫小豆理直气壮道:“要判你罪的人也不是我,我只能从我的角度出发来想问题,你说对不?”
对,很对。
对到明燕无言以对。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发簪有问题的?”明燕问。
“带他们进来,”莫小豆还没及说话,书房里的荣棠发话道。
书房门被推开,秦涵走了出来。
冯易甫被两个兵卒押着,往书房走。
“进去吧,”莫小豆让开了道。
冯易甫从明燕的身旁走过,目不斜视的,就好像明燕只是一个陌生人。
“老爷,”明燕开口喊住了冯易甫。
冯易甫扭头看明燕,一脸的怒容,这个女人会害死他,害死他全家!
“老爷,”明燕说:“你说过的那些话还算话吗?”
冯易甫道:“贱人,如今你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贱人?”明燕笑了起来,“我现在是贱人了?”
冯易甫抬手就给了明燕一记耳光。
明燕没反应,莫小豆捂住了脸。
“你说过,愿随我去北原,”明燕看着冯易甫道:“现在你说我是贱人?”
冯易甫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不知你是北原的奸细,我若知道,我早就杀了你!”
“你信他的话?”明燕问莫小豆。
莫小豆:……
这我哪知道?!
“你这是要拉我一起死吗?”冯易甫的神情变得伤心起来,“明燕,我自认待你不薄,你又是如何待我的?”
明燕轻摇一下头,说:“那我肚中的孩子呢?老爷是如何打算的?”
冯易甫看向明燕的肚子,面部肌肉扭曲了一下,道:“这个贱种我自然不会要。”
明燕又笑了起来。
莫小豆不忍心道:“你别笑了,想哭就哭吧。”
“姑娘,”明燕跟莫小豆说:“我告诉你,永远不要相信男人。”
“啊?”莫小豆懵了,这话题跳得是不是也太快了?
秦涵怒了,“你说什么呢?”秦三少冲明燕冷道:“你以为谁都跟冯易甫似的?他蠢,不蠢他能上你的当?”
“这是美人计哎,”莫小豆说。
“项川就没看上她,”秦涵吐槽道:“再说,小豆儿,我没觉着她漂亮。”
“别信那些山盟海誓,”明燕没理会秦三少,只看着莫小豆道:“不要相信男人的话。”
“闭嘴!”冯易甫抬手又要打。
“太子殿下!”明燕却在这时冲着书房喊了起来:“冯易甫知道我在北原有门路,他怕北原人打过沧澜江,崇宁要亡,所以他想好,北原大军到了晋阳时,他率兵投降,然后他跟着我去北原。”
院中一片哗然。
冯易甫可是晋阳的守将,这人等北原大军一到就投降?!
“胡说八道!”冯易甫一脚就踹向了明燕。
明燕能躲开却没有躲,结结实实挨了冯易甫这一脚后,明燕跌在了地上。
看见血从明燕的下半身汹涌而出,莫小豆就知道,明燕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
冯易甫往后倒退了好几步,面色变得煞白。
“殿下!”明燕忍疼,还是大喊荣棠。
荣棠从书房里走出来,站在了廊下,冷眼看着血泊之中的明燕。
“殿下!”冯明甫跪在了荣棠的面前。
“我是奸细,”明燕跟荣棠道:“冯明甫也是奸细!”
荣棠一步步地走下了台阶,站着看了明燕一会儿,才开口道:“身份败露了,临死也想拉着我崇宁的一员将官死吗?”
整个庭院一片寂静,冯明甫是无辜的,是这个女人临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那枚玉印你可以藏得更好一些的,”荣棠道:“知道将屏风放入地下的暗格里,玉印不可以放进暗格里吗?”
“什么意思啊?”莫小豆着急了,她怎么又听不懂了呢?
荣棠看着明燕,一字一句地道:“她想我知道,她是荣棣的人。”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