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067章 三百两,买豆蔻的人头

第067章 三百两,买豆蔻的人头

    晋阳县城昨天晚上只是县衙人声鼎沸,气氛紧张,这会儿就是全城恐慌,气氛紧张到令全县上下的人都窒息了。
秦涵带着人按着名单抓人,罪名都是通敌卖国,也不给被抓的人机会辩解喊冤,兵卒上来都是先堵嘴,然后反绑双臂,押着就走。
荣棠带兵在沧澜江以北苦战之时,瑞王荣棣和他的外祖父丞相张津就已经在图谋晋阳县城了,这些人里有好些人来晋阳已经有数年的工夫,看着都是老实巴交,在街坊邻居的眼中,都属于为人还不错的那一类人。
现在官兵抓人,宣称这些人都是通敌卖国的罪人,这些犯人的街坊邻居大都都是不信的,一个都不怎么出县城,要不干苦力,要不做点小买卖,交际简单的人,能卖给北原人什么消息?
“属下觉着百姓都不信我们的话,”秦惑小哥跟秦涵小声道。
秦涵手按刀柄站在街头,瞄一眼远远站着往他们这里张望的晋阳百姓,冷道:“不信又怎样?他们还能为了这几个不相干的人,跟我们当兵的打一场?”
玩心眼儿秦三少可能还会害怕,毕竟他不善长这个,你要说干仗,秦三少十岁就在军营里混了,他会怕干仗?
几个犯人被兵卒拖拽着,到了秦涵的面前。
“三少爷,”领头的是个管着十个人的小伍长,指一指地上的人,跟秦涵禀告道:“这是开棺材铺的。”
地上被伍长指着的人,四十几岁,也不知道是不是开棺材铺的原因,长相看着很阴沉,皮肤也是不健康的白。这会儿嘴被堵着说不出话来,这人只能拼命地冲秦涵摇头。
“他那铺子里有好些棺材,”伍长跟秦涵道:“看样子,这家伙的生意不错。”
秦涵挥一下手,说:“带走。”
秦惑小哥却不知怎地,心下一动,跟秦涵说:“少爷,属下想去看看那些棺材。”
秦涵奇怪道:“棺材有什么可看的?这人还能在棺材上雕花不成?”
“棺材也是能藏人藏物的,”对于自家少爷习惯性的卖蠢,秦惑小哥已经能淡然处之了。
“啊,”秦三少做恍然大悟状,一拍脑门,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在场的兵卒们:……
那是因为您蠢呗。
“走,去看看,”秦涵往前走。
秦惑小哥低头看看棺材铺的老板,这老板的神情惊慌,棺材店有问题,秦惑小哥按在刀把上的手一紧,转身快步走到了秦涵的身前,小声道:“少爷要小心一些。”
秦涵见秦惑小哥这样,不由得警醒起来,棺材里难不成真藏着人?
棺材铺开在街尾,比起街上其他的店铺,棺材铺的门头往里缩了不少,人站在街上,乍一眼看过去,很难发现这里有一家棺材铺。
秦涵进了棺材铺子,棺材铺里用土铺了一个火塘,吊在木架上铁壶里水已经烧开,正咕嘟嘟地响着。哈了一口气,秦涵搓了搓双手,跟秦惑小哥说:“一个棺材铺竟然这么暖和!”
秦惑小哥无力吐槽,人是卖棺材的,又不是躺棺材里的死人,屋里不升火,人冻死啊?
“棺材在哪儿呢?”秦涵带他进铺子的小伍长。
伍长带着秦涵往屋子里后面走,说:“棺材都放在后屋里,小的大概数了一下,得有二三十口。”
棺材铺前屋与后屋之间隔了一个小院,地方不大,收拾得很干净。
“少爷在院中等一下吧,”秦惑小哥让秦涵在院中等,不知道棺材打开后会是个什么情况,所以秦惑小哥不想让自家少爷以身犯险。
“没事儿,”秦涵大咧咧地上了后屋前的台阶,抬手就推开了门,说:“若是我都打不过的人,秦惑你也一定打不过。”
可至少你让我先死了,你再死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侍卫?
秦惑小哥很无奈。
伍长和兵卒们就很同情地看秦惑小哥,伺候这少爷,你一定很辛苦。
后屋很大,棺材不是叠放的,而是一口一口整齐地排列着摆放,有的棺材已经上了漆,有的则还是原色,露着木料原本的纹理。
兵卒将屋里的灯烛都点上了,烛光摇曳中,棺材却显得森然起来。
“开棺,”秦涵站在屋子中间,下令道。
兵卒们上前,从门前到屋里,依次将棺材开打。
接连开了十口棺材后,众人一无所获。
秦涵松了一口气,走到了第十一口棺材的跟前,比起前十口,这口棺材摆放的位置就靠后了。
“少爷,属下来开,”秦惑小哥嘴里说着,侧着身子,抬手就将棺盖一掀。
金光闪瞎了众人的眼。
秦三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棺材,可平躺两个成年男子的棺材里,整整齐齐地放满了金条。
众人看着秦三少伸出手比照,金条有三少爷手掌那么长,三指并拢那么粗,四指拢的厚度。
“这,”秦三少惊道:“这是真金?”
秦惑小哥伸手拿了块金条在手里,试着用牙咬了一下,又掂了掂重量,跟秦涵说:“是真金的。”
秦涵扭头看看屋里其他还没开的棺材,自言自语了一句:“后头的全是装金条的?”
这个,在场的兵卒们都想知道。
“开,”秦涵将手大力地一挥,军里缺钱,太子殿下缺钱,他自己也缺钱,这些钱来的正是时候啊!
兵卒们之前一口一口地开棺,是为了防着有人藏在棺材里,这会儿兵卒们顾不上防人了,大家伙儿分散开来,几口棺材被同时打开。
全是金条。
秦涵抓紧了秦惑小哥的手,颤声叹道:“我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金子!”
出身顶级将门是不假,可三少爷的富贵日子最多就是吃饱穿暖,成堆的金条?秦三少爷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金条呢!
秦惑小哥跟自家少爷就不一样,他是跟着秦大少见过世面的人,秦大将军管带兵,管打仗,军里、府里的俗务都秦大少在管着,所谓俗务就是管钱,管人情来往,所以金条,叠成堆的金条,秦惑小哥见过,还是不止一次见过。
这会儿见秦三少激动的眼睛都冒泪花了,秦惑小哥有些心疼自家少爷了,他家少爷长这么大,身上的钱最多十两,多一两都没有。
“少爷啊……”
“秦惑你快给我一巴掌,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
秦惑小哥干脆拿了块金条塞秦三少手里了,心里又在感激莫小豆了,若不是这姑娘把他家大少爷救回来了,靠三少爷能撑起秦家的门楣吗?看着自家少爷抱着金块不撒手,咧嘴傻笑的模样,秦惑小哥发誓,他一定会报答莫小豆的。
活在将门,干着征战杀戮的事,却还能心思单纯,这是因为,他家少爷有父兄护着,若是没有了大少爷,大将军又忙着守土报国,三少爷得面对什么?
看着秦涵,秦惑小哥脸上的神情里,有着和秦大少看弟弟时一样的宠溺,所有的阴暗,龌龊我去面对了,所有不好的事我去解决了,我的弟弟就可以无忧无虑了。我宁愿我弟弟傻,宁愿我弟弟废物一点,我也想他这一生要走的路是一条阳光大道。
“发财了!”秦涵跟秦惑小哥兴奋道:“秦惑你说,我应该送给小豆儿几块?”
秦惑小哥又要不好了,这金条是要送到太子殿下手里的,又不是你的东西,你拿来送人?还有,少爷能不能不提小豆儿啊?
“算了,”秦涵又说:“这么多呢,让小豆儿自己来拿,她想拿多少就拿多少!”(那三少爷你一块都留不下了啊喂啊!)
“三少爷!”有兵卒在后面喊秦涵。
秦涵乐颠颠地往后跑,嘴里问:“又发现什么宝贝了?”
几个兵卒让开地方,让秦涵和秦惑小哥看这口上了黑漆的棺材。
棺材里没金条,而是放着不少信件,还有单据。
秦涵伸手就要拿,被秦惑小哥拦了,秦惑自己用手帕包了手,从棺材里拿一本册子出来,翻看了一下,跟秦涵说:“是名册。”
秦涵也用手帕包了手,从棺材里随手拿了一张单据在手里,看了后,皱眉跟秦惑小哥说:“这是卖刺客杀人的单子吗?”
秦惑小哥从秦涵的手里接过单据。
三百两白银,买人头。
“豆蔻,”秦惑小哥看着单据,小声跟秦涵道:“买主用三百两银子,买一个叫豆蔻的人的人头,先付一百两作定金,事成之后,再付两百两。”
“瑞王跟这个豆蔻有仇?”秦涵问。
秦惑小哥摇头,他认识的人里没有叫豆蔻的,“豆蔻这个名字,是女子的名字。”
“荣棣花三百两买一个女人的人头?”秦三少震惊了,“这个女人怎么他了?”
“不知道,”秦惑小哥还是摇头,跟秦涵道:“少爷,也许我们最先应该弄清楚,这个豆蔻是什么人。”
“这个简单,”秦涵将杀人的单据折叠了,说:“老板不是被我们抓了吗?去问他就是。”
豆蔻。
秦惑小哥看着被自家少爷拿在手里的单据,他想不出来,一个女子怎么会跟一个皇子殿下结下这等深仇大恨的。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