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059章 县令大人好可怜的样子

第059章 县令大人好可怜的样子

    “所以惑哥你的意思是?”东三小哥问道。
“回去个人,将这里的事禀告殿下,”拿定了主意,秦惑小哥不会轻易改就主意了。
“那谁回去?”东四小哥问。
就在大家伙儿决定接纳秦惑小哥的意见,选个人出去回去报信的时候,莫小豆跳了出来,“不能回去找殿下,来之前殿下跟我说了,让我们给晋阳县留点粮呢!”
“这有什么?”秦三少没明白,留点就留点好了,这有什么好着急的?
“你想留多少粮食下来?”莫小豆瞪眼了,“我们吃不掉,可以送回去给秦大将军啊,沧澜江那里说不定那天就得跟北原人干了,真干起来那天,秦大将军上哪儿找这么多粮食去?”
“那殿下那里……”秦三少犹豫了,他爹为了军中粮草之事,也是不知道愁白了多少头发啊。
“殿下仁慈,”莫小豆一本正经道:“可我们是混蛋,不就完了吗?”
抢粮,把粮食全都抢了,没给了晋阳县留一粒米下来,这都是他们这帮混蛋干的事,跟仁慈又善良的太子殿下一点关系也没有。
“再说了,”莫小豆又以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神情说道:“秦三哥第一回来这里的时候,发现库房有这么多大米了吗?”
“没,”秦涵摇头,那时候姓项的净跟他哭穷来着的。
“所以啊,”莫小豆说:“这一定是他看我们走了,连夜从藏粮食的地方搬回来的,耗子都知道吃的东西不能只藏一个洞里呢,我们不用担心晋阳县的人会饿死,县令一定在别处还藏着好多粮食呢!”
“真的假的?”东九小哥狐疑道。
“我这个当暗卫都明白的道理,县令一个读书人,还是考过了科举的读书人,他能不明白?”莫小豆斩钉截铁道:“他一定明白,所以他也一定会这么干!”
门里门外的人:……
这话好有道理,县令大人这么干的话,好像县令大人就是个蠢货的样子。
“所以我们不能回去找殿下,”莫小豆继续在库房里说:“我跟秦三哥先去找县令大人谈谈,谈不成我们再动手,如果他要发动全县的父老乡亲来跟我们拼命,那我们就当众揭露县令大人的真面目!”
“他的真面目是什么?”东十六小哥弱弱地问道。
这个,门里门外的人都想知道。
秦三少呸了一口,说:“还能是什么?他就是个孙子!”
“他私藏了很多很多的粮食,就藏在晋阳县城里,他要饿死他们,吃肥他一个!”莫小豆阴恻恻地道。
“那这县令还能活吗?”秦惑小哥惊呆了。
“呵呵,”莫小豆说:“他又不是我爹,我管他去死。”
门里门外的大家伙:……
所以说,女人狠毒起来,是你想像不到的狠毒啊。
县令大人的身体在颤抖,面部肌肉在扭曲。
“大人冷静!”师爷一看自家大人这样了,忙就提醒道:“里头一个秦家门里的将军,秦大将军可就在沧澜江驻军呢,剩下的那几个,怎么听都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人啊。”
师爷的意思是,甭管里面的那帮货多该死,这帮货大人你都惹不起啊!
县令大人从一开始就炸了,只是他是个读书人,行动力没有武人那么强,县令大人气懵了,光生气了,手脚就没协调过来,所以县令大夫这半天了,光生气没动作。师爷的话,想是点亮了县令大人的行动技能,县令大人冲到了库房门口,一脚就当虚掩着的门给踹开了。
晋阳县衙的众人Σ(°△°|||)︴
跟随大人快十年了,头一回看见他们大人这么英武的举动,踹门哎!
库房里的十个人对于晋阳县令的踹门举动,一点反应没有。莫小豆进化人种,其余的九位都是武艺高强之人,门外站了那么一拨子人,他们不可能察觉不到。
“你个孙……”
秦三少看见晋阳县令就怒火中烧,张嘴就要骂,莫小豆伸手就把秦三少拨拉到一边去了,看着晋阳县令一笑,鞠了一躬,说:“又见面了,大人好,大人别来无恙,我很想念大人的。”
就没听过有这么跟人打招呼的!
晋阳县令怒道:“你是谁?!”
莫小豆把头一抬。
县令大人知道这是谁了,这是白天里被邱无星捅了一刀的那个。
“我是谁不重要噻,”莫小豆说:“大人您派人帮我们运个粮,行不?”
“你,”县令大人呼呼喘两口气,说:“你们,你们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明抢?!”
“都说是抢了,大人你还要求我们委婉?”莫小豆觉得这个县令虽然藏粮好本事,但人也是个傻的。
“这不是我们大人藏下的粮食,”眼见自家大人说不过莫小豆,而且也说不到点子上,师爷出马了,他这话才是重点啊!
莫小豆挑一下眉头,她头顶上正好挂着一盏牛皮纸的灯笼,虽然脸上顶着一道挺长的刀疤,这位依旧是个美人,这会儿灯下看美人,更是风姿灼灼的,“这么说,你们是不准备交出这些大米了?”只可惜美人说出来的话,一点也不美,反而是咄咄逼人。
师爷愣住了,这位就不问问,这不是他们大人藏下的粮食,那这是谁藏下的粮食?就算不相信他的话,只要是个正常人,都应该问一句吧?(你家禽兽大大她不是正常人啊,o(╯□╰)o)
莫小豆一点都不关心这粮食是谁的,放在县衙的库房里,不是你县令的,还能是谁的?找借口,那就是不想交出粮食,莫小豆只关心这个。
“见了棺材了,你还不掉泪,”秦三少冲县令大人冷笑。
“这是冯家刚刚捐出的粮食,”县令大人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耐着性子解释道:“这粮食本就是他们家要捐给军中的。”
“哪个冯家?”莫小豆问,白天里她光顾操心那帮子作妖的人了,没操心别的。
“就是白天里带头闹事的那个老头儿,”秦三少说:“姓项的,我没想到你这么能扯呢,冯家?他们有粮食为什么早不捐?有粮食他们家老头子还带着一帮子族人去城门口闹事?”
“便罪了殿下,这是他们赎命的粮食,”估摸着自己说话文雅,这帮武人听不懂,所以县令大人干脆说起了大实话,“这粮食是他们送给太子殿下的。”
“这好像有可能吧?”东三小哥觉得有这个可能,小声跟自己的小伙伴们道。
莫小豆想了想,看着县令大人说:“你刚才说了个刚刚,你说这是冯家刚刚捐出的粮食。”
“是,”刚说过的话,县令大人不会否认,更何况这是事实。
“那我们怎么没有看见?”莫小豆说:“这么多的大米呢,搬进房得是多大的动静,我们怎么没看见呢?”
“他们刚走,你们就来了,”县令大人急道。
莫小豆:“呵呵。”
刚走,刚来?哪有这么巧的事?
不光莫小豆这么想,其他的八位都这么想,也就秦惑小哥在脑子里过了一下,真有这么巧的事吗?
“你,你这是何意?”听见莫小豆呵呵,县令大大莫名的就发慌。
“就是我不信你的话呢,”莫小豆说:“这要是捐给军中的粮食,你为什么不让我们拿?我们不就是军中的人吗?我们这里还有一位将军呢!”
秦三少把胸脯一挺,将军就是他。
“粮食我自会送到太子殿下手中,”县令大人说:“但让你们就这么拿走了,我如何跟冯家交待?”
“他们就是给殿下的,我们拿和你给有什么区别?”莫小豆说:“大人,想水搅浑摸鱼的想法,在我的面前你就放弃的,你绕不晕我的!”从来只有禽兽大大绕晕别人,就没有人能把禽兽大大绕晕的!
“你,”县令大人说:“本官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县令大人他是真的听不明白,这跟浑水摸鱼有什么关系?
“私藏粮食是大罪,”秦三少这时开口说话了,“被我们发现了你的罪行,你害怕了,想着殿下一定记着冯家白天里作的死,你就把事推到了冯家头上。我知道的,冯氏家族是你们晋阳这一代的大族,你当县令的不好得罪大家族,所以你一是要为自己脱罪,二是要卖个人情给冯家,你个孙子,这么会算计,竟然还只是个县令?!”
“原来是这样!”莫小豆做恍然大悟道:“你还非要自己去送粮,那送多送少不是由你说了算了?说吧,你打算丢几袋子打发殿下?”
事情这么解释,其实想想看,真能解释的通。要不是县衙的人,看见冯家的几个老头进的县衙,他们还亲自动手搬的粮令,他们也真要信了这二位的话了。
县令大人要被莫小豆和秦涵逼死了,“不是,不是这样的!”县令大人喊。
“说不出理由来了,你要跟我们比嗓子了?”秦三少继续冷笑。
“要不他怎么混到现在,还只是个县令呢?”莫小豆一脸的嫌弃。
“我……”
“说着粮令的事,谁要跟你说我啊?”秦三少马上就道。
“就是,一句话,这粮食你交不交吧,”莫小豆逼问县令大人道。
其余的众人:……
突然就觉得县令大人好可怜的样子。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