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031章 我是在宫里混过的人

第031章 我是在宫里混过的人

    荣棠用了两碗安神汤,才勉强闭眼睡了两个时辰,梦里又是大军狼狈不堪,逃过沧澜江的场景,死人,鲜血,滔滔江水,还有北原军齐声高喊,灭崇宁,杀荣棠。猛地睁开眼,寝帐还是昏暗一片,但荣棠就再也闭不上眼了,握拳不想让自己的身体发颤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已经被汗湿了。
守在床前的庞益抻头看荣棠,见荣棠呼吸急促,脸上俱是黄豆大小的汗水,庞总管假装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转身打了水给荣棠擦洗,伺候荣棠收拾妥当了,才又问荣棠:“主子,是不是叫大夫进来给您诊诊脉?”
荣棠还没说话,帐外传来一个林涟的声音:“主子,小隼回来了。”
“进来,”荣棠应声。
林涟让白腿小隼蹲在自己的左臂上,快步进了帐。
白腿小隼看见半坐在床上的荣棠,不用荣棠喊,自己就从林涟的手臂上跳到了荣棠的手上,底头用喙轻啄一下荣棠的手指。
荣棠解了小隼腿上的竹筒,拿了里面的纸条出来看,纸条上十几个字,写着“慕诤已离营回京都,聂正受伤未死,已逃”。
“叫秦大将军过来,”荣棠将纸条捏在手心里,冲林涟下令道。
林涟忙领了命退出寝帐。
庞总管说:“主子,那大夫?”
荣棠不甚耐烦地冲庞益摆了摆手,现在他哪有工夫看大夫?
庞益极有眼色的闭了跟,正打算出帐命夏荷几个去给自家主子做得吃食来,就听荣棠问:“这会儿是在谁当值?”
几个在暗地里保卫的暗卫现身,单膝跪在地上给荣棠行礼。
荣棠看看地上的五个人,莫小豆不在,想也没想,荣棠就问:“莫小豆没当值?”这姑娘以前恨不得白天黑夜都黏在自己这里,自打过了沧澜江之后,荣棠发现他自己不去找,莫小豆这姑娘就不出现了。
几个暗卫小哥彼此眼神交流一下,一时之间没人站出来回话。
暗卫的事庞益是不能插手的,但见主子爷一句话问了,跪地上的五个一个也不开口,庞总管开口催道:“说话啊。”
被庞益催了,一个暗卫小哥才开口道:“林头儿走的时候吩咐了,说莫头儿受了伤,让小豆儿多些时间照顾莫头儿,所以这几日没排小豆儿当值。”
哥哥受伤了,妹妹去照顾,林清这么安排人之常情,可这要放在暗卫这个职业上,荣棠要是计较起来,那林清和莫家兄妹都得受罚,你当暗卫的,不先顾着伺候主子,你忙自己家人的事,那主子要你干什么?
“主子,奴才去把莫小豆叫来?”庞益问荣棠道。
荣棠心烦,太子爷自个儿都闹不清,他这会儿问莫小豆干什么,这是被姑娘缠习惯了,这姑娘不出现了,他还不习惯了?
荣棠面无表情的,让善于看人脸色行事的庞总管没辙,只得又喊了荣棠一声:“主子?”
“让她专心照顾冬白吧,”荣棠道,要收下莫小豆也得等到了南都再说,现在见这姑娘,他要说什么?
五个暗卫小哥忙都应是,庞总管在边上站着,觉着自己以后对这个莫小豆得另眼相看了,被主子爷主动问起,还开恩不怪罪,这姑娘陪着主子爷刀风剑雨的闯过一回后,终于入主子爷的眼了?
莫小豆这会儿又跟秦涵凑一块儿了,有了秦三少的带路,莫小豆终于是进了秦泱的睡帐。
“我大哥一直没醒,”秦涵说起来自家大哥来,情绪就低落极了,耷拉着脑袋坐在秦泱的床边,小声跟莫小豆说。
莫小豆伸头看看,秦大少好像一夜之间就消瘦了好多,因为还在高烧中,脸色通红,莫小豆再扭头看秦涵,秦涵一脸死爹妈的表情,就差哭了。
“大夫怎么还让你哥烧着呢?”莫小豆说着就拿手去碰秦泱的额头,手下的温度都烫手。
一旁的下人看莫小豆动自家大公子,下意识地张嘴就想喊,但看秦涵坐那儿没表示,下人又把嘴闭上了。
秦涵把浸了冷水的毛巾覆在秦泱的额头上,恨道:“大夫没办法了,他们就是在让我大哥等死呢!”
“那你哥的腿呢?”莫小豆问。
秦涵摇摇头,“骨头接上了,但以后怎么样,大夫们也说不清。”
这扯淡似的医疗水平啊。
莫小豆来找秦涵之前去了伤兵营一趟,退烧药,消炎药,补血剂,营养补充剂的存货直线下降,这会儿看见秦泱的样子,莫小豆再次吐槽营里的大夫们:“早知道他们是这么个水平,我就改行当大夫去了。”
军需官出身,专职抢粮,仓库属性,可莫小豆相信,凭她的半吊子医学知道,还是空间里的药品,她完全可以在这个世界行医嘛。
“你,你还会医呢?”秦涵很吃惊。
“水平一般般,”莫小豆说:“就是比营里的大夫水平强点。”
一旁的下人……,您这水平不是一般般,是很高了好吧?
“小豆儿啊,”秦涵望着莫小豆:“这事你可不能跟我开玩笑啊。”
这是他哥的命啊,莫小豆要是拿他哥的命开玩笑,那不管之前这姑娘对他有多大的恩情,秦三少能跟莫小豆拼命的。
“我哥之前不也在等死,”莫小豆说:“现在不是好好的了?”
“你什么时候学的医?”秦涵问。
“我在宫里待过噎,”莫小豆张嘴就说瞎话,“太医们给人看病,我见过不少。”
秦涵默了半天才说:“你光看就会了?”
“偷学了几手,”莫小豆手一翻,一颗退烧药就到了手心里,抬手莫小豆就把药片塞秦泱嘴里了,把秦泱脖子一抬,再一按,药片就进了秦泱的肚子。
“你这是干什么?”秦泱什么也没看明白的问。
这会儿秦三少对莫小豆不报希望了,专心学医的都拿他哥的伤病没办法,这位偷师的能救他哥?
“我能看看你哥的伤口吗?”莫小豆问。
“三少爷!”下人喊了起来。
莫小豆拍拍自己的胸脯,“我是宫里头混过的人呐!”
秦涵看自家大哥,营里的大夫现在对他大哥就一个等字,在秦涵看来,这就是听天由命,他家大哥能好那是命好,死了,那是他家大哥命歹。自家大哥已然这样了,现在跳出来一个已经救了秦泱一次,又嚷嚷着说自己医术比大夫好,秦三少陷了濒危患者家属都会有的心境里,那就病急乱投医。
“看,看吧,”秦涵冲莫小豆点头,最坏就是他哥没扛过去死了,被莫小豆看看他哥的伤怎么了?
莫小豆二话不说,掀了秦泱盖着的被子,瞪大了眼睛看秦泱的伤。为什么要瞪大眼睛?秦大少长相好,身材还是很有料的那种,她瞪大眼睛看看怎么了?
在一旁伺候的秦府下人急得不行,但秦涵点头了,他又不敢冲莫小豆喊,放开我家大少爷!
“你别激动,”莫小豆抬头冲下人说一句:“大叔,我是好人噻。”
秦涵看向了下人,就见他大哥身边的这个忠仆,双眼冒火地盯着莫小豆,“许叔你出去吧,”秦涵开口赶人,觉着被许叔这么盯着,莫小豆一点心里不舒坦。
许叔冲秦涵行了一礼就往帐外退了,他要去找大将军去,不能把大少爷交给三少爷和一个暗卫丫头瞎折腾啊!
裹着秦泱伤口处的纱布上沾着血,莫小豆摸一下被接上的断骨,大夫接骨还是成功的,就是这纱布让莫小豆看不上,跟末世里的医用纱布比这就是个渣。
“怎么样啊?”秦涵一脸焦急地问。
“没事,有我呢,”莫小豆说:“能救你哥一次,我就能救他第二次,我是在宫里混过的人。”
秦涵抹了一把脸,“宫里从上到下万把号人,按你这么说,那些人都是名医了?”
莫小豆手在怀里装模作样的掏了一把,把医用纱布拿了一袋出来,怕秦涵指着装纱布的密封袋问这是什么,莫小豆硬是在怀里把纱布从密封袋拿了出来。
秦涵看得脸红,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莫小豆了。
莫小豆趁机把该拿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动作飞快地还给秦泱打了两针,一针消炎,一针营养剂。
“好了吗?”等秦涵转过身来的时候,莫小豆已经把裹秦泱伤腿处的纱布解了,看见自家大哥豁着大口,红肉外翻,隐约可见白骨的伤口,秦涵的眼眶顿时就又是一红。
“有脓,”莫小豆叹气,“发炎了。”
看着秦泱伤口里的黄色浓液,秦涵张嘴就骂大夫。
“大夫可能不敢下手太重,”莫小豆倒是能理解大夫,跟秦涵解释道:“万一他下手重了,将你大哥的神经伤了……”
“神经是什么?”秦涵问。
莫小豆默,太糟心了,这个世界的人不知道神经是什么!
秦泱这时于昏迷中呻吟了一声。
“大哥!”秦涵的注意力瞬间就被秦泱拉走了。
莫小豆把医用手套戴上了,跟秦涵说:“按着你哥,我能他清个创。”
秦涵看一眼莫小豆戴着的医用手套,想问这是什么,但秦泱这时又轻哼了一声,秦涵把疑问压下,伸手按住了秦泱。
“帐外好像有人哎,”莫小豆说。
秦涵扭头看帐门。
莫小豆抓紧这个时间,给秦泱又打了一钟麻醉剂,清创可疼了,能不遭罪就不要遭罪了。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