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024章 都是秦涵的锅

第024章 都是秦涵的锅

    荣棠没听出那是莫小豆的声音,但他相信林涟不会胡说八道,当下太子爷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怎么秦涵在船上,他的暗卫丫头却在水里泡着?秦涵不准莫小豆上船?不对,为莫小豆抱不平的心思刚起,荣棠就又想到,就听莫小豆刚才气势汹汹骂慕诤那一下,这是受了委屈的人能干出来的事?
“小豆儿?”秦丰谷这时在一旁道:“殿下身边的那个暗卫丫头?”
荣棠点一下头。
秦大将军倒吸了一口气,这位怎么会跟他小儿子走到一块去的?
秦涵去江边祭兄,迟迟不归,秦丰谷派人到江边找,江堤上空无一人。军中疑是不是有北原军过江,跟秦涵遇上,将秦涵给抓了。有了北原军又派人过江的疑虑,连荣棠都躺不住了,大家伙儿这才一起到了江南岸。
江北岸的滩涂地里,有好几个北原将军在喝骂莫小豆,声音凶狠,听着骇人。
莫小豆能怂?
“有种你们下来!”禽兽大大的声音里充满了鄙视和不屑:“麻麻在这里等你们,来,别怂,正面怼我!”
你是谁的妈?
北原将军们差点被气到爆肝,脚离了马蹬,就想下马去江里弄死莫小豆。
“好了,”慕诤这时发话了,“跟一个小女子作口舌之争,不怕被人笑话?”
将军们不吱声。
“竟然是个小女子,”慕诤又小声道,船上无桨无棍的,看来就是这个小女子以一己之力推着木船前行的,这小女子多大的力气?
“我们走吧,”秦涵这时跟莫小豆商量道:“别让殿下久等了,你不冷吗?”江水可冰啊。
莫小豆瘪瘪嘴,推着木船继续往南岸游,这会儿要是夏天就好了,为毛偏偏是深秋?
慕诤看着木船又往南行,开口道:“那位姑娘,我们会有再见面的时候,到那时我一定会治姑娘今日之罪。”
如果有人当面骂你一句王八蛋,那不用想,你也知道对方在骂你什么,可慕诤这话,让莫小豆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人是在说,等北原灭了崇宁那一天,把她抓了,再跟她算今天的帐!
“啊呸!”莫小豆边游边回头喊:“你放心,你等不到那一天的。知道为毛不?贱人都不得好死的!”
北原兵将一听莫小豆骂他们四爷贱人,顿时就又暴怒了,很快就有无数声音怒吼着,问候莫小豆的全家户口本。
莫小豆无所谓,挨骂死不了人,有种下江里咬死她啊,“慕贱人,你等着我啊!”莫小豆扯着喉咙冲慕诤喊。
慕诤笑了,抬手让麾下众人噤声。
北原众将看慕诤的这个笑容,肝颤了几下,四爷这笑容看着太瘆人了。
“四爷,我们就这么算了?”司马大将军问慕诤道。
慕诤道:“不算了又能怎么?大将军你有夜间行船过江的本事?”
司马雄被慕诤说噎住了,江中遍布了暗樵,就算是常年在此行船的崇宁渔夫都不敢夜间出船,他怎么可能有这个本事?别说他,全北原也找不出一个人有这本事的。司马大将军默默地看了慕四皇子一眼,没办法拿那个崇宁丫头撒气,您就拿我撒气?
“下回再见这个丫头,杀无赦,”慕诤下令道。
有将军接话道:“这个丫头对四爷不敬,末将若是抓了她,一定将她碎尸万段。”
众人一起附合。
“她没有对我不敬,”慕诤冷道:“她只是救了秦泱,还偷了我的狗。”
北原众人……
这丫头片子是罪该万死!
“走,”慕诤拨转了马头要走,突然又停下来,扭头再看沧澜江,已经看不到莫小豆,只看见江心的那艘木船在往南岸去。
荣棠没有死,看来蛇毒之事失败,荣棠这会儿还有心情带人到江边来,那自己派人潜进崇宁军营下毒之事,看来也失败了。慕诤隔江看一眼已经下了马的荣棠,看来这位崇宁太子命不该绝,慕诤催马回营,不仅是对接连两次的失败,慕诤发现自己对没能看见莫小豆长什么样也很失望。
“殿下,慕诤走了,”江南岸,有将军跟荣棠小声道。
“嗯,”荣棠目不转晴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木船,他第一次知道,这个姑娘不但轻功好,还是个大力士!
莫小豆一口气把船推到了岸边,几个兵卒跳下水帮着莫小豆停船,还有一队兵卒跳上船,扶身上有伤的将军们下船。
昏迷不醒的秦泱被自家弟弟小心翼翼地抱下了船,秦涵刚站稳,就有两个秦家的家将迎上来,从秦涵的手上接过了秦泱。
众人看一眼秦泱的腿,都是倒吸一口气,火把的光亮下,秦泱的断腿处白骨森森的,秦家大公子的这腿还能保住吗?
“送回营,让大夫尽力医治,”荣棠语速很快地下令道。
秦丰谷看见长子伤成这样,心就是一疼,如同被刀割了一下,但久从军的人,脸上的表情都欠奉,心都滴血了,秦大将军的脸上也没露出难过的表情来,而是目光发冷地看着秦涵。
秦涵直接就跪在了荣棠的面前,头低着,等候荣棠的发落。
人都下船了,慕诤养的狗也在这时醒了,看看面前的人,这只大狗马上就张嘴龇牙,摆出了一副要咬人的架式。
兵卒们怕这只大狗伤人,都一脸警惕地看着这狗。
大狗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呼噜声,这是犬类要发动攻击前的警告声。
莫小豆这时上了岸,抹了把脸上水的工夫,就听见身后“汪”的一声狂叫。
“小心!”好几个兵卒同时大喊。
莫小豆回头,就看见大狗大张了嘴,露了一嘴尖利的白牙,冲她扑了过来。
荣棠看到这一幕,一个没忍不住,脚往莫小豆那里迈了。
大狗知道就是面前这个货打它的,它要咬死这个货,然后它要回主人身边去!牙齿就要碰到莫小豆胳膊上的肉了,大狗觉着自己马上就要咬死仇人了,结果,“呜,”大狗四肢蜷缩了,呜咽了一声,它被仇人拎手上了!
众人……,没看清这姑娘是怎么出手的,这狗是怎么被这姑娘拎手里的?
荣棠这时到了莫小豆的身边,看一眼一脸可怜相的狗,再看一眼莫小豆,荣棠突然就愣住了,他过来干什么?
在场的人也都想不明白太子殿下的这一举动,难不成太子殿下还想着保护自个儿的暗卫?这姑娘,大家伙儿都看莫小豆的脸,这会儿火把的光亮很明亮,莫小豆的脸看着不像个好人,娇艳明媚的就像个妖精,这还是在素面朝天,浑身滴水的狼狈状况下,想一下这姑娘要是描了眉,抹了胭脂,绫罗绸缎上身,这姑娘得是个什么样的妖精?
所以太子殿下让这姑娘当暗卫,其实是为着这张脸吧?
“可她的力气很大啊,”有明白人跟同伴小声嘀咕了一声,但人类的世界里,明白人一向是个稀缺货,所以这种睿智的声音就被众多糊涂蛋的糊涂声音给淹没了。
“这狗是怎么回事?”荣棠问莫小豆。
“挺肥的,”莫小豆实话实说道:“宰了吃。”就算现在不急着吃,这狗也可以做储备粮啊,禽兽大大看见大狗的第一眼,就在心里盘算好了。
众人……,虽然他们从军的人对吃不讲究,饿急眼了连战马都杀了吃,可听着莫小豆这么一个姑娘,说杀狗吃肉,汉子们心里总觉得不得劲。
“你要吃它?”秦涵叫了起来:“这是慕诤的狗啊!”
“不怕,”莫小豆马上就说:“这贱人不会给自己养得狗下毒的。”
秦三少默了一下,他不是这个意思。
“慕诤的狗?”荣棠打量起被莫小豆拎手里的大狗来,说:“听说慕氏皇族的狗都是狼父狗母。”
是吗?莫小豆看手上的狗,一看就很贱萌的长相,这货竟然不是二哈?
“嗷汪,”大狗冲荣棠叫了一声,声音听着再也没有先前要咬死莫小豆时的气势了。
“那能吃吗?”莫小豆问,生怕荣棠说不能吃,莫小豆又加了一句:“狼肉也是能吃的。”
“随你吧,”荣棠说了一句,慕诤的狗,死就死吧。
“汪!汪汪汪汪汪!”大狗突然就又凶狠无比冲荣棠叫唤了。
“哟,”莫小豆跟大狗说:“你还能听懂人话?”
抬手一拳头砸在大狗的脑袋上,莫小豆把大狗又敲晕了,决定了,现在不差吃的,她空间里好几笼包子呢,这狗先养着当储备粮,狗肉火锅具体怎么做,她还要再研究一下。
“你怎么会过江去的?”荣棠问莫小豆。
莫小豆刚想为自己表表功,要点奖金什么的,就听见五十米开外的秦涵低头认罪,“殿下,末将知罪,这都是末将的错,末将听凭殿下处置。”
过江还有罪呢?莫小豆很谨慎地闭了嘴,决定先看看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再说。
“孽子,”秦丰谷抬腿就给了秦涵一脚,把秦涵踹了一个跟头,道:“你可有将令?!”
荣棠看着莫小豆。
“呃,”莫小豆想了想,手指了指秦涵,说:“秦将军一定要去的啊。”
秦涵(╯﹏╰),虽然他抢着开口,就是想把罪一个人扛了,可是听莫小豆毫不犹豫的这么说,秦三少还是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明明是这姑娘拉他下江的!
围观群众就感觉这事久不对,这姑娘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能听秦家老幺话的人啊,秦家老幺是能说过这姑娘,这是能打过这姑娘?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