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201章 长孙大将军 长孙国丈

第201章 长孙大将军 长孙国丈

    “我们走,”荣棠跟莫小豆说。
莫小豆站着没动,那这房子他们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呢?
“这房子孤要了,”荣棠跟王大人说:“你派人将地契与房契送去东宫即可。”
“是,”王大人只能领命啊,别说太子爷这会儿要房子要地了,这位这会儿就是想要他的命,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啊。
莫小豆悄悄地拉了荣棠的衣袖一下,你好歹也问问价钱啊,是不是不要钱啊?
荣棠看一眼莫小豆拉自己衣袖的手,能替莫小豆将这座废宅要下,就已经是荣棠与莫小豆之间最大的默契了,所以这一次,荣棠没能明白莫小豆要干什么,“怎么?”太子殿下只能开口问了。
“再问问要不要钱啊,”莫小豆说。
荣棠看向了王大人,问:“这宅子你们南都府衙准备卖多少钱?”
王大人抹一把落在脸上的雪,躬着身说:“殿下,下官对此宅之事所知不多。”
“那就让知事的来说话,”荣棠道。
王大人看自己的身遭,找自己的师爷,看了一圈,没找着应该跟着自己三米之内的师爷,王大人只得又看武捕头,说:“师爷人呢?”
武捕头偷偷看一眼荣棠,见荣棠这会儿在看莫小豆,武捕头忙迈步跑到王大人的身边,小声禀道:“大人,洪师爷在宅子外头候着啊。”
王大人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道:“谁让他在外面的?”他这个大人都站在一堆人骨之中了,洪津一个师爷舒舒服服地待在外面?
武捕头说:“是大人您啊,您说洪师爷年纪大了,这会儿下着大雪,您让洪师爷待在外面的屋檐底下避雪的啊。”
王大人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么体贴的时候,说:“叫他进来。”
武捕头转身就往外跑。
荣棠看着王大人说话,被莫小豆拉了一下手,太子殿下只得又低头看莫小豆,莫姑娘小声道:“耐心点啊,你别再训人了,冷静,冷静哈。”
荣棠说:“我现在很冷静,我还能打他一顿不成?他只是个文臣罢了。”
莫小豆嘴角抽了几下,所以这要是个武将,你就开干了?心里正嘀咕着,有雪花落在了莫小豆的鼻尖上,莫姑娘鼓了腮帮子准吹得,结果荣棠伸手在她的鼻梁上轻轻刮了一下。
王大人飞快地将头一低,非礼勿视。
“冷不冷?”荣棠一边问着,一边又摸一下莫小豆的手,结果这姑娘的手比他的手还暖和。
“不冷,”莫小豆摇摇头,进化人种怎么可以连点雪都扛不住呢?扭头莫小豆就又看江阑的尸骨,小声问荣棠说:“办葬礼是不是要很多钱?”
荣棠说:“我不知道,我没办个葬礼。哦,我皇祖父殡天之后,葬礼花费了黄金上万,数十万两的白银。”
你说啥?!
莫小豆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荣棠,恨不得让荣棠将方才的话再说一遍,上万两的黄金,数十万两的白银,花这么多这么多,呃,这么多的钱就为了埋葬一个死了的皇帝?!
“我想他们花不了这么钱的,”荣棠低声跟莫小豆说。
莫小豆说:“这,这肯定啊!那什么,念经,超度亡魂的事,我不会,可我会挖坑,我东三哥会雕刻,他可以给他们雕墓牌。”
东三小哥在一旁站着,这个他的确能干。
“殿下,”王大人这时说:“这些尸骸可以送去义庄,安葬所需的花费,可以用下官的官衙承担。”
荣棠看王大人一眼,说:“你赏他们一人一床芦席裹尸?”
“夏天用的那种席子?”王大人还没说话,莫小豆先就不乐意了,说:“大人啊,你要么不安葬,一文钱不花,把他们挖坑埋了了事,要么你就好好的安葬他们,这些是为国战士的将士呢。”
王大人看莫小豆,做为一个正统的士大夫,莫小豆这长相,在王大人这里就不是好姑娘的长相,此女生就一副妖娆狐媚的长相,这样的女子可不是宜家宜室的好女子。王文田大人暗自叹一口气,将目光挪开了。
“他们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荣棠这时冷道:“你查这废宅骸骨之事即可。”
“殿下,下官并非是不敬重将……”
太子殿下的目光太过冰冷,将王大人盯得噤了声。王大人这会儿甚至都怀疑,太子殿下是想要了他的命!
“师爷,”武捕头这时扶着年过六旬的洪师爷走进了天井,一边走,武捕头一边小声提醒自家师爷道:“您小心脚下。”
洪师爷一眼看见满天井的骸骨,眼一花,洪师爷的头就犯晕。
“哎呦,师爷,”武捕头忙手上加了力道,这才没让自家洪师爷跟王大人一样,一头栽到地上去。
“这是怎么回事?”洪师爷颤声问。
武捕头摇脑袋,他要是知道,他能给莫姑娘介绍这个宅子吗?“是太子殿下要问你话,”武捕头又跟洪师爷重复了一遍,他在外面跟洪师爷说的话,“你可别慌神啊,太子殿下就是想打听一下这宅子的事。”
洪师爷深吸一口气,天井里的骸骨埋在泥土之下的年代太过久远,所以血腥之气早已散尽,这会儿南都城下雪,天井这四方天地间的空气带着雪的冷清,这寒意还不至于让人生畏。
走到荣棠的跟前,洪师爷跪地行礼,这会儿师爷人已经镇定了下来。他是多年科举不中的书生,考运不济,但若论心性,洪师爷比王大人要强上不少,“学生见过殿下,”洪师爷自称学生,与荣棠问安。
“平身,”荣棠简直道。
洪师爷起身,又看一眼身在的天井,这一次洪师爷看见了堆放在一起,早已经锈蚀的兵器,和已经不成型的盔甲,洪师爷心里马上就明白,这天井里埋着的,不是传闻中的富户一家,而是军中之人。
“这宅子之前是何人所有?”荣棠问洪师爷道。
洪师爷回话道:“回殿下的话,学生看过此宅的地房契,此宅三十年前为一赵姓人家所有,这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三十年前?”王大人说:“那岂不是衡阳王作乱之时?”
“大人,这赵姓人家的下落,学生不知,”洪师爷说:“这宅子在三十年前,被长孙大将军得了,后长孙大将军又将它卖与了南都府。”
长孙大将军?长孙毅?
王大人飞快地看了荣棠一眼,平衡阳王之乱的人就是长孙毅,那这位曾经的大将军,如今的国丈大人,知道这宅子里埋骨了众多将士之事吗?
听洪师爷说出长孙二字的时候,荣棠的心就猛地掀了一拔风浪,那个金银香囊上可是刻着锦书二字呢,之前他可以认为这只是巧合,可现在洪师爷告诉他,三十年前,在平了衡阳王之乱后,这宅子就归了长孙毅,这让荣棠怎么可能不多想?
“怎么了?”能听出荣棠的心跳变快,莫小豆很是莫名其妙地,小声问荣棠。
“殿下,”王大人这时跟荣棠道:“那此事看来要去问一问国丈大人了。”
荣棠冷道:“好。”
王大人说:“殿下的意思是,由,由下官去问?”
那可是长孙府啊,是他说进就能进的?别看皇后娘娘待娘家不好,太子殿下待这家也不好,圣上也对这家人多年熟视无睹,可长孙氏一族也是世族大家,家中出名将,也出名士啊,这家人不是他王文田能得罪的啊!
“不敢去?”荣棠看着王大人说:“那你还能做何事?”
王大人说不出话来,他能做什么,他还不是听太子殿下您的安排?他有自主权吗?他没有啊。
荣棠背着手在雪地里踱了几步后,突然又停了下来问洪师爷说:“长孙毅为何要卖这宅子?”
洪师爷说:“回殿下的话,这个房地契上都没有写,所以,所以学生无从得知。”
其实这理由还用想吗?福气街,地处南都城繁华之处,这大宅是很值钱的,长孙毅却偏偏要将它买了,要知道,买给官府的,这价钱上要是吃大亏的,长孙毅还就是将这大宅场卖与了官府,这位图什么?
应该就是知道这宅子发生过什么,不想面对,所以干脆发卖官府啊。
“你家人都在南都城吗?”荣棠这时突然话题一转,问王大人道。
王大人忙道:“是,下官的全家老小都在南都城,殿下,下官誓在与南都城共存……”
“你带他们随我父皇南行吧,”不等王大人将誓死卫国的豪言壮语说完,荣棠便道:“你的官衙暂时交给秦泱。”
王大人是巴不得走,可荣棠这话他不敢接下啊,他要接下了,世人不得骂他贪生怕死,身为南都府尹,却在敌军未到之时,就抛了一城父老逃命去了?在王大人担下这个骂名,他宁愿以身殉国啊。
“这是孤的命令,无人会骂你,”荣棠看着王大人说:“你既不敢去查长孙府,那孤要你何用?战事一起,孤说不定还得派人护你一二,孤这又是何苦?”
荣棠这话翻译一下,就是在说,你就是个废物,还要我浪费兵力保护你的安全,我为什么干这种蠢事?
王大人涨红了脸,想辩驳,可又无从辩驳,他不会舞刀弄剑,看见尸体害怕,看见血估计还得晕,他就上不了战场,站城楼上当木桩,他都干不了!
“这事孤自己查,”荣棠又说了一句,语气之冰冷,神情之阴沉,让在场的人都感觉,太子殿下好像是想屠长孙家满门了……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