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98章 废宅 荒草丛 白骨

第198章 废宅 荒草丛 白骨

    沈大小姐的心情,荣棠不可能在意,莫小豆这人倒是八卦,但她对沈浅语的兴趣也就那样,遇上了就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盯着看上两眼,没出啥事,走过去看不见了,沈浅语在莫小豆这里便又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所以沈浅语坐在轿中心情复杂,难过、自责、愤恨,等等等吧,总之沈大小姐这会儿是各种负面情绪交织在一起,整个人都是灰暗的,而荣棠和莫小豆呢?这二位一个操心开店的事儿,一个在想周明山的事儿,在这二位这里,沈浅语是谁?
一路听着莫小豆呱呱呱地说八卦,等走到福气街街中段一条插巷里的,一座门窗皆无的废宅前时,荣棠已经得出了,北原那里的情况应该又有了变化,而且是与他之前的判断相反的变化的结论。
之前他怀疑慕诤出了事,那么现在,慕诤暂时无事了?
这其中又出了什么事?
荣棠看莫小豆,想自己是不是让莫小豆再跟周明山去说说话?荣棠能肯定,莫姑娘是不知道周明山身份的,那为什么莫姑娘明明是胡说,也能戳到周明山在意的地方,近而让周明山胡思乱想,这个问题,太子殿下暂时还想不明白。
破屋里这时有二三十号小乞儿在,为了避寒,小乞儿们还在屋子中央升了一堆火,用于取暖御寒。看见荣棠一行人进来,门前又被几个东宫侍卫把守住了,小乞儿们出不去,也不敢待在火堆旁,便只能纷纷躲到屋子靠里的角落里去,挤在一起,有大着胆子好奇打量荣棠一行人的,也有胆小连头都不敢的。
焦安打量这群小乞儿一眼,走到荣棠身边,手指着角落里的小乞儿们,问荣棠道:“主子,他们?”
“就让他们在屋里吧,”荣棠道。
“是,”焦安领命。
莫小豆这时兴致勃勃地跟荣棠说:“后面还有好几间大屋子,殿下你要去看看吗?”
荣棠站着没动,问莫小豆说:“这屋子你拿来开店了,这些小孩儿怎么办?”
莫小豆说:“留下来啊。”
按理说,主子爷说话的时候,当奴才的不能插嘴,可听了莫小豆这话,焦侍卫长是真忍不住要僭越了,开口问莫小豆道:“你要养他们?”这倒不是该不该养的问题,而是小豆儿你能不能养得起的问题啊,这二三十个娃呢!
“养?”莫小豆一呆。
“不养,你怎么留他们待在这里?”焦安问。
莫小豆瞄了荣棠一眼。
太子殿下就道:“你要我养着?”
“不啊,”莫小豆说:“这不是苏先生的书院需要人手,饭馆需要人手,以后再干别的生意,这不都需要人手吗?”
荣棠说:“你问过苏先生了?”
莫小豆一副你在开什么玩笑的表情,这会儿她去找那苏先生,能谈出个什么结果来?她指定被苏先生骂成狗啊。
“去后面看看,”荣棠迈步往后院走。
“哦,好,”莫小豆跟着荣棠跑。
焦安跟着走的同时心里犯愁,那这些娃是养还是不养?这也没说出个结果来啊。
这废宅是三进的院子,二进院和三进院都有一个天井,三进院的后面还带了一个花园,不过如今天井也好,花园子也好,全都是杂草丛生,冬草里杂草枯黄,草丛足有半人高,荣棠甚至在草丛里看见一个空了的草窝,看不出来是什么禽类筑下的。
“殿下你看,这两圈房子,好多房间啊!”莫小豆化身房产中介,兴致勃勃地要带荣棠上楼去看房。
荣棠仰了头看面前的两层小楼,楼顶塌了一半,还剩下的一半看着好像还完好,只是结着的蛛网,荣棠人在楼下也能看得清楚。
“破是破了点,”莫小豆说。
荣棠领兵征战的人,幕天席地的日子过得多了,所以他对面前的小二楼倒没什么看不上的,只是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荣棠说:“这样的房子能开店?”
就算是他自己,也不会进这种看着就破烂的店吃饭啊,这楼要开店就得修缮,前后三幢小楼,这得花多少钱?太子殿下对具体的钱数没谱,但他也知道这数目小不了啊。
“修一下就行了,”莫小豆话还是说的轻巧。
荣棠看向了莫小豆,说:“只是修一下?”
“呃,”莫小豆说:“也就是修修补补的事嘛,殿下你放心,我能修,我会的。”
空间里有水泥,红砖有,那种黑色砖体的轻质砖也有,石膏板,她甚至还有建筑用钢筋呢,莫小豆觉得别说是修房子,她就是现盖房子也行啊。
荣棠看莫小豆一眼,迈上两阶石阶走进屋檐里,然后荣棠准备上楼,结果太子殿下脚刚踩上木质的台阶,这阶台阶就“咔嚓”一声,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焦安嘴角直抽抽,跟莫小豆说:“这房子是要倒了吧?这还能开店做生意?我看这楼要重盖啊。”
东三小哥这会儿已经到了荣棠身边,他是得随时护主的啊,“主子?”东三小哥小声喊荣棠一声。
“无事,”荣棠低声说一句,回身他就看莫小豆。
莫小豆没有东三小哥的职业素养,看见荣棠踩断楼梯,有跌倒遇险的可能性,她也是站在原地没动弹,这会儿见荣棠看自己了,莫小豆忙就说:“房子是破,可这地皮值钱不是?外头的店面,都是只能租啊。”
荣棠说:“这地也不要钱?”
莫小豆跑到荣棠的跟前,说:“殿下你跟我来。”
荣棠跟着莫小豆说,一直走进了半人高的荒草丛里。
“小豆儿到底要干什么?”焦安小声问东三小哥。
东三小哥叉着腰,说:“我不知道,这房子我没细看。”
焦安就说:“那你跟着干什么来的?”
东三小哥看焦侍卫长一眼,这个问题他也想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待在一起的,莫小豆知道的事,他都不知道呢?
莫小豆这么蹲在荒草丛里,伸手就要刨地。
“你干什么?”荣棠忙蹲下把莫小豆的手一按,说:“你要用手?”
莫小豆说:“我没带铲子呢。”没铲子,那不只能上爪,不是上手了吗?
“焦安,”荣棠冲荒草丛外喊。
焦安应声跑进荒草丛,说:“主子?”
荣棠拉着莫小豆站起身,指一指脚下明显已经被松过土的地上,说:“挖开。”
焦安带着几个侍卫开始挖地,没铲子,几个人就用配刀,没一会儿的工夫,焦安就停了手,他的刀下出现了一截人的大腿骨。
荣棠皱了眉。
“这个天井里有很多人骨呐,”莫小豆说:“所以这块人,南都城里没人敢要的。”
焦安忍不住又抬头看莫小豆了,现在人骨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这些死人是怎么回事啊!
“把这一片一起挖开,”荣棠下令道。
莫小豆说:“殿下,武捕头跟我说好了的,这房子我们要是要,那这地皮他跟找他家大人谈,争取不收钱。”
荣棠这会儿心思又在一天井的死人骨了,听了莫小豆的这话,太子殿下便随口道:“争取不收钱,那也有可能是要收钱的了?”
莫小豆说:“武捕头跟我说好了的,就算要钱,也不超过一两银子。”
荣棠应声说:“那还真不贵。”
“是吧?”莫小豆笑起来眉眼弯弯的,“那这房子我们要了吗?”
看着侍卫们不断挖出白骨,荣棠的眉头皱得死紧,背在身后的手也握着。
莫小豆看看荣棠,决定自己还是过一会儿再说话吧。
当莫小豆决定闭嘴,保持安静的时候,荣棠又找莫小豆说话了,太子殿下说:“死在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他们会埋骨在这里?谁杀的他们?”
莫小豆理直气壮道:“我不知道啊。”这事管刑事的衙门不管,问她一个当暗卫的,这问得着吗?
“你怎么知道这里埋有人骨的?”荣棠问。
莫小豆说:“武捕头说的啊。”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缘由?”
“没啊。”
荣棠扭头看莫小豆,说:“你好像并不好奇。”
莫小豆指一指被挖出来的人骨,说:“骨头都发黄了啊,这些人死了很多年了,这些多年官府都没查出个所以然来,殿下,我就是好奇也没啥用啊。”
荣棠:……
这话,莫姑娘说得好有道理,他竟然反驳不了的样子。
“要不是原先住在这里的人?”被荣棠问到了,莫小豆动了动脑筋,说:“福气街的人都说这里的主人,一家子都死绝户了啊。嗯,遇上贼了?”
“我不知道,”荣棠说。
莫小豆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猜一下啊。”你问了,我不能不思考一下啊,对吧?
“灭门的惨案,官府怎么会不查?”荣棠又道。
莫小豆说:“也许是官老爷太忙了?”
东三小哥,焦安们:……
姑娘你就闭嘴吧!
“咦,”莫小豆这时伸头往荒草丛里看,说:“我怎么看见还有金属呢?”
“什……”
荣棠刚想问,就见莫小豆一头又扎进了荒草丛,从被焦安新挖出来的土坑里,扒拉出了一把生锈,破损严重的战刀,再往下一扒,莫小豆扒拉出了一件锈成黑色的战甲。
“这,”莫小豆捧着已经不见了红缨的头盔,看向了荣棠,迷茫道:“这家人里以前还有当兵的?”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