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97章 绚世繁华 冬雪白头

第197章 绚世繁华 冬雪白头

    “去看你说的房子,”荣棠拉着莫小豆绕过了路牙上一个倒放着的扫帚,说了一句:“你看着点路。”
莫小豆很是不以为意,就算她跟这扫帚撞上了,受伤害的也是扫帚啊,她能出什么事?看一眼荣棠拉着自己的手,莫小豆歪一下脑袋,她不习惯跟人手拉着手走路,可这会儿拉着她手的人是荣棠,所以她到底要不要甩开荣棠的手呢?
荣棠在今天之前,也没有拉过什么人的手走过路,所以太子殿下拉着莫小豆的手,一边走一边也在犹豫,他是不是应该松开莫小豆的手了?松了松手上的力道,却在下一秒感觉,莫小豆在把手往外抽后,荣棠手上的力道加重,一下子他又把莫小豆的手攥紧了。
莫小豆看荣棠一眼,决定忍了,拉个手这种小事,她何必跟荣棠较真?
莫姑娘这一老实不动了,太子殿下就感觉踏实了,可两个人这时从一家店铺前走过,端着一脸盆黄豆的老太太从店铺里出来,正好就站在了荣棠和莫小豆的面前,一眼看见荣棠拉着莫小豆的手,这小太太直接就皱了眉,这像什么话?可是随即,打量一眼荣棠的身戴,还有跟在荣棠身后的焦安们,老太太飞快地将头一低。
老太太掩饰自己情绪的动作做得很快,可她这表情没能逃过荣棠和莫小豆眼睛。当然,莫小豆和荣棠对此的反应是天差地别的,异世外来人口的莫小豆,没能弄明白这小老太太为什么要冲她皱眉头,一脸她是个祸害的模样,而荣棠却是猛地将握着莫小豆的手一收。
莫小豆也弄不懂荣棠这又是怎么了,眨一下眼睛,莫小豆问荣棠:“怎么了?”
荣棠掩嘴咳一声,说了句没事人就继续往前走了。
不明所以的莫小豆又盯着小老太太打量了一眼,除了刚才那个很不友善的一眼,莫小豆没看出来这小老太太有什么问题,哦,这会儿她听老太太的心跳过快,那么问题又来了,这老太太为什么会心跳过快?这也没发生什么,能让老太太激动的事啊。
“走了,”荣棠喊莫小豆。
“哦,”莫小豆跟着荣棠往前走了,没走几步,莫姑娘就将小老太太给忘到脑后了。
荣棠没再牵莫小豆的手,方才老太太那一记眼神,让太子殿下意识到,他在大庭广众之下牵莫小豆的手,于他而言没什么,可对莫小豆就很不好了,世人对女子总是苛刻的。
“头发白了,”莫小豆走着走着,抬手摸一下自己的头发,扭头跟荣棠说。
一行人这时走过街口,丁字路口左拐,往福气街方向走。路口的行人比街内又多了一些,有一只车队打南边来,从荣棠一行人的身边走过。
荣棠看莫小豆,身处的世界喧闹依旧,自己与莫小豆走过街边的一座茶楼,雪地上落着一朵被人遗落的红粉绢花,被莫小豆跑过去当宝贝一样捡了起来,收进了衣兜里。荣棠就想,自己应该再给莫小豆添几样头饰的,这么想了,太子殿下也就将这些记在了心里。
焦安几次想开口跟荣棠提议,他们去福气街,还得走上两条街,他们是不是应该打伞啊?可看自家主子爷慢悠悠地,跟着莫小豆走在雪地里,带着一种焦侍卫长还没见过的闲适肆意,整个人似乎都温和了一些,不那么凌厉了,这让焦侍卫长又有些不忍心打破自家主子这会儿的闲适。
“那房子反正我是觉得可好了,”莫小豆是个沉默不下来的人,默不作声地走了一会儿后,这姑娘就又开始跟荣棠说话了。
荣棠听得认真,只是不接话,他的话本就不多。
焦安也好,东三小哥也好,一行人却又都是知道的,自家这主子爷自己话不多,他也不喜欢旁人在他面前话多,莫姑娘这么一个说法,没问题吗?
没得到回应,莫小豆自己一个人也说得开心,她现在是把南都城都走了一遍了,跟心事重重的东三小哥不同,东三小哥把南都城走上一遍,他也没记住城里哪家馆子是老字号,哪家成衣店质好价也优,哪里的杂货铺子货最全,哪家镖局的信誉最好,还有什么城里的车马行现在生意都好的不得了,甚至于东城有个大户人家的庶出女儿,年前嫁给了西城一个商户子,三天前突然被夫家休回了娘家的八卦,莫小豆都能绘声绘色地,如同自己亲眼看见了一般说给荣棠听。
一直就是闷声听着的荣棠,这一回是终于开口说话了,“为什么?”太子殿下问:“那妇人不好?”
“哦,听说是她把她前夫给揍了,”莫小豆说:“没打死,就打了个半残吧。”
荣棠下意识地扭头找东三小哥,这是真的?
东三小哥一脸茫然,这消息他怎么听都没听过呢?
“她打她相公?”荣棠扭回头又问莫小豆。
“是前夫,”莫小豆十分较真地说。
荣棠说:“我怎么看你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呢?”太子殿下能确定他没有看错,莫姑娘是站在那个弃妇那一头的。
“她前夫在外面养了一个三儿啊,”莫小豆说:“还拿她的钱去养那个三儿,还有小孩儿,这样的货,不离还留着过年吗?”
荣棠拧了眉头,说了句:“三儿?”
莫小豆想了一个,在这个世界里,要怎么定义小三儿呢?毕竟小妾,小老婆什么的,这个都是合法的啊,“呜,”莫小豆摸着下巴想了想,说:“就是相好的?”
“是外室,”荣棠说,同时心里再次感叹读书的重要性,你看看这姑娘说话的费力劲儿。
“啊,外室,”莫小豆点头,她知道了,这个世界的三儿们叫外室,她记下了。
“他们也不是和离,她是被休弃了,”荣棠又说。
莫小豆疑惑道:“这有区别?”
“有啊,”荣棠说:“你说的那个妇人她如今是个弃妇了,而若是和离的话,她就只是离开夫家,与弃这个字不相干。”
“这是一个字而已啊,”莫小豆说了句,字面意义有什么好较真的?
“和离之人,可以自行再嫁,弃妇就难了,只怕她的母族也容不下她,”荣棠小声说了句。
家族里出了一个被休弃之人,那这家族里的女子都会在名声上受连累的,这样一来,哪个家族会欢迎一个被弃之人的回家?
“这妇人一时武勇,下半生怕要日子艰难了,”荣棠说:“其实外室子不入族谱,她没必要在意的。”
莫小豆目瞪口呆中,荣棠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的明白,可连成句她就听不明白了,这么说来,那个大姐动手还动错了?这特苍天的是什么道理哦!
“这些你不懂就不懂吧,”看一眼莫小豆,荣棠突然就又道:“这些你本也就没必要懂。”有他护着,莫小豆不可能遇上那妇人的事啊。
莫小豆抿着嘴,三观被迫又一次经历重塑。
“看脚下,”荣棠这时又跟莫小豆说了一声。
路面上有一处凹陷,积了不少雪,看着还是比四周的正常路面要矮上一截。
“主子,”焦安这时在后面开口小声喊荣棠。
荣棠注意力在莫小豆的身上,也没回头看焦安,只是嘴上问道:“什么事?”
“沈府的轿子,”焦安说。
荣棠还没有反应,莫小豆先就扭头看了,沈浅语竟然与他们同路?
抬轿的沈府下人远远地看见荣棠,便站在了原地,不敢过来。
“让他们走,”荣棠跟焦安道。
焦安便冲抬轿的沈府下人招一下手,高声道:“走吧。”
沈府的下人这才又抬着轿往前走,走轿窗旁的婢女小声跟轿中的自家小姐说了句:“小姐,太子殿下在前边。”
轿中没有声响,婢女不敢再说什么,低了头继续跟着轿子走。
“哎,”看着沈浅语的轿子打自己的面前过,莫小豆跟荣棠说:“沈小姐在看你啊。”
荣棠没去看轿子,只看着莫小豆,说:“怎么什么人你都要操心?”
莫小豆歪了脑袋看荣棠,咧嘴笑了笑,她是有些八卦了,这个行为不好,心里这么想了,莫小豆就跟荣棠说:“那我下次改。”
荣棠问:“你要怎么改?”
莫小豆眼珠子滴溜溜转一下,举手做发誓状,说:“以后我就只操心殿下你!”
这个答案是让荣棠听了高兴的,原本莫小豆的心里就应该只有他一人的,“好了,走吧,”荣棠抬手点一下莫小豆,迈步又往前走了。
莫小豆瘪着嘴,耸一下肩膀。
荣棠回头。
莫小豆的脸上又带了笑容,笑嘻嘻地跟在了荣棠的身后。
沈浅语将这一幕看得清楚,沈大小姐心里难受极了,一个暗卫奴才罢了,竟能得荣棠如此相待,若她是这人的正妻呢?那这人会待她更好啊,可她如今做不了这人的正妻了。
看着轿窗外的两个人,身处繁华绚世之中,冬雪白头,相顾而笑,沈浅语怅然若失,甚至心中隐隐在期盼,时光再倒流一次,若能这样,那她定不会弃了荣棠,另投荣棣的。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