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96章 荣棠与慕诤的交易

第196章 荣棠与慕诤的交易

    “再远就得是往北原去了吧?”周明山将意图藏在了玩笑一般的口吻里。
莫小豆耸一下肩膀,“反正苏先生不会有危险的,周大人你不用担心。”苏先生在东宫待着呢,能有什么危险?
周明山怎么可能关心苏公度?有这工夫,他不如关心关心自己啊!不过莫小豆这话,让周明山又忍不住多想,且不说苏公度为什么要去北原了,荣棠凭什么自信,苏公度到了北原不会有危险?这就除非是,北原有人会保苏公度的平安啊,那问题来了,这个人是谁?
“看情况,”莫小豆这时又顺嘴胡诌了一句,说:“想去哪儿,这也看苏先生高兴嘛。”
在莫小豆看来,苏先生这样的人是要脸面的,荣棠的脸面他自己都不要了,那她就不操心了,可苏先生的脸面,她还是得操心一下啊,省得到时候,苏先生被骂成是荣棠欺君,谎报军情,欺骗天下的同党,莫小豆真担心苏先生会承受不住,近而拿命来自证清白呐。所以这会儿莫小豆给自己的胡诌留了条后路,事发之后,她完全可以说,苏先生走到半路上又改主意了,所以他又回来了嘛。
等等,心操心完了,莫小豆愣了一下,她突然又想到,自己为什么要把事情弄得这么复杂呢?还留后路,事发之后,直接说苏先生是发现了事情真相,之后就被荣棠囚禁了,不就完了吗?哦,莫小豆随后又想,可这样一来,荣棠的形象不就更差了吗?
扭头看看还在跟东三小哥说话的荣棠,莫小豆抬手拍一下自己的脑门,她这会儿在乱什么呢?荣棠还需要她操心吗?这位的形象还有再努力挽救一把的必要了吗?
“你这是怎么了?”周明山问。
莫小豆清一下嗓子,说:“我又犯病了。”
周大人说:“姑娘有顽疾在身?”这不能吧?这莫姑娘人傻是真的,可武艺高强,能打也是真的啊,没听说过,这样一个在沙场的狠角色会有顽疾啊。
“哦,我话多,”莫小豆说。
周大人:……
“您瞧这事儿闹得,”莫小豆撇一下嘴,“都是那个慕诤的锅!”
“慕诤的什么?”周明山忙问。
“都是他闹的啊,”莫小豆小声嘟囔了一句,说实话,这一次对于自己只弄了只慕诤的狗回来,而没有把这个慕四皇子给抓了,莫小豆一直很惋惜。
周明山的手不可控地一抖。
“你怎么了?”莫小豆问。
“我?我没什么啊,”周明山忙就道。
周明山的手是掩在袖子里的,他是不觉得有人能看见他刚才手抖了一下。
“周大人你这是觉得冷了?”莫小豆盯着周明山的衣袖看一眼,说:“下着雪呐,多穿些嘛。”
周明山下意识地就将双手又往袖中缩了缩。
莫小豆还是能看见周大人的这个动作,为什么缩手呢?这是一种掩饰的举动啊,在她的面前,周明山这个当后勤将军的有什么可掩饰的?所以这位其实是害怕的,说与南都城共存亡这种豪言壮语,只是这周大人的自我壮胆?
莫小豆抱着膀子,手指在下巴上划拉一下,莫小豆看着周明山说:“别担心啦,这一次我们一定不会出事的,呃,粮草也不会少的。”
“军中怎会不缺粮草?”周明山竭力让自己现了愁容。
军里缺不缺粮食,这个莫小豆不知道,不过她知道,自己空间里的粮食,完全可以养活一支军队好几年,虽然真要将粮食拿出来会让她很肉疼,会让她很想去死一死,但不缺粮这是真的啊。
“嗯,”莫小豆冲周明山咧嘴一笑,很是得意地道:“大米会有的,白面也会有的。”
军里能吃饱肚子就要感谢满天神佛了,还吃大米白面呢?这是贵族老爷太太,公子小姐才能吃得上的啊!
“从哪里来?”周明山看着莫小豆问。
空间的事,莫小豆肯定不能说,那她就只能顺嘴胡诌一句:“我说从天掉下来的,周大人你信吗?”
周明山:……
“哦,这是殿下说的呀,”莫小豆又加了一句。
“小豆儿,”荣棠这时冲莫小豆招手了,说:“我们走。”
“好的,”莫小豆往荣棠身边走了。
“殿下,”周明山跟荣棠告辞。
“你,”荣棠似是想了一下,才与周明山道:“赵关宁那里,你暂时不要去了,我会另派人手过去。”
“是,末将遵命,”周明山领命。
“走吧,”荣棠招呼莫小豆一声,迈步往前走去。
“加油!”从周大人身边走过时,莫小豆还给周大人鼓了一回劲。
荣棠往前走了几步,忽地又停下来,半侧了身看着周明山道:“遇事要防患于未然,如今我们要面对的是慕诤,还是慕译还要两说,所以我如今在做两手准备,粮草之事你先放一放,军中真正缺的是大夫和药材,你在这方面出力吧。”
周明山一直低着头听荣棠说话,听荣棠将话说完后,周大人双手抱拳,道:“末将遵命。”
荣棠低低地嗯了一声,往前走了。
东宫一行人跟在荣棠身后,很快走远,街上的行人这会儿变少了,东宫一行人走远之后,周明山身遭就更不见有多少人了。
“爷?”侍卫见太子殿下一行人都走了,他家大人还站着不动,只得小声喊了一声。
周明山哈了一口气,慢吞吞地转身,往街北头走去。
侍卫们跟在周明山身后走,见周明山脸色不好,侍卫们便不敢说话,只小心翼翼地走着路。
周明山这会儿心中泛冷,两个时辰,从北原传来的消息刚到他的手上,圣上正庆帝听信了慕诤的自辩,允了慕诤重返驻在沧澜江北岸的军营,而五皇子慕译则再一次失去了,率兵建功立业的机会。
慕诤是如何让圣上相信他的自辩的,周明山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消息,当然,他也想不明白。
将莫小豆方才的话在脑子里过一遍,那傻姑娘至少告诉了他三件事。一是,北原军兵过沧澜江,直至兵临南都城下的事,有很大的可能不会发生;二是,军中不愁粮草,户部无法筹集,军中无法自给自足,这都不成问题,这粮草不是从天而降,而是慕诤那里会给;三是,苏公度奉荣棠之命秘密北上,苏公度是去见慕诤的,又或者说,这位苏先生是去亲眼确认,慕诤是否已经夺回了兵权。
周明山沉默着,将脚下已经积在路面的雪踩得沙沙作响,周明山如今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正庆帝选择相信慕诤,这要他如何是好?难不成非得让慕诤借着这场战事,一点一点的,将整个北原的兵马都握在了手里后,他们再来谈四皇子慕诤到底是忠是奸?
借战揽兵权,借战揽兵权,借战揽兵权。
这句话周明山在心里连着念了三遍,随后在下着雪的天气里,周明山的身上出了汗。借战,荣棠将景明帝,荣氏皇族,与他一直关系的朝中诸官员,全都赶出了南都山,赶往南疆那些蛮荒之地,手握兵权,荣棠完全有能力让景明帝这一行人有去无回。借战,慕诤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兵权,若是运气好,这一次他就能在慕译回去的路上动手,除去自己在这场夺嫡之战中最大的对手。
往深里再计算一下,其实慕诤得到的要比荣棠得的还要多,毕竟比起手握兵权的荣棠来,慕诤在北原诸皇子的夺嫡之战中并不占优势,哪怕这位灭了崇宁,那北原皇宫里的那把龙椅,他也不一定能坐上去。
皇帝的昏庸,官员的贪腐,文武的极度不合,这是荣棠这一次兵败沧澜江的主要原因,而皇位,是慕诤此生最大的心病。暂且休兵合作,我重整了江山吏治,你夺得皇位,之后我们再于沙场一较高下,生死胜负皆各凭本事。
周明山这会儿甚至可以将荣棠与慕诤的约定,都想得一清二楚了。
“不,”周大人在心里跟自己说,他不能让这等事发生,绝对不能,他得想办法,让自家圣上相信他的话。
“周大人脸色不好,”这会儿,莫小豆跟着荣棠往福气街走,一边跟荣棠说:“他是怎么了啊?”
“你跟他都聊什么了?”荣棠看似随意地问道:“跟我说说。”
“也没什么啊,”莫小豆迅速回想一下,自己方才跟周明山说得话,确定没有问题,全是她的胡诌,莫姑娘这才开始跟荣棠复述起来。
荣棠面上无甚反应,但听得认真。
“我就担心苏先生以后会恨我呐,”说到最后,莫小豆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担心,“他跟敢在殿下你的面前闹自杀呢,要是知道我胡说,他会不会想要了我的命?”
荣棠笑了一起来,说:“他能打得过你?”
“这个不能,”莫小豆摇摇头,这个必须不可能啊。
“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荣棠道。
可我哥和家里那两个娃,还想指望苏先生呢!莫小豆是胡诌完了,想起这一茬来了,在苏先生那里败了好印象,对她能有什么好处啊!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