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87章 太子妃娘娘与莫小豆

第187章 太子妃娘娘与莫小豆

    苗氏夫人哭得伤心,夫妻快四十余载,张津还是头一回见自家夫人哭成这样,不过张相爷没有出言相劝,这等事,要如何劝?
“这样下去,”苗氏夫人哭着道:“我崇宁会变成什么样子?”
张相爷不出声地叹口气,崇宁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后面的路他会走得两难,国若是真的不存在了,他就是降了北原,自古降臣,有好下场的能有几人?而若是荣棠保住了荣氏江山,那荣棠的地位将不可动摇,甚至圣上会提前退位也不是没有可能。试想一下吧,若是荣棠登基为帝了,为了名声,这位会饶过荣棣和荣楚的性命,可这位会饶过他们张氏一族人的性命吗?绝不可能。
“要如何是好呢?”苗氏夫人问。
张相爷又是沉默许久之后,才道:“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也许太子殿下会战死沙场呢?”
崇宁江山无恙,而荣棠战死沙场,这位太子殿下如今也没有子嗣,就不存在太子亡,再立皇太孙的可能性了,这对张相爷来说,是最好的局面了,只是天能随人愿吗?
苗氏夫人就问:“若他没有战死呢?”
张相爷道:“夫人,我们先过眼前这一关吧,我要保住瑞王的命,若是保不住……”
“保不住又当如何?”苗氏夫人抢问了一句。
“若是保不住,那看宁王的了,”张相爷小声道:“五丫头与他的亲事已经定下了,如今真论起来,宁王与我们张家更亲近。”
瑞王荣棣,宁王荣楚,这都是自己的外孙,所以这两位皇子哪个当了皇帝,于苗氏夫人而言都是一件喜事。只是,泪眼看着自家相爷,苗氏夫人说:“那这江山呢?太子殿下他守得住吗?”
张相爷这一回彻底沉默不语了,这事儿就不在他的掌控范围之内了。
“我的大郎,”苗氏夫人拿绢帕拭一下泪,哭道:“妾身要怎么跟大儿媳交待?”
张相爷说:“先什么都不要说吧。”
苗氏夫人呆坐了片刻,突然就又开口道:“太子殿下若是坐上了龙椅,那我们会如何?”
张相爷说:“夫人,我已经说过了,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娘娘怎么就……”
“夫人!”听自家夫人要抱怨起张妃来了,张相爷忙就喊了一声。
苗氏夫人恨道:“太子殿下怎么就活着回来了?!”
荣棠战死在沧澜江了,那现在太子就是自己的外孙了,苗氏夫人现在就恨北原军没本事,怎么就放了荣棠生路?
“他若死在了沧澜江,那这江山谁来守?”张相爷低声道:“你要指望圣上御驾亲征吗?”
苗氏夫人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朝廷里有多少领兵的将领,苗氏夫人并不知道,她知道的也就是一个荣棠罢了。不过苗氏夫人随即就想,如若荣棠死在与北原军的最后一战里呢?仗打赢了,但这位太子殿下战死了。
这会儿的东宫里,荣棠还不知道张相夫妇俩的矛盾想法,他知道张津俩口子一定是盼着他死的,他只是不会想到,这俩口子现在是盼着他守住崇宁江山,又盼着他在最后一刻,能战死在沙场上。
兰成亲自带人去东大营抓人,人抓得很顺利,在回东宫的路上,兰成还抓了一个跟踪他的人。
“这个人应该是张相爷派去盯梢的,”兰成跟荣棠禀道。
“你去审一下,”荣棠道:“这一回不要再我留情了。”
“是,”兰成领命。
荣棠挥手让兰成退下,张津没有将人提前带人,这让太子殿下有些失望,这让他失去了一次可以遣兵闯入相府的机会。在这个时候,荣棠知道,张津是放弃张瑞君了。
“兰成,”对着屋门,荣棠对已经退出屋子的兰成道:“审讯要快,今天我就要开始抓人。”
这是不准备瞒着了?兰成来不及多想,站在门外就领命道:“是!”
兰成快步走了,荣棠提笔就又给秦丰谷写信,张瑞君供出的人,在秦丰谷军中的就有五个,情况是不是属实,荣棠不知道,可他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查证了。不过荣棠也不觉自己这一次会错杀无辜,张瑞君一个文臣,甚少接触军中的人和事,这人能知道多少军中将领?
“东三,”信写完了,荣棠喊东三小哥。
东三小哥从屏风后头转出来,跪地应声道:“主子。”
“你,”荣棠想说你送信去秦大将军那里的,可说了一个你字后,荣棠就又停下来不说了。
东三小哥为抓张瑞君,跟焦安们在大街上跟张府的侍卫大打出手,虽然荣棠回来什么也没说,但东三小哥这会儿自己心虚,这事他干的,他可没有事先请示他家主子啊!这会儿等了一会儿,等不到荣棠说话,东三小哥一个头磕在地上,主动请罪道:“主子,奴才擅自行动,请主子责罚。”
荣棠手指在桌案边缘敲了那么一下,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太子殿下叹了一句:“你这个三姑娘啊。”
东三小哥:……
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去把秦涵叫来,”荣棠说。
东三小哥应一声是,问荣棠道:“主子,那奴才……”
“人抓了,架你也打了,”荣棠冲东三小哥摆一下手,道:“你想我拿你怎样?”
奴才也不知道啊!东三小哥看着自家主子。
“就这样吧,”荣棠说:“以后再有这等事,你找个僻静些的地方,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
还有下次呢?东三小哥看着自家主子发呆,对于荣棠的话,有些接受不能。
“去叫秦涵过来,”荣棠说:“快去吧。”
“是,”东三小哥起身往屋外跑了。
秦涵来得很快,进了屋,秦三少就跟荣棠道:“殿下,苏先生醒了,正闹着要见您呢。”
荣棠将已经封好口的信递向了秦涵,道:“你回沧澜江去,将这信交到你父亲的手里。”
“什么?”秦三少呆住了,他这刚回来,连家门都没进呢,他就又得回沧澜江去了?那他为什么要回来?
在荣棠这里,他就想让秦涵“滚”得越远越好,他就不想再看见这位在他的眼前晃悠。至于原因,莫姑娘肯定是主因,但太子殿下不愿意多想,他就知道,让秦涵“滚”远点就可以了,所以这信随便哪个东宫暗卫都可以去送,但荣棠最后还是决定让秦涵去送。
“是,是出事了?”呆过之后,秦涵倒是认真起来了,小声问荣棠道。
“查到了几个混在你父亲身边的,张津的人,”荣棠将信交到了,走到桌案前的秦涵的手里,道:“沧澜江无战事的消息,已经传到南都城来了。”
听到太子殿下这话,秦涵没原地跳起来,急道:“那我们的事情败露了?”
“没有,”荣棠说:“张瑞君先进宫找的张氏,张津那里还没有得到这个消息。”
“那张妃娘娘那里?”秦涵忙就问。
“张氏住的寝室塌了,她人被压,这会儿人在昏迷中,一时半会儿醒不了,”荣棠道:“你这信要快些送到你父亲的手里,路上不要耽搁。”
手里捧着信,秦涵神情难以置信地道:“方才那声响,就是月桂宫房子塌了的声音?”
“是,”荣棠道。
“您,您是怎么办到的?”秦三少问,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要把一间宫室给弄塌掉,这是一个两个人能办到的事吧?太子殿下这是在张妃的月桂宫安排了多少人手?
“小豆儿说是被雷劈的,”荣棠说了一句。
秦涵:……
那这雷怎么不干脆把张妃劈死了呢?光劈个房子算怎么回事?
“不对啊,小豆儿她看见了?她去月桂宫了?”秦涵还是发现事情有哪里不对了,莫小豆怎么会去月桂宫的?
“你叫她什么?”荣棠问。
秦涵对荣棠是服气的,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位最先操心的竟然是这个!他就是说顺嘴了,怎么了?他怎么就不能喊一声小豆儿了?
“送信去吧,”荣棠赶秦涵走,他不想看见这个人。
“那,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安排小豆儿呢?”秦三少站着不走,既然话说到这里了,那他就要问个明白。是,他不能给莫小豆一个正妻之位,太子爷您就可以了?你能让莫小豆当太子妃?
荣棠看着秦涵。
秦涵毫不势弱,目光一点不带回避地道:“以后太子妃娘娘要是欺负小豆儿,殿下你要怎么办?”
“这不是你该问,该管的事,”荣棠声音发冷地道。
“那,那我就是想知道,”秦三少倔驴脾气发作,就是站着不走,道:“你要怎么安排小豆儿?”
“我自会护着她,”荣棠道。
“我听说过,后宅里的阴私事极多,”秦涵说:“殿下您能护着小豆儿一时,您能护她一世吗?您知道多少后宅的阴私事?”
荣棠:……
弄得好像你秦涵知道的很多一样?
“以后太子妃娘娘管着东宫,”秦涵才不管荣棠这会儿脸色的难看,接着道:“小豆儿见她就得下跪呢,她要打小豆儿,殿下您护着谁?您能当众不给太子妃娘娘脸面吗?那可是太子妃娘娘呢。”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