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79章 一文钱一条命

第179章 一文钱一条命

    东宫的一间面积还庭大的屋子里,胖总手里还抓着,刚才他将张瑞君张大人脑袋开瓢的凶器,一个铜质带祥云刻纹的茶盘。张瑞君头上缠着伤布,血已经止住了,就是人还在昏迷中。
“如何?”有东宫的管事问大夫。
大夫说:“应,应该没事吧?”
胖总就想跟这位军医急,有事你就说有事,没事你就说没事,什么叫应该没事吧?你一个大夫,病人会不会死,你就不能给句准话吗?!
东三小哥就看一眼胖总,说:“庞总管,你把东西放下吧。”还捏着个茶盘,你还想拍谁的脑袋呢?
经东三小哥提醒,胖总把手里的茶盘扔了,很是厚实的铜茶盘砸在地上,“咣”的一声巨响,这声响把昏迷中的张大人给震醒了。
嘴里呼一声痛,慢慢地睁开眼睛,张大人看着面前的东宫众人发怔,脸上是那种毫不知情的神情。
“这是被胖总打傻了?”东十五小哥说了一句。
胖总又打了一个哆嗦。
东三小哥蹲下身,想试一下张大人是不是傻了的同时,东三小哥问被他们拉来的军医,说:“他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不说话呢?”
军医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他跟着自家将军到东宫里来见太子殿下,没想到还能让他遇上这等事。堂堂吏部侍郎,张家的大老爷,被东宫的总管太监打到头破血流,不醒人事,这事他说出去,应该都不会有人信的。
“你,”张瑞君缓了这么一会儿的工夫,想起来自己遇上什么事了,手指着东三小哥,喊了一声你后,头部的剧痛,让张大人一下子又收了声,手捂着伤处,就是一声闷哼。
“看来没事,”东三小哥又站起了身来。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张瑞君忍着疼,厉声问东三小哥道。
东三小哥目光冰冷地看着张大人,没说话,接下来要怎么做,这得看他们主子爷的意思。
张瑞君这时突然打了一个寒战,这只能是太子荣棠抓得他,而荣棠为什么要抓他,张大人心里是有数的。“这是哪里?”张瑞君大声发问。
“我听说你们把张瑞君抓……”张大人问话的话音还没落,兰成边说话就边进了屋,他的话问了一半后,看见坐在地上的张瑞君后,就不再问了。人就在面前,他听到消息没错,东三这帮人真的当街跟张相府的人干了一架后,把张府的大老爷给抓到东宫来了。
看见兰成,张瑞君就更慌了,荣棠的名声不好,东宫兰成的名声比他的主子还要差啊,外面甚至有人传,这人是吃人肉喝人血的恶鬼啊。
看一眼东三小哥,又看一眼胖总,兰成还是选择跟东三小哥说话,小声问道:“主子呢?”
“主子还在宫里,小豆儿去请他回来了,”东三小哥说。
“谁打的他?”兰成又问。
东三小哥说:“胖总。”
兰成的嘴角一抽,现在他们庞总管的名字已经改成胖总了吗?
“事情我不能说,”东三小哥看着兰成道:“要怎么办,等主子从宫里回来吧。”
兰成点一下头,东三是个做事稳妥的人,他也不相信,他这兄弟会无缘无故上大街让,绑架张瑞君去。
“你们,你们要……”
兰成上前两步,弯腰看着要说话的张大人。
张大人话才说了几个字,被兰成这一盯,猛地就噤了声。
“都退下吧,”兰成这才开口跟屋中的众人道。
胖总是第一个走的,他早就想走了!
东三小哥带着人离开,有兰成在,张瑞君的事应该就不用他操心了,这会儿东三小哥就担心他主子爷回来了,他要怎么跟主子爷解释,他把事情闹这么大的。
莫小豆这时跟着荣棠往东宫走,眼看着东宫的大门要到了,莫小豆却又想起一桩事来,跟荣棠说:“对了,宫里送了三十二个从龙卫来,就是圣上有旨,让他们跟着殿下你打仗去。”
荣棠的脚步又是一停,看向了莫小豆说:“三十二个?”这一批年到三十的从龙卫有这么多?
莫小豆这时往荣棠的身前凑了凑,小声道:“有十二个小哥都没有到三十岁呢,我问过了,最年轻的那个才二十六。”
“你还挺有心,”荣棠也听不出是在夸莫小豆,还是在说莫小豆多事。
莫小豆说:“我估摸着圣上是这么想的,这仗不知道要打多少年呢,也许四年以后这仗还没打完呢?他就干脆把年过二十五岁的小哥们都打发了。”
“那这仗要是打了五年还没打完呢?”荣棠问。
莫小豆说:“那他就接着送从龙卫到殿下你这儿来?”
这话没毛病,荣棠左眼皮跳两下,又迈步继续往前走了。
莫小豆还挺为这三十二个从龙卫高兴的,跟荣棠说:“太好了,他们以后有可能战死沙场,但他们也有可能立功建业,对不?”
沙场是凶险,要刀口舔血,可到底命握在自己手里了啊,这总比明明一身好武艺,却要死在三十岁这一年好吧?
荣棠说:“他们就不算不死,也未必就能建功立业。你方才那话说错了,是建功立业,不是立功建业。”
莫小豆呆了一呆,忙就问:“为什么?”成语说错了就说错了吧,她一点也不觉得文盲可耻啊!
“只要他们一天是从龙卫,他们的命就得由我父皇作主,”荣棠说了一句。
莫小豆把荣棠这话想了想,她明白了,也就是说,就算这三十二个从龙卫小哥,从战场上活着回来了,景明帝想要他们的命,还就只是一句话的事!
“走吧,”荣棠拉了站着不动的莫小豆一下。
莫小豆心情一下子就又暴躁了,这还有天理了吗?“就没有办法了吗?”莫小豆看着荣棠问,她现在突然觉得造反是个很好的想法。
“有啊,”荣棠说:“可以拿钱替他们赎身。”
莫小豆就问:“多少钱啊?很贵吗?”
“不贵,”荣棠说:“一个人一文钱。”
莫姑娘一下子就震惊了,这么便宜?那为什么她听她东三哥他们说,从来没有从龙卫能免于一死呢?
“可谁敢买从龙卫呢?”荣棠小声道。
莫小豆没转过这个弯来,说:“为什么没人敢买?”
“他们是从龙卫啊,买他们,你是想要打探皇帝的消息吗?”荣棠说:“窥探帝踪,这可是死罪。”
莫小豆鼓一下腮,嗯这逻辑她能捋得清,一文钱就能替一个从龙卫赎身,这价钱是很白菜价,可这样一来,你就会被安上一个打探皇帝消息的死罪了,谁会为了救人害自己被砍头啊?所以定这条一文钱一条命规矩的人,从根上,就没想过要让从龙卫们活啊。
这还真特么的皇恩浩荡啊。
莫小豆呵呵哒了,她要诅咒定这规矩的人生儿子没xx眼,断子绝孙啊!
“在想什么?”荣棠问一直就站着不动的莫小豆。
莫小豆垂眼看一看脚下的地面,才又抬头看着荣棠说:“那殿下你能出这个钱吗?”
荣棠:……
他刚才的话这姑娘是没听懂吗?没有人会买下从龙卫啊,就算他是太子,他也得避个嫌啊。
“那我能出这个钱吗?”莫小豆又问。
钱,荣棠不担心莫小豆出不起,三十二个从龙卫,三十二文钱,这才几个茶叶蛋钱?可荣棠就不明白了,你非得操心从龙卫的命干什么?你又不认识这些人。
“也不行?”莫小豆一脸的失望。
荣棠发现看不得莫小豆的这个模样,伸手捏一下莫小豆的脸,荣棠说:“这么想救人?”
莫小豆说了句:“那是人命啊!”
在末世里,多辛苦才能保住一条人命啊!遇上一次丧尸潮,一个兵团就得把命全搭进去啊,她就不是这么着才到这个世界才奴才来的吗?不闹丧尸了,结果发现这个世界人命一点都不值钱,莫小豆这会儿还只是心情暴躁,已经算是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好,”荣棠这时把头点了一下,说:“那就救,我卖下他们的命。”
“真的?好啊好啊,”莫小豆一下子就又笑了起来,脸上顿时就春暖花开了。
在哄莫姑娘开心,和与自家父皇再作一回对之间,太子殿下选择了继续伤害他的父皇,反正他连谎报军情的事都干了,那他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再说从龙卫,荣棠叹一口气,站下来仔细想想,他也不想这一批从龙卫就这么死了,这是,荣棠想不公平?随后荣棠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从小他就知道这个人世没有公平可言,可现在他在想什么?他在想公平!
“那我应该去找谁办这件事?”莫小豆兴冲冲地问荣棠。
荣棠说:“找我父皇,哦,用不着,去万福交钱,将从龙卫的奴契拿回来就行了。”
“那万福在哪里呀?”莫小豆又问。
荣棠说:“他在九天揽月楼。”
“那我这就去找他,”莫小豆掉脸就又往宫里跑了,夜长梦多,她得赶紧把这事办了。
荣棠感觉自己也就眨个眼的工夫,他的莫姑娘就跑没影了,“这丫头,”太子殿下笑着嘀咕了一声。
跟着荣棠的东宫侍卫,还有暗卫小哥们:……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感觉他们的主子走在跟圣上彻底翻脸的路上。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