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76章 张妃娘娘被埋了

第176章 张妃娘娘被埋了

    “你看着我做什么?”东三小哥急坏了,跟看着自己的莫小豆说:“我这就回去禀告主子。”
张妃这时在寝室里道:“这消息我父亲知道了?”
太医说:“大老爷得到消息就命下官来见娘娘了,相爷那里应该要迟一些才会得到消息。”
“这个大老爷是谁?”莫小豆问东三小哥。
东三小哥说:“张相的长子,吏部侍郎张……”
“好了,”莫小豆竖着食指冲东三小哥摇一下,说:“现在这个张相的大儿子叫什么名字不重要,东三哥,你去抓他,这里你放着我来。”
“什,什么?”东三小哥又呆住了,他去抓张相的大儿子?这事不是应该先去禀告他们主子爷,让主子爷定夺吗?还有,什么叫这里放着你来啊,姑娘你要对张妃娘娘做什么?
莫小豆叹口气,说:“看来是瞒不住了。”
东三小哥说:“你瞒我什么了?”
“北原人的事是假的,”莫小豆说:“咱们殿下就想要宗亲老爷们的房和地呢,那么伤残军人要安置呢,殿下他也是没办法,东三哥,咱们就理解万岁吧,啊,理解万岁。”
东三小哥差点没从房顶上滚下去,“你说什么?!”问莫小豆话的时候,脑子都在抽抽的东三小哥好歹还记得,自己现在不能大声说话。
“北原人要打过来的消息是假的呢,”莫小豆咧嘴从东三小哥一笑,“东三哥你快去抓张相爷的大儿子吧。”
东三小哥问:“抓了后,我要送他去哪里?”
“直接弄死不太好,”莫小豆说:“那就送给殿下去好了,他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东三哥你看这样行不?”
东三小哥想,这事儿现在还轮到他说话了吗?
“这事你不用担心,”张妃在屋里跟太医道:“后面的事,本宫自己想办法。”
这太医显然是张妃娘娘的心腹,小声问道:“娘娘,如今圣上不愿见娘娘,这?”
“本宫就是死谏也要见圣上一面的,”张妃娘娘冷声道:“其他的本宫不好说,但圣上他还是在乎本宫的这条命的。”
“完了,”莫小豆就跟东三小哥说:“她要拼命了呢。”
东三小哥也不敢用劲,手在脚下的琉璃瓦上轻拍了一下,就准备要去找张家大老爷了。
“走西边,”莫小豆又跟东三小哥说了一句:“那边没人守着。”
正要往北边走的东三小哥动作顿了一下,掉转了方向,往西边走了。
看着东三小哥身轻如燕地掠过几重宫室的兽脊,莫小豆才又开始低头看屋里的张妃娘娘。之前顾着家里的茶叶蛋生意,还为荣棠操心没钱补助伤亡兵将的事,她就没能顾得上张妃,本来以为张妃都摊上意图谋杀皇帝这事了,应该要老实一段时间,莫小豆再也没有想到,张妃娘娘还属于停不下来的类型,生命不休就作妖不止。
“那个莫立白的去处,查清楚了吗?”张妃这时问太医道。
太医回话道:“这个暗卫应该就藏身在东宫里,只是他一直没有在东宫里出现过,所以要说确定,这个下官不敢担保。”
“放火烧宁王府,”张妃咬牙道:“除了荣棠,谁还会有这个胆子,有这个心?说他是为了一个莫立白,这个本宫不信,要救莫立白,不过是他为防事情败露后,给自己留的一个理由罢了。”
太医小声问:“娘娘的意思是?”
“他就是想杀本宫的儿子!”张妃一巴掌拍在了坐榻上。
“娘娘息怒,”太医忙就要劝。
“你去见我大哥,”张妃娘娘看着太医道:“你跟他说,这次是个好机会,他荣棠既然肯撒这种弥天大谎,他就应该去担这个欺君之罪。”
“是,”太医领命道。
“还有,”张妃娘娘又道:“你跟我大哥说,一定要想办法抓到莫立白,他就是荣棠要杀宁王的人证,莫立白是死是活不重要,但供罪状上一定要有他的手印。若是圣上这一次再要护着荣棠,那这位太子爷身上再多一条残害兄弟的罪名呢?”
太医听了张妃的话,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莫立白人在东宫里,要怎么做才能把人从东宫里抓出来?不过太医转念一想,这事也轮不到他来做,要头疼也是张大老爷头疼啊,“是,娘娘的话,下官都记下了,”太医恭声跟张妃道。
“迟早有一天,”张妃娘娘这时笑了笑,低声道:“荣棠,还有东宫的那帮奴才,本宫一个都不会放过!”
张妃这话说得阴森,太医心里突突了一下,将头低下,没敢接话。
待在张妃娘娘头顶的莫小豆就不明白了,你恨荣棠,她能理解,荣棠这个太子碍着你们母子的路了,可东宫上百号人呢,人人都得罪你了?这还得一块儿弄死呢?
“你去吧,”张妃挥手让太医退下。
太医说:“那医案?”
“就写本宫伤心过度好了,”张妃道,“莫立白的事,你跟我大哥说,让他抓紧,越快办好越好。”
对于莫小豆来说,这会儿已经不是天凉了,让张妃娘娘破产吧,这个等级的事了,在莫小豆这会儿,这事是天已经寒冬腊月了,该送张妃娘娘归天的等级了。
寝室的内室里,太医给张妃行了礼,后退三步后,太医转身往外走。
莫小豆下了寝室的屋顶,在张妃寝室西侧的墙前站下,从空间拿了一个用于定向爆破的微型炸弹,贴在了墙壁上。退到了院子站下,想想这距离不够,莫小豆又翻墙出了张妃寝室所在的庭院,手里掂一下遥控开关,心里说一句走你,莫姑娘按下了开关的按扭。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彻了整个帝宫,张妃娘娘的寝室顷刻之间便成了一堆废墟。
“怎么了?!”九天揽月楼里的景明帝,从坐榻上跌到了地上,大声问道。
无数的人开始往月桂宫跑。
莫小豆耸一下肩膀,上墙头又往院子里看了一眼,这才转身走了,废墟里有心跳声,张妃和那个太医都没死。当然这不是张妃娘娘和那位太医大人命大,莫小豆用微型炸弹,就是不想闹出人命来,张妃是个疯狗,她也不能当条疯狗啊。
走出去百米了,莫小豆其实又犹豫了一下,她要不要回去,干脆把张妃弄死?
“娘娘!”凄厉的呼嚎声,从身后传来,自己的前方也传来了急促的奔跑声,莫小豆闪身到了一旁的花台后面。
“快!”一队太监从花台前跑过,为首的管事脸色如死人一般惨白,一边催促手下的太监们快点跑,这管事太监还一边祈祷,“娘娘您不能有事啊,您要有个三长两短,奴才们也就不能活了啊!”
主子死了,他们这些伺候主子不利的奴才还怎么活?一定都得被圣上处死,拿他们殉了他们的主子娘娘啊!
莫小豆揉一下鼻子,在花台后面探头看看这一队太监,莫小豆往月桂宫外走了。连累人就没意思了,她一定有办法再教张月桂重新做一回人的,不急,人生好几十年呢,机会有的是啊。
“母妃!”皓月宫里,福喜公主抱住了自己的母妃,方才的那声巨响,没把公主殿下给吓死。
“这是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薛妃娘娘一脸惊慌地问,与她隔着门说话的景仪。
景仪一言未发,转身就带着手下走了,他听声音传来的方向,那是月桂宫所在的方向。大统领神情阴沉,这会儿还不确定是不是就是从月桂宫里传出来,但大统领就是直觉,这一定是月桂宫出事了。
这会儿,景明帝在九天手揽月楼里,揪着万福问:“是北原人打过来了?”
万福总管险些没被自家圣上的话给吓尿,可随后万福又觉得这不可能,北原人要是打过来了,城门那里没动静,城里的大街小巷都没动静,就帝宫里有动静?这北原人是从天而降的吗?
景明帝从衣袖里摸了一个白玉瓶出来,看着这只小白玉瓶,皇帝陛下神情有些扭曲地道:“没想到朕竟然已经到了未路。”
万福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圣上,没看明白自家圣上这是要干什么。
“朕,”景明帝咬牙切齿,恶狠狠地道:“朕就没想过要当这个皇帝!朕就知道,朕是被诅咒了,朕就是个不得好死的命!”
“圣上!”万福这时尖叫了起来,他看明白了,他家圣上这是已经准备要以身殉国了。
说真的,只要是个正常人,听到爆炸声,紧张肯定会有的,但要说听见这声音,就怀疑是敌军来了,急着自杀的,正常人绝对干不出这种事来。可景明帝他现在不是一个正常人,自打荣棠兵败,丢了沧澜江以南的半壁江山,景明帝就已经有绝望的情绪,如今荣棠又跟他说,秦丰谷不敌北原大军,那北原人很快就会打到南都城来,景明帝就成了惊弓之鸟。还能让人看着觉着圣上很平静,那完全是因为皇帝陛下不知道要怎么表现自己的惊惧。
莫小豆不知道,自己放个炸弹,除了炸塌房子把张妃娘娘埋了外,她还差点就让皇帝陛下寻了死,莫小豆这会儿站在了荣棠的面前,兴高采烈地跟太子殿下说:“张妃睡觉的屋子塌了!”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