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67章 女子的一世欢悲

第167章 女子的一世欢悲

    荣棠挥手让身遭的众人都退下,开口与姮娥公主说话之前,荣棠突然就扭头看了皇后殿的大门一眼,他的胞妹在他母后究竟都学到了些什么?啊,荣棠随后又想,他母后怎会费心思去教导姮娥?这些年教姮娥为人处事的,应该是方才的吴氏这些奴婢吧?
抬手捏一下眉心,太子殿下尽量放缓了自己说话的语调,跟姮娥公主道:“月桂宫张氏被父皇禁足的事情,姮娥你应该知道了吧?”
“知道,”姮娥公主点头,这帝宫上下都知道的事,她怎会不知呢?
“那这个时候,华云要见你,你觉得她会是为了什么事?”荣棠问。
姮娥公主一愣,道:“可是温喜姐姐要见我。”
“可她是与华云在一起的,”荣棠道。
姮娥公主低了头,想了半天后,才又抬头看着荣棠道:“华云姐姐是想找我,为张妃娘娘求情?还是说,她能借我的嘴,在母后面前为张妃娘娘求情?”
荣棠看着姮娥公主没说话。
“可这没用啊,”姮娥公主说:“我见到不父皇,怎么为张妃娘娘求情?母后,母后也不会理我的,华云姐姐找我没用啊。”
“是啊,”荣棠道:“是没用,那她们为何还要找你?”
姮娥公主又想一下,跟荣棠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就不应该去,”荣棠道:“不管她们在想什么,她们总归是在打你的主意,这样了你还要凑上去,那被算计了,你也怨不得别人。”
姮娥公主被荣棠说得害怕,要说人的一生,命好没遇上过大风大浪,可风雨总是要经一些的,可公主殿下偏偏就还没有经过所谓人世的风雨。她是皇后所生的嫡公主,同胞兄长是太子,还掌着兵权,所以公主殿下长这么大,还没人敢在她面前说过一句重话,连难听话都没有听过,那算计,暗害这些事,就更不可能在她的面前出现过。
“吴氏也许是收了好处,也许是另投了主子,”荣棠这时又跟姮娥公主道:“所以这个人留不得了。”
姮娥公主不相信荣棠的话,在她还不记事的时候,在她身边伺候的就是吴嬷嬷,她长到十三岁,吴嬷嬷就伺候了她十三年,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背叛她?!
“这不……”
“事实就是这样,”荣棠没容姮娥公主将话说完,便断然道:“我会重新安排人伺候你,以后但凡与张氏有关的人,你都不要见。”
“太子哥哥……”
“这事我会查,有结果了我会来告诉你,”荣棠道:“你回去吧。”
“如果最后查出来吴嬷嬷是被冤枉了呢?”怕荣棠再打断自己说话,姮娥公主这一次语速极快地说道:“如果她是被冤枉的呢?”
“我不会冤枉她。”
“可万一呢?”
荣棠看着姮娥公主,被兄长冰冷的目光注视着,姮娥公主突然就又胆怯了,下意识就要低头。
“你看着我,”荣棠道。
姮娥公主只得又抬头看自己的兄长,咬一下嘴唇,嗫嚅了半晌,才道:“也不是不可能啊。”
“那就算我冤枉了她,又如何?”荣棠低声问:“要我向她赔罪吗?”
姮娥公主张口结舌了。
“赖氏,”荣棠喊赖嬷嬷。
“奴婢在,”赖嬷嬷忙应声。
“伺候公主回去,”荣棠道。
赖嬷嬷领了命,小跑几步到了姮娥公主的身边,小声道:“公主殿下,奴婢给您领路。”
姮娥公主只得转身往台阶上走,走几步停在台阶上回头看荣棠,见荣棠仍是目光冰冷地看着她,公主殿下便又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这对皇族兄妹,平日里也不常见面,但偶尔见那么一两回,荣棠不那么冷着脸的时候,姮娥公主还会与荣棠亲近,但这会儿,公主殿下什么话不也敢说。
看着姮娥公主走进了皇后殿的大门,荣棠才转身离开。
而太子殿下在皇后殿发怒,将一队在皇后殿伺候的宫人太监,三十几人全都送去了慎刑司关押的消息,荣棠人还没有走出帝宫,这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帝宫。
“慎刑司?”九天揽月楼里,景明帝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个反应便是:“这些人是怎么招惹到太子了?”
江公公这会儿还在雪地里跪着,伺候在景明帝身边的人是景仪。听见圣上发问,景仪大统领便回话道:“回圣上的话,臣不知。”
“不对,”景明帝这时道:“那帮奴才哪有胆子惹太子?”
景仪同意自家圣上这话。
“是皇后又给那小子脸色看了?”景明帝又问景仪。
景仪说:“回圣上的话,臣不知。”
“不知道就派人去问问啊,”景明帝道:“朕知道你不知道,你一直在朕这里,你能知道什么呀?”
景仪大统领:……
那方才问他问题的人,又是谁呢?
“不用派人去了,”景明帝这时又道:“你去一趟。”
“臣遵旨,”景仪领旨。
“荣棠人呢?叫他回来见朕,”景明帝又道。
景仪领旨退出宫室,一边派人去找荣棠,一边自己带了人往皇后殿赶。
景明帝看一眼正炼着丹的铜炉,叹一口气,他就要离开南都城了,而这一炉丹还得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出炉,这一炉丹炉他是注定炼不成了。
从宫室里走出来,凭栏而立,居高临下地看一眼还跪在地上的江公公,景明帝冷哼了一声,抬头又看天,雪花比他方才上楼时看着大了不少,抬手接一朵雪花在手心里,景明帝往自己的左侧望去。
站在景明帝的这个位置,中宫皇后殿可以被景明帝很清楚地看见,而位于中宫正前方的帝王寝宫,也可以被景明帝看在眼里。寝宫,景明帝一天也没有待过,而皇后殿,景明帝轻轻甩开雪在手心里化出的水,他也只是站在九天揽月楼上看了几眼罢了。
皇后殿里,长孙皇后招手让姮娥公主近前。
公主殿下走到自家母后的身前,轻轻地喊了一声:“母后。”
“你哥哥既然认为吴氏叛了你,那你就信他的话好了,”皇后娘娘看着女儿说道。
“那万一不是呢?”姮娥公主仍是执着于这个问题。
听见女儿这么问,长孙皇后的脸色忽地就阴沉了下来,道:“你这是不信太子?”
姮娥公主忙就摇头,但话又不怎么敢说了。
“他是你的亲哥哥,你们一母同胞,”皇后冷道:“吴氏无非就是一个奴才,与你非亲非故,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为了一个奴才,你要与你哥哥闹?”
“不不,”姮娥公主急道:“母后,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你就是这个意思,”皇后打断了女儿的话,道:“你说万一,你与太子也说万一,你就是不相信吴氏叛了你,所以你才说这个万一。”
姮娥公主低着头,咬着嘴唇,手揪着衣摆,过了好半天才道:“她怎么会背叛我?”
“她为什么不能背叛你?”皇后道:“这个世上人人都有可能背叛你,不背叛你,只不过是因为背叛你,他们得不偿失罢了。”
“母,母后?”姮娥公主被皇后娘娘的话吓到了。
“姮娥,”皇后说:“我这辈子能教你的东西不多,但我的这句话你把它记在心里,一辈子都不要忘记。”
“人人都会背叛我?”姮娥公主急得一句话想了半天才说出口,她问自家母后道:“那您与太子哥哥呢?你们也会背叛我?”
皇后似是没想到女儿会这么问自己,愣怔了一下后,皇后笑了一下,她如今人显得老态,这么冷冷一笑,人就看着很刻薄,那种看透了世情,对是非对错,黑白善恶都已不在乎的刻薄。
“姮娥,我护不了你一辈子,”皇后看着自己的小女儿道:“我们身为女子啊,这一世的欢悲喜怒都是由人不由己的,我能为你做的,只是护你长大,再为你找一个能护你此后大半生的驸马,你能对我提得要求,只能是要我不要看人看走了眼,误将狼心狗肺之徒看作了你的良人罢了。”
“至于太子,”皇后又是冷笑一声,“他不拿你来搏他的前程,稳他的太子之位,你就应该感激他了,你不能再要求你的太子哥哥什么了。更何况如今他还愿意护你,你就更应该去佛前烧三柱香,感谢上天给了你一个好哥哥了。”
姮娥公主呆立当场,皇后说的这一席话太现实,也太无温情可言,这让无忧无虑,除了有时会觉生活无趣,感觉寂寞外,对世人和对世事都无甚抱怨之心的公主殿下,如何能接受的了?
“明日我会让人教你如何看账,”皇后稍想一下,又与姮娥公主道:“你也该学学要如何管家了。”
“母后,你,您别这样,”姮娥公主突然哭了起来,伸手拉住了皇后的衣袖,哭道:“您这样我,我害怕!”
皇后坐在坐榻上看着姮娥公主,女儿拉着自己的衣袖,哭得伤心,长孙皇后却也没出言安慰,只是冷冷地看着姮娥公主哭。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