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55章 你在我这里不止是个暗卫

第155章 你在我这里不止是个暗卫

    “不吃吗?”荣棠指一下被他放在茶几上的粗瓷碗。
景明帝想说朕不吃的,可鬼使神差的,景明帝没直接跟荣棠说朕不吃,然后让荣棠给他滚蛋,而是跟荣棠说:“朕要怎么吃?拿手吃吗?”
“小豆儿,”荣棠半转了身,冲门外道:“拿双筷子进来。”
“你喊谁?”景明帝很是茫然地问:“谁是小豆儿?”
门外,莫小豆看着江公公,筷子她有,就在空间里放着呢,可她为什么要拿出来?
江公公等了一会儿,没见宫室里的景明帝有发话,江公公就只能让一个小太监去给莫小豆拿双筷子来。
莫小豆拿了筷子在手里,想想自己坑张妃的那一次,突然就有些不放心了,这筷子上没抹毒吧?
“你怎么还站在这里呢?”见莫小豆拿了筷子了,却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弹,江公公开口问道。
莫小豆盯着筷子看,这双筷子的质地应该是象牙的,雕着龙,筷头上还镶嵌着一颗宝石。
江公公问:“你在看什么?”
这样的筷子,自己就是想换一双,保证自己和荣棠不被人陷害,也做不到了,莫小豆拧着眉头,她空间里有不少筷子,可没一双是富贵成这样的。当皇帝了不起啊,使这么一双筷子,也不怕重?
“小豆儿?”荣棠这时在宫室里又喊了一声。
“在呢,”莫小豆应了荣棠一声,往宫室里走了。
“过来,”荣棠冲进了宫室的莫小豆招手。
莫小豆走到了荣棠的跟前,把手里的筷子举给荣棠看,意思是说,筷子我拿来了。
“等急了吧?”从莫小豆的手里接过象牙筷,荣棠微弯着腰身,小声跟莫小豆说。
不好说自己能听见屋里的对话,这么说,会弄得自己窥探了国家机密一样,于是莫小豆就只能咧着嘴,冲荣棠笑了笑。
“咳,”景明帝坐在旁边咳了一声,你俩知不知道这边坐着的是什么人?
顺着咳嗽声看过去,莫小豆看见了景明帝,猛地想起来,见到皇帝是要磕头行礼的。
“算了算了,”景明帝冲要给自己行礼,可膝盖一点没弯的莫小豆摆一下手,上下打量一眼莫小豆。上回在御书房,莫小豆一脸是血,所以莫姑娘究竟长什么模样,皇帝陛下是一点都不知道。
“你,”景明帝看着莫小豆说:“朕是不是之前在哪里见过你?”
莫小豆说:“回圣上的话,前几天在宫里挨打的那个就是我啊。”
景明帝听了莫小豆的话,先没反应过来,看向了荣棠刚臣说话,突然想起来莫小豆的一脸血来了,把目光又落到了莫小豆的脸上,景明帝说:“你脸上的伤呢?”
“她脸上有刀口,父皇您没看见?”荣棠这时道。
景明帝眯着眼,盯着莫小豆的脸看。
莫小豆指一下自己左边脸颊上的刀疤,说:“这里。”
刀疤的颜色已经很浅了,不经提醒,不仔细看,景明帝压根没看出莫小豆的脸上有伤来。“这么个小口子,能流一脸的血?”
“啊,”莫小豆张嘴就道:“回圣上的话,创面不大,可深啊,所以流血就流得多。”
“是这样?”景明帝表示怀疑。
“父皇是在疑儿臣?”荣棠问景明帝。
景明帝:……
他有说什么了吗?
“尝尝吧,”荣棠将筷子递给自家父皇。
“不是,”被迫接了筷子,景明帝说:“朕现在不想吃鸡蛋,你非得让朕吃这个干什么?”
“这是小豆儿亲手煮的,”荣棠说。
景明帝又盯莫小豆。
莫小豆也不明白,太子殿下为啥非要执着于,让皇帝吃个茶叶蛋啊,所以莫姑娘只能站着不说话。
景明帝抬头看看儿子,拿筷子从碗里夹一个茶叶蛋,小咬了一口。咸,还带着甜,还挺香,景明帝又咬了一口,皇帝陛下吃惯了美味佳肴的人,都倒真没觉着这表面发黑的鸡蛋,味道有多让他惊艳,不过景明帝承认,这茶叶蛋挺好吃的。
“她姓莫,”荣棠跟景明帝道:“叫小豆。”
景明帝吃了一个茶叶蛋下肚,想想又吃了一个,这才抬头看着荣棠道:“朕为什么要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她不是你身边的暗卫吗?”
莫小豆心里呵呵哒,是啊,暗卫不配有名字呢!
荣棠仍是一张无甚表情的冷脸,道:“父皇觉得小豆儿比张氏女如何?”
拿一个暗卫,跟张家的娇女比?景明帝的嘴角抽了一下,这能比吗,这个?
荣棠不准备放过自家父皇,又问了景明帝一句:“父皇觉得如何?”
莫小豆也不知道这个张氏女是谁,这个世界不光暗卫不配拥有名字,这个世界的女人也不配拥有名字,姓加个氏,就是女人的名字,这是个什么道理,莫小豆无法理解。至于荣棠问他的爹,自己跟张氏女比如何,莫小豆做不出什么反应来,她都不知道这个张氏女是谁,她能有什么反应?
景明帝又打量莫小豆,帝王后宫最不缺的就是美人了,景明帝是见惯了美人的,莫小豆的漂亮,还不怎么符合皇帝陛下的审美。以景明帝的眼光来看,面前这小暗卫做个暖床奴是够格了,生得够媚,其他的,景明帝扭头很是猜疑地看一眼荣棠,道:“她能跟张氏女比什么?”
荣棠说:“在我这里,小豆儿远胜于张氏女。”
莫小豆眨巴一下眼睛,所以这个张氏女到底是哪位?
景明帝都庆幸,张津这会儿不在,就算他们是皇家,他们也不能这么贬低一个世族大家的小姐吧?他儿子这不是逼着,张津跟他拼老命吗?
将手一抬,景明帝说:“你闭嘴吧,你还远胜于?就因为你的小豆儿会煮鸡蛋?”
“呵,”荣棠冷笑。
被儿子笑得头皮发麻,景明帝当即就警告荣棠道:“你别这么冲朕笑,你想干什么呀?”
莫小豆也觉得荣棠刚才那声冷笑挺瘆人的,但这场面,莫姑娘说不上话啊。
“对了,”景明帝这时又一拍脑门,跟荣棠说:“朕差点忘了,你也不必在这儿恶心张津了,张家那姑娘要嫁与荣楚了,这样你满意了吗?”
荣棠冷道:“张氏女就一定要嫁给皇子吗?”
“你不喜欢,”景明帝说:“可荣楚喜欢啊,朕问他的时候,你这个弟弟很高兴啊。”
“张津应该事先与荣楚说过了,”荣棠语气极冷淡地说了一句。
“是啊,人家是得事先问一下啊,”景明帝说:“不然再遇上你这样的,你要张津的脸面往哪里摆?”
荣棠看景明帝。
景明帝又警告道:“你也别这么看着朕,这女子是你先不要的,你如今后悔了,那也没用了。”
“张津的脸面?”荣棠道:“他一个臣子要什么脸面?”
“是,张津在你这里没脸面,那秦丰谷在他那里,也是无甚脸面的,不过一介武夫嘛,”景明帝忍不住刺了荣棠一句,他这个皇帝是需要大臣来帮他治国的!
“如今就是这个武夫在保着他的命,”荣棠也没客气,直接怼回去道。
景明帝运气,突然就一拍茶几案,道:“可他秦丰谷不是败了吗?!”
“非战之罪罢了,”荣棠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景明帝没气死,“秦丰谷在沧澜江,就是要打仗的,你现在跟朕说非战之罪?那这北原人要打到南都来,这是朕活该了?!”
“是儿臣无用,”荣棠又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这下子连莫小豆都对荣棠侧目了,承认错误,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吧,您好歹表面上装一装啊。
“张氏女你不用想了,朕也没钱买地,”景明帝跟荣棠道:“朕就这两句话要跟你说,你走吧,哦,带着你的暗卫给朕走!”
“走,赶紧走!”
“快点走!”
……
景明帝一叠声地让荣棠带着莫小豆走,皇帝陛下就差说滚蛋了,他现在看荣棠一眼都嫌多。
“我们走,”荣棠冲莫小豆招一下手,转身就走。
“那个,圣上,”莫小豆在想,她是不是得行个礼先?
“下去下去,”景明帝赶苍蝇似的挥手。
莫小豆跟着荣棠走了,心里乐呵呵的,她正好不想跪呢,这样挺好。
“等等,”荣棠和莫小豆走到宫室门前了,就听景明帝又说话了。
“父皇还有何事?”荣棠站下来问。
“你如今也大了,”景明帝忍着气道:“朕不管你女人上的事,你也不用把你的女人带来给朕看,你母后那里,”想想皇后那张死水一潭的脸,景明帝忍不住就叹一口气,说:“算了,你别去碍她的眼了,就这样吧,你走吧。”
荣棠推门就出了宫室。
“殿下,”宫室外,江公公带头给荣棠行礼。
“我们走,”荣棠跟莫小豆说。
“哦,”莫小豆跟荣棠走。
“我父皇的话,你不用当真,”出了九天揽月楼所在的园子,荣棠就跟莫小豆道:“小豆儿你真的比张氏女好,好很多。”
“我觉得圣上对我有误会,”莫小豆说,她什么时候成了荣棠的女人了?
“你在他眼中只是个暗卫,可你在我这里不止是个暗卫,”荣棠微躬了身,小声跟莫小豆耳语了一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