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50章 我是莫小豆啊

第150章 我是莫小豆啊

    说句客观的话,崇宁皇室,以及朝廷里的众官员,包括不少民间的乡坤,百姓,对荣棠的映象都不怎么好,觉得这位太子殿下常年待在军营里,是个武夫,刻薄寡情,不儒雅不说,还不仁慈。但荣棠其实还是个要脸的,也就是说,太子殿下其实真干不出什么,惨绝人寰,丧心病狂的坏事来。
不过今天荣棠遇上了莫小豆,倒不是说莫小豆如今对荣棠有多大,莫姑娘说什么,太子殿下他就信,但架不住莫小豆的话,打开了荣棠心里的那道名为道德底线的锁。
对伤残兵卒抚恤不利,寒了将士们的心是一方面,对以后的招募新兵来说,这也是一场灾难。打仗难免伤亡,死了的兵卒,朝廷给不了一个交待,伤残的,朝廷也只给一点杯水车薪,逼你去当乞丐,试问,这以后谁还愿意应征入军营?而没有新兵,你又谈什么收复山河?
去他娘的君子吧,荣氏江山眼见着就要完蛋了,当君子就能保证不亡国了?保证那些伤残的兵士们不被逼死了?这不是见鬼吗?
兵卒在沙场为国拼命的时候,这些宗亲在后面什么活都不用干,吃香喝辣的,吃个饭都有人伺候着,仗打赢了,听不到他们说你一声好,仗打败了,他们指着鼻子骂你十八代祖宗,抬脚踢着你的屁股,让你去给他们将丢了的江山打回来,好让他们继续躺着吃香喝辣?
凭什么啊?就凭你投了一个好胎?
荣棠看一会儿亭外的观澜湖水,忽地,太子殿下下腭绷紧,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太子殿下看向了莫小豆,说:“我知道了。”
莫小豆想问您知道什么了啊?可没等她问,荣棠又转身去看亭外的湖水了。在回家去煮鸡蛋,和陪荣棠再说说话之间,莫小豆选择了回家煮鸡蛋。
“小豆儿,”听莫小豆说要走,荣棠又说了一句:“若是苏师宪愿意,你将你姐姐的那个儿子也送去他那里吧。”
“好啊,”莫小豆又高兴起来,阿盼能去读书了!起身想走的了,莫小豆又想起阿蛮来,于是就又问荣棠道:“那阿蛮呢?阿蛮也可以去吗?”
荣棠说:“谁是阿蛮?”
莫小豆嘴角一抽,说:“就是跟着我立白哥一起回来的那个男孩儿啊。”
荣棠说:“他叫阿蛮?”
“嗯,他是蛮族人,不过我立白哥说,阿蛮他娘是崇宁人,”莫小豆说:“阿蛮的眼睛是蓝颜色的,可漂亮了!”
“原来是个蛮奴,”荣棠小声说了一句。
“阿蛮的籍书,如果苏先生愿意替他办了的话,”莫小豆看着荣棠,“可以让阿蛮到苏先生那里去吗?”
“可以,”荣棠将头一点,一个小蛮奴于他而言,也没有什么用处啊。
“谢谢殿下!”莫小豆高高兴兴地走了。
荣棠一个人在石亭里又坐了一会儿,突然命亭外的焦安道:“去叫人。”
焦安也不用自家主子爷将话说完整了,领一声是,便往西宁阁的方向跑去,他家主子爷这是要见幕僚先生们了。
“煮鸡蛋卖?”
“主子还同意了?”
小院里,莫小豆一家人一起挤在莫立白住着的小屋里,听完了莫小豆的话,莫大娘和莫霜白同时开口道。
“是啊,”莫小豆指一指被她放在地上,提前从空间拿出来的一篮子鸡蛋,跟莫大娘和莫霜白说:“明天我们就开业!”
莫大娘和莫霜白同时看向了一家之主,莫非大叔。
莫非看看鸡蛋,又看看莫小豆说:“这鸡蛋是主子赏的?”
莫小豆暗自撇嘴,他们的太子殿下哪有这么好?“这不是有赏钱么,”莫小豆吭哧一下,说:“这鸡蛋可是花钱买来的,娘啊娘啊娘,我们一家以后是吃饱饭,还是饿死,就得看你了啊!”
一巴掌拍开小闺女拽着媳胳膊晃的手,莫非大叔说:“别吓唬你娘,好好说话。”
“这鸡蛋要怎么卖啊?”对比于当娘的还在懵神中,莫霜白这个当女儿的已经回过神来了,莫大姑娘是宁愿出去摆摊做小生意的。
“哦,是这样的,”莫小豆把自己的经济账又跟自家姐姐算了一遍,
卖出去一个鸡蛋,就能净赚一文钱?莫霜白被惊着了,说了句:“有这么多吗?”
“有,”莫小豆说话的语气斩钉截铁的,“不赚钱,我就把一锅鸡蛋全吃了!”
“又胡说了,”莫霜白嗔了莫小豆一眼。
“啧,”莫小豆在自家姐姐脸上摸了一下,说:“姐啊姐啊姐,你可漂亮了,你知道不?”
莫霜白笑了起来,莫家这大姑娘,自然没有小姑娘长得美艳,可也是个清秀佳人啊,只是这些年日子过得压抑,也不敢打扮,所以莫霜白看起来人就显老,一身的暮气。如今脸上的表情生动了,有笑容了,身上的暮气一褪,莫霜白整个人都有了精神气。
“尽胡说,”莫霜白笑着,轻轻拍了莫小豆一下。
“行了,”莫小豆把手一挥,说:“卖鸡蛋这事就定了。”
莫大娘说:“那我去将鸡蛋煮上?”
莫小豆:……
莫家其他人:……
“别,娘你别累着,”莫小豆往前跨了一步,护住了她的鸡蛋,说:“鸡蛋我来煮,我那什么,”想都没想,一句忽悠的话,就从莫小豆的嘴里说了出来:“我从御膳房那里得了张方子,煮鸡蛋的方子!”
莫非大叔说:“御膳房?小豆儿你还认识御膳房的人了?”
“爹您看您这话说的,我怎么就不能认识御膳房的人了?”莫小豆张嘴还是胡诌,“多少人想投靠殿下呢,别说御膳房的厨子了,苏公度这个人,爹你知道不?”
莫非大叔说:“我知道啊,他不是瑞王爷的恩师吗?”
成功的将话题引到苏公度的身上,莫小豆扭头看一眼躺在木板床的莫立白,说:“苏先生不要瑞王爷了,三哥,苏先生说了,你的藉书他给你办个新的,让你去他的书院里当个护院呢。”
除了阿盼和阿蛮这俩小孩儿,屋里这会儿也就莫小豆还淡定了,“真,真的?”莫非大叔颤声问莫小豆。
“真的啊,这事我能胡说吗?”莫小豆走到床前,往床沿上一坐,看着莫立白说:“三哥,你高兴不?”
“那籍书……”
“良民的,”不等自家三哥将话问完,莫小豆就说:“苏先生亲口说的!”
不用为奴了?
莫立白的大脑瞬间空白,觉得自己在做梦,可莫小豆的说话声他又能听得清楚。
“爹,三哥高兴傻了,”莫小豆笑嘻嘻地喊。
莫非大叔喉咙有一个吞咽的动作,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莫非问自个儿的小闺女:“主子允了?”
“允了啊,”莫小豆扭头又看自家爹,想一下,说:“当然,我三哥去沧澜书院,我娘和我姐去福气卖茶叶蛋,都还是要领任务的。”
“什么任务?”莫立白问。
“监视,”莫小豆压低了声音说。
要说不管荣棠了,自己一家人齐心合力,离了东宫去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莫小豆觉得自己这一家子应该还不接受,所以这个任务,她还是得正儿八经地说,一点都不能敷衍。
“殿下还说了,阿盼和阿蛮也去苏先生那里,”说完了任务,莫小豆又拍拍俩小的脑袋,说:“以后要认真读书了,听见没?”
小屋里再次安静下来,阿盼和阿蛮还不太能理解,能去沧澜书院读书,于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不过在场的大人们懂啊。
沉默许久之后,莫非大叔说:“我,我去跟主子谢恩去。”
莫小豆没拦着自家阿爹,不去给荣棠磕头谢恩,她家这阿爹就没办法心安啊。拎起地上的鸡蛋,莫小豆说了句:“我去煮鸡蛋了。”
莫非和莫小豆都走了,莫大娘才问了莫霜白一句:“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娘,”莫霜白拉着莫大娘的手,说:“三哥可以做个民了。”
莫大娘看向了莫立白,问了句:“真的?”
莫立白看着母亲和姐姐,脸上的神情却是愧疚的,他可以不为奴了,那他的家人呢?
“立白,”莫霜白见莫立白这样,忙走到了床前,跟莫立白小声道:“你别这样,这是好事,我高兴,我这会儿都高兴坏了!”
“姐,”莫立白喊一声姐姐。
“小豆儿说的没错,我们家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莫霜白小声哽咽道:“这太好了。”
莫小豆站在小厨房里,小屋里的说话声,她能听见。耸一下肩膀,莫小豆自言自语道:“当然会越来越好啦,我是谁?我是莫小豆啊!”
鸡蛋下锅煮了,莫非大叔也就回来了。
“爹,”莫小豆站在小厨房门口喊。
莫非大叔走到莫小豆眼前,往厨房里看了一眼,没看见自家媳妇,莫非大叔也就放心了。
“殿下还在亭子里坐着吗?”莫小豆问了一句。
“主子回观澜居了,跟几位先生在议事,”莫非大叔说着话,突然想起了什么,抬手拍一下莫小豆的脑袋,说:“不要随便打听主子爷的事,犯忌讳。”
莫小豆摊一下双手,说:“哦,那我不问了。”她也就是随口一问,她真不关心太子爷在干什么啊。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