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29章 赖嬷嬷来了

第129章 赖嬷嬷来了

    在北原,四皇子慕诤和五皇子慕译是冤家对头,就好比崇宁的太子荣棠和瑞王荣棣,不过在崇宁,荣棣手里没有兵权,而在北原,慕诤和慕译的手里都握有兵术,所以光就这一点而言,崇宁的皇位之争,就要好于北原皇室的兄弟阋墙。
手捧着热气腾腾的大碗三鲜面,周明山身子发冷,若是将事情放到夺嫡的事上去想,慕诤为什么要与荣棠勾结,这理由就说得通了。
兵马过沧澜江,那慕诤手里的兵马还要进一步的伤亡,这样一来,杀了荣棠又怎样?打下的江山,是自己的父皇的,慕译手里的兵马要多出自己许多,在这场与慕译的皇位之争中,他慕诤很可能要败北,那他慕诤为何还要将这场仗继续打下去?
想保存实力,不让自己落后于慕译,那除了在北原找朝堂,军中的盟友之外,跟荣棠结成盟友,不也是一件好事?荣棠不谈光复河山的话,让他慕诤不用面对崇宁军的反扑,可以安心回北原,专心对付慕译。而荣棠也一样,保住了崇宁的半壁江山,北原军不再渡沧澜江,他荣棠也可以安心回南都城,专心对付荣棣。
再说楚家这件事,楚家帮得的五爷慕译,那么楚家就是四爷慕诤的眼中钉,荣棠可以帮他除去这个眼中钉,那么不管楚家是不是对北原有益,四爷慕诤都选择将楚家叛国的事,告之荣棠,只为了削减慕译的羽翼。
周明山心痛得厉害,以前的四爷慕诤不是这样的人,可现在为了皇位,慕诤已经无视北原这个国了啊!是不是人为了金銮大殿中的那把龙椅,就可以什么都不顾,都不管了?
莫小豆不可能知道,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周大人已经在心里做了这么多的分析,自个儿伤了一回自个儿的心。吸溜一口面条到嘴里,莫小豆看着周明山说:“周大人你这是怎么了?我看你不开心了啊。”
“没什么,”周明山想试着笑一下的,可惜他这会儿太痛苦,笑不出来,于是周大人就只好叹道:“我在想楚家的事。”
莫小豆问:“是楚家让你不开心了?”
“楚家做出这等事,我怎么可能开心呢?”周明山说。
莫小豆打量周明山一眼,说:“可楚家不可能是太子殿下的对手啊,周大人你想想楚家的下场,你不开心吗?为啥要不开心呢?”她看这个同行,也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啊。
“那个,”莫小豆嘴里的面条咽下肚了,没着急再吃,而是看着周大人说:“楚家是皇商呢,听说生意做的事大了,周大人你跟楚家有生意来往?”
军需官么,倒腾点军需,跟谁谁谁互通一下有无,这是军需官们的日常啊。
“没有,”周明山忙就否认道:“我跟楚家的人就没说过话。”
“哦,是的,”莫小豆一副我懂的表情,说:“没说过话,呵呵,不存在的,不开心就不开心吧,我知道的,周大人您心善。”
周明山:……
你这姑娘到底在说些什么?所以他一定得开心吗?他现在连不开心一下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赶紧断吧,”莫小豆又跟周明山说:“楚家都不是太子殿下这头儿的了,您就不要跟楚家再有牵扯了啊。”
“我说了,我跟楚家没有关系!”周明山一脸严肃的,再次跟莫小豆强调道。
莫小豆点点头,说:“行行行,好的呀,我信你周大人。”
莫小豆低头又开始吃面条,这面条更吸引她啊。
林涟小哥这时说:“小豆儿,这面汤是用大骨头汤熬的,我喝出来了。”
莫小豆喝了一口面汤,重重地哈了一口气,点头说:“好喝!”真的好喝,莫小豆要是文学水平高的话,她能为这面条汤写出一篇颂词来,可惜她没有……
身旁的二位吃得香甜,周明山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做间谍的,要长着一颗大心脏,要聪明,可聪明人往往又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想的多。周明山这会儿又到,莫小豆为什么要问自己开不开心?这姑娘是不是在怀疑他,可这姑娘他接触过,武艺很高,虽然面相精明,可这姑娘人其实挺傻,方才这姑娘逼问他的那些话,是不是打荣棠那里来?
想到自己的身份可能暴露,周大人坐不住了,他想走,可看看同一张桌上吃面的另二位,周大人又他就这么走了,会显得心虚,于是周大人只好硬逼着自己吃。
林涟小哥最先吃完了三鲜面,莫小豆第二个吃完,看看周大人还有大半碗的面条,莫小豆有感而发道:“周大人果然是不愁吃的,这么好吃的面条,您都吃不下吗?”
这尼玛又是一句试探啊!
周明山简直要疯,荣棠果然是开始怀疑自己了吗?!
莫小豆啧一下嘴,吃不下就不要吃吗,浪费粮食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莫姑娘,”周明山觉得自己有必要再从莫小豆这里套一套话。
“是,”莫小豆说:“周大人还有事?”
“楚家之事,太子殿下可有实证?”周明山问。
这都确定要卖女儿了,人都打上秦家门上了,这还要什么实证?莫小豆说:“有啊。”
周明山说:“那除了楚家外,太子殿下可还查到些什么?”
这位是在提醒自己,除大皇商楚家,还有哪家也投到荣棣那里去了?!莫小豆很震惊,于是她小声问周明山:“周大人你这里有发现?”
“没,”周明山说:“没发现,我只是担心太子殿下。”
莫小豆皱了眉头,说:“太子殿下现在面临的环境是不太好,可也不是最坏啊,都是有朋友的人,谁怕谁啊?”
你荣棣有宠妃亲妈,有当相爷的外公,可荣棠手里有军队啊!能打的将军们,都跟着太子爷混呢,真打起来,谁怕谁啊?
周明山低头,将快控制不住的表情控制住,他知道,荣棠的这个朋友是慕诤。
“周大人你,”莫小豆看周明山跟前的面碗,很是语重心长地说了句:“你好自为之吧,快吃面吧,别浪费了。”不然,你一定会被天打雷劈的!
这句警告,周明山看着莫小豆勉强一笑,说:“我对太子殿下的心日月可鉴啊。”
吃面,跟荣棠有什么关系?这还表忠心上了?莫小豆没听懂周明山这话,可这不妨碍莫姑娘满嘴跑火车,“那就好啊,有空周大人你去东宫坐坐,跟我们太子殿下说说话吧,哦,光说也没用,表现也是很重要的嘛,”表忠心要对着荣棠表啊,拿出实际行动来,给太子爷捐点钱什么的,这才能让荣棠看见周大人你的忠心啊。
莫小豆是真心在为周明山着想,至于她这话听在周明山的耳朵里,太子殿下在怀疑你,所以你得自证清白了。
“多谢莫姑娘了,”周明山跟莫小豆道谢,若不是这个傻子被自己套了话,他还不知道,楚家被慕诤出卖,他自己也处于暴露的危险之中呢。
“啊?”莫小豆这会儿也觉得周明山傻,怎么请客吃面的,反过来谢她呢?
“我们要带几碗小馄饨回去?”林涟小哥这时问莫小豆。
注意力瞬间被拉走,莫小豆又操心起打包小馄饨的事了。
林涟小哥说:“我们可以租碗,回头来还,不过租碗也要钱。”
“那,那你的钱够不?”莫小豆忙就问。
周明山拿了一锭碎银出来,道:“拿去用吧。”
莫小豆还没说话,林涟小哥就摇头道:“多谢周大人,不过无功不受禄,您这钱奴才不能要。”
莫小豆:……
此时的东宫里,户部的几个官员跟荣棠议完事走了,喝一口胖总奉上的茶,荣棠问:“莫小豆人呢?”
胖总说:“她去秦大将军送信去了。”
“送个信送到现在?”荣棠说:“派人去找一找她,她刚到南都城,她认得路吗?”
胖总觉得,就算那小狐狸精不认得路,莫小狐狸精也是不会出事的,那货厉害着呢!“有林涟陪着她,”不敢当荣棠的面吐嘈,胖总只能陪着笑脸禀告道。
“你让林涟陪着他?”荣棠将茶杯往桌案上重重地一放,道:“林涟连自己都照顾不了,他能做什么?”
胖总呆住了,去送个信,还是去秦府送信,莫小豆能遇上什么事?他的主子爷这是怎么了?
“林清呢?”荣棠道。
林清小哥从暗地里现身,低头应声道:“奴才在。”
“你去找莫小豆和林涟回来,”荣棠说:“快去快回。”
“是,”林清领命,退出了屋子。
“他们会遇上危险?”胖总小心翼翼地问。
荣棠看胖总一眼。
胖总忙就将头低下了。
荣棠这里刚把林清派出去,后脚就有小太监来报,说:“主子爷,皇后殿的赖嬷嬷来了,想见主子爷。”
皇后殿的赖嬷嬷,这位是夏荷的干娘啊,胖总突然就明白,他的主子爷为什么要着急莫小豆了,皇后娘娘这是要找莫小狐狸精的麻烦了吗?!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