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书社 玄幻奇幻 邪肆太子妃 第104章 如耗子药一般的面条

第104章 如耗子药一般的面条

    “你别这样啊,”莫小豆说:“你站在这么空荡荡的库房里就不内疚,胖总你就一点想法都没有?”人穷就要想办法赚钱啊!
“滚!”胖总咆哮。
莫小豆耸耸肩膀,转身就走没影了,没想法那她就没什么办法了,总不能她去给荣棠赚钱去吧?她一个当暗卫的,还得操心主子的财产?那她不是有病吗?
莫小豆回到小院的时候,林清带着一帮不上当班的暗卫小哥在房里看莫立白。莫小豆站在房门口,伸头往屋里看看,林涟正哭呢,东十五几个也红着眼,看着处在就要哭泣的边缘。想了想,莫小豆决定自己还是不进去了,她就不打扰里面正上演的兄弟情了。
“小,小豆儿,”莫大娘站在院子里喊莫小豆。
莫小豆跑到莫大娘的跟前,笑嘻嘻地喊了一声娘,就又问:“阿蛮呢?”
“你爹给你三哥擦洗过了,这会儿正帮阿蛮洗澡呢,”莫大娘盯着莫小豆看,说:“这身衣服是主子赏的?”
“啥?”莫小豆忍不住要翻白眼了,但凡她有点好东西就是荣棠赏的?那人也穷好不好?
“小豆儿啊,”莫大娘看起来忧心忡忡地,刚才以为三儿要死了,莫大娘心思全在莫立白的身上,这会儿莫大娘的心思全在莫小豆身上了,说:“你跟主子……”
“哦哟,”莫小豆没让莫大娘往下说,“娘,这一次我们打仗打得可惨可惨了。”
莫大娘知道他们崇宁这一次打了败仗,丢了半壁江山,但具体怎么个惨法,莫大娘还真不知道,所以听莫小豆这么一说,莫大娘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准备听小闺女说一出血怀腥战事出来。
莫小豆摇摇头,叹口气,跟莫大娘说:“这衣服我回来路中捡的。”
莫大娘:……
我这都做好准备了,你就跟你娘说这个?!
“我也去洗个澡,”莫小豆说:“娘啊,我跟阿蛮都没吃饭呢。”
小闺女喊饿了,莫大娘就没心思问问题了,忙就道:“灶上还有热水,你拿去洗,娘给你弄吃的去。”
“哎,”莫小豆答应着就跑了,可是想想,莫小豆又跑回到了莫大娘的跟前,说:“娘,家里有米有面吧?”看了荣棠的库房后,禽兽大大是真的担心自己家里穷得饭都吃不起啊,荣棠穷,那她家不得更穷?
“有,”莫大娘不知道莫小豆在想什么,很干脆地给了莫小豆一颗定心丸,似乎还很意有所指地跟莫小豆说:“家里再养几个都养得起。”
莫大娘这一说,莫小豆就暂时没烦恼了,“那娘你做点好吃的啊,”莫小豆跟莫大娘提要求道:“我们这一路走得可惨可惨了。”
在莫大娘再次准备听小闺女说这个可惨可惨了,是怎么个惨法的时候,莫小豆一溜烟地跑走了,她有妈了,她还能吃上妈妈给烧的饭了!活了两辈子第一次要感觉妈妈的爱了,莫小豆还是很激动的。
莫小豆拿热水洗澡去了,莫大娘站在院子里发了一会儿呆,突然抹了一把眼泪,大儿子在回来的路上,三儿和小闺女回来了,真好,莫大娘抹着眼泪往木板搭成的小厨房走,她得给她小闺女弄饭去。
莫小豆这个澡洗得很快,一是从军的人习惯了洗战斗澡,二是她家这条件也不可能让她泡澡,她家洗澡只有一个装水的小木桶!用卸妆巾把脸上的妆卸了,浇点水到身上,无味的澡皂一擦,冲干净,这个澡就完事了。
“小豆儿他娘!”莫非大叔这里替阿蛮洗了澡,正在心里叹息阿蛮小小年纪,已经落了一身的伤痕的时候,莫非大叔发现小厨房的烟囱有烟,以为是大闺女在厨房里忙活,等伸头往小厨房里一看,看见在灶台前忙活的人是莫大娘后,莫非大叔喊了起来。
莫非大叔这一嗓子,把莫大娘吓了一跳,也把屋里的莫立白,林清,还有那边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的莫小豆都给吓着了。
莫小豆是第一个到小厨房的,本来想想她爹叫什么的,可是看见灶台上冒着热气的大锅后,莫小豆就把这个问抛到脑后了,跑进小厨房里,莫小豆说:“娘,饭做好了?”
林涟小哥这会儿也跑到了小厨房门口,伸头看见是莫大娘的烧饭,林涟小哥的脸色顿时一变,转身就跑到他哥林清的跟前,说了句:“莫大娘烧饭了!”
暗卫小哥们顿时全都变了脸色。
小厨房里,莫大娘看了莫非大叔一眼,说:“我阵子身体好着呢,做顿饭给小豆儿吃怎么了?大惊小怪的。”
阿蛮这时跑进了小厨房,看着灶上冒热气的大锅也是咽口水。
“你爹爹晚上正好擀了面条,”莫大娘让莫小豆带着阿蛮去小桌子前坐下,说:“娘就给你们下了面条,还炒了小菜。”
“哎,谢谢娘,”莫小豆跟阿蛮坐好了,小桌子很矮,阿蛮坐着正好,莫小豆坐着就得蜷着腿。
“他爹啊,”莫大娘一边替莫小豆和阿蛮捞面条,一边跟莫非大叔说:“你问问阿清他们要不要也吃点。”
林清小哥们这时全都站小厨房门口了,听见莫大娘问,暗卫小哥们忙都摇头,都说自己吃过了,不饿。
莫小豆这下子不肉疼了,来看她哥的暗卫小哥十二个,请十二个壮小伙吃饭?这得下几锅面条才够?
“吃吧,”面条端上桌了,莫大娘虽然半张脸毁了,但还是能看出脸上的慈爱来,莫大娘将筷子放进了阿蛮的手里,说:“趁热吃。”
阿蛮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小手拿着筷子点了一下头,他喜欢他阿白哥的爹娘,还有小豆姐!
莫小豆不用莫大娘招呼,拿起筷子就吃,只是一口面条进嘴了,禽兽大大全身都僵硬了。
莫非大叔和暗卫小哥们看着莫小豆,神情紧张里还带着同情。
阿蛮不像莫小豆恨不得一口吃下半碗面,阿蛮挑了几根面条进嘴,然后,然后阿蛮也僵住了。
“吃啊,”莫大娘这会儿很慈祥地看着莫小豆了。
莫小豆抻长脖了,拿出了在末世面对丧尸时的勇气,才把嘴里这口面咽下了肚。
“好吃吗?”莫大娘还问。
莫小豆看着面前的面条,耗子药也许就是这味道了吧?她亲娘是怎么把面条煮出,外表正常,味道却跟耗子药似的?
“知道你们兄妹都爱吃娘烧得饭,”小厨房里灯光暗,莫小豆又低着头,所以莫大娘没看见莫小豆这会儿的神情,小声叹道:“可是娘身子不争气,干不了活,难得能为你们做上几顿,你爹和你大哥他们就怕我累着。”
不,他们不是怕您累着,他们是怕吃死自己!莫小豆一言难尽地抬头看自己的亲娘,这真相难不成很残酷,这么多年都没人告诉她妈?
“身子不好你就歇着,”莫非大叔走到了小桌前,拍一下莫大娘的肩膀,说:“别小豆儿和立白刚回来,你又累倒了。你厨艺好,日后教小豆儿就是,千万别累着了。”
莫小豆又一言难尽地抬头看自己的爹,说这话老爹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说了我不累,”莫大娘拍开了莫非大叔的手,催莫小豆说:“快吃呀,面条放久了就糊了,”说了莫小豆,莫大娘也没忘阿蛮,说:“阿蛮也吃。”
阿蛮想哭,他吃得想吐,这要怎么办?
莫大娘夹了一筷子小菜到莫小豆的面碗里,说:“这是家里自己腌的,你尝尝。”
冬天吃腌菜很正常,也许她亲娘只是做主食不行呢?抱着这个想法,莫小豆把小菜也吃进嘴了,好吧,她亲娘做主食不行,做菜的手艺也不咋地,腌菜炒得跟面条一个味,耗子药。
“是不是不喜欢?”莫大娘这时看出不对来了。
“哪能呢?”莫非大叔说:“小豆儿是高兴呢,难得能吃到你做的。”
可不是难得吗?莫小豆抻长了脖子,才把嘴里的炒腌菜咽下肚,这要是常吃,他们估计没人能活着了。
“小豆儿,”莫非大叔喊莫小豆。
莫非大叔看莫小豆的眼神里带着几丝哀求,这让莫小豆看得一愣,难不成她亲娘烧饭这事还有什么故事不成?
“小豆儿,”林清这时站在小厨房门前说:“你快点吃吧,这是莫大娘做的。”
莫小豆看着面前的面条运气,不吃,把面条和炒腌菜都倒掉了?不说莫大娘的事,莫小豆自己就能心疼死,浪费粮食的人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小豆儿会吃死的吧?”躲在后面的林涟小哥担心道。
林清回头狠狠地瞪了林涟小哥一眼。
林涟小哥顿时就怂了。
莫小豆这时拿起了筷子。
莫非大叔疼媳妇,但他也疼闺女,跟莫大娘说:“白霜还没回来?你去门口看看吧。”把媳妇哄走,把面条和小菜毁尸灭迹,他再给小闺女和阿蛮做一顿好了。
莫大娘还不说话,莫小豆就开吃了,风卷残云一般,没办法,吃慢了味道会在嘴里回味,那就真要了禽兽大大的亲命了。
阿蛮扁着嘴努力让自己不哭,小豆姐吃了,那他怎么办?TOT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专属福利,聚划算专享优惠